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集资"成了口头禅 乐清抬会的大喜大悲大风暴

2004年12月28日 16:50:59来源:温州网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1986年,中国民间的“抬会”开始抬头,并且一发不可收拾。这一年,温州一场民间的“抬会”被揭露:入会多达30万人,非法吸纳会款10亿元人民币。这场灾难的直接后果是:数万家庭负债累累,倾家荡产…… 

  大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资本逐利的本性被人们迅速地接纳了,而它原始意义上的市场投资的理念却开始被人们淡忘。整个被淹没在了社会集资的巨大躁动中。

 

  “我死了对你们是解脱”

  如果不是一场波及整个乐清的非法集资———抬会,柳市镇小吴的命运就不会是这样。

  1986年春,吴母脸色死白地跪在小吴面前,“你如果不嫁给这个台湾人,当妈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会主逃了,我欠下的这一屁股债,恐怕这一辈子都还不清了,现在只有这个台湾人可以帮助我们家。”

  那年,小吴才20岁。随着一场席卷温州的民间“抬会”,小吴的母亲也陷入其中。因为贪图利益,吴母为会主拉存款,一开始,她从自己的亲友甚至是左邻右舍那里筹来几十万元,交给会主,财大气粗的会主就马上从那一叠现金中抽出5%作为劳务费答谢吴母。有了这一次的甜头,吴母拉存款的劲头就更足了。曾经有一段时间,小吴家的经济条件因为母亲的“奔波”,一下子红火了起来。

  但好景不长,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半年,因为政府要打击“抬会”,会主听到风声早已仓皇出逃了。而吴全家则被堵在了家里,面对前来要账的亲朋好友,吴母这才发现,她已经为会主拉了一百来万元的存款,在当时“万元户”都不多见的农村可是笔巨款,对吴家来说,就算砸锅卖铁也是还不起的。

  这时,有人出了一个主意:“有个有钱的台湾老头想在柳市找个妻子,只要肯将女儿嫁给他,你还债就没有问题了。”小吴看着一边是寻死觅活的母亲,一边是前来逼债的债主。她含着眼泪答应了。

  而同样是因为“抬会”,石矾镇朴湖的一位大妈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随着这条资金链的崩溃,她被那些债主逼得惶惶不可终日,走投无路的她,就端起一瓶农药喝下去。临终前她安慰子女:“不要难过,我如果不死,这些债就会利滚利,你们子孙三代也还不完的。我死了对你们来说也是个解脱。”

  “会主收了钱是给我天大面子”

  这场“抬会”风暴使很多乐清人妻离子散,当时由于受高利率的诱惑,使得乐清受灾面积极广,机关工作人员、老师甚至连一些捡破烂的,只要手中有闲钱都会往大小会主家中送。如今已退休在家的老教师陈伯通回忆,“我亲眼看见那些人将钱放在箩筐里,上面盖着菜叶,趁天黑时挑着一担一担的钱往会主家里送。刚开始,你只要向会主要钱,他连本带利很爽快地就还给你。到最后,不用别人游说,大家都是争先恐后把钱拿到会主家。”

  看到身边一些人都尝到了甜头,陈老师也心动了。他把积蓄了20多年的养老金都拿到了翁土羊一个会主家里,“会主收了我的钱,我还觉得他给了我天大的面子。当时在翁土羊,就是他那里的利息最高了。”后来听说那个会主跑了,陈老师马上跑到他家里拆了一个空调,搬了一套沙发,这多多少少也减少了些损失。可他爱人却气得一个星期都吃不下饭。“当时很多人知道后都去他们家搬东西了,什么高档的电器都有,会主可能钱多得都不知道往哪塞了,一些人竟然在厕所的盒子里找到一叠钱。有个抢了条被子,据说后来发现被子里竟夹着几千元钱。最后一个赶来的是收破烂的老头,因为在这儿存了5000元,看到没东西可拿,就将两扇门拆下一边哭着一边扛着门走了。”

  当时由于风声一紧,乐成、翁土羊、虹桥等地大小会主逃的逃,跑的跑,自杀的自杀,村民家里哭声一片。

  一对农民夫妇玩转1个亿

  说起乐清抬会,不能不提到乐清一对农民夫妇,他们就是郑乐芬和蔡胜南夫妻俩。

  1985年9月,郑乐芬夫妇合谋组织了“民间金融互助会”(俗称“平会”)。同年10月,又将“平会”转为高利润为诱饵的“抬会”,郑乐芬为会主。其经营方式先由会员向会主缴纳大额会款,然后由会主分期返还会员,或者由会主先行付给会员大额会款,再由会员分期返还给会主。由于入会利息很高,导致该“抬会”规模迅速扩大。

  1986年2月14日,乐清县人民政府发布公告,明令禁止“抬会”活动,但郑、蔡二人对此却置若罔闻。3月,乐清县人民政府依法取缔“抬会”时,发现该会居然拥有中小会主427人,会员除遍及温州全市外,并远至江苏、山东、新疆等地。该“抬会”收入会款6200余万元,支付会员款6010万余元,经营金额为1.22亿元,收支差额达189.6万元。1985年,万元户是普通百姓的梦想,1.22亿元对当时的中国来说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一对农民夫妇能玩转1亿多元,当时震惊了全国。

  “他们当时可是很有名气的人物,你想见他们比见领导还难,牛得很。”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

  郑蔡夫妇很快被司法机关宣布逮捕。1989年11月23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以投机倒把罪判处郑乐芬死刑,蔡胜南无期徒刑,两人均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郑乐芬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1990年12月27日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据有关资料表明,1986年,乐清县“抬会”总发生额10来个亿,实际投入资金22亿元多,有3人会款发生额在亿元以上。入会多达30万人。后经过处理整顿,取缔“抬会”活动,共清退“抬会”会款1.6亿元,清退率为80%。

  1985年“抬会”被取缔后,在乐清县引起了一场巨大骚乱,会员急于向中小会主索回会款,甚至采用绑架人质、非法拘禁等手段,造成了3人死亡,53人被绑架和非法拘禁。不仅在乐清,平阳也先后发生过两次“会案”,共涉及资金几十亿元、造成几十人非正常死亡。

  总会头相当于中央银行

  为什么“标会”、“抬会”的金融风险会如此之大?

  一位熟谙此道的知情人解释:“抬会体系呈金字塔结构,总会头是金字塔的塔尖,二会头、三会头等等构成了金字塔的塔身,无数的会脚则是金字塔的基础和底层,几乎所有的资金都控制在总会头手里,哪一天总会头的资金脱节,为了补窟窿,他就设法扩大标会规模,一直到无力支撑为止。总会头相当于“中央银行”,“中央银行”倒了,你说这个金融体系怎么支撑?总会头潜逃或者被逮捕之后,会脚和会头一层一层向上要钱,‘多米诺骨牌’效应就开始显现,抬会体系走向彻底崩塌,大批会脚因此倾家荡产。”

  因为抬会本属非法集资,所以会脚很少会求助政府力量和法律,而是试图私下解决纠纷,绝望的会脚们很容易被激怒,一些会头及其家人被打死的也有发生。事实上,“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在会与会之间爆发。在乐清,当一个抬会崩溃之后,很快就会“传染”给别的会,最后往往是整个地区的抬会体系崩溃。

  “抬会”前后三个阶段

  有经济学家结合抬会将乐清民间资本市场的形成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万涓成水阶段,时间大致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典型的融资方式为“呈会”。这一阶段的民间借贷十分活跃,月息高达3%或更高。人们把“互助”会的方式改为营利的抬会,“会”的形式被不断更新。很多乐清人通过这种形式白手起家,完成了原始积累。这一阶段,中小企业70%的融资是通过民间借贷的形式,而从银行部门获得的融资不到5%。

  二是溪流成河阶段。到1992年,抬会风暴基本平息,民间借贷渐渐退出了主要的融资领域,一些具有边缘性质的各种基金会的融资、地下钱庄和典当业等政府批准之外的金融方式开始出现。

  三是憧憬大海阶段。日益壮大的乐清民间资本一直缺乏一个有效的投资渠道,不得不将投资的目光投向外部和本地企业以外的领域。从1999年到2004年,乐清人投资全国各地房产,奇迹般地挣了个盆满钵满。现在,手里有钱的在本地找不到好项目;而那些缺钱的中小企业融资又十分困难,在资金全面吃紧的情况下,企业纷纷把借贷的方向转向了民间,因此,民间借贷出现了异常火爆的局面,民间利率也因此迅速上浮。

  抬会给温州部分经济发达地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因此,地方政府组织了大规模的整顿活动,发动群众自清自理,经济、法律、教育和行政并行,经过数年的努力,终于在1992年基本平息了这场风暴。

  天上不会掉馅饼

  民间将这种集资形式的“抬会”称为“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造成民间信贷迅速发展的原因主要是,一方面,随着市场调节范围的不断扩大,农村经济发展对资金的需求量大增,而另一方面,农村中的正规信贷机构———农村银行和信用社由于受体制以及经营方面的种种限制,无论在资金供给还是在服务方式上,都无法满足农村经济生活中日益多样化的资金需求。

  耐人寻味的是,这一发展并没有导致一种新的多层次农村金融体制的产生,相反,民间金融活动与正规金融机构之间一直存在着紧张关系,前者多半处于非法或者半非法状态,两种制度难以兼容,因此形成了农村金融市场上不和谐的二元格局。

  自然,这种情形也在法律上反映出来。根据国务院1986年1月7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管理暂行条例》,个人不得设立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不得经营金融业务,而且,非金融机构经营金融业务也在禁止之列。因此,民间自办的钱庄等金融组织被先后取缔,民间的“抬会”也被视为违法犯罪活动而遭到严厉打击。

  尽管如今抬会事件已远离我们,但留给我们还有现实意义的思考。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全国媒体的热炒下,横空出世的“温州炒房团”和温州财团很出名,这背后是日益壮大的民间游资一直缺乏有效的投资渠道,它们在左冲右突、近乎“爬雪山过草地的长征”中不断壮大。应该说,“温州炒房团”和温州财团的出现,是民间资本自我突围的一种形式,由此也反映出相关政策的滞后、本地民间资本市场的缺乏等问题。(温州都市报 蓝盾)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

编辑: 温网辑编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