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温州 > 科教文体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陈定模:不同寻常温州人

  • 时间:2005年12月21日 08:12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专题】为中国喝彩--温州榜样

  • 1998年7月,陈定模(右)在山西开发的商贸城接待了前总理朱镕基。

      非常之事须待非常之人,有非常之人方能成就非常之事。龙港陈定模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1998年夏,已下海的陈定模在福建宁德开发房地产,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与原中宣部部长朱厚泽专程前来看望这位老朋友。当地官员闻讯即赶来并召开座谈会,地委领导请于老讲几句,于光远沉吟半晌说:我能讲什么呢?他环视左右,片刻后说:人有三种,一是天才、二是人才、三是蠢才。花大钱办小事是蠢才;花小钱办大事是人才;不花钱办大事是天才。他拍着身边的陈定模说,他就是不花钱办大事的天才!

      陈定模,在温州可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但本文将告诉你龙港之外的陈定模……

      决策钱库

      陈定模1939年2月出生于钱库镇陈家堡村一农民家庭,8岁时就死了父亲。陈定模好不容易念到初一就因家境困难辍学了,15岁时他曾带着母亲、弟弟到福鼎逃荒。

      他在1955年招工进了单位,先后在供销社、新华书店当营业员,后来又到工厂。1977年到苍南县委宣传部,曾任党组成员、理论组组长,1980年任钱库区委书记兼区长,1984年6月到龙港。在龙港,他成就了轰轰烈烈的事业。

      “中国第一农民城”在荒滩上的崛起是改革开放思想大解放的结果。陈定模说,他的思想解放源自改革开放初期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他在县委宣传部时,乡下一些穷亲戚常来问他这个当干部的,哪一年才能吃饱饭?少年时的苦难使他对农民的疾苦有着深切的体会,他因此深感困惑:解放几十年了人民生活为何还这么穷?我们党的先进性表现在哪里?联系实际越讨论越感到左的路线害死人,越讨论越觉得计划经济旧体制非改不可。他终于有了机会,1978年他带工作队到腾蛟抓冬种,明确地提出“谁种归谁收”,结果没几天就完成了冬种任务。有人向区长告状说他是分田单干,他说生产发展是关键。

      1980年3月他任钱库区长,当时钱库每年要吃国家返销粮300多万公斤。陈定模问计于农民:有什么办法能发展生产?农民说:你把地分给我自己种,我们饿死也不怨共产党。陈定模意识到农民的话触及了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不相适应的问题,如何调动农民积极性他有了底。但当时上级派来的工作组正提出“要以阶级斗争高度认识单干问题”,狠狠打击分田单干风。是将田地抛荒好?还是改变办法试一试好?

      陈定模选择了后者,要想搞好生产就要把田分下去,他坚信这是符合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的。他提出了两种承包方案,但区委开会时只有一人支持他。陈定模铁了心说:组织要我当书记,我要做一回主,无论如何也不能荒了田地!到底怎么办,我们把决定权交给农民群众。于是他在电影院里召开了有全区140个村1000多村干部参加的会议。会议开了5天,最后那天下午4点多钟时,陈定模与大家约定:包产到户分了种!但有一条原则:村里所有的地都要种下去,若有一亩荒了,村支书要免职!关于政策问题他请大家放心:“天塌下来由我一人顶着。”会后村干部个个兴高采烈,才一周时间就分好了所有耕地。

      “少年像罗通、青年像武松、老人像黄忠”,春播春种时全家出动,农民群众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积极性。5月1日前全部完成插秧,1980年9号台风在那一带登陆,但他们在这之前就已完成了夏收夏种,还史无前例地卖给国家469万公斤粮食,这时一些乡镇还没完成收种。

      农业发展了,但陈定模看到钱库人均不足四分地,人都困在地里终非长久之计,便出台政策鼓励农民发展商业与手工业。农民高兴了,但有人反映说你这一搞年青人都不种地了,陈定模断然肯定道:这是历史的进步,要鼓励!1983年钱库成为温州有名的小商品批发地。

      请缨龙港

      1984年3月,苍南县委、县政府要求龙港周边的金乡、钱库、宜山三个区为加快龙港发展献计献策。陈定模提出由每个区在龙港镇建一条街,发动先富起来的农民到龙港投资落户。这个点子得到了县委、县政府支持,陈回去后即召开全区专业户、个体户大会,有900余“两户”报名到龙港投资落户,但因户籍、就业、教育等相关配套政策未能落实,这900余户无法到龙港落户。

      陈定模觉得万不可失信于民,决心借撤区扩镇之机申请到龙港任职,但在5月30日他获知县委已决定调他到县城乡建设指挥部任主任,并将在次日上午10点宣布。闻此消息,他陷于左右为难之中,这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思考再三,最后他拿定主意还是要去龙港一搏。次日清晨5点多天才蒙蒙亮,他就请缨龙港敲开了县长刘晓骅的家门,直截了当地提出自己的想法。他说我不要钱,但要给我权……这样,原定10点的会议延到11点钟,县委在5月31日上午召开了临时常委会改变了部分干部的任免决定,陈定模被任命为龙港镇委书记。

      6月3日他从钱库坐船来到龙港,镇里的文书问这位陌生人:同志你找谁?陈说,我是来镇里工作的……

      当时,一片荒滩的龙港镇才6000多人口,比一个乡还小,镇里只有一架电话机还要转接,甚至连一家理发店也没有。而他原来的钱库区拥有9个乡、141个村,17万人口。此时陈定模手中没钱又没人,最后他向河底高村借三千元钱、与其他8位干部一起开始了史无前例的城市化建设大进军。

      他马上组织镇、村干部开展“建设龙港靠什么”问题的大调查、大讨论。经过一个月的调查和争论终于形成共识:龙港建设最需要的第一是人、第二是人、第三还是人,人是决定的因素。


      人从哪里来?面对旧体制下户籍、口粮、身份等重重政策限制,陈定模以中央(84)一号文件中“允许农民自理口粮到集镇落户”这段话为政策依据,在县委支持下于6月发文:凡在龙港镇购地建房、经商办企业的农民都可自理口粮迁户口进龙港镇。这是当时全国第一个实行户籍制度改革的大胆创举。

      钱从哪里来?陈定模提出了“谁建设,谁投资,谁受益”的办法,通过政策的变通在土地出让时征收公共设施费来解决。在龙港建镇的过程中,陈定模创造性地进行了土地有偿使用的实践。

      1984年7月14日,《浙南日报》头版刊出了《龙港镇也来个对外开放》的新闻,报道龙港对外开放的优惠政策,与此同时他们组织了40余人的“宣传队”,带着龙港镇的规划图到附近区、镇宣传,强大的“龙港旋风”席卷了平、苍两县,并影响到文成、泰顺、瑞安等县、市,一时间市井皆言:“龙港在地图上找不到,群众都知道”。

      荒凉了几千年的龙港涂滩沸腾了,镇政府“二户一体”进城办天天集市似的挤满了人。农民们用粗糙的手指在镇会议室的“龙港规划图”上指指划划筹划自己的新梦想,大幅的规划图换了一张又一张。镇干部则像医师看门诊似地接待一批又一批前来解疑释惑的农民,留声机似地一次又一次回答相同的问题……

      人们争着把一捆一捆的钱送过来,到原定截止的12月31日,人们仍排着长龙争着缴款,镇政府只得将缴款时间延迟到1985年元月1日凌晨,最后共收取公共设施费近千万元———-龙港镇一夜之间搬来了一个“建设银行”。

      陈定模笑了,陈定模有资金了,龙港开发启动了。但成功的背后他却有着难言的苦涩:一方面他要向全国各地蜂拥而来的考察、参观者介绍龙港建镇的经验(几年中共接待了19万余人次);另一方面,他要面对“8分头”,接受来自各方的审查。在龙港干部建房问题上一直议论纷纷,社会上对陈定模也存在种种舆论,为查清事实,1988年省纪检部门派来了70余人进行调查。调查中还果真发现有个署名陈书记的在江口村建房,调查结果原来这“陈书记”是一个农民的姓名。长达四个余月的调查最后证明陈定模是清白的。

      在他大胆推行新政承受各方巨大压力时,中央及省、市、县各级领导给了他支持和理解,使他念念不忘的更有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一天他发现办公室门缝有一首小诗,一位老教师写道:“祖国宏图建一功,丹心可鉴镜前红。于今四月阳春暖,休管东南西北风。”

      名扬四海

      从干部级别上说,当镇委书记的陈定模不过是个科级小吏,连县太爷的七品芝麻官都够不上。但陈定模的名字却与温州模式、与中国农村城市化连在了一起,他接待了一批又一批中央领导、著名学者和社会名流,在当今中国历史性的伟大改革中,陈定模名扬全国。在改革开放二十周年的1998年秋,他被评为温州改革开放十大风云人物之一。

      因为他的知名度和业绩,他受聘为中国小城镇发展建设研究会副主任。前些年还分别受聘荣任广西北海市政府、山西吕梁地区、辽宁营口市站前区、辽宁唐山市开平区、安徽蚌埠市淮上区、江苏东台市、河南驻马店市、辽宁铁岭市等地政府的经济顾问、高级顾问、招商引资顾问。这些年来他一直应邀云游各地演讲,过去是讲温州模式、龙港经验,讲农村城市化,近年则是讲中国农村今后五年发展趋势。只上过一年初中还逃荒要饭的陈定模何以有如此才华?这靠了他的勤奋好学和博闻强记,他喜欢看书读报,研究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另外多年来结交的一批专家学者与高层官员,参加的各类全国性会议也使他高瞻远瞩,并了解掌握各种信息。演讲则有赖于他的天赋,他一上讲台,思维就会活跃兴奋起来,越是人多越兴奋,他还习惯站着演讲。

      陈定模1989年下半年调到县体改委工作,1992年被借到中国国情研究会,不久下海,先后在山西太原、河北唐山开平、福建宁德等地办商场、房地产开发。他在太原市开发的占地150亩的“温州商城”,免费安置军嫂、下岗工人1000多人,商城被评为明星企业,1998年朱镕基总理亲自前往视察。

      记者日前到龙港采访了现年66岁的陈定模,走过20多年改革风雨人生路的他还是当年那副模样:不修边幅的农村干部打扮,头发梳向两边,健谈,乐观,不显老。1996年他创办龙港巨人中学并任董事长,这所高中现有学生2000多人。前些年他管得不多,现在他基本上都呆在龙港,把主要精力放在这里,他说巨人中学开展的独具特色的德育教育是他的得意之作。

      小小七品芝麻官都不是的陈定模现在关注着中国的三农问题。

      他说“三农”问题是中国现代化发展的关键,以他之见解决这个问题在于三句话六个字:人出、钱进、放权。所谓“人出”就创造条件让农民离开农村进城就业;所谓“钱进”就是国家要加大对农村投入,如鼓励农民进城务工、加大工业反哺农业力度等;所谓“放权”就是要尽快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形成的许多不平等,让农民真正享有一个公民应当享有的一切政府资源。

      对于温州,他说现在是一片叫好声,对此我们要保持清醒。

      陈定模现在住在龙港镇的一幢1984年盖的楼房里。巨人中学在龙港东城路,他每天6点起床,然后步行半小时来上班,以此锻炼身体。他的妻子原在粮食部门工作,现已退休。他有三个儿子(老二老三是双胞胎),22岁结婚的陈定模现在孙子都20岁了,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一家德国物流公司工作。   (特约撰稿 沈绍真)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