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温州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嫖资纷争怒杀卖淫女子 末路狂徒的前世今生[图]

  • 时间:2006年01月05日 10:26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因绑架坐牢7年,出狱后仍不思悔改,为嫖资纠纷杀害卖淫女,甚至连一点小事也实施疯狂报复的云南人吴虎,终于被瑞安警方缉拿归案。日前,记者在民警的陪同下来到瑞安市看守所采访了他———

      戒备森严采访先过三关

      到看守所采访在押人员,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瑞安市公安局要开出介绍信,并写明采访者身份、采访对象及事由等;其次必须要在两位警官的陪同下,记者方可进入采访;第三还要经过所长审批,然后通知值班人员提出在押人员。走过两道大铁门,经警卫查过有关证件后,记者才与民警一起进入提审室。提审室约6平方米,中间一道铁栅栏将提审室隔成两半,各有门窗。过了一会儿,看守所的值班民警将吴虎带到了提审室。他很有礼貌地向警官问好,所以初眼见他,如果卸下那沉重的手铐和脚镣,如果不是在看守所这个特定的场所,谁也不会想到他竟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凶徒。

      两件小事让他彻夜难眠

      吴虎今年34岁,老家在云南潞西。听说是采访,吴虎看上去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淡淡地说:“你们问吧,我知道逃避不了一死。”但从那微微颤抖的手指,不难看出他在尽量掩盖心中的那份恐惧。他把“死”字说得特别轻。由于警方的证据确凿,所以吴虎对自己所犯的罪都作了交代,采访之时他显得很平静。

      他说:“杀人肯定是要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那天晚上,我一怒之下杀了她。当时我很紧张,天又很冷,逃出现场之后,就回到暂住处。当时我是又冷又渴,站在镜子前面想洗把脸,可奇怪的是,突然间竟发现自己头顶上掉了一小撮头发。我在想是否这就预示着自己有灭顶之灾。正在此时,我伸手去提热水瓶准备倒水,却没想到热水瓶突然爆了。这下我全身在发抖,感觉自己的末日到了,紧张得脸也不敢洗,就穿着衣服蒙着被去睡,可是哪里还睡得着觉,脑子里全是她的身影。”

      针对发生在他身上这两件偶然的事,民警分析说,这与他的心里紧张有关,他的头发是被害人抓下的,当时紧张他没发觉;至于热水瓶爆掉,那是天冷的缘故。

      辞工结怨敲诈老板钱财

      吴虎说,他18岁就从老家来到瑞安“混”了,至今已有16个年头,而其中在金华监狱里呆了六七年时间,是因为一起绑架案。去年8月他从金华监狱出来后,因无脸回老家便随家住瑞安的狱友蔡某来到平阳。他尝够了劳改之苦,很想一夜暴富,然后再衣锦还乡。于是,他出狱不久便在平阳一家面馆找到了一份送外卖的工作。然而,对他来说,仅数百元的月收入实在来得太辛苦了,怎么也不够花。

      去年10月下旬的一天,正在瑞安某面馆打工的吴虎觉得工资太低,“没有出头的日子”,便向面馆老板朱先生提出离开,不料朱老板因此扣了他100元的押金,他对此十分生气并决定“给老板一点颜色看看”,同时也“向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敲点钱”。去年10月31日,他给面馆的朱老板打了两个电话,称朱老板有事得罪了他,要么付给他“两天的营业额约6000元人民币”,要不就要砸掉面馆、烧掉二楼的厨房。次日,吴虎发现朱老板并不理他那一套,就又给朱老板打电话恐吓:“你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几天后,他弄来汽油用瓶子装好后放到面馆二楼的厨房门口,然后打电话要朱老板付给他一个星期的营业额两万元人民币,“否则你等着瞧?”这下朱老板急了,赶忙报警。

      嫖资纷争怒杀卖淫女子

      吴虎虽然每个月只挣600来元钱,但他却迷恋上比他大8岁的卖淫女黄某。从去年底开始,只要他身上一有钱就会往她那儿跑,然后苟合一番,并想长期将其包养。但黄某要的只是钱,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吴虎离开了面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正好身上还有些从面馆朱老板那儿领来的工资,便决定暂时先放下报复朱老板的事去找黄某快活一番再作打算。

      去年11月22日晚上,吴虎再次来到瑞安市玉海街道滨江小区黄某的暂住处,拿出200元要与黄某“包夜”,黄某高兴地收下了钱与吴虎又苟且了一回。完事后不久,又有嫖客来找黄某,黄某就借口躲到另一个房间去接客,这下可惹怒了吴虎。当黄某回来后,吴虎要求黄某退还150元钱,可黄某不依。为了这150元钱,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吴虎怕被人知道就顺手拿起房中一铁器将黄砸昏,再扼颈致其死亡。

      次日上午9时许,当黄某的妹妹去找黄某时,发现她被人杀害遂报警。警方接报后,迅速赶赴现场开展侦查。经勘验,死者黄某(42岁,湖南省汨罗县人),头部有伤,系他杀。

      警方细查循迹破获两案

      这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案件,瑞安警方分别组织了两个专案组开展侦破。很显然,面馆敲诈案中的犯罪分子对面馆的经营情况了如指掌。但据朱老板反映,他经营面馆多年,人缘不错,从未与人结仇,可称得上“笑迎天下客”。专案组民警经过分析认为,“复仇敲诈”的情况并不能完全排除。于是,当朱老板反映因100元押金的事曾与吴虎发生争执一事的时候,刑警眼睛一亮,立即对吴虎进行深入调查,很快发现他有绑架前科,并有作案的动机和条件。为此,专案组决定抓捕吴虎。

      然而就在专案组全力追捕吴虎的时候,吴虎顶风作案,于去年11月25日凌晨4时许,与同伙一起乘着夜黑砸碎了朱老板面馆的多块玻璃,并点燃一个装汽油的玻璃瓶,放在店门前燃烧,所幸被及时扑灭才没造成更大损失。

      就在此时,“11·23”黄某被杀案专案组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发现:该案与面馆敲诈案很可能为同一人或同一伙人所为,为首的很可能就是吴虎。

      去年11月27日晚,在平阳警方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专案组终于在平阳县钱仓镇发现吴虎的踪迹。当晚11时许,民警在一条小路边发现一辆摩托车,随后发现三名男子坐这摩托车离开,即通知前方民警拦截。果然不出所料,摩托车上的三名男子正是吴虎及其同伙蔡某(男,33岁,平阳县人)和王某(男,31岁,瑞安市人)。吴虎等人连夜被押回瑞安,经过审讯,他们很快交代了为报复朱老板而进行敲诈的犯罪事实,但吴虎对杀害黄某之事一问三不知。可当刑警从吴虎身上搜出“11·23”杀人案的赃物时,吴虎双腿一软,只好交代了自己杀害卖淫女的犯罪事实。

      “如有来世我要好好做人”


      “你找了她这么多次,最后还杀了她,良心上过得去吗?”记者问道。他说:“我对她是有感情的,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娶她,可她根本没把我当回事,所以才会杀了她。可事后我感到很后悔,就为了那150元钱杀了她实在不该,而且也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他对记者说:“杀人肯定是要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

      “那你为什么在杀人之后还要去敲诈老板呢?”他说:“在杀了她之后我曾想到过逃,可我也知道天网恢恢,逃是逃不掉的,再说身上又没有多少钱,所以我想先敲老板一笔钱,然后再逃。”“你知道警察会找到你?”他说:“那是迟早的事,不过我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被抓,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好好做人,不干坏事。”(记者 吴智勇 通讯员 夏秋华)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