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温州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豪华浴室只能远观 寒冷冬天民工洗澡困难[图]

  • 透视建筑民工“洗澡难”
  • 时间:2006年01月15日 13:31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大多民工只能打热水洗澡

     

     下寅的小浴室

     工地宿舍是没有浴室的

       昨天下午,在建筑工地上做灰浆粉刷的泥水匠秦民满脸灰浆,走出工地的时候,他用那满是黑污的衣袖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拉开了身上夹克纽扣,身上顿时冒出了浓浓的汗臭味。他自己都对身上的气味感到难以忍受,轻轻地叹了口气:“今晚怎么说也要好好去洗个澡!”

      在冬日,一些市民不满足于在家里冲个热水澡,他们来到桑拿浴室尽情享受一番,到了晚上,一些桑拿浴室顾客爆满,顾客甚至要排队等候。然而,在一些外来务工人员眼里,如果能随时洗上一个热水澡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近日来,记者经过连续几天的调查后发现,大多民工只能在天黑后在厕所或房间里,提一桶热水,将就着擦洗一把,连两元洗一次的“澡堂子”也成了他们温暖的“天堂”。

      现状

       一个星期洗一次

      1月10日中午,记者来到市区双屿的一建筑工地,只见秦民穿着的衬衫已分不清原有的颜色,脖子、脸上都是灰浆。谈起洗澡,来自江西的秦民一脸苦笑。“最近天气冷,我都一个多星期没有洗了,这不,身上有股味儿!”他低头嗅了嗅,指着自己说:“不是我不讲卫生,干这行的就容易脏,我也想每天都洗得干干净净,但要是都到外面的小浴室洗又舍不得。”在每月只能领生活费的他看来,一个月能去那些小浴室洗三四次热水澡,就已是很痛快很享受的事情。

      秦民在这个工地工作3个月了,本来想在年前回老家的,但由于还没有结算工资,只能继续做下去了。他说自己的工资是35元一天,除掉一天10元的伙食费,每个月只剩余700多元。“要是天天都去洗,一次2元,一个月就要60元了。”对他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每个月的工资要先解决生存问题,洗澡只能将就了。”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建筑工地的工人和一些在小工厂打散工的工人一般是一周才去工地附近的小浴室洗一次澡,有的只能自己烧点热水在房间里擦洗。

       方式一

       小浴室是温暖的天堂

      前天中午,在市区信河街的一工地上,几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从工地上走了出来。来自贵州的幸奠华面对记者的提问,脱口而出:“在哪洗澡?当然是工地宿舍里。”他用手拍了拍沾满泥浆的衣角苦笑道,“洗澡的确是个难题,平时都是在房间里凑合着用热水擦洗。”奠华告诉记者,他一般两三天擦洗一次。

      他旁边的一个年轻人接过话茬说,因为这样洗澡实在太冷,他们也曾到附近寻找公共浴室,但见到都是一些豪华的洗浴城、桑拿中心,那样高级场所的费用是他们不敢奢望的,最后找到一个旅馆,动员老板娘让他们洗一次澡,但最便宜洗一次也要10元钱,“太贵了,我们怎么舍得?”奠华说在郊区工作时,情况会好一些,那里有2元钱洗一次的小浴室。

      也许是外来务工人员比较集中,在市区双屿经常可见到写有“开水淋浴”的招牌,歪歪斜斜写在木板上的红字在外来务工者眼中,却是那样的温和、亲切。

      刚刚从下寅一个浴室里出来的小何,在门口的镜子前惬意地梳起湿漉漉的头发来。小何是贵州人,在附近一家工厂上班。“厂里没有浴室可洗热水澡,每个星期都来这里洗一次。”记者看到,这个浴室是民房改建的,一楼一个20多平方米的房间,用三合板隔成了6个小房间,一个小房间就是一个浴室,里面除了一个淋浴喷头和一个木制的衣架,就没有其他装饰了。“洗澡有时间限制吗?”记者问。“没有,随便我们洗。有的人能在里面洗一个多小时,老板也不会说的。”小何一边梳理头发一边说。“一般都是十几分钟,女的时间长一点。”浴室老板告诉记者,一般都是洗好了就走,那么小的空间,呆久了也不舒服。

       方式二

       出太阳时烧桶热水洗

      在市区一个建筑工地,记者进去的时候,几个工人正蹲在一起吃饭。来自四川的小陈咽了一口菜说,“这个工地还是好的,有专门烧开水的。我们要洗澡,就到开水房打两桶热水,可以到里面洗热水澡。”他说的里面其实是一个很小的房间。21岁的小陈来温州已经3年了,一直在工地上做事。在他看来,工地上有开水供应,有专门的房间用来洗澡,已经很好了。“有些老乡告诉我,他们工地上不仅没有热水,甚至连洗澡的房间也没有!”

      来温州5年的李立云一直在建筑工地打零工,他们在工地上干的都是体力活,出汗多,他说夏天洗澡还好办,接一桶水或者直接在水龙头下冲一冲,也就解决了,“冬天就不行了,要洗热水就得到处想办法了。可外面浴室太高档,贵啊。”他喘着气,拉着满满的一车砖往工地里面走去。小李一个月也就挣1000余元钱,除了吃饭,还要攒点钱回家过年,他直言舍不得去浴室洗。他说让他最难以忍受的是,工地上连个方便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刚开始工地旁边有个公厕,他们就跑到公厕里洗。可半个月前,厕所有大妈看守,要交钱才能进去了。“我们交1角钱没关系,可洗澡的时候,进进出出上厕所的人却让我们尴尬。他说很冷或者下雨天的时候不洗,等出太阳的时候烧桶热水洗。

      在市区县前头的一个工地上,做饭的小曹心直口快:“烧点开水在屋里洗,出门在外哪能讲究啊。”小曹随做泥水匠的老公一起来温州已有好几年了,在好几个工地工作过。在她看来,每个工地都差不多,她还没有听说过哪个建筑工地的工人宿舍浴室里通热水的。“痛快洗澡的时候也是有的。”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有时,我也会与老公去便宜点的旅馆,在旅馆的浴室里痛痛快快地洗个舒服澡,也不用偷偷摸摸怕人偷看。”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能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成了大多数建筑工地上工人的心愿,特别是在冬天。很多建筑工人希望施工单位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个洗热水澡的地方。

       方式三

       企业有职工宿舍和浴室

      在位于市区牛山北路的矩光园鼎鸿鞋业有限公司内,来自安徽的车包工人小贺说:“我们住的是公司提供的员工宿舍,8到10人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都有卫生间,还配置了淋浴的水龙头,24小时都有热水,洗澡特方便。”小贺在温州好几个厂都做过,他说有这样条件的还真不多。

      记者看到这里卫生间里如同居民家里的浴室,地面和墙上都贴上了洁白的瓷砖,洗刷用品整齐地摆放在大理石板架上,给人干净、整洁的感觉。

      据该公司总经理王永清介绍,公司投入了13万多元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我们厂原来设在木材鞋都,规模还没有上去,员工的吃饭、洗澡一直解决不了,热天他们都是在外面冲洗,到了冬天他们只能打开水在厕所里洗。有时候员工还因为洗澡问题而争吵。现在企业发展了,上规模了,公司就首先解决工人的吃饭、洗澡问题。

      据记者了解,目前温州上规模上档次的企业,基本有了职工宿舍和浴室。

       尴尬

       小浴室也难以经营

      来自安徽的刘山在市区下寅经营小浴室已经2年了。他感叹生意不好做,晚上8点以后才有人来洗,到11点多人就少了,每天来洗澡的也就二三十人。刘山往炉膛里添着煤块说道,“现在一天才烧100公斤不到的煤,去年这个时候一天可以用掉200多公斤呢。”原来是附近的木材鞋都拆建后,这里的工人也随之少了。“还有一个原因是现在来洗澡的一般是年轻人,年纪大一些的或中年人,为了省钱基本是打几角钱开水,提回去在家里洗,两元钱一次他们都嫌贵。”

      刘山的这个小浴室,现在就靠一天几十元的收入是难以维持的。他告诉记者,下寅附近像他这样的小浴室有七八个,大家的生意都差不多。“过完年,我也不打算开浴室要回家了。”他一边说,一边拧开开水龙头,往茶壶里灌了些开水。

      记者与一个提着桶和热水瓶来打开水的中年人聊了起来。中年人说自己冬天基本不冲澡,“冬天不出汗,没有必要洗澡,干嘛浪费这钱呢,家里的人要洗,也是在家里洗。”他说烧开水用电不划算,来提热水就是给老婆和孩子用的。

       编后

      对于进城民工冬天无处洗澡的窘迫,我们似乎了解得太少了。记者在采访中得知,不少民工把洗澡当作他们的新年愿望之一,可见,有关部门应该重视和强化为外来务工者的服务意识,在确保和增加他们经济收入的同时,让他们享受到应有的基本生活待遇。用人单位也应该考虑为外来务工者配备洗澡场所,或者适当地发放一些补助,让他们有条件洗上一个热水澡。 (记者 王宏)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