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永别“海布里” 赞助商解密阿联酋送来1亿英镑

2006年04月24日 10:17:47来源: 扬子体育报  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第1章海选球场篇海布里比邻的垃圾场

  1997-1998赛季,温格和大卫·邓恩联手为阿森纳带来了一个双冠王,但是这对黄金拍档在品尝完香槟的味道后,却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那张让他们痛苦不堪的财务报表———据阿森纳财务部门反映,在主场比赛日的门票和转播收入方面,阿森纳每场比赛的利润竟比他们的死敌曼联少了整整100万英镑!

  当然,这并不是说阿森纳的比赛不够精彩,对球迷缺乏足够的吸引力,因为那是曼联一无所获而阿森纳夺取双冠王的赛季。问题的根源是,海布里的座位只有38500个,比曼联少了将近30000个,甚至连维拉公园和古迪逊公园都不如。邓恩知道,即便温格可以为他们带来积分榜上的奇迹,但是,如果没有经济的支撑,阿森纳永远都只能是一个挂靠在G14之中的半豪门。1998年9月的俱乐部股东会议上,犹太人正式推出了新球场计划:“我们无法在海布里实现和曼联的竞争。”一边的温格也在董事局鼓吹新球场计划:“这是我们挑战欧洲豪门的惟一出路。”随后的6年,邓恩的最大使命就是如何为阿森纳带来一个新球场。但是,在伦敦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扩建海布里没有足够的空间;租赁温布利,球迷又因海布里情结而难以接受半个小时的车程。不过,这个糖果商总有逢凶化吉的手段,就在他和大股东菲兹曼、主席希尔·伍德租用直升机在伦敦上空疯狂而又漫无目的地兜圈时,他们竟发现了一块黄金宝地———距离海布里步行不到5分钟的阿什伯顿,那里是北伦敦埃斯林顿区最大的垃圾回收站。

  2000年11月,邓恩向伦敦埃斯林顿区政府提出申请,要求在阿什伯顿建立一座可以容纳6万个坐席的专用足球场。2001年6月,在征得了当地居民的同意,阿森纳与埃斯林顿区政府双方正式达成协议。2004年3月,阿森纳融资3.57亿英镑,新球场正式破土动工。

  第2章收入起底篇温格不必再当“人贩子”

  曾有媒体戏言,阿森纳是“青年才俊联合国”;更有人说,温格患上了严重的“恋童癖”。

  无论褒贬,其潜台词都是对温格栽培年轻人功力的叹服。亨利、维埃拉等人在意甲都是被人遗弃的边角料,只有来到温格的身边才得以成长为绝世高手。

  但只有温格自己清楚,他对年轻人的栽培究竟有多少是出于心甘情愿,又有多少是迫不得已。这些年,阿森纳总是不断地网罗性价比高的年轻人,在把璞玉雕刻成珠宝之后转手出售以维持生计,阿内尔卡、佩蒂特、奥维马斯、维埃拉等名将都转投敌人的怀抱———这完全是低水平联赛抑或小球会的生存之道,阿贾克斯式的生存现状让球迷开始对兵工厂惴惴不安。

  不过,近两个赛季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温格在购买年轻队员时频出大手笔,一连串年轻球员的身价纪录在海布里被打破,而为温格签发支票的动力便是新球场的修建为阿森纳在经济上带来的心理预期。众所周知,一支球队的经营收入主要来自四大块:电视转播费、纪念品销售、比赛日门票和广告牌销售。除电视转播费和纪念品销售的业绩取决于球队的球星和奖杯数量而与新球场没有多大关系外,门票和广告牌销售则会因新球场的修建而大幅增长。

  新修建的航空球场可以容纳6.8万个座位,目前150个包厢已销售一空(最便宜的也要6.5万英镑/年),6700个“商务舱”高级套票(3000英镑/赛季起)已售出85%,普通季票(4个赛季约1.9万英镑)也已售出4.5万张。据此推算,阿森纳下赛季票房收入将创纪录地突破7000万英镑,这个数字是海布里2003-2004赛季3300万英镑票房的两倍还要多,也超过了该赛季曼联的6120万英镑和切尔西的4500万英镑。在广告牌的销售上,“钻石俱乐部”、耐克、三星手机、德拉华尔餐饮集团、弗塞尔首饰等一个个国际品牌争相入主,让人分不清航空球场到底是枪手的未来圣殿还是哈罗兹百货公司。

  然而,除此四项收入外,阿森纳还开辟了第五财道,他们还有更庞大的商业计划,他们将对老球场进行全面改造,将其打造成北伦敦最奢华的一个高级公寓区,继续成为阿森纳的摇钱树。俱乐部商业总监克里斯·贝纳文说:“这里会变成伦敦独具魅力的一座广场,四面看台经过建设后,将全部成为公寓楼。对于许多人来说———不仅仅是伦敦人或者英国人,在海布里拥有一套可以俯视以前那片足球场的公寓,将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在已经开工的南看台,尽管房价高得离谱,但却已经收到6份来自中国方面的订单。

  第3章赞助解密篇阿联酋送来1亿英镑

  在《极度狂热》一书中,阿森纳球迷尼克·霍姆比写道:“海布里是疯子的乐园,是我寻找梦想的家园,也是我眼看着自己的青春逝去的哀伤之地……”这的确是一个有些疯狂的举动,在普遍入不敷出的足球世界,举债3.57亿英镑去修建一个新球场无疑需要承担巨大的风险。不过,这些并没有让阿森纳对搬迁计划产生过丝毫的动摇。事实上,当新球场还在如火如荼的施工时,来自海湾的那些富得流油又嗜球如命的商人们便已经开始对其垂涎三尺了。于是,阿联酋国际航空公司破纪录地为阿森纳送来一份价值1亿英镑的赞助合同,大大缓解了阿森纳的资金危机,使得新球场的施工工程不必再因为资金短缺而歇工。与此同时,阿什伯顿开始更名为阿联酋航空球场。

  总部位于迪拜的阿联酋国际航空公司是全球20大航空公司中盈利最高的五家之一,其业务范围覆盖欧洲、中东、远东、非洲及澳洲的多个国家。近年来,该公司发展迅速,先后荣获200多个国际奖项。

  体育永远是最好的传播载体,阿联酋国际航空公司深信不疑。

  身处海湾小国,与纽约、东京比起来,阿联酋国际航空公司的客源并不算特别丰富,他们能走到今天,自然离不开体育特别是足球运动的宣传效应。该公司对于体育事业的投资范围相当广泛,除足球运动之外,还包括F1迈凯轮车队。在同阿森纳的合作中,阿联酋国际航空公司一举买断了新球场15年的冠名权。这意味着一直到2021年,它的名字都会铭刻在阿什伯顿。

  而对于球迷来说,这1亿英镑的直接收益就是得以让阿联酋航空球场一扫海布里的破旧不堪。新球场的看台显得宽大舒适,却又一点不松散,即便从最顶层远端的坐席看去,都能将球场上的每个细节尽收眼底,这种视觉效果比多次改建的老特拉福德、全新设计的曼彻斯特市政球场和以舒适著称的维拉公园都要强出很多。

  最妙的是,坐在这座球场中观赏比赛,无论你在看台上的任何一个角落,视线都不会被任何建筑部件阻挡。而在从前的海布里球场的南北看台,有不少柱子立于坐席之间阻挡了球迷的视线。乔迁之后,兵工厂的球迷终于可以体验一览无余的快感。

  作为一名阿森纳球迷,如果你曾嫉妒过切尔西的一掷千金,眼下似乎就要迎来扬眉吐气的时刻了。在阿拉伯人带来的一亿英镑的驱动之下,阿森纳已经开始露出豪门的苗头。

  第4章战术改革篇阳球场大了,进攻靠边

  民国时期,山西军阀阎锡山为了防止被人吞并,修建山西境内的铁路时全部小一个规格。这样的好处是,有效防止了外敌的入侵,坏处却是阻碍了扩大地盘。

  海布里作为欧洲五大联赛中最小的球场之一,只有105米×70米,有些像阎锡山修建的铁路,有利防守却难以进攻,这对阿森纳日后的战术打法形成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提起海布里,免不了要提起亨利,但是,在海布里真正成为绝唱的却是温格从格拉汉姆那里继承的遗产———后防五老。在海布里的历史上,除了温格时代外,阿森纳大部分时间以防守反击为主流战术。这就是因为海布里狭窄的地理条件有利于枪手去布置后防,所以后防五老才取得了比亨利更伟大的成就。

  在温格入主海布里之后,阿森纳行云流水的进攻配合让整个英超目瞪口呆,这同样也是以海布里狭窄的场地作为基础的。因为狭窄,阿森纳的中场才能自如地进行左中右换位;因为狭窄,温格才更注重进攻的层次感,阿森纳的进攻体系也以直传渗透为主。在海布里,温格一直为人诟病的是缺乏一个可以在禁区内争顶的强力中锋,事实上,这不是温格的错。狭窄的场地让枪手们难以利用球场的宽度从两肋起球,因此传中球历来不是枪手的主流进攻模式。

  在进攻上,球场加宽之后,阿森纳原来快速配合的战术体系也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但这也为阿森纳选择更多的战术组合提供了一定可能。一向不喜欢使用抢点型中锋的温格在这个赛季破天荒地购进阿德巴约,不能不说是为了合理利用球场宽度,启用边路传中战术做准备。

  新球场的规格为113米×76米,比海布里大得多,这无疑会对阿森纳传统的战术打法形成挑战。首先球场的增宽会让年轻的枪手后防线被迫适应新的环境,加宽的6米会不会打破好不容易才形成的默契还是一个疑问,阿森纳不断刷新的欧战不失球纪录会不会在搬入航空球场之后戛然而止更成为萦绕在枪手球迷心头的困惑。

  可以想象的是,当新落成的阿联酋航空球场迎进焕然一新的阿森纳后,这座球场将与老特拉福德和斯坦福桥搭建成真正的英超三极。而对于只能坐进3万8千人的海布里来说,这样的结果是难以想象的。

  -尾声·海布里回忆录

  1首场比赛

  1913年9月6日,当时的枪手还被称为沃尔维奇阿森纳,对手是莱切斯特战壕队。

  1913-1914赛季,揭幕战中雷切斯特战壕队作为挑战者来到了海布里。尽管阿森纳队2比1战胜对手,但乔贝的受伤下场使这场比赛未能完美收场,赛后他被用一辆由送奶工提供的手推车送回了家。

  2最卖座的比赛

  1935年3月9日,在同桑德兰队的一场英甲联赛中,73295名观众涌进海布里球场。俱乐部在1998-1999赛季和1999-2000赛季借用温布利大球场作为球队的主场出战欧冠联赛,在1998年11月25日有73707名观众进场观看阿森纳同朗斯的比赛。

  3老的北看台

  老的北看台是海布里球场最著名的看台,其顶棚建于1935年,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闪电战轰炸中被炸毁,随后又进行过翻修。直到1992年,它被推倒以便修建新的看台。1992年5月2日,老北看台见证了它的最后一场比赛,南安普敦是当时的挑战者。

  4拳手的擂台

  1966年5月21日,海布里球场承办了世界拳坛在英国举行的最重量级的一场争霸赛:亨利·库珀挑战拳王穆哈迈德·阿里的世界拳王重量级争霸赛。

  在《阿森纳杂记》中写道:“在那次比赛后,整个球场都进行了重新的翻修,就连草籽都重新撒播。”

  5第一缕光线

  1951年9月19日,海布里的草皮首次沐浴在照明灯的光芒之下。早在上世纪30年代,赫伯特·查普曼就已经开始考虑革新问题了,他发现比利时的球场使用照明灯,于是回来后将他们用在了训练场上。在海布里使用照明灯的首场比赛中,阿森纳以6比1击败了HapeolTelAviv.

  6阿森纳站到了

  1932年11月5日,吉莱斯皮地铁站被重新命名,阿森纳成为它的新名字。

  这主要归功于赫伯特·查普曼的先见之明,他让这个就在北看台后面的地铁站被重新命名。他说:“没有人听说过吉莱斯皮路,这里就叫阿森纳!”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

编辑: 朱丽丹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