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18岁女孩乘出租车途中突然临盆路边产子

2006年09月18日 14:44:10来源:  半岛晨报 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18岁女孩路边产子

  这名牡丹江女孩15日才到大连,之前一天曾吃药堕胎,并盘算着堕胎后在大连找个工作

  母婴被及时送到医院,早产的女婴体质虚弱,女孩身体无大碍;医院已与其家属取得联系

  怀孕近八个月的18岁女孩,吃堕胎药后,乘火车、汽车辗转来到大连。乘出租车途中突然临盆,女孩以如厕为由,下车躲进路边冬青树丛后,悄悄产下一女婴,之后将婴儿遗弃后乘出租车继续前行,数分钟后,终于向司机吐露真情,司机当即返回树丛,树丛后传出婴儿啼哭声……

  时间:16日夜晚11时许

  地点:大连湾街道大房身社区附近

  女孩即将临盆半路拦下出租

  9月16日夜晚11时许,大连出租车司机雷德健在甘井子区大连湾街道大房身社区附近“遛活”。突然前方有人挥手示意其停车,一个三轮车司机指着一个挺着肚子的年轻女子,问雷德健是否可将她送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该女子已经临盆。“我一问才知道,那个女的只身一人,当时看她很痛苦,我一看情况紧急,没顾及太多,先救人要紧!”好心的雷师傅回忆说。上车后,雷师傅马不停蹄地向大连市内赶去。一路上,年轻女子痛苦地呻吟着。雷师傅说,途中,大概是羊水破裂了,车厢里弥漫着浓烈的刺激性气味,但女子叮嘱雷师傅不要开车窗,以免着凉。

  时间:16日夜晚11时30分

  地点:胜利路联通公司附近

  请求停车如厕半小时后返回

  9月16日晚11时30分许,出租车行至沙河口区胜利路联通公司附近。年轻女子突然请求雷师傅停车。“她说要上厕所,我当时车上正好有卷新买的手纸,她拿着手纸转身就到了那排冬青树后面蹲下了!”雷师傅指着马路边一处矮灌木丛说。女子伏身蹲下去后,雷师傅只能见到高出灌木丛的女子头部晃来晃去。“我等了好久也不见她起身,我一个男人也不方便过去看看。”时间一分分过去,雷师傅望着灌木丛焦急地等待着。他当时没有听到任何异样声音。大约半小时后,女子终于起身缓缓返回出租车,没有作声。雷师傅驾车继续向目的地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驶去。“她告诉我说,到附属二院后找她的一个朋友,可是按照电话号码打过去,始终未能接通。”雷师傅说。

  时间:16日夜晚11时40分左右

  地点:沙河口区星海公园附近

  女孩语出惊人承认路边生子

  数分钟后,出租车行至沙河口区星海公园附近。“她突然告诉我,刚才生了个孩子,还放在冬青树丛后的草坪上。”此语一出,雷师傅被惊得目瞪口呆。雷师傅赶紧调转车头,迅速向事发地奔去。刚刚接近草坪,冬青树后便隐约传出婴儿啼哭声。只见树丛后草坪上,散落着沾有血迹的手纸中间躺着一个婴儿。雷师傅当即向110报警,不多时,警察和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急救人员将女子和婴儿送往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随后,警方向雷师傅详细询问事情原委并备案。

  时间:16日24时30分许

  地点:医科大学附属一院

  女婴早产虚弱家属今日抵大连

  前日24时30分许,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年轻女子正在急诊妇科接受检查和救治,婴儿在抢救室内接受观察和护理。据医护人员介绍,婴儿为女性,由于早产,体质虚弱。产妇除局部轻微撕裂外,别无大碍。

  经询问得,知该女子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随后,医院与其家属取得联系。由于路途较远,家属9月18日方可抵连。

  时间:17日下午2时许

  地点:医科大学附属一院

  谎言瞒过父母辗转千里堕胎

  昨日下午2时许,记者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一院产科病房见到产妇韩妮(应当事人要求化名)和婴儿。

  韩妮告诉记者,她今年18岁,未婚,截至昨日,怀孕近八个月,孩子的父亲现在牡丹江工作,尚未得知孩子出生的消息。“我们俩今年2月份的时候分手了,现在没有他的联系电话,只能通过互联网联系。”提及孩子父亲,韩妮有些伤感地说。9月14日,韩妮偷偷服下堕胎药,9月15日,只身一人前往大连。“我一直没有告诉父母我怀孕的事,我的肚子大了之后,我就说是停止服用减肥药后反弹造成的。”韩妮一直用这个谎言向父母隐瞒真相。最终,韩妮选择到大连堕胎,她甚至幼稚地盘算着堕胎后,就在大连找个工作。

  未婚妈妈:“我还是个孩子”

  韩妮告诉记者,在母亲到来之前,大连只有一个朋友,昨日上午,韩妮的朋友前往医院,给她送来了简单的日用品。对于照顾孩子,突然成了妈妈的韩妮基本上一无所知。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韩妮用奶瓶给孩子喂奶。“我都不敢碰她,我还是个孩子呢!”面对着突然降临生命,韩妮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记者侯铁实习生刘存卷

  编后

  后悔没帮你

  看到这篇稿件,编者的心又悬了起来。

  4天前下午4点多,我接到一位读者的电话,是个19岁的女孩。她希望我能给她出个主意。和韩妮的遭遇一样,她也同男朋友分手了,怀孕6个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当时,听完她的叙述,我蒙了。想不出怎样帮她才好,只一味地说,“和父母商量一下吧,让他们帮你拿主意。”电话另一头的女孩说,不敢让父母知道。

  放下电话,我问过同事该怎样帮女孩,同事们和我一样没主意。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女孩如何做才是对的,但我后悔没留下她的电话,后悔没帮她,哪怕只是见见面,像朋友那样聊聊天。

  看过韩妮的遭遇,心中的那份自责又多了几分。

  从稿件的时间看,已经怀孕8个月的韩妮,还在试图通过堕胎药拿掉孩子,“她甚至幼稚地盘算着堕胎后,就在大连找个工作。”面对突然降临的新生命,韩妮说,“我都不敢碰她,我还是个孩子呢!”显然,已成年的韩妮还未成熟到可以接受眼前发生的事。

  据报道,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未婚青年的性行为急剧增多,并呈低龄化趋势,在人工流产的总人数中,青少年约占到1/4。而此举多是因为青少年过分早熟,但性教育却没有同步跟进造成的。

  试想,如果韩妮知道已经成形的婴儿,靠药物不能拿掉的时候,她还会瞒父母那么久,自己擅自来大连“解决”吗?

  写到这,不由得又想起那位求助的女孩,你也是不知觉才走到这一步的吧,事情发生后害怕父母责备,担心被熟识的人歧视、嘲笑才向我求助的吧,而我却没有考虑这些,一句“和父母商量”将你拒绝,我真是后悔……

  如果你碰巧看到这篇报道,千万别做傻事,请再跟我联系。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

编辑: 朱丽丹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