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浙江机关干部快乐指数达美国平均水平 农民最低

2006年09月25日 14:36:55来源:今日早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浙江机关干部快乐指数达美国平均水平 农民最低


杭州统计局对3000户杭州居民家庭抽样调查

  昨天,在杭州市和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共同主办的“提高生活品质,推进和谐发展”研讨会上,幸福感再次成为一个重要的评价指标,专家学者一致认为:生活品质评价应由以城市建设为本转向以人的生活为本,并达成了“杭州建议”——“生活品质评价的导向性建议”。

  而不久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首次公布,国家统计局将推出“幸福指数”,并将跟GDP一样纳入政府统计部门。市民的幸福感有多少,今后幸福指数可以提供参考。

  据了解,目前幸福指数的具体编制仍在讨论中。与幸福指数一起将逐步推行的还有人的全面发展指数、地区创新指数以及社会和谐指数等。这些都是国家统计局今年新增加的反映人口、资源和可持续发展等的统计内容。

  杭州市统计局综合处一工作人员介绍说,幸福指数的测评体现了政府部门从以往只注重经济发展开始延伸到关注人的发展,可以反映老百姓的生活状态和质量。幸福指数是一个系统的指标体系,具体要等国家统计局正式方案出台后实施。

  杭州市统计局最新公布:近五成杭州人感到幸福。但是,“幸福指数”这个新词语刚映入市民眼帘就遭到一些异议。作为一个主观感官,幸福感能被量化成一个数字吗?究竟幸福指数又是如何统计出来的呢?

  样本调查

  浙江人平均快乐指数是6.68

  机关干部教师医生快乐指数最高

  虽然相关部门还没有具体将幸福指数纳入统计,但早在国家统计局提出做幸福指数调查之前,杭州就曾被评为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

  两年前,《瞭望东方周刊》与芝加哥大学教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行为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奚恺元合作,对中国部分城市进行了一次幸福指数测试。在被调查的杭州、成都、北京、西安、上海、武汉6大城市中,杭州的幸福指数排名第一。

  从事快乐学研究长达25年的浙江财经学院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经济学博士陈惠雄,从前年开始在其立项的浙江省社会科学重点课题中开展了国民快乐指数调查。调查显示,浙江人的平均快乐指数是6.68,相比美国平均快乐指数7.2还有一定差距。以机关干部、教师、医生的快乐指数为最高,达到美国人快乐指数的平均水平,而农民的快乐指数最低,为6.2。

  杭州市统计局近期对3000户杭州居民家庭的抽样调查显示,17.6%的杭州人感到幸福,比较幸福的占32.0%,幸福程度一般的占47.0%。感觉不太幸福和感觉很不幸福的分别占2.7%、0.7%。

  “快乐与幸福生活是人类行为与经济发展的终极目的与终极价值所在。如果经济增长,快乐却没有增长,这样的发展就没有意义。因为,终极而言,快乐才是检验社会整体发展水平的最高尺度。”陈惠雄教授说。

  专家释疑

  经济发展了幸福指数不一定高

  杭州的幸福指数跟经济发展成正比

  近年来,为了适应社会的发展,衡量经济发展指标的GDP也推出了环保、能源等相关调查,为幸福指数的推出打好了前阵。“其实这个数据在国外已经很普遍了,我们现在提出幸福指数也是一种进步,从以前只注重经济数字转变到人本上来。”浙江工商大学社会学系博士马良说,幸福指数的推出只能是反映一个趋势,不可能完全正确地代表所有人的具体情况。

  “认为社会发展等于经济发展,经济发展等于GDP上升,这样的观点其实是一种错位的认识。因为GDP的增长代价很多,有时候甚至是经济收益小于损耗的。”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杨建华教授表示,GDP增长了,但幸福指数不高,则表明社会的发展是非全面的发展,或者说是无发展。

  陈惠雄教授的实证研究也让他对幸福指数有些疑虑,“浙江省不同人群的总体快乐指数情况是有进步的,但很缓慢,远不是GDP显示的速度。如果只一味地搞经济,毁坏生态环境,比如增加30个单位的GDP却要付出50个单位的环境代价,国民实际得到的福祉是负的。社会过度紧张,大家就都会感觉到不快乐。”

  “幸福指数调查出来的结果,难免会出现幸福指数跟经济发展不成正比的情况。但是就杭州的情况来说,应该还是成正比的。”马良说。

  欲望越大能力越小

  幸福指数就会越低

  “幸福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只能我自己说了算。生活中稍有一点不顺或不开心都有可能影响幸福的感觉。幸福指数能准确地量化幸福感吗?”看见有关幸福指数消息,在浙江某大学工作的吴女士感到有些疑惑。

  同样的疑问也有发出,每个人的欲望大小有别,幸福感也会不一样,幸福指数能反映真实的情况吗?陈惠雄认为,幸福是一种良好的生存状态,但客观生存状态好的人,主观感觉不一定就好。“幸福和幸福感是有差别的,从苦水里过来的人就容易满足。”他建议,与其用幸福指数,还不如用“快乐指数”表达会更准确一些。“幸福指数可以理解为人们自身感觉到的苦乐程度,快乐是最小可感知的愉悦到极乐,因此更能表现人内心深处的状态。”

  “欲望越大,能力越小,幸福指数就会越低。”杨建华说,幸福指数就是要督促在经济的基础上,让全体市民能共同享受发展成果,公平地获取发展机会。按照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人们在任何时候都会有欲望,并且欲望会随着自己的发展往上一个层次提升。

  据了解,国家统计局拟推出的幸福指数调查内容将包括对个人收入、工作、居住条件等的满意度。“除了一些硬性内容外,还应该涉及政府公信力、社会治安、人际关系、亲情、不受歧视等主观因素。”杨建华说。

  幸福指数如何调查?

  工程浩大科学性要求高

  即便杭州已经拥有相当数量与“幸福指数”相关的调查报告,但能与GDP并驾齐驱的调查数据还未亮相。

  幸福指数怎样调查出来呢?记者采访的各专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幸福指数应该会采用抽样调查,分两种指标。一个是硬指标,比如人均收入与消费、住房、人均绿化面积、空气污染程度等。另一个是软指标,如工作压力大小,对现有工作岗位的满意度,人际关系的紧张程度等。

  幸福指数的准确性完全依赖调查设计、取样路径等程序的科学性。“样本抽样本身就很复杂,但我们不能因咽废食,这个指标统计还是很有必要的。”马良介绍,主观的幸福感也能测评出来,就像心理现象也可以通过行为、表达状态、线图勾勒等方式物化感官。“这个调查会应用到社会学、人口学等多方面知识,光设计量表就是个浩大复杂的工程。估计会先做一个领域的,然后再慢慢整合。”

  幸福预测

  杭州幸福指数硬件方面占优势

  平民百姓不花钱也能享受幸福

  对于杭州本地居民而言,最关心的就是“房子、车子、银子”。“三大困扰因素中,房子问题应该都有着落,大部分都有房子,只是房子大小好坏差别,但这不会影响到市民的幸福感。”马良说,住房问题的担忧和困惑主要集中在到杭州创业的年轻人,特别是“杭漂”一族。

  杭州一从事社会调研的工作人员对国家统计局的幸福指数调查充满信心,并称在影响杭州幸福指数的相关因素中,杭州在硬条件方面是占优势的,比如家庭和睦、生态环境、社会治安、文化娱乐等,这些是其他城市不可比的。

  让市民疑惑的是,像杭州这样的城市也存在贫富差距较大的两类人群,他们的幸福指数会怎样?“杭州穷人和富人的幸福指数会不会差距很大?”陈惠雄估计,浙江富人的幸福指数会比穷人高些,但两者之间的差距远远不会有财富的差距那么大。“百姓平民的健康、亲情、休闲、环境等都是快乐的源泉,而且这些都是不需要花太多钱就可以拥有的。有钱人还不一定能享受到老百姓在西湖边散步那份闲情逸致。”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

编辑: 朱丽丹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