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昔日恐怖分子接受招安退隐出书曝基地内幕

2006年11月30日 08:49:17来源:新京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昔日恐怖分子接受招安退隐出书曝基地内幕

  《在“圣战”组织内部》书影

昔日恐怖分子接受招安退隐出书曝基地内幕

  资料图片:训练中的激进武装组织成员。纳西里说,他在阿富汗训练营的生活相当艰苦。

  在德国法兰克福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露台上,奥马尔·纳西里和其他客人一样安静地享用着啤酒和虾。他身材魁梧,棕色的眼睛总是炯炯有神。很难想象,这位中年绅士几年前曾睡过岩洞,学习发射火箭弹、制造炸药———事实上,纳西里是欧洲情报机构在“基地”组织的卧底,是英法等国获得欧洲恐怖分子情报的重要来源之一。

  11月20日,“基地”卧底纳西里的新书由美国出版商“基础读物”集团高调推出,立即引起了欧美媒体的高度关注。在这本名为《在“圣战”组织内部》的书中,纳西里揭示了自己为欧洲情报机构在“基地”内部做卧底的往事。欧美情报机关人员就此表示,除了一些细节难以确认,纳西里书中的主要内容属实。

  角色1街头混混

  靠贩卖武器起家

  纳西里出生在摩洛哥北部港口城市丹吉尔的一个穆斯林家庭,后来随家人搬到了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由于他的父母在比利时和摩洛哥两地分居,纳西里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摩洛哥人或比利时人。

  和很多缺乏双亲照顾的外来移民一样,年轻时的纳西里是个街头混混,曾参与过贩毒和走私枪支。

  他的长兄哈基姆是个狂热的极端主义信徒。26岁时,在哈基姆的鼓动下,纳西里加入了极端组织,并开始为一个名为“武装伊斯兰团体”的武装组织收罗枪支和弹药。这个由流亡阿尔及利亚人组成的团体也是首个在欧洲建立分支的恐怖组织。

  哈基姆还把自己母亲在布鲁塞尔郊区的住所作为组织成员会面的地点。集会时,他们留着长胡子,身着过膝长袍,哈基姆和朋友们有时会用整天时间发放秘密组织的文件。如果说“武装伊斯兰团体”最初的武器只是语言,但很快就开始了实际行动———正是这批人后来参与了1995年的巴黎地铁爆炸案———纳西里利用自己倒卖枪支的经验找到一个保加利亚武器商,从他那里买到了AK-47等武器。

  随着母亲家里存放的步枪和炸药越来越多,纳西里开始质疑哥哥和他所谓“圣战”的真正意义,他需要保护自己的母亲和弟弟。不过最终促使他背叛的是在偷窃同伙财物时被发现。为寻求保护,纳西里找到法国对外情报总局(DGSE)寻求保护。

  角色2 “基地”杀手

  运送炸药去非洲

  1994年初的一天,纳西里开车来到法国驻布鲁塞尔使馆,对接待他的人员说:“我想和负责法国安全的人见面。”这一幕也成为他7年卧底生涯的开始。

  在法国情报机构面前,纳西里背叛了“武装伊斯兰团体”的同伙们,但是他同样也背叛了DGSE———只是有选择性地把情报透露给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保持独立身份。

  1994年下半年,“武装伊斯兰团体”已经开始准备下一步袭击。他们让纳西里开车去摩洛哥,这是一辆绿色的老式奥迪,里面塞满了炸药、现金等物品。纳西里驾车穿过欧洲,在西班牙渡海前往非洲。就在登上渡船前,这辆炸药汽车熄火了,但在三名安全警卫的帮助下,车被推上了船。

  几周后,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的闹市区发生汽车炸弹爆炸,导致42人死亡。纳西里至今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运送的炸弹引发了爆炸,他在书中写道,每次想到这个就难以安心。但如果属实,这也将让DGSE陷入尴尬境地。

  1995年春,纳西里的哥哥哈基姆由于涉嫌参与巴黎地铁爆炸案而被逮捕。纳西里本人则被DGSE送往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让他打入那里的恐怖组织训练营。

  纳西里辗转土耳其、巴基斯坦,最终找到了位于巴阿边境的武装组织训练营,这里有本·拉登开设的多个武装组织基地。

  训练营的生活相当艰苦,每天晚上,受训者吃豆子当晚餐,背诵古兰经经文,有时还会睡在岩洞里。几个月的时间里,纳西里学会了使用步枪、反坦克火箭弹等武器以及多种爆炸装置。他说,自己能在蒙住双眼的情况下在一分钟内组装一支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纳西里所在的训练小组还有7个车臣人,但一次爆炸装置事故让其中两个丧命。

  角色3欧洲“鼹鼠”

  轻易获大佬信任

  1996年,纳西里回到欧洲,但是欧洲情报机构对于纳西里所报告的他在训练营的经历并不感兴趣。

  当时,大约有数万名青年前往武装组织训练营,但是只有几千人留下来接受高强度的训练。英国、法国和德国的情报机构同时发现伦敦、巴黎和汉堡的年轻穆斯林在一段时间里大批失踪,几个月后又重新出现。但是,欧洲情报机构并没有把这当成潜在威胁。

  纳西里说,法国人只关心阿尔及利亚的武装组织,英国人则把注意力放在伦敦恐怖分子身上。他在英国的接头人“似乎只对英国当时面临的威胁感兴趣,并不了解西方国家真正面临的威胁———‘圣战’运动不是简单的政治运动,这和爱尔兰共和军以及德国早期的恐怖组织巴德尔-迈因霍夫集团不一样。”在伦敦,英法两国的情报机构利用纳西里来监视伦敦的激进组织成员。在当地的穆斯林聚集区“伦敦斯坦”,纳西里被当作来自阿富汗的老兵,很受尊重。在欧洲大陆,纳西里则遇到了“基地”组织重要成员阿布·祖巴耶达赫(主要负责为“基地”组织在欧洲招募新人)。

  1998年,三名陌生的穆斯林青年找到纳西里,要求跟他们走一趟,纳西里由此怀疑自己的卧底身份曝光,他被要求立即离开英国。英国情报机构让他把所有能证明其与伦敦有关的物品都扔掉,电话号码、联系地址、相片等。在法国情报机构的安排下,纳西里住进了西非国家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一家豪华酒店。在那里他住了半年,DGSE为他支付了丰厚的费用,并表示将送他回阿富汗。

  角色4做个凡人

  在德国娶妻落户

  但是,纳西里认为,DGSE已经失去了对他的信任,也不会把他送回阿富汗,于是他便提出要定居德国。纳西里对此说:“他们肯定担心我是一个潜伏的恐怖分子,在爆炸发生当天消失。我不会责备他们,因为我是接受过训练的杀手,他们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我知道。”1998年12月22日,纳西里向德国政府提交政治避难请求。在此之前DGSE已经和德国安全部门打过交道,希望其能帮助纳西里。这样,德国成为雇用纳西里的第三个欧洲国家,但纳西里却一直没有得到在德国的居住许可。

  和之前几次危险的经历相比,这只能算作他线人生涯的结尾。纳西里先被派往法兰克福,他在那里收集了一些塔利班驻德国分支机构的信息,后来又对位于奥伯豪森的清真寺进行监视。2000年2月,纳西里提出退隐,要求结束和德国情报部门的关系。

  不过,德国情报部门官员抱怨说,纳西里时常提出要在豪华的酒店居住和用餐;此外他的读写能力很差,更不会说德语,因此无法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安定下来。为了留在德国,纳西里结了婚,并提出申请护照。几经犹豫后,德国政府终于同意了他的申请。

  虽然和多个恐怖组织的重量级人物有过接触,纳西里自称并未直接参与过恐怖袭击,但是他并不倾向于西方国家。

  纳西里在书中说:“我认为美国人应该离开我们的国家,他们不应该干涉穆斯林国家的事。如果不这样的话,侵略者只能被杀死。”而对于自杀袭击者,他的态度也很矛盾:“这些接受过教育、用自己的身体发动袭击的年轻穆斯林,我怎么能说他们愚蠢?”不过,他写书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让西方社会了解阿拉伯国家的愤怒情绪,同时他也希望拯救那些“堕落的”穆斯林同胞。当然,他出书也有丰厚的报酬,该本著作的出版商———基础读物公司透露,纳西里获得了6位数的稿费。“如果我能卖掉一百万本,我会为此高兴的,在‘他们’对我开枪之前。”纳西里说。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恐怖分子 在“圣战”组织内部

编辑: 张朋杰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