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残疾男子捡垃圾换钱买书 藏身大学旁听英语

2007年03月19日 11:16:47来源: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他是一个衣食无着的流浪汉,却在广西大学里藏身一年学习英语,靠着别人的剩饭菜旧衣服果腹蔽体;他双手严重残疾,却依靠并不健全的肢体,捡垃圾换钱买书;他憧憬着掌握本领的美好前景,又担心自己的身份被人识破。

  这个“卧底”大学“偷学知识”的流浪汉叫覃伟波。今年2月,本报策划了“今年春节不回家”系列报道,看了报道的覃伟波,加了记者的QQ,并讲述了他特殊的故事。

  课堂混进一个“大学生”

  3月12日,星期一,上午10时10分,广西大学外语学院外贸英语06(1)班的同学,正在教室里等待这学期的第一节英语口语课。

  一个穿红白色运动服的矮个子男生,单手拿着书本从后门走进教室,默默地在一角坐下,他的另一只手始终插在上衣口袋里。不一会儿,几个男生走进教室冲着他喊:“黄生业!”矮个子男生便走过去和他们坐在一起。

  上课了,新老师是一位刚来的外教,为了让老师记住自己,黄生业和所有同学一样,举着写了自己名字的白纸,站上讲台让老师拍照。在课上,黄生业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用英文和老师交流。

  课堂上的一切,让人觉得黄生业就是班上的一个学生。而其实,他却是一个流浪到西大的残疾人,被校园里的读书声吸引后,走进了课堂“偷师”。大多数同学不知道他的真名叫覃伟波。

  覃伟波是贵港市人,今年29岁。小时候的一场意外事故,让他失去了完整的双手,仅剩左手的两根指头,只上到初二便辍学了。

  覃伟波在家里呆了几年,到玉林跟着别人卖《南国早报》维生。同时通过努力,他接连考取了中专、大专自考文凭。随后,他又考上了广西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自考本科,可因为没钱到桂林参加毕业论文答辩,只能眼巴巴看着学校的通知书放弃了。

  2006年初,覃伟波一个人来到南宁,他先在自治区残联登记找工作,但即便拥有大专文凭,大多数工厂都不愿意雇他这样双手不健全的残疾人。他只得白天在南宁街头捡垃圾,晚上和一些流浪汉睡在友爱立交桥底下。

  因为勤奋获院领导表扬

  2006年3月的一天,覃伟波听别人说大学里垃圾好捡,他便来到广西大学碰运气。

  漫步在西大校园里,听着读书声,看着抱着课本来往的大学生,他心里的读书梦被触动了。鬼使神差地,覃伟波走进一间教室,在靠门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他想看看,大学里的课堂是什么样的?

  据覃伟波说,当时教室里有不少同学,一位男同学热情地问他:“你好,怎么没见过你?”覃伟波不知怎么回答,同学又接着问:“你是旁听的吧?”他不知道“旁听”是怎么回事,但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连忙点头。

  就这样,覃伟波成了西大外语学院外贸英语专业的05(1)班的“旁听生”。他编了个谎言,称自己叫“黄生业”,是西大文传学院的学生,选修英语为第二专业的。同学们没有怀疑,并热心肠地帮助这个英语基础很差的“旁听生”。2006年9月,05(1)班升上大二,覃伟波觉得自己的英语基础依然很差,跟不上学习进度,便自动“留级”到外贸下一届的06(1)班。

  英语专业是全英文授课,起初他一句都听不懂,因此屡屡被老师批评,差点要打退堂鼓。后来,他听从老师建议,参加了晚上的“成人英语ABC班”,从头开始进行系统的学习。在那里,他看到很多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还在那么刻苦学英语,就下定决心要把英语学好。一年中,覃伟波很少迟到,更别说旷课。因为基础差,他经常凌晨5时多就起来早读,平时,他也常跟同学到市中心参加“英语角”活动。如今,覃伟波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基本能听懂全英文教学,能跟外教进行交流。毫不知情的西大外语学院领导还曾用他的勤奋,来激励其他同学。

  捡垃圾换钱买课本

  每天,覃伟波都要抽出一点时间捡垃圾。校园里的垃圾“资源”是比较丰富的,但覃伟波不敢多捡,怕引起别人的怀疑。他说,曾经有一次捡垃圾时,一些同学以为他是学校的残疾学生,便起哄说:“每个月有400元收入,还捡什么垃圾?”因为残疾学生每月有400元补助。

  捡好垃圾后,他就拿到附近的衡阳路去卖,每个月可以得100多元。但这些是远远不够伙食费开销的,更何况他的大部分收入都用在购买书籍上。专业英语的书很难买,每个学期开学,他就四处找课本,向高年级同学借,到旧书摊去淘,还在校园内发布“小广告”求购课本。“小广告”中的联系电话是同班宋同学的小灵通。即使想尽了办法,他如今还缺很多课本。

  生活的困顿并没影响到他学习的决心。覃伟波说,他是靠着别人剩饭菜,旧衣服生活的。他告诉记者,学校里还经常有同学用塑料袋打了饭菜后,不想吃就扔了。一年中,他很少到食堂打饭。

  记者看他身上的衣服看起来还不错,覃伟波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学生丢掉的,有的毛衣只是腋下有个洞,有的甚至完好无损。他开心地说,自己在这里经常可以“穿新衣服”。

  读书很幸福,前途仍迷茫

  学习的日子是幸福的,可覃伟波也生怕被学校发现后扫地出门。因为担心学校在登记分数时发现根本没有“黄生业”这个学生,所以从来不敢参加考试。一位外教发现后,以为他是成绩太差的缘故,就把这件事报告给外语学院的领导。院领导几次要找“黄生业”谈话,覃伟波一直躲着不敢去。

  平时,覃伟波就在学生宿舍楼顶安家,被褥全是捡来的。记者上到他居住的楼顶,这里根本看不出有人住的痕迹。白天他就把被子挂在栏杆上,乍一看像是有人在晒被子。而他捡来的废品都分散地藏在楼顶的隔热层。覃伟波说,自己最害怕学生宿舍丢东西,因为这样自己就会很容易成为怀疑对象。为了保护自己身份不被暴露,他甚至帮助同学看守东西。一次,他在楼顶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想偷学生衣服,他便瞪着来人,那人没敢做什么就下楼了。

  覃伟波说,他现在很知足,能在大学里英语,还能认识这么多同学。他说,自己希望能通过学习找到工作,不过他又担心,即使学好了英语,也没有人会找他这个残疾人?

  覃伟波说,自己快30岁了,而看着学校里的“同学”一届比一届年轻,自己也有些迷茫了。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

编辑: 张朋杰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