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0577-88857266
传真:0577-88857266
投稿:news@newswz.cn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资料 正文

央视《社会记录》视频节目:归来


http://www.66wz.com   2007年07月27日 11:48
 

   

海归硕士捐资百万回家乡带领村民建现代公厕
章文琼毕业照
 
海归硕士捐资百万回家乡带领村民建现代公厕
章文琼带领村民修厕所
海归硕士捐资百万回家乡带领村民建现代公厕
村委会召开会议
海归硕士捐资百万回家乡带领村民建现代公厕
章文琼接受采访
  央视新闻频道《社会记录》9月1日播出节目《归来》,以下为节目实录。   影像

  一群人量厕所老年为主的一群男人

  怎样好一点?——老汉

  章文琼:成本这样高一点。

  老村长:我想四方形完全可以搞起来的。

  徐:做长方形的,把路搞宽一点就行了。

  老书记——你如果做方的,这条路怎么走?弯来弯去怎么走?

  又一人:长的最低了两个妇女在屋檐下观看

  阿丘:刚才您看到的场景,是一群村民为了建造该村第一个新型公厕进行的勘探测量,人们纷纷出主意,考虑厕所到底建成正方形还是长方形,蹲的还是坐的,这次探讨,很重要!因为这是这个村的新村长走马上任之后的第一项——重大革新运动!

  影像

  厕所探讨

  章文琼的特写让他罗索几句在本子上写点啥定格

  解说:人群中最年轻的这位,就是该村新村长章文琼。

  阿丘:这位村长正是我今晚要仔细跟您介绍的一位人物。据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报道,此人乃是中国第一个海归硕士村官。章文琼,1978年出生于浙江的这个小山村,7岁起离开村子,到县城读书,21岁自费英国,刷盘子扛大个儿勤工俭学,两年前这个自费留学的小伙子拿了英国“金融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回国,进入上海、天津的企业里工作,事业顺利,薪酬丰厚。可今天四月,这个28岁的小伙子却突然返回家乡,说要给老家小坑村捐出自己的全部家当一百万!三个月后,小坑村前村长主动退位让贤,向全村举荐了这个章文琼。  影像

  老村民唱票:文琼、文琼、文琼……

  还有人数票数,一群村民在观看,婴儿在哭闹

  外景:村委会的小破楼群山环绕下的村子

  解说: 7月27日,海归硕士章文琼以全村95%以上的高得票率,当选为浙江省永嘉县巽宅镇小坑村村委会主任,即村长。

  片长徐翔:一个人跟我讲,他说聘了一个英国留学生,投资100万,开什么玩笑啊,不信,你胡说九道,人家都是胡说八道,你胡说九道,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阿丘:说话的这位是镇上主管小坑村工作的干部,徐翔,当地村民们称其徐部长。徐部长说他自己做梦也没想到有这样天上掉下一百万的好事。

  影像:小村子外貌

  解说:小坑村,位于浙江省永嘉县交通最不便利的一个山旮旯里,出村进镇就算开车也得一个半小时。153户残存在村里的人家,基本都是老弱病残,没办法进城打工做生意的。山里人到现在还是刀耕火种,每年人均收入只有2281元。本来这的永嘉县就是浙江省的贫困县,而小坑村,更是这贫中之贫,困中之困!

  阿丘:自从上任村长以来买路灯建公厕,章文琼的操劳和实惠村民们有目共睹,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影像:村子里的外景

  章文琼起床刷牙

  章文琼:我先抽根烟啊。

  记者:(100万)这就是你的全部啊。

  章文琼:现在这个是我的全部,但是我想三年之后,再出去的时候,也许一年两年有机会的话也就回来了,我觉得人最关键,有一点啊,只要有能力的话,你就算现在是一个乞丐也无所谓。所以我坚信自己有这样一种能力,将来就是说在生活方面我想我一直不大担心。

  阿丘:您刚才看到的,其实并不是章文琼跟我同事说的第一句话,在我们开机之前他就特别强调希望我们不要再问他为什么要放弃做一个都市白领,而要回小坑村当村长,因为这个问题他已经回答了n遍!对这问题已经厌烦透了。他说其实也就是很简单的一次触动,大前年他从英国回来,被村子里几十年不变的样子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个肮脏阴暗的公共厕所。当时他就想帮村子做点事情,但一直也没有行动。此后不久偶尔看了一则报道,说贵州状元村出500大学生,没有一个人回去报答老家,几十年来贫困村还是贫困村。这事情让章文琼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这负面报道就好像说他似的。所以先是想捐50万给村子改善一下基础设施,但马上发现不行,村子太穷,50万扔进去没个动静,就又捐了50万凑成一百万。不过顺理成章地当了村长章文琼可没想到,要说就这么当村长干下去,或者干上去,章文琼表示没这个想法。他说自己最终还是要回到都市里,最终还是想做大企业,想当CEO。

  影像

  一群人在河滩上策划修厕所

  解说:修一个现代化的厕所是章文琼上任后的第一项举措,但碰到的麻烦比想象的多多了,比如说建在哪里?门冲什么地方开?整个结构是方形的还是长条形的?村民们争论了很久。

  影像   记者:这个村里人300年来都是这么蹲厕所的,是吗?

  章文琼:怎么说呢?男男女女搀杂在一起,一排过去,那边现在已经拆掉一些了,本来过去有20几所。主要就是那么几个蹲位,什么感觉啊?男的坐在里面聊,最早没有那个手纸,拿着竹签,那个竹子削得薄薄的很扁的这么宽,拿在手上,弄完了,这个竹签就扔了。

  记者:男男女女就在一起。

  章文琼:人手一根。

  记者:我刚才听到他们还是想要那种蹲的厕所。要坐的厕所,不要蹲厕。

  章文琼:坐厕不可能的事情,卫生上很难打理。

  记者:可是他们,现在村民都说坐,他们一辈子了。蹲不下来。

  章文琼:不是这样子,我们为了照顾老人,坐厕也要,蹲厕也要,为什么?蹲厕比较的卫生,因为没有接触嘛,清洗起来各方面都比较的方便。

  记者:接受你们这个观念吗?

  章文琼:放心好了,没问题的。坐厕也有嘛,老人可以用坐厕嘛。

  记者:你相信他们都会各个用用厕吗?你觉得怎么改变他们的意识,强迫他们接受。

  章文琼:不需要强迫的,这个东西他们没试过,试过了就好了,上洗手间需要多久啊,10分钟还是20分钟啊,不可能的事情啊。

  影像

  一群人在河滩上策划修厕所;细节

  解说:关于厕所的样式,章文琼和村民们在现场讨论了很久,发现实在是众口难调。他说自己在公司里都没开过这么长时间的策划会。

  影像

  章文琼:最好能凭空多出来一个厕所,浮在云上的,他们到云上去撒。

  记者:他们都不希望占用他们的田地。

  章文琼:是的。就是尽量的协调啊,差不多大家的意见一致为止的,有些观点确实是正确的,也就是说他们通不过的,就是做思想工作。

  记者:我们家一共有这点地,你这公厕是公共上,又不是我自己家人上。

  章文琼:这个公共的话这样啊,我可以对你进行一定的补偿,这个是肯定的。另外从大角度出发,你在这个村里住多久啊?你怎么回答。

  记者:但是我住的这段时间我肯定是不乐意。

  章文琼:那你将来有没有对你的子女考虑过呢?子女回来不方便的话,你希不希望你的子女能经常回来,呆的时间久一点,没有一个老农说不喜欢的。

  影像

  章文琼买的自来水管进村了,章站在那里看着管子往下搬

  章文琼皱眉头,问厂商:这个就是那种接到家里面,装到墙上的装置?

  厂商:对,那样,一接水龙头就可以了。我都给你打了八折了。

  章:没有这个必要,这个太贵。

  厂商:这个还贵啊?你这个最优惠了,最优惠的!我是被你感动了,说实话公司都被你感动了,你一个人捐一百万,你说咱们呢,力所能及地做一点事情。

  章淡然地笑笑。

  影像

  章家的早晨

  解说:听说章文琼决定留下来当村长,章家父母也从城里赶回乡下了,章爸爸说,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

  章爸爸:我说你捐50万,你从英国打工这么辛苦,你把这个钱捐到村里来,值得吗?这东西也不是投资,投资是有回报的,如果你直接捐掉的话,是没有收益的。

  阿丘:章爸爸是这个村子里最早一个走出村子去外面经商的人,凭着精明强干赚到了一笔不小的产业。有了他的生财有道做榜样,才带出去了不少小坑村的年轻人。在他的观念里,走出去,才能改变小坑村下一代人的生活,振兴家族。

  影像

  黑夜里坐在屋檐下

  章爸爸:一百多万,难啊,很难的。现在赚一百万也来之不易的。

  影像:章文琼在写笔记

  爸爸:我的思想没有达到这个境界,说实在的,这个,他的思想境界比我好。我呢,给村子里呢前几年造路,捐个万把块钱也是有的,叫我拿出一百万块钱我就舍不得,他,章文琼拿钱的时候他母亲就不同意了。

  影像:章文琼在写笔记

  父亲:你如果不洞明世事,练达人情,你这个农民工作怎么做呢?做这个农民的工作就像做一个企业,如果你把村里工作做好,以后出去赚钱的话,那我就不用操心了!村是最难治的!

  影像:章文琼在写笔记,隐黑

  阿丘:上任以后,修厕所建路灯,几件事情办得都挺顺手,毕竟是海归硕士,出手又大方,村里乡亲颇有好评。但是,您还记得镇上下来的徐部长吗,几天下来他冷眼旁观有另一番思考。

  徐部长:你要不蹲在这的话,农民不信任你,你是一个走读的村官,你只有在这里,才能摸准自然村的情况,多走几户农户人家,了解一下形成,农民最需要想做的什么事情,最迫切的要干什么事情。你把思想转开的话,摸清楚,要不然你怎么干?你怎么施政?你不要把英国的那一套拿到我们中国来,弄巧反拙。不要认为自己是一个海归硕士,很了不起了,英语我也懂,数学我也懂,什么我也懂,工程学我也懂,把自己当成一个农民,以一个农民领导者的身份对待农民。

  影像

  村里空镜

  章文琼在村委会里开会门前很多农民

  解说:这里就是章文琼的办公地点,以前废弃的一所小学。在这个曾经哺育他7年的小坑村,章文琼做村长领导的对象大部分都是他称呼为伯伯爷爷的人。

  阿丘:这天,徐部长和章文琼商量,说有一个会议是迫在眉睫,不得不开了,否则章文琼的村容整顿纲领就没办法实施了!这个会,本来老村长和村支书都是不敢开的,因为这是困扰了小坑村七八年的历史问题。

  徐部长:担心啊,担心死了,这是他第一个会,如果开砸了的话,对他的威信,今后才村里的工作会遇到很大的阻力,村里的人自己认为这是一丁点大的小事情,如果这么点小事情都处理不了,以后怎么领导我们做大事啊,开会的事情交待了一下,怎么样搞成功,我们必须事先摸一下点,通过你爸爸,通过你爷爷,通过你叔叔,通过你表舅的表舅舅等等关系,逐个击破,把他们的思想摸来。

  影像

  会议开始之前黑乎乎的外景

  章文琼:各位在座的都是我的长辈,我的意思就是这样,希望大家多考虑考虑以后的利益,路接通对于三个村都是有利的。

  徐部长主持会议:我认为今天晚上大家姿态要高!

  会议上几个老村民严肃或者不以为然的样子,气氛紧张。

  阿丘:会议的核心问题是修路,也是章文琼花钱帮助小坑村的首要立项,可对章文琼的好意,有三个小队竟然毫不领情,章文琼在会议上需要做的,就是让这三个小队和解,让出道来,让章文琼花钱去修。

  会议影像

  解说:三个小队之所以不愿意修路,是因为七八年前闹下的恩怨,当时是他们三个队自己花钱修,可因为几千块钱的经济账,最后互相翻脸,路没修成不说,这七八年来,互相的指责累计成了势不两立的怨恨,干脆,谁也别想走这条路。

  黑夜里路灯下吵闹的村委会

  解说:碍着我们的摄像机在场,这次开会三方没有动手打起来。新村长章文琼虽然有爸爸爷爷等人相帮,还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影像

  吵闹无休止

  章爸爸:不造,你们没有利的。造起来的话,是我阿琼拿出来的。

  村民:你们这么搞,是对我威胁!你压着我这样干,你这样走…你们想这样干就这么干吧,我也回去了。

  老油条:那我也走了!只管你们干吧,我在这里没用了!

  章文琼:我说这样子,岩水爷爷呢,钞票拿出来一点,这个数目呢,大家可以掌握的……

  吵闹

  解说:这位老农叫岩水爷爷,虽然满屋子就属他话少,但他,才是矛盾的焦点所在。

  阿丘:因为当年引起纷争的那笔不清楚的账,就是出在岩水爷爷的手上,村民认为他必须退还出来,不退就免谈修路的问题,谁的面子也不管用。无奈岩水爷爷就是不肯表态。就这样,翻旧帐和互相攻击持续了很长时间。

  影像

  章文琼:有意见大家想想看,我钱拿出来,自来水造起来,公厕修起来,接下来还要把抽水马桶搞起来,难道这都是给我们用吗?我每个马桶拉一次,都得用一年时间去拉才能拉完!

  老村长:章文琼第一句话,就是怎么要把这条路搞通,大家要支持他!

  影像:会议现场,农民们很老油条的样子一脸的无所谓岩水爷爷就是不吭气

  章:不要吵了,不要吵架了,你出去,我跟你有话说。

  解说:吵了一个多小时,章文琼把岩水老人叫出去了。

  影像

  章文琼:不通的话,环境不好,外面那些人就不想回来了。这样子三十年以后,五十年以后,我们小坑村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章:事情就是这样了,钱一定是要拿出来的

  阿丘:会议的最后还是章文琼拍的板,说岩水爷爷愿意退让一步拿出2000块钱补偿给村子里,这个让步,勉强算是给了其他村民一个面子。可只有徐部长知道,章文琼的这次能拍板成功,是因为使出了一招杀手锏。

  影像

  章文琼:杀手锏就是不愿意出钱的我出。

  记者:你个人来出啊?

  章文琼:是。

  记者:这就是你的杀手锏?

  章文琼:对,那没办法,这个环节就是那个环节卡在那边。

  记者:他们都接受吗?

  章文琼:他们不知道。

  徐部长:我知道肯定有杀手锏。

  记者:这个是他自己想的还是您?

  徐部长:这是他自己想的,我不好意思提出他再出多少钱,把这个事情做出来,我希望他能出这个事情,我想的就是他要做的,想到一块去了,否则这个就有矛盾了,跟那个根本解决不了的,这个是责任。

  影像

  记者:他们明明知道你为他们好,但并不愿意做出让步。

  章文琼:农民的这个想法,思维啊,根深蒂固,好比说,怎么说呢?我们年轻的像橡皮泥,他们现在是什么呢?他们现在就是金刚钻,还不是砖头,所以说你这个橡皮泥怎么和都没有用,它就是这么硬,形态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的。农民我跟你说,他的心中既是很宽广,又很记仇。

  记者:怎么理解?

  章文琼:他们是怎么样子呢?想法比较的纯朴,对人比较的热情,对吧?一贯的包容,你过来恨不得把他所有的东西都拿给你吃,心怀比较的宽广,不在乎这些小节,他心怀比较的狭隘呢,损害了他的利益的地方,他不愿意拿出去的地方,他就会时时刻刻给你记住。

  影像

  空镜

  跟农民说话

  影像

  章文琼:说实在的,对村里的情况,我现在摸到了7、8分,像昨天晚上开会的话,好比是讲话时候的语态啊,缓和一点。然后尽量的让气氛轻松一点。或者说会议的这种气氛一定要把握得到位一点,不能让他最后产生一种过于激烈的场面,一旦是过激了,双方这种激怒的这种情绪啊,在不断的攀升的时候,要控制它。你不能让它不攀升,要攀升。但不能让它攀升得就是说,失控的那种场面,这种临界点把握得不是非常到位。

  记者:为什么要让它攀升呢?

  章文琼:它也是一种发泄的途径啊。攀升了,就是宣泄这种,把自己长久以来的这种,虽然是很小的一些事情,不满的情绪啊,要诱导,发泄出去,这样才能轻松,现在就是心态平和了,不是什么都没有赚过来,至少也是讲你一顿了,心理就是说,赚回来一些东西,心理上赚回了一点安慰。

  影像

  上山

  解说:第二天一早,在徐部长和老村长等人的陪同下,章文琼翻山窜户,到头天晚上开会的几个村民家里去,有的人家要给点慰问金,有的人家只是聊天,旁敲侧击他们会不会又反悔。因为农民们意见反复也是常有的事情,而就在开会结束的那个晚上,还有人打电话给章文琼的爷爷说,如果胆敢去修路,他们就要动武见血。

  阿丘:这几天,章文琼还忙着的一件事情,是出门去拉赞助,想成立一个教育基金,奖励给村里能考上大学的孩子。甭管钱多钱少,他希望这心意能让走出大山的孩子将来愿意回头看一眼村子。可巧了,也有人找他来拉赞助,正是他送我的同事出村子的时候,出了小坑村,手机终于有信号了,他接到电话,是县里某单位打来的,说希望章文琼再献爱心,给某活动捐一笔钱!呵呵,看来大家都看出了章文琼的一片反哺之心啊!这片心意,如果大家都珍惜,我相信小坑村总会有改变,更多的地方都会有改变。

 
稿源: 央视《社会纪录》   编辑: 王希凡
 
订阅温州手机报,随时随地看新闻。移动用户发送短信77到7000330,包月5元。
 
 >>相关新闻  ·车辆违章查询 ·教育 ·健康  ·房产 ·车网
 
 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温州网)稿件中“稿件来源”一项一律标注“温州网”,本网以及温州日报、温州晚报、温州都市报、温州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温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温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温州网(包括温州日报、温州晚报、温州都市报、温州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电话:0577-88857266。

新 闻 检 索

Can not find mark:jctj1
·【阿角帮帮忙】公积金提前还贷后,何时可再贷?
·温州市区4月2日停水通告
·早喝粥 午吃薯 晚食果
·7种美味零食不宜多吃
·减肥“黄金搭档” 配着吃让你爆瘦
·十种方法喝牛奶有损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