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温州 > 科教文体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何卓烈:那是激情燃烧的岁月

  • 时间:2007年09月27日 10:16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选择了大学

      金:那后来您怎么会想到去读大学的?

      何:我从小就喜欢读书,数理化和外语等各科成绩都不错。科学救国是我的最大愿望,从小在我的心中深深地扎根。记得一次语文作文课,洪公达先生出了一个题目:我的志愿。我写了我的志愿是打破一个零——希望自己成为有名的科学家。因此,我虽然参加了革命,建国后在农村中看到农民面向黄土背朝天的耕作劳动强度很大,心里巴不得制造出拖拉机,实行农业机械化。当听到可以报考大学时,我是喜出望外,兴奋不已,当一名科学家的念头又萌发了,于是夜以继日地复习,终于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选择的专业就是制造汽车拖拉机的内燃机专业。

      金:不论在过去还是现在看来,您的选择是对的,大学是个知识的殿堂,您肯读书,又有基础,可以学到许多许多东西。特别是您有参加实际工作的经历,在大学里可发挥您政治上的优势。这也是您的荣幸。您介绍一下您的学术成果,好吗?

      何:其实,在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中,难免会受到干扰,也难以静心坐下来做学问。我大学毕业后到长春汽车拖拉机学院培训三个月后,就回到学校开设流体力学专业,这是内燃机专业的基础课,一直到现在。即便在“文革”中,我仍到陕西农村与学校电机系的师生一起研究潜水电泵,获得成功,被称为支援农业的五个项目之一的“五朵金花”。我们研制的空气密封潜水泵在实用中十年没有烧毁,受到农民的好评,这一技术我们也获得了专利。另外,两个项目获得全国第四届发明大会铜奖和国家科技成果奖。我翻译的《可压缩流体力学》是日本学者岩本顺二郎的著作,此后,日本北海道、神户等大学邀请我去讲学和考察,1992年日本东京电机大学还聘我为客座教授。

      金:您在前面说到您与您夫人黄月华是在土改中相识相爱的,那么你们的婚姻也该“金婚”了吧。我想请教你们一个问题,如何才能使婚姻永远“保鲜”?

      何:那时我任仙岩土改工作队队长,她是队员,我们平时接触比较多,有时还一起到梅雨潭游览。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爱好把我们连在了一起。我们是1953年7月9日结婚的,已有50多年的婚龄。前些年,我们一起重游仙岩,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