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评论 > 瓯江南北 正文
·带二奶办公证,荒唐的闹剧
·削减死刑彰显对生命权的尊重
·恶意欠薪入罪是立法反映民意的体现
·挨巴掌的局长能否明白“作秀”
·劝人文明反被打的解读令人心寒
·没比赛的日子,我们看内讧
·《挟尸要价》不该一再误读
·且慢为选民罢免人大代表鼓掌
·水涨价与水保护的良心叩问
 
  • 忙不讲理温州人

  • 温州人,生意,
  • 时间:2007年10月12日 14:13 稿源:温州网 严雨龙http://www.66wz.com/    字体:
  •    很少去温州,常遇温州人。

       有着东方犹太人美称的温州人,足迹遍布天下。而比足迹更远的便是“温州人精明过人”的声名。其实,世界上任何精明强干的人,一般都有不为人知的“软肋”。温州人自然也不例外。

       倒回30年,温州人给人的印象远非今日模样,那时似乎是颇为傻冒的。有一次,一个到浙西运石灰的温州贩子——彼时“温州人”与“贩子”是分不开的——车子不幸将农家的一只鸡给压了。鸡的主人便扯着那贩子论理。然而,贩子除了连赔不是,塞与5元就急忙赶他自己的路了去了。由此,那地方的人就很肯定:温州贩子傻冒讲不来理,你一和他论理他便跑了。要不然这5元差不多是半车石灰了。

       当然我是那地方出来的,我倒并不认为温州人讲不来理。但是“温州人怕论理”却是硬生生的第一印象。之后岁月,但凡遇到温州人开的摊、铺、店,抑或流动兜售的,讨价还价就颇有底气。先就抓上一件东西,接着就拉开论理的架势——你看你看这鞋底这鞋帮鞋面什么什么的,10快?8块还差不多。木呐呐的温州人便急切状:老板(起初这称呼何等新鲜,温州人就是这么毫无道理的先称别人为老板,结果后来自己几乎全民成了老板),要不算了15块两双,你拿(又是个没道理的“拿”而非“买”)去吧。

       果不其然,温州人怕人和他磨道理,屡试不爽,屡屡得手,于是这印象是日益加深。

       直到90年代初,到温州参加一个全省研讨会。期间照例的参观考察温州私营企业,个个气象万千,老板分外客气,发与每人一袋,内里除了别致的小电器,还有一大叠介绍企业的资料。照例的座谈中,叫老板介绍介绍,老板也只是报了一大串数字,完了一旁待着。倒是与会者侃侃而论不休。私下问温州同行:“该说点经验让咱学习学习,否则不是白考察了么?”同行意味深长的一笑:温州不在理啊,怎么讲?恍然有所悟,温州人怕论理,原来是没理!许是“贩子”太深的印记使然。

       然而,温州人还是有论理的时候的。上个世纪末,一个时期里温州城的脏乱差也是颇有点名气的。温州人的一大理论便是“先繁荣后市容”。被毫不客气的点了名。结果,真的是仅仅一转眼间,温州又唰的一下刷新了,井然有序,座座公共建筑如体育场等等,巍然宏富,温州城几乎一夜之间漂亮无比,仿佛电脑页面,只是轻轻的一点击。对此,还是温州人自己说:“没有市容的繁荣是虚荣”。这叫什么理嘛?前后毫无过渡章法。温州人的论理就是如此的跳跃。

       温州人真个是讲不来理。要论也不是常理了。非温州人那是难以看的懂的。

       世纪交替之际,企业的纷纷改制,安置下岗失业成了工作的重中之重。对此,温州人居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了个新闻发布会,居然气壮如牛:温州没有下岗只有转岗,没有失业只有创业。这又叫什么理啊?可是本不怎么“直”的理,硬是被其“气壮”给理的顺风顺水,风生水起,理出了个二次三次创业的新气象。

       温州之理确实叫人看不明白。伴随温州神奇的飞速发展,“温州模式”被人评论了几十年。去了一波又一波的人士,学习、考察、研讨、探索等等,每每也各有所知所得。然而这个“模式”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一如既往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般的云雾缭绕。有的说温州人靠的是做生意创市场;有的说温州人的真谛是“善模仿”;有的说温州人得力得益于资本运作;有的说温州人……

       读不懂,说不清,干脆惊叹:温州人连头发丝都是空的——温州人实在灵活无比!后来,有经济学人士基于温州模式独创了个名词,叫“番薯经济”。意思是温州人像番薯藤似的,满天满地的蔓延伸展,只要有土有水他便无穷尽的扎根衍生,不见开花遍地长瓜。想“理”是理不清的,只是给人“一团”蓬蓬勃勃的生机。胆大,就真来个“包天”;气壮,就买断欧洲的机场。没有什么喋喋不休的道理好讲。

       温州人怕论理,温州人忙不讲理,这似乎就是温州人与生俱来的风格。笔者有个温商朋友,他有个口头禅——“行就行”,说什么事哪怕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或开头或结尾都要带上个“行就行”。问其温州人是否都爱这么说话?他说不知道没注意~行就行。细加琢磨觉得这“行就行”,意思真丰富,放什么地方也说的通——你说行就行;可以就行;说干就干;行着行着就行了;走着走着便通了------

       忙不讲理温州人。温州的历次创业高潮的发力,讲来讲去,其实只是讲了四个字“解放思想”。常理而言温州人的思想早已是够解放的,还要不厌其烦的讲了再讲,实在是温州人不讲理了。实际上温州人的理论论理是用两条腿的创业书写的,温州人的哲学是以其“连头发丝都是空”的脑袋创新来表达的。倘若果真要为温州之路,概括个理论,我愿意用此三字——行就行!

    进入论坛讨论(新闻热评)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季海东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