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村主任竞选人自曝花费150万贿选仍落败(图)

2007年11月26日 07:03:44来源:京华时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不满选举,前任村主任白金贵寻衅滋事被刑拘。  本报记者 夏永 摄

  京华时报11月26日报道 11月15日,通州永乐店镇熬硝营村村民白金福向本报反映:在今年夏天的村委会换届选举中,作为候选人的他曾花费150余万元贿选,但最终落败。他的竞选对手———新当选的村主任杜友俊也花费巨资购买选票。白金福解释,之所以巨资贿选,是为了当选后能监督村里的财务,达到权力平衡。

  两大款竞选村主任

  “先不说别人,我本人就贿选。连买选票带吃喝,砸进去150多万元。”11月15日晚,白金福当着另外几名村民的面对记者说。

  今年42岁的白金福,是通州区永乐店镇熬硝营村村民。在这个有1000多名选民的村庄里,他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他个人资产上千万,在村里开一个占地上百亩的彩钢(一种做临时房顶用的建筑材料)厂;哥哥白金贵是熬硝营前届村委会主任。

  今年6月末,通州区永乐店镇熬硝营村的村委会换届选举拉开序幕。白氏兄弟中,原主任白金贵退出竞争,弟弟白金福参与竞选。

  6月29日候选人提名选举,白金福与同村另一实力派人物杜友俊并列出线。两人共同争夺村委会主任一职。

  在熬硝营村,杜家是个大家族。上届村委会中,杜家子弟也有任职。杜友俊是这个家族里的精英人物。他在村东口经营一个占地上百亩的鑫安达管道制造厂,平时经常包揽当地的工程。“这个人的社会活动能力很强,跟我们那儿的很多权力人物都有来往。”村民王先生介绍。

  7月8日,村主任选举正式开始。“老白家和老杜家,都派了人在现场盯着,镇里、派出所都来人了,还有许多保安,气氛很紧张。”王先生说,投票时秩序还算正常,到下午清票箱点数发现多出10多张票。“白家的人就站出来反对唱票,结果和现场主持工作的领导都打起来了。”这次投票结果最终被宣布作废。

  7月31日重新投票。白金福得票505,压过了497票的杜友俊,但因双方选票均未过半数(全村选民总数为1023人),这次选举同样被宣布无效。

  8月1日,双方再度角逐:白金福得票490张,杜友俊得票512。杜险胜白,当选为熬硝营村村委会主任。

  新任村主任被指贿选

  落选后,白金福的支持者几次前往永乐店镇政府告状,说杜友俊在选举时以每张600-4000元的价格收买选票,总贿选金额高达200多万元。

  村民王殿科曾为此到永乐店镇政府、派出所作证。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7月8日开选前,杜友俊的一个本家哥哥给他送了2400元钱,买他们家的4张选票。王殿科说,他收下了钱,当天选举中把选票投给了杜友俊。7月31日第二次选举时,杜家一大早又给王殿科送钱。“这回我觉得事态不太好,就没要。”村民沈先生表示,也收到过杜家的钱,对方要求他投票给杜友俊。

  “净瞎说,我可没有贿选。”11月19日,杜友俊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记者欲进一步追问,杜友俊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随即挂断了电话。事后,记者反复跟他联系采访,都被拒绝。永乐店镇政府宣传人员建议记者向通州区委了解情况。“这俩人选举时竞争得很厉害,弄得挺紧张的。”11月20日,通州区委宣传部一位具体负责人介绍说,为保证选举的公正,永乐店镇派出专门的工作组,对该村选举中的各个环节进行组织、监控,但没发现有贿选问题。

  落选者哥哥滋事被拘

  通州区委宣传部的这位具体负责人称,杜友俊最终胜出后,落败的白家不平衡,纠集人找镇政府,反映杜家贿选。镇政府调查后认为,白家的有关说法缺乏切实的证据。为化解两家族矛盾,永乐店镇政府有关领导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前任村主任白金贵等人无理取闹,选举中刁难镇里的工作人员,之后又拒交村委会公章,横车封堵村委会大门,扣押村里的工程材料,其行为已经触犯刑律。11月9日,通州警方刑拘了白金贵等6名村民,理由是寻衅滋事。

  白金福解释说,杜友俊上台之后,利用手中职权,把村里的水利、道路等所有赚钱的工程建设项目全部分派给自家人,工程中所用的水管等材料也由他自己的工厂生产提供。“什么好事他都给垄断了,别人根本没份儿。”

  对此,白金贵等一些村民“看不下去了”,就到村委会里讨说法,可没有结果。于是他们就自己动手,把村委会院里的一些水管装到自己车上拉走,“就要求分点活儿干”。

  落选者称花150万贿选

  “今后在村里是抬不起头来了。”白金福说。他还告诉记者,此次选举中,他本人也曾花钱收买选票。“买选票140多万,请吃请喝花了10多万,总共花了有150多万。”

  他说,在熬硝营村有白、王、杜、魏、曹、沈等几个大家族。选举前,先根据宗族亲疏分析票情,至亲铁杆与冤家对头且不必说,需要做工作的主要集中在关系还算亲近特别是那些中间派的选民,对他们要竭尽一切办法进行拉拢,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花钱收买。

  “选举之前就做好准备,把钱锁在公司保险柜里。选举头两天,开始送钱。”白金福说,送钱他不亲自出马,他事先把各宗族亲己派的代表人物搞定,送钱的任务委托给他们。选举前最关键的那一两天,白金福把铁杆兄弟集聚到公司里。“拉开保险柜,将一捆捆的新钞票装到编织袋里,让兄弟们按名单去送。少的一次五六百,多的两三千,都记着账。”

  白金福说,因为选举进行了好几次,送钱也送了好几轮。双方票情相近,送钱的价码就越攀越高。“到后来已经没有退路了,两边较着劲儿,一袋子一袋子地往外送钱,那时候觉得送的不是钱了,感觉像是在赌博,就尽管往赌桌上扔吧!”

  针对白金福贿选的说法,通州区委宣传部表示,他们不清楚。

  白金福的弟弟白金甫说,竞选期间,村民最高兴了,“因为能收到钱呀”。

  村民王殿祥说,竞选期间,村里的那些中立户最吃香,参选的两方都争着送钱拉拢。“有一户人口多选民多,选举的时候,收入了3万多。”熬硝营村的选举都影响到了当地的信用社。“收到买选票的钱,很多村民都去存钱,结果今年7月,信用社格外忙。”

  选举也刺激了村里的消费和娱乐。“收来的钱,总觉得不太当回事,一些人马上就拿着去打牌、赌博,一些人就拿着去买东西。”据村民介绍,7月后的熬硝营村,很多村民家都置办了电动自行车,其中有不少是用收到的选票钱买的。

  除了送钱,参选者还摆宴请客以积聚人气。白金福说,他的工厂在村西北,对手的厂子在东南,两家都在厂子里放桌,请来厨师跑堂,好烟好酒,大鱼大肉,一天两顿二十几桌,无偿款待村民,持续了近一个月。

  “那一个月里,村里热闹得跟过年似的,俺们都巴不得天天搞选举,好吃好喝,还有大红包。”村民小沈称,有一些中间户不“诚信”,一家老婆孩子全部出动,吃完了白家吃杜家。

  参选为“权力平衡”

  白金福总结说,此次选举落败,是因为低估了对手,后期投入不足。

  按他最初的分析,他本人在人气上应该有较大优势。前两次选举,他确实占据了优势。没想到最后一次选举前,对手狠下血本,重金收买了他的一个铁杆,“这一个人叛变了,他们家族的十几张选票也都给带走了。”

  “就算你选上了,可事先投入了这么大的本钱,值得吗?”记者问。

  白金福回应说,他虽是商人,但参选不是为了捞好处,他考虑的是如何平衡村委会中的家族势力,以“造福村民”。他说,杜家在当地势力很大,其代表人物杜友俊在上届村委会中没有职务,但有相当的影响力。相形之下,哥哥白金贵是上届村委会主任,但任期内却备受排挤,有名无实。

  如今,永乐店镇已被正式划为开发区,熬硝营村有很多工程建设,村里现有的2700多万元征地款也会派上用场。怎样建设好熬硝营村,如何把这笔钱真正花到正路上,直接关系到广大村民的切身利益。

  “我就是当上村主任,也不见得能捞到什么好处,但我可以监督村里的财务,达到一种权力平衡,否则一边倒的话,这个村就危险了。”白金福说。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村主任

编辑: 应忠彭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