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岸上人,痛定思痛觅良方

2008年02月21日 06:41:51来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专题】拯救母亲河——温瑞塘河整治行动

  山下村,一名小女孩在桥上玩耍。很多沿塘河而居的村民直接将排污管通到河里。本报记者 倪华初 摄
  绣山街道山下村,一户居民的排污管直接向塘河排放污水。 倪华初 摄

  “七十年代淘米洗菜,八十年代水质变坏,九十年代鱼虾绝代,沿河百姓不洗马桶盖。”打油诗直言不讳地道出了市区山下河河水的恶臭。沿河居民苦不堪言,称“就是一个特大号的粪坑”,

  “出门日已晚,棹短路何长。赖有风相送,荷花十里香。”塘河的水色,如今我们只能在北宋绍圣年间温州知府杨蟠流传下的诗篇里,慢慢感受了。

  污水汩汩出 直排塘河中

  山下河西接横渎光明桥,曾几何时,山下河里龙舟竞渡,鼓点声声,两岸百姓,呐喊阵阵,木桨舞处,水花飞溅。如今,此景只可成追忆,展现在你面前的山下河,已是一条又臭又黑的大阴沟,面目全非,污浊不堪。肥美的水草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漂浮在水面上不堪入目的排泄物。

  此情此景,还能把塘河与“荷花十里香”联系在一起吗?还能“赖有风相送”的雅兴吗?

  光明桥上人来人往,小摊小贩占据两边,买卖甚是热闹。桥边一座公厕,依水而建,可谓“占尽风水”,“方便”的人进进出出。公厕底下,污水汩汩而出,直接排入河中,令人作呕。

  “化粪池的水流往河中吧,要不然没地方流啊。”看守公厕的大妈对厕所的排污状况心知肚明。

  山下河绕过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穿过球山花园,进入山下村。这里的河道已不宽,仅四五米,水黑得像墨汁,且散发出阵阵难闻的臭味。村中靠近河边的住户家家都门窗紧闭。“太臭了,一年到头。夏天更是难熬,人走过蚊子扑面而来,顺手往墙上一拍,就会留下一片死蚊子。点上蚊香,挂上蚊帐,才能勉强入睡。”

  说起这条流经小区的河道,球山花园的住户李先生就深恶痛绝。他的一位国外朋友到他家做客,正值大热天,窗外臭气扑鼻而来,不明就里的外国朋友连连皱起眉头,出门时竟掩鼻而走。

  山下河的山下桥头,一家广告喷绘店角落里,堆着厚厚的蚊香灰烬。“客人来店里谈生意,呆不了十分钟,夏天蚊子满天飞,冬天也要焚蚊香驱赶苍蝇和除臭。”说这话时,店主陈先生有些无奈。

  “卫生间的污水,全部通过塑料管直接入河。”顺着陈先生手指的方向,只见一条条白色塑料管从居民家中伸出,有些塑料管里的污水汩汩而出。

  走进山下村,还未靠近河边,就远远闻到刺鼻的臭味了。经过山下村的山下河越来越窄,狭窄处只有两三米宽,但污染却愈发厉害,几乎家家户户都直接将排污管延伸至河道,稍离河道远些的住户,则千方百计把管道连接入河道。村里的一座小公厕,污水也是直接排入河道。更有甚者,一名妇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提着马桶,将粪水倒入河中。

  今日山下河 堪比大粪缸

  山下村的一座小桥上,正在闲聊的几名老人说起如今的山下河,个个气愤不已。今年60多岁的村民袁金龙快人快语:“河道上的垃圾,每天都有人打捞,现在主要污染物是居民的排泄物,山下河都成大粪缸了,真是罪过啊。”

  “以前这河水可清澈了,村民还将河道分成洗衣服区、饮水区,根本不会有人直接倒垃圾,更不用说粪便了。现在住了这么多人,每天不知有多少污水排入河中。”站在边上的张老伯接过话说。

  原来,山下村靠近黎明工业区,除了1500多名村民,还有暂住在该村的4万多外来务工人员,人口密度相当大。属于旧村改造范围的山下村,截污管网还不完善,4万多人产生的生活污水全部直排塘河。

  袁金龙的话一点也不假,据有关部门对温瑞塘河污染源分析,化粪池污染占了8.9%。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不流的水自然就腐,就臭,就会生蚊子,变黑。山下河(西段)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死河,东头流经嘉鸿花园时,被拦腰截断;西头为了杜绝恶臭的河水污染周边塘河水,专门筑起了水坝建起了泵站,把污水抽进排污管道。

  “沿河有直排公厕,污水收集管网又极不健全,污水全部直排入河,这边刚调完水,那边污水又排入了。”温瑞塘河整治工程指挥部建设处处长李展平工程师如是说。

  据了解,山下河总长2460米,沿河共有58个排污口。据测算,该河道2006年度纳污量分别为污水95.3吨,接纳COD(化学需氧量)总量为729吨、氨氮量为61.6吨。同时,山下河部分沿河旧城区污水直排入河,河道又为盲沟河段,调水对其水质改善不明显,河道淤积严重,常年黑臭。

  塘河怎么治 村民有话说

  山下村是鹿城区绣山街道巨一村的一个自然村。常年黑臭的山下河,该怎么才能重现清澈面容,世代居住在塘河边的村民是最有发言权的。2月18日,在巨一村村委会的6楼会议室,巨一村党支部、村委会以及村民代表召开了一次特别的山下河整治座谈会。

  “山下河变成一个大粪缸,相信大家都是看在眼里。山下河是我们自己的河,该怎么治?大家可敞开心扉。”该村党支部书记倪子乐一席话顿时让会场的气氛热烈起来。与会人员纷纷抛出自己的观点,热火朝天地讨论起来。

  村民郑兴林当即发言,他提了两点意见:一是要让山下河流动起来,要打通嘉鸿花园附近被堵塞的河道;二是要建生态公厕,加强出租房管理,不能让村民将污水直排入河。

  “对,河水只有流动起来,才有重现昔日风景的可能。”村民邱松林说,山下河沿岸人口如此密集,进行调水只是暂时性的抢救措施,治标不治本,还是会很快被重新污染的。

  巨一村村委会副主任吴智勇说,解决山下河黑臭问题,根本措施就是要截污,但山下河两岸排污口众多,沿岸房子密度高,因此要想整治山下河,一定要加快旧村改造工程。同时,塘河整治、日常管理也很重要,塘河毕竟是村民自己的河,村里可设专人,协助有关部门进行管理。

  座谈会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而不少村民也闻讯加入了座谈会的行列。

  记者 卢俊敏 周俊朗

  市长专线工作人员 马骏杰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整治

编辑: 应忠彭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