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许霆案今日在广州中院重审 其父不认可盗窃罪

2008年02月22日 09:22:24来源:南方网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今天上午9时,各方关注的许霆ATM恶意取款被判无期徒刑一案,将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被告人许霆的父亲许彩亮昨日中午赶至广州,与两名辩护律师会面,进行了最后的商讨。由于意外摔伤,许霆的一名辩护律师将坐轮椅参加今日的庭审。

  许霆之父接受记者采访―――

  许霆案被关注对法律有促进但改变不了我儿命运

  这已是许霆的父亲许彩亮短短4个月里第5次来到广州。昨天,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许霆案让很多人懂得了这其中的法律,对中国法律有促进,但改变不了他儿子的命运。

  “从头到尾我都不认可盗窃罪”

  记者:第一次采访你是去年12月18日,这段时间,许霆案引起了各方的关注,你觉得案件有什么变化没有?

  许彩亮(许霆父亲):(案件被)关注只是让很多人知道了这个事情,但作用根本起不了,媒体再介入,律师再讨论,现在不还是以盗窃罪起诉了么?考虑了这么长时间,只是让很多人懂得了这其中的法律,对中国法律有促进,但改变不了我儿子的命运。

  记者:一点作用都没有?

  许彩亮:肯定有差别,要不是这么多人关注,我儿子肯定被判无期了,之前已有几个类似案例被判无期了。但现在几乎100%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觉得判重了,案子也打回来了。

  我是个普通公民,知道的很少。很多律师、网友都说我儿子是盗窃罪,但有很多东西他们也说不清楚。很多人不看法律,也认为是盗窃罪。但从头到尾我都不认可盗窃罪,这不是犯法,只是犯错,银行自己也出错了。

  “老婆说我是在准备牺牲儿子”

  记者:很多人很同情你的儿子,你怎么看?

  许彩亮:你们(媒体)的报道让很多人知道这个事,我原本希望中国法律(界)都知道我儿子这个案件,但我做不到,你们媒体达到了我的目的。

  我希望许霆的案子能让中国的法律做出改变。我已经把儿子当成一个牺牲品了。真的,我老婆也说我,说我让社会舆论和其他人参与到这个案子中,是在准备牺牲儿子。我问过律师,这条法律就算现在修改了也不能用到我儿子的案件上了。

  记者:你觉得谁是这个案件中的受害者?

  许彩亮:第一受害人是我和我的家庭。不管这个案子最终是什么样的结果,我和我的家庭都是受害者。孩子拿了别人17万元,被偷了5万元,被骗了10万元,自己只花了不到2万元。可官司打到现在,我已经花了6万多元了。这几个月其他什么事情都没做。

  广电运通公司出了问题有义务赔偿,银行就一点损失也没有。有人说他们因为这个事情声誉受到影响,那是他们自己坏自己的名声,自己能自救不自救。

  “检察院按原路走我感觉压力大”

  记者:这次重审和上次原审,你的心态有变化么?

  许彩亮:说实话,我的脾气不大好。我妻子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各给我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内容就先不和你说了(记者事后得知,短信中有一句大意为“你一直以为盗窃罪不成立,那你明天就去法院说,看你的了”,还有一句为“记者太多太麻烦”),我只告诉她我会处理好的,她的性格太软。

  这几个月我天天在想这个案件,现在我的法律水平比以前强了一半都不行(不止)。第一次开庭是(2007年)11月6日,我5日晚上来了发现律师准备承认盗窃罪。我立刻说不行,我只认可无罪。说到底,这个事一直闹到现在,是我这个人太固执造成的。

  现在检察院还按原来的路走,我感觉压力太大了。但不会让别人看出我的心态。

  108天后,是转机吗

  许霆案被谁改变了吗?谁又在许霆案中发生着改变?网络民意与传统司法资源在这样一起案件中各自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又如何相互联合、相互影响?

  今天,许霆案将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整整108天前,2007年11月6日,同是此案,同在广州中院,被告人许霆随后因“盗窃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在很多人看来,108天的首尾两次审判,对许霆案来说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轮回,更像是一次洗礼后的重生。108天的时间,来自各方的关注,许霆案中的各方都各自发生着改变。

  作案和逃亡

  许霆是在2006年4月21日晚10时左右发现取款机“秘密”的―――取款1000元,银行卡上只扣除1元。

  许当时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名普通保安,当年1月1日从山西临汾来广州打工的24岁年轻人;机器则是广州市商业银行设在黄埔大道西平云路163号的一处离行式ATM自动取款机;取款机的生产和运营商就在它身后的大院里,广州市广电运通金融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三天之后,4月24日,许霆怀揣171次取出的17.5万元离开了广州,开始了长达一年的逃亡。女友阿琴可能是许逃亡中联系最多的一个人,两人时不时会通个电话。按照阿琴的说法,许霆的逃亡路和很多逃亡的人一样并不平坦,又和很多逃亡的人不一样,“他坚持始终使用自己真实的身份证,办了一张新银行卡,还去一个大企业应聘成功参加培训,他总是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这个社会隔离”。

  许霆在被捕后称:17.5万元中的5万元被偷,10万元用来开网吧却打了水漂。

  同样是案发后的第三天,广州市商业银行于当天上午发现了机器的错误,事发取款机当时已被取空。时任该行个人银行部经理的卢刚回忆,因为一开始想着把损失的钱追回来,所以先想找许霆了解情况,“耽误了一些时间”,直到案发后的第九天,他们才向广州冼村派出所报案。

  央视《经济半小时》在节目《“惹不起”的取款机后续》中评论,银行案发50多个小时后才发现,显得滞后,应该反躬自省。

  事后得知,ATM取款机出错是其运营商广电运通对系统升级时留下的漏洞。虽然该公司公关总监詹敏不愿透露详细信息,只表示“事情处理得很好”,但证据显示,事发后第六天―――4月27日(2006年),商业银行尚未报案,广电运通已经赔偿了银行损失的196004元。

  2007年5月22日,许霆在陕西被抓获。同年9月27日,广州市检察院以盗窃罪起诉许霆。11月20日,广州中院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1] [2] 下一页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许霆 盗窃

编辑: 李嘉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