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许霆受审自称“坦荡荡” 被指无悔罪表现

2008年02月23日 08:53:55来源:新快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许霆昨日在法庭上的表现,公诉人称他没有彻底的悔罪表现

  昨日庭后,记者随即联系了许霆的辩护律师杨振平、吴义春。由于伤情需要继续治疗,坐轮椅出庭诉讼的杨振平律师在庭审结束后即返回医院。而面对媒体追访,吴义春律师则表示,对许霆的当庭表现“很诧异”,称完全没想到许霆会当庭说出这么多经典语言,“不知道都是谁教他说的这些话”,并连称许霆的表现是“缺心眼”。

  对于许霆在庭上的种种出位表现,吴义春分析,也许是里面有什么“高人”给他支招,让他这样“拔高”自己,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对于许霆的这种倾向,他也曾经予以指出,本以为就此平衡了。但没想到时隔一年再次开庭,许霆一时控制不住过于激动,表现得“过了火”。

  说到许霆庭上的出位表现,和庭下面对媒体健谈的老爸许彩亮相比,两人都有“异曲同工”之处。吴义春连连叹惋,许家父子两个都是实在人,都“实心眼”,想什么说什么,不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不会保护自己。许父面对媒体频频语出惊人,吴义春直言很多事情不敢跟他说,也不能跟他说。

  辩

  律师情绪激动,当庭大喊:“柜员机,你知罪么?”

  昨日庭审时,杨振平仍带病坚持出席了庭审。杨振平称,“许霆案乃千古奇案,我没有任何理由不予出席。”

  审判长询问律师的辩护意见时,杨振平首先发难。

  手握麦克风,杨振平的情绪非常激动,他表示,法庭调查时,公诉人的讯问充满“火药味”,他的当事人许霆受到了不公正对待,以至于审判长不得不将他的演说数次打断。

  “我认为,广州市商业银行的柜员机没有被传唤到庭,今天的庭审少了一名被告,因而,庭审并不健全!”杨振平戏谑性的大嗓门立刻引起了旁听人员的骚动,很多人善意地大笑出声。

  “柜员机,你知罪么?”“柜员机,你是不是魔鬼?”杨振平的厉声喝问顿时让整个法庭静寂无声。随后,合议庭打断了杨的发言,审判长要求其就案件的具体事实进行辩护,“不要作无谓的指责。”

  平静了一下情绪后,杨振平称,“必须对柜员机作技术鉴定,要调查柜员机出错的概率,如果它出错的几率为百万分之一乃至千万分之一,芸芸众生一辈子都碰不到这类诱惑,那么重判许霆就没有任何预防犯罪的现实指导意义。”

  杨振平表示,他反对公诉人对“盗窃罪”的扩张性解释。杨振平称,许霆并没有进入金融机构银行的内部,他只是以客户的真实身份在柜员机上进行操作,“他发出的要约得到了银行网络系统的回应”,且银行还有流水账单的监控,毫无秘密可言,许霆是公开取钱,与“盗窃罪”的最大特点“秘密窃取”沾不上边。杨总结性地表示,许霆的行为属于民法上无效的民事行为,不应用刑法来调整,根本就不能将许霆定罪量刑。

  许霆的另一辩护人、同样来自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的吴义春律师作了补充,吴认为,许霆通过柜员机发出指令,银行网络通过指令后,柜员机给许霆吐钱,许霆与银行的关系是双边互动的,“这与盗窃行为是盗窃者单方实施的行为明显不符”。他还纠正公诉人员“赃款”的说法,“不构成犯罪怎么能说是赃款?”

  控

  将所为说成是保护银行财产

  许霆至今没有悔罪

  在昨日重审庭上,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称,许霆的行为构成盗窃金融机构。许霆在明知自己的银行卡内只有170余元的情况下,却利用银行柜员机的程序错误,主动多次向出错的柜员机发出取款1000元的指令,取款后即匆忙辞职,携款潜逃,其积极追求占有他人财产结果的故意和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显而易见。

  根据刑法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盗窃金融机构是指盗窃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有价证券和客户的资金等,许霆盗窃的银行柜员机内的资金,显然是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理应认定为盗窃金融机构。

  公诉人还指出,许霆的犯罪行为具有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许霆盗窃的是银行柜员机内的资金,这虽然被法律明确评价为盗窃金融机构,但与盗窃银行金库、营业厅等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机构的资金相比,柜员机无人值守、无人看管,且没有严密的保安措施,盗窃柜员机内的资金,情节相对较轻。同时从盗窃手段来看,许霆不是以外力破坏柜员机或者破坏电子程序来盗取柜员机内的资金,而只是利用柜员机既有的程序错误作案,手段不是十分恶劣。

  但公诉人同时指出,其行为也具有酌情从重处罚的情节。首先,许霆在发现柜员机出错后,明知自己卡内余额不够,还多次连续恶意取款,主观恶性相对严重。其次,其作案后潜逃长达一年之久,虽然曾经有过退赃的意思表示,但没有实际的退赃行动。另外,根据他当庭将自己利用出错的柜员机盗窃银行财产的行为,说成是为了保护银行财产的辩解来看,许霆至今仍没有彻底的悔罪表现。

  许霆经典语言

  “我坦坦荡荡有着诚实的品行”

  许霆取款时到底有没有害怕?许霆被抓时,有没有自首情节?许霆从被抓到昨日开庭已经9个月了,这么长的时间为何一直不肯退赃?银行在这件事情上有没有责任……昨日庭上,针对这些问题,许霆不断爆出惊人之语,旁听席上数度哗然。

  关于害怕“我一直坦坦荡荡”

  庭上,公诉人出示了同案人郭安山的证言,郭安山说,许霆在取钱的时候“满头大汗”。许霆对这种说法很不满,他称自己根本没有“吓出一身冷汗”,自己一直非常冷静,保持着一颗“平常心”。

  许霆说:“我一直都是个讲良心的人,坦坦荡荡、从小到大都未曾失信于人,没有过投机的行为,有着诚实的品行,从这些就可以推断出,我取款的本意是出于好意保护存款。”

  关于抓获“早点抓我,早点解决”

  许霆在法庭上表示,在陕西宝鸡火车站落网时,他曾经过了安检,但又折回来告诉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自己叫“许霆”(正是当时的通缉犯)。许霆说:“我想,他们反正要抓我的,早点儿抓到我,早点儿解决问题,早点儿出来好结婚,过我自己的日子”。

  关于退赃“我们可以宽容大度一点”

  庭上,主审法官询问,从抓捕到开庭,9个月了,为什么许霆及其家人从未向公检法机关提出过“退赃”的要求。虽然许霆家人曾向媒体大肆宣称要求“还款”,但公检法机关至今未收到一分钱。

  许霆则在庭上反驳,称自己从未说过“抓到我再说”。他说:“我的本意一直是希望能够退赃的,希望家人能兑现对我的承诺,不要过分计较得失,把钱还上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们可以表现得宽容、大度一点。”

  关于银行“有义务提供没故障的取款机”

  对于银行,许霆有着自己的不满。他说:“我出这个事有一个复杂的过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错了就是错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银行已经跟我建立了联系,银行有义务给我提供一台没有故障的取款机,那样,也就不会发生这种荒唐的事情了。”

  他还说:“银行取钱一直都是当面点清,出门之后概不认账,ATM机既然是银行的专利,也应该遵循这个潜规则,柜员机和银行网络愿意给我钱,现在却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很难理解。现在是银行受到了损失,如果是老百姓受到了损失,客户还不是大多只能自认倒霉?”

  关于同案“距离产生美吗?”

  许霆说:“郭安山在这个案子上是我的同案犯,他取钱的次数比我多,主观恶性比我大,为什么他判1年,我判无期?是距离产生美吗?该承担的责任我都愿意承担,那能不能把这种距离拉近一点儿?”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许霆 ATM

编辑: 李嘉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