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救助天安门流民

2009年01月19日 10:02:24来源:南方网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截至2009年1月,“流民公房”共有流民20余人,这是部分流民与社会志愿者合影。

王玉海,河北邯郸人,47岁,人称“老王”,他是“流民公房”的负责人。

  被称为“小贵州”的流民张先平,偷偷从贵州跑到北京看天安门广场,想结束自己26岁的年轻生命,但在流民的劝说下住进了“公房”,并摆起了小摊。(摄影:刘浚)

流民公房计划

  北京市民政部门在岁末寒冬来临时,发起了一次大声势的救助行动。但是据张世和了解,有为数众多的流民,仍在维持居无定所的流浪状态。

  2008年12月初,寒潮来袭。2008年12月2日,张世和在博客上贴出了“天安门广场流民冬季临时救助方案”,发动组织网友对这些人群进行救助。社会的不公和北方的严寒,促使善良的网民们想方设法开展救援。

  网友的募捐不断汇集到张世和这里,张世和与志愿者们以每月200多元的低廉价格,租下了南小街的一套平房,作为“流民公房”。2008年12月5日,老王夫妻及三位男性残疾人及一位七十高龄女性,成为第一批入住的流民。

  王玉海被张世和挑选为这个“流民公屋”的管理者。他看起来比其他人更有管理能力和热情。现在这里的流民,主要都是王和流民们从广场上找来的。截止到新年这一天,这里已经住进去20多个流民。

  1月以来,北京每天的最低温度,一直在零下9摄氏度左右徘徊。这个新年礼物虽然简陋,但是恰逢其时。入住的流民,开始过起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晚上回到公房睡觉,白天仍然到广场讨生活。

  现在,每天早上7点多,高俊华准时从流民公房出发,乘坐快速公交到天安门广场,兜售地图、卖水、捡瓶子,晚上再返回公房睡觉。有过从军经历的他身材魁梧,如今却半身轻微偏瘫。他掀开皮帽子,露出半边凹陷的脑壳。自从多年前在河北老家被人打伤后,他的生活就改变了。

  有2个日子高俊华可以脱口而出,精确到年月日。一个是自己被人打伤的日子,一个是妻子离开他的日子。他的身上混合着老兵油子和流浪者的气息,看起来待人谦和,但是背后有流民向张世和告状,说高向那些智障和残疾的流民索要钱物。

  广场上的流民生活也需要察言观色,高俊华声称和城管很熟,“他们一天中曾抄过我3次矿泉水。”他的生存诀窍就是“绝不反抗”,不打不相交。他说:“你主动一点去尊重别人,别人才尊重你。”时间长了,他居然和一些城管都熟悉了。曾有城管给他介绍了一个来自广西的女流民,并撮合他们认识,但是高俊华拒绝了。“那是一个少妇,我有点不自信。担心人家看不上咱。”他强调说:“欺骗感情,是要倒大霉的。”

救助之间

  这天,来自黑龙江的黄淑荣从广场把一个流浪少年带到流民公房,但是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

  “我们之间的思路不太一样。”48岁的黄淑荣说话的同时,手法娴熟地给自己点上一根烟。10年前她在老家上访反映土地问题,结果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此后她就来到了北京。她说:“就是因为自己的遭遇才学会抽烟的。”

  这个16岁的河北孩子没有上过学,自己也记不清离家多少年了,只记得有6个春节都是在外面过的,常年就在广场卖矿泉水和地图,晚上随便找个地方就能过夜。

  他染着黄头发,耳朵钉着耳钉。这种打扮让张世和他们无法接受。“如果网友看到他们资助的是这种年轻力壮的人怎么办?我们还是希望救助那些确实没有劳动能力的流民,其他的人还是希望他能自食其力。”

  最终孩子还是离开了公房。黄淑荣很不高兴,说:“这些孩子如果天天在外面,睡在网吧,很快就会变坏了。”

  来到北京后曾经有一年的时间,黄和儿子住在窝棚里。现在黄淑荣在教堂找到一份保洁的工作。她也有过在天安门广场露宿的经历。她利用在广场卖小旗挣的钱,养活了好几个从少管所出来的孩子。

  为了劝说无家可归的流民到公房居住,黄淑荣连续跑了两天,但是她找来的多数是上访者。她说:“只要是没有地方住的,都是最可怜的,都需要帮助。”

  谨慎的张世和并不想这么做。他说:“我们不想弄成一个上访村,那会增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很可能这个‘流民公房’就保不住了。我们还是想为目前失去劳动能力需要过冬支援的流民提供帮助。”

  救助者与流民间的沟通渠道并不见得通畅,他们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有着迥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在博客里,张世和记录下这样的一段话:在一家小饭馆里我请老王、柴秀兰、葛大爷、老张(张志青/已故),还有一位山东的老安吃饭。那一次,我带去了最新制作的反映他们生活状况的视频。席间,我见几位流民神情木讷地观影,我心再次失落!当然,我做视频不为讨好流民,讨好了他们又能如何?但是我想让他们知道关心他们的不止是我,这个愿望真真切切。而那一次的结果更惨。老安强烈要求给他180元钱,买辆板车,白天拉东西,晚上就当是床子,以致为此要求差点和老王打了起来。“你当这钱该你得吗?”老王谴责老安。我们最终分给老安180元,结束了这场争吵??一个月后,我们在人民大会堂前的西广场上见到了老安,他那时正匍匐在广场地面,脸肿得老长,眼睛成一条眯缝,头极大。连警察都无奈到不想过问。老安是涉赌成瘾??我那时的感觉,就是我们救助,与流民们的生活恍若隔世,尽管两厢里息息相关。

危机下的流民生活

  由网友零散捐来的资金,其中最大一笔5000元来自广州网友,按照允诺用于流民公房五间的租赁,以及水电费、取暖费及往返城乡间的交通开支。

  住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但是并不能解决流民长远的生计。流民公房只是暂时的。冬天之后,习惯了流浪的流民,很可能就不会再愿意待在这里了。张世和说:“夏天睡在广场上更凉快,而且不用来回跑,耽误他们挣钱。”

  周六的一天,王玉海给张世和打来电话说,“现在瓶子越来越不好卖了,拣一天下来不过换三四块??”张世和很纳闷,除了因为季节原因——天气越冷,在广场上买水带水的游客自然越少——但看现在乍冷乍热的天象,还不像是要走到绝路?

  老王做传统的捡拾饮料瓶子营生,却遭遇塑料瓶子回收价见天下跌。今冬有一天北京刮大风,高俊华在广场上只捡到19个瓶子,一天只挣了8毛,而他的最高记录是在夏天创造的,一天光捡瓶子就挣了80多块钱。王玉海说:“都是国际金融危机造成的,以前每个瓶子一毛钱,现在一毛钱3个瓶子。”

  金融危机甚至影响到这个广场上的独特部落。有一些流民已经打算离开北京,返乡或者到更暖和的南方。

  张世和为流民安排了新的节目:卖书。

  也许是救助队员的身份多数和文化沾点边儿,所以从来不缺少书。网友们把自己家的旧书无偿捐出来,卖书所得都归流民自支。捐来的图书,按照品相分为5元和10元等若干等级,让这些身体残疾的流民,在胡同附近摆摊销售。第一天销售金额23元。

  但是高俊华不愿意卖书,他觉得还是在广场上做小生意挣钱快。而黄淑荣也对流民公房没有接纳自己找来的流民至今耿耿于怀。

  现在,每个周末,张世和与救助队员们都会开车给流民公房送去网友不断汇来的钱物、衣被、书籍。数量多少不一,但是温暖着这些流民的心。张世和惊讶地得知,王玉海和几个得助的流民,连续几个晚上跑到天安门广场,把网友捐助的衣物支援给了在通道露宿的流民,还捎去了食物。

  张世和希望,扩大流民公房的面积,最好的梦想,是建立一个基金会。一位热心捐款的网友评价说:“这是一种真正的人民自救。”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关键词:流民 张世和

编辑: 温网编辑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