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60年前,那一道电波划过天空

2009年09月09日 08:38:00来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1953年到广播电台工作的金骏声老人回忆,当时的设备基本上是旧的,从国民党部队那里接收过来的。刚解放的时候,国家百废待兴,各种物资都很贫乏,温州人民广播电台成立算早的。

【专题】辉煌60年——历史巨变看温州

【专题】新中国60年

  ▲1959年,电台自力更生建设发射天线,图为职工义务劳动。
  ▲1950年代,温州电台使用的钢丝录音机。
  温州档案馆里一批珍贵的档案记录了电台开播前后的情况。左图中注明了播音员的“鸡子费”;右图是当时人员花名单和频率波段调试的批复。(温州市档案馆供图)
 

  国民党的发射设备

  对于当时开播的盛况许多人已经忘却,可是,对当时简陋的播音和发射设备,许多“老广播”记忆犹新。

  1953年到广播电台工作的金骏声老人回忆,当时的设备基本上是旧的,从国民党部队那里接收过来的。刚解放的时候,国家百废待兴,各种物资都很贫乏,有旧的设备已经是不错了,许多地方还没有,温州人民广播电台成立算早的。

  在温州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份官方资料上,有一段文字这样记载当时的设备情况:温州电台1950年开播时,机器设备简陋,一台300瓦的发射机是从国民党温州空军气象站接收来的美制OE军用报话机改装而成,还有一台美制BC779型收讯机。

  当时电台的办公地点在九山河,后来搬到公园路办公,当时的发射天线只有15米高,用毛竹架在木头电线杆上面,比起现在的发射塔,可谓小巫见大巫。

  对刚开播时的节目安排,1950年到电台当播音员、今年88岁的王松贞老人说,当时主要播一些时事新闻、政府公告、天气预报等,天气预报是老百姓比较关心的,安排在节目的后面播出,市民都会认真听。

  据王松贞老人回忆,当时的广播除了播报新闻外,特别注重服务,像肉价、鸡蛋价格等都会播,文艺类的节目较少,除了一些革命歌曲外,就是温州的地方鼓词演唱。

  回忆大喇叭的日子

  家住市区华盖里的潘如海老人至今保持着一个习惯,每天早上手持收音机上华盖山边听新闻边散步,今年81岁的他说,听广播这个习惯已经有60来年。

  他说,记忆最深的是五马街口的大喇叭,从温州人民广播电台成立不久就开始安上了,每天会准时播报新闻、气象等,他的许多革命歌曲都是从大喇叭里学的。

  潘如海老人说,五马街口的大喇叭直对着新华书店,每天广播开始后,总有许多人围在大喇叭周围听广播,许多人连广播播音员的开场白和结束语都能学得惟妙惟肖。他说,在大喇叭下面听广播,是当时广大市民最主要的娱乐之一,记得有一次,五马街的大喇叭坏了,他和许多朋友像赶集一样赶到大桥头的大喇叭那里去听。当时的收音机很少,市民买不起也买不到。

  金骏声老人到广播电台上班之前,因为演唱方面的才能,已经是电台业余歌咏团的成员。他说,当时他经过五马街口第一次见到大喇叭的时候还很奇怪,这个东西能发出声音。进了电台之后,才搞懂。

  他说,广播电台成立之后,无线频率的覆盖率不是特别高,加上收音机等接收设备的短缺,当时的大喇叭是市民最主要的收听工具,后来才逐步有了入户小广播、收音机的普及等。

  王松贞老人说,当时,在大喇叭里听新闻、听歌曲、听气象是一种时尚。

  拿歌谱听广播学歌

  看到温州都市报“解密温州”栏目组发出的预告后,热心市民蔡飞立老人专门给我们打来电话,讲述了自己当时在家对面的单位里听广播学唱革命歌曲的美好回忆。

  蔡飞立老人说,温州人民广播电台开播时,自己刚15岁,家住小简巷的他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根本没钱买收音机,而广播里有一个“每日一歌”的栏目,每晚播一首歌。小时候特别想学,刚好附近大简巷有一家单位,为丰富大家的娱乐生活,这个单位里几乎每晚都把收音机搬出来,给大家听,并组织孩子学唱歌。

  蔡飞立老人说,当时的场面很美,一个大大的收音机摆在桌上,前面是一排小凳子,许多大人小孩都挤在收音机前面,生怕自己把里面的内容听差了。他说,也许是他们提前知道了播放歌曲的内容,这个机关单位的一位阿姨还专门油印了歌谱发给每个孩子,现在回想起来还感到很温暖。

  据他回忆,当时广播里唱的歌几乎都是一些革命歌曲,像《解放区的天》等歌曲,当时唱的人特别多,很流行,他现在还记忆犹新,还能哼的出来的《支前小调》就是那时从广播里学的。蔡飞立老人说,

  刚解放时温州的收音机特别少,自己刚刚小学毕业,一有学歌他就参加。

  他说,为了回忆这段难忘的故事,在温州人民广播电台成立40周年之际,自己专门写了一篇回忆当时跟广播学歌的文章,还被电台录用播出了。

  市长买不到收音机

  说起广播,金骏声老人有说不完的故事。他说,在刚解放的时候,收音机是非常奢侈的消费品,别说普通市民买不起、买不到,连当时的温州市长也买不起。

  金骏声老人说,时任温州市副市长曾绍文,后来担任温州市长,就曾经托他买过一台旧的收音机。

  在调入电台之前,金骏声曾经在市政府工作过,到了电台之后,曾绍文市长专门给他写了一张条子,委托他买一台旧的收音机。他说,当时的温州市场上几乎没有收音机卖,大家一个月的工资才30来元,也买不起。接到市长的条子后,他专门找了电台修理部的同事,托同事从回收的破旧收音机中找了一台修好后给了市长,当时的价格好像是几元钱,已经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了。

  金骏声说,国民党时期的一些达官显贵的收音机都给没收了,民间收音机很少有。

  一些老同志回忆,机关的会议室里偶尔会有收音机,供大家集体收听、学习用。

  对当时的播音,金骏声老人说,广播的主要听众是人民大众,播音有普通话的,也有温州方言的,许多节目以温州方言播音为主,到改革开放前,还有用方言播音的。

  播音员的“鸡子费”

  在温州档案馆里,记者找到了一份珍贵的资料,是当时温州人民广播电台的上级主管机关华东人民广播电台发来的公函,这份手写体的公函上面,记者看到了当时用大米划拨事业费的记载。

  播音员作为当时的特殊照顾群体,还享受一项特殊的补贴——鸡子费,对于鸡子费是一种怎样的费用,许多人已经忘却,金骏声老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种费他也记不得了。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88岁的王松贞老人,她是温州电台最早的播音员之一,当她听到鸡子费这三个字时,王松贞老人像孩子般地哈哈大笑起来。

  她高兴地说,你们是不知道的,鸡子费其实就是每天给播音员两个鸡蛋的补贴,她说鸡子是一些北方人对鸡蛋的表述,可能写这个公函的人是北方人,所以就写了鸡子费。据王松贞老人介绍,当时的鸡蛋是1毛钱3个,给播音员每天发两个鸡蛋是特殊待遇,为了保护嗓音,他们都是生吃的。

  据她介绍,解放初期,温州普通话说得好的人不多,因为她有在北京生活10年的基础,在一次话剧表演中被当时的地委宣传部长发现,从一小学教师被推荐到了电台。

  她说当时的播音设备很简陋,连录音机都还没有,没有录播,天天直播,直播时咳嗽就把话筒关一下,后来才慢慢有了钢丝录音机,有一些文艺节目开始了录播。

  王松贞老人对当时插播《白毛女》演出内容的情景记忆犹新,她说,为了把当时在温州演出的话剧《白毛女》介绍给温州听众,她整整看了5遍《白毛女》,一边记,一边把内容直接拿去插播,由于紧张,也会出错。

  本报记者卢俊敏

  新闻链接:

  温州人民广播电台现有四套节目:新闻广播、交通广播、音乐之声、经济广播,设有栏目79个,全天24小时不间断播出。温州人民广播电台节目录制、播控、传输、发射系统全部采用当今世界上先进水平的数字化进口设备,技术装备水平居全国地市级电台前列。

  本次采访得到市档案馆的大力支持

转发到:饭否 开心网 校内网 豆瓣 Facebook Twitter

关键词:电话

编辑: 郑敏敏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