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伪警局下岗 新公安亮相

2009年09月07日 09:22:00来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部队进城后伪警察作鸟兽散,基本上没有留用;公安人员武装巡逻全靠步行,联防队员都手持红缨枪;那时很多家长不愿孩子去报名当警察,让我们聆听60年前的那一段故事——

【专题】新中国60年

 
图一
图二
图三

  部队进城后伪警察作鸟兽散,基本上没有留用;公安人员武装巡逻全靠步行,联防队员都手持红缨枪;那时很多家长不愿孩子去报名当警察,让我们聆听60年前的那一段故事——

  色军帽,而新招收的学员穿黄色军服、戴大盖帽,佩戴公安臂章。

  “学员穿的服装是从国民党警察局仓库中接收来的土布黄警服。有的人嫌难看,不愿意穿。”在“公训班”当通信员的陈松德说,后来还是“公训班”领导做了思想工作,大家才一起穿上的。

  由于警力缺乏,学员培训两个多月就结业了。时任温州市市长胡景瑊参加典礼。后来,他们被分配到市区公安机关以及各县公安局工作,成为我市第一代公安干警。

  不缺枪支缺手铐

  60年了,那段历史未曾模糊,历历在目。林立华当年在公安科侦查组工作,主要负责反革命案件的侦破和对特务的侦查。林立华说,当时几乎没什么警用设备,但枪支弹药却不少,都是收缴过来的,他佩戴的是“加拿大”手枪(勃朗宁)。

  林立华说,1949年秋天,他与战友在平阳智擒曾任国民党南京空军特务旅营长的谢力虎时,这支手枪立了一功。说起当年那一幕,林老神采飞扬。

  那年,市区铁井栏口一间酒楼发生一起作废的“金圆券”被劫案。根据这个线索,林立华与同事找到了隐藏在平阳金乡(现属苍南县)的匪首谢力虎。

  “我假称舅父要组建队伍,欲请谢立虎出山。在交谈中,他突然问‘枪带来了吗?’,当时如说没有,可腰间鼓鼓的。如说有,万一已被识破身份,把枪交给对方,那就陷入危险境地。”林立华说,他一个闪念,向战友使了个眼色,让大家稳住,笑呵呵地掏出了“加拿大”手枪,谢连说“好枪、好枪”。事实上,当他把枪交到谢某手里时,已退出弹夹,上膛的子弹便无法发射。之后,他们把谢力虎引到鳌江,将其抓获。

  解放初期,公安人员不缺枪支弹药,但缺手铐等警用设备。在基层派出所工作过的林成生老人说,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组织居民联防队负责城区巡逻以及相应的治安管理,由于整个温州城区也没几辆自行车,他们武装巡逻出行全靠步行,联防队员都手持红缨枪。

  林成生说,巡逻没自行车还是小事情,刚开始连手铐都没有,抓人往往就是一拥而上,逮住之后用绳子捆绑。后来,配备了手铐,都是旧的。虽然那时条件艰苦,但林老他们为了这座城市的安全坚守了下来。

  抚今追昔。那段激情岁月却是他们这代人最难忘的时光。他们经历了温州解放的历史瞬间,他们也创造了历史。

  记者潘贤群

  三位老革命感慨万千

  16岁的吴祖熙戴眼镜,一身军装,透着文气,与战友在中山公园的中山纪念堂前留影(见图一)。“这是军管会审讯组成立那天拍的,现在都60年了”。坐在书房,吴祖熙指着这张泛黄褪色的照片如是说。回忆起那段让人难忘的岁月,吴老感慨万千。

  1949年5月7日,温州解放。浙南游击纵队进城成立温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如何维护社会稳定?如何管理这座城市?一些老百姓在观望,军管会组建自己的公安队伍成了当务之急。

  解放后第四天,军管会设立公安科(温州市公安局前身),由浙南游击纵队第三支队支队长周丕振兼任科长,下设治安组、侦捕组、审讯组、执法队,共40多人。当年公安科里的青春少年如今年事已高,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3位“老革命”:

  吴祖熙,76岁,曾任温州市常务副市长。他在公安机关干了9年,先在审讯组当副组长,后任秘书科科长;

  张桂生,78岁,在公安岗位上工作3年,曾任温州师范学院党委书记;

  林立华,83岁,在公安机关工作了4年,后来在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供职。

  伪警监狱里养着“慰劳猪”

  部队进城后,当时有着完整建制的国民党警察局(永嘉县警察局)警员作鸟兽散。

  当年16岁的吴祖熙作为新参军的学生被安排到公安科工作。他参与接管国民党的监狱、看守所、拘留所。

  当时的浙江第四监狱位于市区西公廨,大小监房40多间,最多可关押500人。“当时,我们去武装接收时,监狱里空无一人。”吴老回忆说,监狱大门紧闭,只留一扇小门出入。几间牢房里,放着十几头农民送来慰问部队的猪,原先监狱里的几名工役留在里面养猪。

  吴老说,入城部队收缴了监狱看守人员枪支,关押的人员也全部释放,这里面当然也有革命同志和无辜群众。后来,他们找到住在附近的原监狱里一名科长,科长说,监狱长是外地人,早就跑了,其他还有20多人都呆在家里,于是让科长把其他人都叫来,整理档案、交出财物以及戒具。之后,公安科把这些人移交军管会登记处理。

  为纪念温州解放60周年,这段时间,吴老正在整理自己参与解放温州的那些经历,为印证一些事实,严谨的他还特意致信给在上海的当年的公安科副科长(主持工作)吴文达。

  伪警察局成了一个空局

  除了监狱,伪警察局也成了一个空局。市军管会公安部为此发布公告让原警员回来进行登记,但不少人害怕被处理都躲了起来。

  1949年6月27日,这时的军管会公安科已改称为“公安部”,该部在《浙南日报》发布通告,决定延期伪警察人员登记5天时间,“凡未登记者应于限期内迅速登记,勿再迟疑观望,如再逾期不登记者当以违法论处”。(见图三)

  今年83岁的林立华曾与吴祖熙一起在公安科工作。他与吴祖熙一样也是学校里学生中的活跃分子,解放时,由地下党推荐进入公安机关工作。那时公安科工作人员从浙南游击纵队、工人纠察队、新参军的学生中抽调。

  林立华说,伪警察基本上没有留用,不过有些伪警察后来倒成了向他们提供反革命分子线索的“耳目”。

  吴祖熙说,随着野战军21军的同志和南下干部的调入,军管会公安部人也多了,机构也健全了。

  一天写了400多张逮捕令

  当年张桂生与吴祖熙同在执法队工作,后来调到“公安部”审讯组当干事。几个月后,温州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成立,他成为第一副局长孙秋平的机要秘书。

  张桂生说,伪警察局的审讯室里还留有“老虎凳”等刑具,那是残害革命战友和无辜群众的罪证。

  1950年,温州开展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政治运动,经摸底调查,需抓捕的反革命分子有400多人。张桂生说,那时他是机要秘书,400多张逮捕令需要他书写。他是温州本地人,为了避嫌,他让同事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用毛笔写了一天的逮捕令。

  招收公安人员没门槛

  78岁的林成生(曾任温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一直珍藏着一张照片,尽管照片已变得模糊,但这张照片却是让老人自豪一辈子的照片。

  这是一张1949年9月温州市军管会公安部公安人员训练班(以下简称公训班)毕业留念的照片,林老就是其中一名毕业生。

  那一年城区解放了,沿海岛屿还未解放,不时有流窜土匪、特务潜入城区进行破坏活动,治安形势严峻。1949年7月份,经温州市委和市军管会批准,由军管会公安部向社会公开招收,举办第一期公安人员训练班,以补充警力。

  “公训班”在打锣桥瓯江小学(现广场路小学)设立招收学员报名处。“解放那年我才18岁,在家务农,听说军管会招收公安人员就去报名了。”林成生说,在招收公安人员时几乎没有门槛,不像现在招聘民警需要经过政审。

  吴祖熙说,一方面温州刚刚解放,敌特分子活动频繁,且风传国民党将要反攻大陆,社会形势严峻,市民担心“变天”;另一方面在国民党时期,警察的地位低,平日欺压百姓,被人看不起,“好人不当警察”,因此,很多家长不愿孩子去报名参加公训班。

  “公训班”招人难。吴祖熙说,他们根据上级指令去动员自己的亲朋好友、同学来参加“公训班”,他也“请”来了3名同学。

  最后,“公训班”招收了200来名学员,其中青年工人、学生、学徒、农民占绝大多数,清一色男学员。这是我市向社会公开招收的第一代公安干警,如今大多数人都已去世,健在的也都已到了古稀之年。

  公安人员穿草绿色军装

  第一期“公训班”在市区县前头一教堂举行开学典礼。“公训班”按照军事管理编制,先学政治,后学业务。林成生说,招收的人员本身素质参差不齐,当时主要是为了提高我们的思想觉悟。

  那时政府机关人员穿的是蓝色制服,公安人员穿草绿色军装,戴绿

  相关链接

  1949年9月9日,温州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成立。浙江省第五区专员公署公安局局长崔子明兼温州市公安局局长、孙秋平为第一副局长、吴文达为第二副局长。

  《温州市公安志》记载,1949年10月,市区设立了城东、城中、城西等3个分局,增设到14个派出所。设秘书室、保卫科、侦查科、行政治安科、审讯科、总务科,干警326人。其中,行政治安科下辖行政股、警法股、户籍股、交卫股、消防队。

  此后公安机关名称、管辖范围几经变化,到1981年10月,温州地、市合并,实行市管县体制,地区行署公安处与温州市公安局合并,称温州市公安局。

  据统计,从1949年到1992年,因公牺牲的民警共有11人。

  延伸阅读

  现在的温州市公安局设刑事侦查支队、经济犯罪侦查支队、禁毒支队、治安支队、出入境管理局、交通警察支队、网警支队、特警支队、监所管理支队、水上分局、交通治安分局、机场分局、市看守所、市三垟强制隔离戒毒所、市人民警察学校、纪委、警务督察、指挥中心等30多个职能处室(支队)。

  本次采访得到市档案馆的大力支持

转发到:饭否 开心网 校内网 豆瓣 Facebook Twitter

关键词:公安

编辑: 郑敏敏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