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摇把子连线那段“东瓯岁月”

2009年09月16日 09:44:56来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电话机是摇把子;接通电话要“二次摇打”;当时全市电话用户仅313户;乡村通话费每次1毛钱;通信机构还曾揪出潜伏特务——

【专题】辉煌60年——历史巨变看温州

【专题】新中国60年

 
 
市档案馆资料中保存着以上公告
东瓯电话公司旧址
 

  “喂,你要哪里?”

  春花巷,市区广场路与鼓楼街之间的一条小巷子。小巷里有一幢三层楼的院落,白石灰的外墙爬满了青苔,墙皮发黑。庭院大门上方,一行字从右到左模糊残缺,依稀能辨认出“温州”、“话”、“司”等字(如下图红圈处)。

  从院落里走出来的黄阿婆说,这里就是当年“东瓯电话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地址,春花巷5号,温州的市内电话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苍老而安静的庭院让人仿佛听到当年电话公司机房里传出的嘈杂声,“喂,你要哪里?喂喂……”

  1950年,温州市人民政府城乡电话管理处全体工作人员合影

  分成3类:长途电话、市内电话、农村电话,收费标准也各不相同。

  吴遵麒说,电话机在那个年代是奢侈品,普通百姓不可能安装,市内电话没设公用电话。温州城区很小,花钱打电话还不如走几步上门讲话。而市内电话都实行包月制月租费,如普通住宅电话每月费用几块钱,可随便打多少次。

  据《温州邮电志》记载,1949年11月,经军管会批准,永嘉电信局首次调整本地区长途电话费:市区至瑞安、乐清、青田、平阳等地,叫号收取3000元(旧人民币,即第一套人民币),叫人收4500元。到1955年,长途电话费改按新版人民币1元收取。在1949年,乡村电话费收费很低,如拨打市区瞿溪、永强等乡村电话,每次收费暂定为1角,加急2角。

  此后,电话费收费标准进行多次调整。而安装费收费标准的变化更像是“过山车”,波浪起伏,安装费从几百元升至成千上万元。据1987年温州市邮电局的一份通知:申报国内长途有权直拨初装费6000元;申报国际长途有权直拨初装费1万元。这些收入都用于市话技术改造和建设。到1991年,电话副机初装费调整为300元。

  挖出潜伏的“情报处长”

  永嘉县乡村电话管理处是个小单位,然而,在完成接管后,周镇中感觉到这里“水很深”。

  一天,周镇中与该管理处几名员工闲聊。一员工说:“我们胡主任有枪,无意间被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管理处主任怎么会有枪支,这里肯定有大问题。随后,周镇中三次上门找该处胡主任谈话,但胡主任称,该交接的都已交接,没有遗漏。

  为此,根据军管会部署,周镇中带领5名公安科的战士直接进入位于周宅祠巷的胡家搜查。

  对那次搜查,周老记忆犹新。“那天上午8点钟之前,我们赶到胡家,把他家的楼上楼下都搜了一遍,没有发现情况。我让战士再进行仔细搜查。”周老说,胡家一楼前间卧室是木地板,他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踩到床前位置的地板,觉得发出的声音不一样,细细检查,发现地下竟然是个小地窖,从里面搬出一部电台和部分零件,还从地板下找出一把手枪和一枚印章。

  印章上刻着“中国国民党永嘉县党部情报处”,这名胡主任就是该情报处的处长。根据胡某的交代,他们从市郊找一个存放大量枪支的仓库。后来,军管会还为这个大案召开记者会,介绍查处的相关情况。

  记者潘贤群

  本次采访得到市档案馆的大力支持。

  接管实行“原职原薪”

  周镇中,81岁,是著名民营企业家周大虎的父亲,一位“老邮电”。温州解放时,根据温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委派,19岁的他是负责接管城区通信机构主要人员之一。

  周老曾是永嘉县立中学(温二中的前身)的学生会主席,多次组织学生运动,与地下党有着密切接触。解放前夕,地下党担心他遭国民党迫害,将他送到山区参军。和平解放后,他随浙南游击纵队温州前线司令部指挥回到温州,参与接管工作。

  根据接管单位名单,周镇中与4名战友对邮局、电信局以及东瓯电话公司进行接管。周老说,“先是召开职工大会,宣布接管,要求所有职工都能留下来,‘原职原薪’,然后移交单位人员花名册、财物等。接管时很平静,一天时间几家单位就统统接管了。”

  周老说,接管工作完成后的一天,他到军管会公安科找朋友,看到东公廨附近一家单位挂着“永嘉县乡村电话管理处”的牌子。“这里管着乡村长途电话,应属通信机构,但却没有列入接管名单。”

  随即,周镇中向军管会汇报,很快就对该管理处进行了接管。周老说,接管的东瓯电话公司,事后他们发现这是一家私营企业,不是国民党的机构,不属于接管之列。

  当时全市电话用户313户

  解放初,乡村电话管理处经营乡村长途电话,而市内电话则由东瓯电话股份有限公司经营。

  东瓯电话股份有限公司是温州工商界大亨杨雨农等人于1919年3月发动地方士绅集资1.5万银元创办的,当时从上海开洛公司购进一台总容量为100门的磁石式电话交换机。

  到解放前夕,由于受战火摧残,东瓯电话公司成为一个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烂摊子,濒临破产,市话用户313户,通信设备数量极少且残缺不全。用户大多是私营企业或政府部门,普通百姓家没有电话。

  解放后,杨雨农仍是该公司的董事长。1951年,温州市财经委员会组织“公股清估小组”进驻东瓯电话公司,没收了一些官僚政客的股份作为公司的公股。杨雨农因病在当年逝世。

  杨瑞津是杨雨农的孙子,近年来在整理祖父的年谱。他说,爷爷是温州当时著名商人和慈善家,思想相当开明,参与温州和平解放。解放后,爷爷曾有意把公司交给政府管理,但政府没有接收。后来,东瓯电话公司进行公私合营,爷爷也是很赞成的。杨瑞津今年60多岁,在市区黎明路开店经营机电产品。

  解放后,政府投入大量人力、资金对电信设施进行建设。周镇中说,温州地区至青田长达65公里的长途电话线路曾被国民党全线破坏,使刚解放的温州对外长途电话完全切断,必须尽快恢复这条线路。

  军管会抽调了电信局、电灯公司、电话公司以及部队的通信技术人员,还有民工,组成一支100多人工程队,周镇中担任队长,仅花了十多天时间重建“温青线”。

  交换机是传统的磁石式

  那时的电话机是摇把子式的,交换机是传统的磁石式。据一些“老邮电”介绍,这种电话机好比是个小型发电机,由这个发电机把信号传到电话公司的交换机,交换机上有一个牌子打下来,话务员看到后,把主叫用户的线路接到被叫用户。这种传统的电话信号很差,易受干扰,通话声音不清晰。

  76岁的符勤通和73岁的吴遵麒是上世纪50年代参加工作的“老邮电”。符勤通说,要接通一个电话其实要通过两次摇电话,主叫用户摇号接到邮电局,话务员摇电话再接通被叫用户,然后把两用户电话接通。

  符勤通说,当时使用的是磁石式交换机,从技术上讲,用户之间通话没什么隐私可讲,话务员可随时监听用户之间的通话。

  吴遵麒说,电话是否接通,通话是否结束,一般情况下,话务员都要监听一下。不过,按照规定,监听时间不得超过3秒。

  到了1958年,作为邮电部门技术能手,吴遵麒花了半年时间对传统磁石式交换机进行技术改良。吴遵麒说,主叫与被叫接通电话,需要话务员通过摇把子来接通,话务员一天工作下来都累得满头是汗,后来,他给交换机线路上加装了“自动振铃”式,话务员从此不再需要监听接通、通话的状态,同时也大大减轻了话务员的劳动强度。

  到1958年3月24日,东瓯电话公司并入市邮电局,成立市话科。1962年5月1日,用户全部换用号盘式自动电话机,号码为四位数,温州市区从此结束了“摇把子”磁石式电话的历史,实现了电话自动化,且设立了114查号台。

  防空情报电话“立即接通”

  看到本报的话题预告后,今年81岁的吴梅彬来电说,对那时的摇把子电话很有感情,1951年,他在平阳九凰山山顶的防空监视哨所工作,就是通过摇把子电话向市区发送敌机来袭情报的。“我觉得那时电话接通很快,摇几下,就能接通。”

  吴梅彬说,他们哨所一共3人,每天站在山顶用望远镜和耳朵监视国民党的飞机。他在那里工作了半年,监视到三四次敌机过境。他用摇把子电话把信息报给邮电局。然后,由邮电工作人员向有关部门汇报。

  据了解,话务员接到防空情报电话,必须立即告知有关负责人,如那名负责人正在与别人通话的,话务员可切断通话,汇报防空情报。

  市内电话包月几块钱随便打

  解放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电话

  [相关资料]

  1950年1月21日,永嘉电信局改称温州电信局;11月1日,永嘉邮局改称温州邮局。1951年9月,邮、电两局合并为“温州市邮电局”。

  1953年,东瓯电话股份有限公司改造为“公私合营温州电话公司”。1958年,该公司并入温州市邮电局。此后,经历多次分分合合的演变,到1998年温州市邮电局分为电信局、邮政局、移动通信公司、无线寻呼公司。

  1962年4月,市区信河街邮电大楼建成,1500门步进制市内电话交换机替代磁石交换机投入使用;温州首次开通自动电话,电话号码为4位数。

  1987年5月31日开通首个1.6万门程控电话,市区电话号码由4位升为5位,温州进入数字化通信的历史新阶段,国际、国内长途进入自动化直拨网络。改革开放后,随着商品经济发展,温州一度出现打电话排长队、市话“装机热”等现象。

  1991年市区程控电话容量达3.5万门,全市达10万门,市区电话升为6位数;1994年,全市各县(市)都开通程控电话,建成城乡一体化的本地电话网,电话号码升为7位数,结束了城乡电话层层转接的历史。

  2001年5月18日,温州电话号码升为8位数,成为第一个获准升8位的地级城市。

  [延伸阅读]

  据2008年温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年邮电业务总量102.13亿元,比上年增长9.8%,其中,通信业务总量96.01亿元,增长9.5%。年末本地电话交换机总容量466.21万门,本地电话用户数达到334.56万户。年末移动电话装机总量1413万门,移动电话用户数771.48万户。年末宽带用户数达到110.40万户,增长18.4%。

  东瓯电话公司旧址,墙上依稀看到“话”“州”等字。

转发到:饭否 开心网 校内网 豆瓣 Facebook Twitter

关键词:解密温州

编辑: 郑敏敏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