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赵作海索赔100万 其前妻称曾被警方罚跪毒打

2010年05月11日 06:36:52来源:广州日报 文远竹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赵作海索赔100万 其前妻称曾被警方罚跪毒打

赵作海的房子已经破败不堪。

赵作海索赔100万 其前妻称曾被警方罚跪毒打

女儿及女婿对赵作海的无罪释放避而不谈。

  亲友不知其去向 案件存在刑讯逼供重大嫌疑 商丘成立专案组调查

  前日上午9时30分,开封市河南省第一监狱,当赵作海听到那份迟来了11年的无罪宣判后,不禁失声大哭。当他含泪跨出监狱大门时,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想回家。”

  但是直到昨天傍晚,赵作海都没有出现在家乡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家人均称不知道其去向。昨日记者从赵作海亲人处得知,赵作海准备向政府提出国家赔偿100万元。

  “自从赵作海被抓去坐牢后,他老婆就带着小孩改嫁了。这间屋就荒了10多年。以前赵作海家在村里算是比较殷实的,现在却成了破落户,茅房都不如。”

  赵作海邻居赵伯说

  想回家的赵作海哪里去了?据悉,赵作海前天一出狱便被柘城县有关部门工作人员接走。赵作海的亲友昨日告诉记者,可以肯定赵作海已经回到阔别11年的柘城,但究竟去了哪里,连他们也不知道。“可能被政府部门的人藏了起来。”赵作海的叔叔赵振举说。

  柘城县有关职能部门昨日却跟记者玩起了“躲猫猫”游戏。县委宣传部负责人齐广修告诉记者,赵作海去哪了他们也不知道,“县委宣传部没有参与此事。你们最好去县公安局问问看。”

  记者来到县公安局大门口时,却被两个民警拦住,他们告诉记者:“今天局领导全部不在单位,全部下乡去了。”

  当记者来到老王集乡政府,找到值班的乡人大主席团主席楚永刚时,他正在办公室听音乐,他告诉记者:“听说过赵作海的事,但乡政府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至于今后对他的安置和低保问题,以后再说,现在还不知道。”

  在老王集乡公安派出所,记者也是吃了“闭门羹”。派出所的值班人员对赵作海的事也是“三缄其口”,他们说有事打电话找所长王志江,但王所长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赵楼村赵作海的家,只见门框上“赵楼0019”的门牌仍依稀可见,但大门已是残破不堪,虽是青砖砖房,却像猪圈。屋顶有一小部分瓦片漏了,屋里是家徒四壁,杂草丛生。

  邻居赵伯告诉记者,赵作海虽然人脾气大,但能力还是很强的,经常去外面打工做泥瓦匠。“自从赵作海被抓去坐牢后,他老婆就带着小孩改嫁了。这间屋就荒了10多年。以前赵作海家在村里是算比较殷实的,现在却成了破落户,茅房都不如。”赵伯一边说,一边直抹泪。

  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村民们称,赵作海的冤案都是“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而这个女人名叫“甘小花”(化名)。

  10多年前,甘小花是村里的“一枝花”,丈夫长年在外打工,甘小花带着3个小孩过日子。村里的“强人”赵作海和村里的老光棍赵振晌同时喜欢上了她,而且好像都“有一腿”。

  赵作海和赵振晌原本是从小玩到大的老伙计,还经常一起外出打工。可是由于经济纠纷,两个老伙计此时早已反目成仇。赵振晌一直认为,赵作海曾经黑过他一笔在延安打工的工钱1800元。赵振晌多次找赵作海要债,但却遭到“强人”拒绝。

  1997年10月,赵振晌察觉赵作海与甘小花好上后,于是在10月30日的深夜,赵振晌将赵作海和甘小花捉奸在床,并操起菜刀朝赵作海脑袋砍了下去。以为杀了人的赵振晌连夜出逃,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活。赵振晌失踪后,被他砍伤的赵作海便成了重点怀疑对象。

  案中尸体

  头手前天捞起

  前天下午,柘城当地警方重新打捞,终于从井口找到当年无头尸体已腐化的头部和两只手臂,并被送往公安部进行DNA鉴定。为什么当初没有捞到头部和手臂并进行DNA鉴定就结案呢?商丘市公安部门负责人承认:10多年前刑侦技术比较落后。

  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人昨日承认,赵作海案存在刑讯逼供重大嫌疑,有关部门已组成专案组对案件侦破过程重新展开调查,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河南省商丘市政法委书记王建民说商丘市已成立专案组,立案查处涉案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

  案件负责人

  部分离职退休

  记者获悉,时任柘城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朱培军,现任商丘市公安局行财处处长。案件负责人丁中秋,现任柘城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案件负责人罗明珠,现在商丘市公安局纪委工作。

  商丘市检察院当年出庭支持公诉的两名检察官汪继华和郑磊,已先后离开检察院,目前在商丘市的律师事务所任律师。

  商丘市法院当年该案的审判长张运随和审判员胡选民还在商丘市法院刑一庭工作。张运随现在年龄接近退休,基本不到单位上班。胡选民最近在医院住院。(据新华社)

  仇家赵振晌

  这些年心里不好受

  逃亡13年后回到家乡的赵振晌今年58岁,他的左手和左腿不太灵光了,眼神也很呆滞。躺在乡卫生院的病床上打点滴。

  说起10多年前的那场“血案”,赵振晌结结巴巴,思维十分混乱。他时而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解,时而又黯然神伤地表示忏悔。当记者即将离去时,他仿佛自言自语地说:“说实话,这些年,心里也不好受。毕竟我们俩都受罪了,都有损失。如果他愿意跟我和好,我也愿意。仇家宜解不宜结。”

  前妻赵小齐

  自称被警方罚跪毒打

  昨日傍晚,在离赵楼村正北紧邻的六庄村靠近马路的一间百货店里,记者见到赵作海的前妻赵小齐。她改嫁后已将与赵作海生的4个小孩3个送人,留下的女儿已成家生子。

  百货店店主是赵作海的女儿女婿。他们说,赵作海准备向政府提出国家赔偿100万元,目前已有湖南来的律师找到他们,愿意免费为赵作海打官司。

  赵小齐说,当年井里尸体被发现后,她曾经被警方关在乡里一个酒厂一个月,被罚跪和毒打,要求指认赵作海杀人,但她一直否认丈夫作案。

  -新华视点

  三大部门一错再错

  公

  商丘市一些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表示,在这起案件中,有些疑点没引起足够重视:

  一是警方确认无头、无四肢尸体为赵作海所杀后,没有追查凶器,也没有确定凶器所能造成的伤痕是否与尸体的伤痕相符。这些,不符合我国法律对杀人罪定性的要求。

  二是当时尸体高度腐败,警方先后做了四次DNA都未确定死者身份。所以警方把尸体确定为赵振晌,有主观色彩。

  三是当时警方根据残尸,对死者身高进行了确定,为1.70米。但实际上,失踪的赵振晌身高只有1.65米左右。

  检

  警方两次将该案移交商丘市检察机关后,都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退卷,要求“补充侦查”。

  赵作海被羁押3年零3个月后,该案被上级政法机关列为重点清理的超期羁押案件,要求迅速结案,或释放,或判刑。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由于证据不足,商丘市检察院在两次退卷后,拒绝再次接卷。而警方坚持认为赵作海是杀人凶手,不能放人,造成赵作海在看守所长期羁押。在清理超期羁押的案件时,商丘市政法委等多次就该案召集开会,研讨案情。检察院后来提出:公安向检方移卷,要提供DNA的鉴定。但由于DNA鉴定没有结果,检察院最后放弃了这一疑点,进行了公诉。

  对于这一点,商丘市检察院检察长王广军说:“我们检察院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

  法

  从法院环节来看,从2002年11月11日公诉,到当年12月5日判决,该案的审理在法院仅经过20多天。法院全部采信了公诉人的意见,而公诉人的意见其实就是公安部门的意见。

  在法院庭审时,赵作海和他的辩护律师都否认了杀人一事。但法院认为,赵作海曾经在公安环节做了9次杀人的笔录,所以当庭否认未杀人不可信。这样,“赵作海”案失去了最后一次纠错的机会。据新华社

转发到: 开心网 校内网 豆瓣 新浪微博

关键词:赵作海

编辑: 林振将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