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记者一月暗访还原化石倒卖产业链 几人格分裂

2010年08月31日 10:38:06来源:温州网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用暗访还原化石盗卖产业链

  持续15年的古生物化石盗卖,珍惜化石流落海外。记者乔装化石贩子,深入追踪还原整个盗卖链条。一个月的暗访,不停的身份转换,记者几乎人格分裂。

  新闻背后:最初的考虑应该是由两篇报道组成。一篇讲当地挖掘和贩卖市场的情况;另外一篇报道讲海外市场,贵州以外的化石情况以及购买化石的客户。——南方都市报

  主创语录:

  南方都市报 深度部主任喻尘 “南都经常会有一些这样操作月余的稿子,所以时间这方面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那么严格的限制,我们只要尽量完整、进一步还原古生物化石盗卖所形成的产业链条。”

  南方都市报 记者杨雄 “调查过程中,每天都要来回切换我的角色,调查过程中我是一个化石贩子,回到酒店之后就恢复到记者的身份,这个身份调换,很长一段时间我无法适应。在一个城市里面,一下子从一个记者转换成化石贩子,中间这个转换过程对我来说是很难的,好象是人格分离了”

  暗访完整还原产业链条

  这是一篇记者主导的调查稿,很久前作者就一直在关注化石这个话题,也做过相关的报道,这一次就决定把这个题的调查做透做完整。

  化石被盗卖事情的背后是有故事可以挖的。首先化石比较稀少。以前我们做过恐龙化石的话题,上个世纪90年代有很多恐龙化石,包括在河南、辽宁、宁夏,很多媒体也都追踪过说中国古化石的破坏很严重。

  据我了解,化石有很多被海外客户购买。于是我们就在思考,古化石现在到底被破坏到什么程度,为什么屡禁不止?化石盗卖这个市场会有谁来购买这些化石呢?是谁把它走私出去的?

  于是带着这些问题,我们的记者开始一个深入的暗访调查,整个调查大概用了一个多月。我们南都经常会有一些这样操作月余的稿子,所以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那么严格的限制,我们只要尽量完整、进一步还原古生物化石盗卖所形成的产业链条。

  最初的考虑应该是两个报道。一篇讲当地挖掘和贩卖市场的情况;另外一篇报道讲海外市场,贵州以外的化石情况以及购买化石的客户。

  但后来报道出来之后,因为考虑到版面等一些原因,加上编辑的修改之后就合成了一篇稿子。

  角色扮演令“人格分离”

  化石盗卖这个事情我关注已经有两三年了。早年在《贵州都市报》时,07年做了一个关于化石售卖的报道,但是做的比较浅。

  时隔几年之后,我每年问他们,还有没有这个现象?他们说还存在。今年再问起这个事情,他们说盗卖还是依然在,虽然说有所收敛,但是还是有这个现象。

  今年我把这个事情交给编辑看的时候,编辑说另外一半没有做完,然后我就回到贵州做这个东西,来做关于化石盗卖地下产业链这个链条。

  整个采访过程,在跟官方打交道的时候还是正面接触,比如执法大队,包括管理处处长等等。但是地下这一块,包括盗挖现场,盗卖都是暗访的。

  在贵州有几个化石市场,最早期了解的时候,往广西那边流通比较多,从这边流通过去的,甚至还有广西人亲自到化石产地去买化石,再运到国外去卖。更早期的是通过广西的口岸再走私到国外去。

  到了广西之后,摸了一下当地的市场。当地市场大概是06年被打击过,当时破获一起全国最大的化石走私案,在浙江宁波被端掉的。于是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是比较收敛的,都转到地下去了。我在广西的时候,一直没有找到可靠的人把我带到那边跟人见面。

  我就又返回贵阳继续暗访,最开始说我想开店,后来说我准备在广西南宁开一个化石博物馆,我需要的化石量就比较大了。以这个借口,说我们老板准备在那边开一个馆,我找一些供货商,长期给我们供货的。

  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每天都要来回切换我的角色。调查时我是一个化石贩子,回来之后,就恢复到记者的身份,这个身份的调换,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法适应过来。都在一个城市里面,一下子从一个记者转换成化石贩子,中间这个转换过程对我来说是很难的,好象是人格分离了,一方面要取得他们的信任,你要请他们吃饭,他们请你吃饭,喝酒。你要有一些感情投资在里面,才能取得他们的信任,他们才能说一些东西。

  实际上,假如说我是一个比较精明的化石贩子,可能会对我扮演的这个身份是有所质疑的,我聊的东西都不专业,有的时候在聊的过程中他们还会纠正我的专业上的错误。

  我是有这样的心理驱动,我要扮这个化石贩子,表面上说的话是化石贩子的身份,但是内心是一个记者在做。我跟你聊,这个化石多少钱,通过什么方式运到南宁去。我跟他们聊的时候就说我不放心,你们运的过程中是不是有危险,运输规则以外,半路上被查收怎么办。他们跟我讲这个过程,也是为了让我放心,买他们的化石。但是我作为一个记者,我可能心里想,要拿到一个他们这个链条是怎么一节一节的连接起来的完整情况。

  很遗憾,整个的盗卖链条中关于交易的过程,关于怎么样运输的过程没有详细的经历,虽然说他们都亲口跟我说了一些东西,但是实际上我是没看到的。因为我不可能跟他们做交易,看他们如何运输出去,怎么样联系。我是没法做的,因我不可能买他这个石头,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还有走私出境时如何通过海关,也是在产业链条中有所缺失的内容。

  之所以可以暗访成功,我觉得主要是他们想急于出手手里的石头,他们那边的竞争比较激烈,彼此也会排挤。比如我跟你都是做化石的,跟我聊的时候,他也来跟你聊,说我这个化石怎么样,太好了。你就会跟他说,这个石头不好,这个人人品有问题,没有信誉,不要跟他做生意,他们会互相排挤,说明这个市场竞争还是很激烈的。这样一来,你要想买石头的,他们想急于出手,没有太多会质疑你的身份。我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要多看,我才能决定谁是我固定的长期供货商,这样的话,到了后期,他们以为我越来越专业了。一般一个生手去买这个东西,跟他们做生意,一看石头,就要一大批,这样的话他们反而认为你这个人不太可靠。

  这组采访做完之后,有一段时间出门都要乔扮一下,因为触及的人和利益太多了。我整个的采访,涉及到化石这一块,大概有不少于15个人。甚至好多人纯粹以此为生。最少赚几十万,上百万都能赚,这样触及到他的利益,肯定会影响比较大。如果说你被他逮去了,我个人的安全可能会受到影响。

  那些盗卖化石的个人们

  现在看化石盗卖的这件事,相比较2000年左右,规模要小一些,因为相关部门的打击力度开始增大,但是尽管如此,我觉得这个链条还是有的,还是比较大的。在贵阳这边就明目张胆的卖,在化石市场,公开开一个门面,这个已经很普遍了,甚至感觉这不是违法的事情了。

  化石的购买方来自几个地方,广西、上海、成都都有。因为化石贩子跟我说了一句话,玩化石这帮人是小而重——玩化石这群人比较少,但是化石是比较贵重的,在北京、上海玩化石的群体是有,但人不是太多。除了玩石头这些人以外,很多一部分是买化石去送礼。

  有一个人最开始是化石盗卖第一人,到现在为止他还在盗卖。找到这个人是很巧合的事情,稿子准备要上版之前,我们的一个副主任说你还是去当地再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生动的个案。我到了那个地方,以前他们都听说过这个人,姓万,但是市场上很多人说他现在没做了,因为当年被抓过一次。

  可实际上他现在还在做,连执法大队都不知道。我是在一个很巧合的时候,随口问了一下,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在做,他说没有。我就打听他家在哪里,刚好有一个看工地的人,跟他一个村。后来我跟这个人聊天的时候,他透露说万已经回来了,人在家里面。

  于是,我找到他,问他现在被抓了很多年,怎么还在做?他说我“不做,谁给我饭吃?我又不怕谁。”他说他现在做的很隐蔽,找到他是很巧合的。(昙华)

  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属本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转发到: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关键词:记者 暗访 化石倒卖产业链

编辑: 林振将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