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记者杭州之行:探寻傅开其370多公里外的记忆

2010年09月26日 06:48:03来源:温州网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傅开其为保护群众财产、掩护战友负伤,右腿截肢。09年命运再将“救火英雄”推向绝境,他被诊断患“运动神经元病”。

  相关阅读:

  傅开其:眼泪成诗,其实我爱你,舍不得离去,难以离去

  救火英雄傅开其病危 妻子:对他的崇拜从未消失

  编者按:今年6月份,傅开其在电话里对二姨说,自己想回杭州家乡看一眼。但由于病情恶化过快,他如今已经无法动弹与开口说话,更别说4个多小时的长途颠簸了。爱人王春曾计划带他回去,但傅明白这样的来回风险将有多大,他体贴地暗示王春说:“算了,我不去了。”

  但傅开其的表姐说,她同开其曾商量过,现在人回不去,但日后骨灰一定要带回杭州。这看似灰心但又现实的话,透露出傅内心深处最原始的一种故土情结。那里应该有很多他思念的东西,既然他不能去,那就替他带回来吧。这370多公里外的记忆,记者一行替他记录了下来。  

  【温州网·原创报道】9月4日上午,记者连同泰顺消防大队三人,一起来到傅开其的家乡——杭州市转塘镇桐坞村。

  这是一个十分宁静的村庄,四面环绕着墨绿色的茶山。从村口到傅开其的家,需要走过一段弯曲而干净的水泥路,车程大约10来分钟。 1998年12月,一个18岁的少年,就沿着这样的路线从出村庄,告别了父母,走向部队。那一年,桐坞村只有傅开其一个人报名参军。

  •第一站:桐坞村村委

  一行人首先来到桐坞村村委,泰顺消防大队指导员冯忠荣将傅开其的近况给村委做了汇报。等亲戚、乡人陆续到达后,在一楼办公室内的电脑上,冯指导播放了泰顺电视台为傅制作的一个专题片,里面记录了傅从2001年救火负伤到如今病危的一个总情况。

  当屏幕显出傅开其的画面时,在场所有亲人都忍不住开始啜泣,一路沉默的父亲,也在这时泪如雨下。因为,隔着这个屏幕,他们看到的并不是英雄,更多的是那个陪伴在他们生活中的孩子。

  他从一个稚嫩的男孩走成顶天立地的男人

  傅开其,1980年2月出生于一个质朴的家庭,由于家境贫寒,且父亲右手掌残疾干不了重活,于是家里只要了他一个孩子。由于傅开其的父亲也是长辈中唯一的一个男孩,因此作为独苗的独子,傅开其一出生便受到全家上下的百般宠爱。爸爸背着小开其在村子里玩耍的场面,乡里乡亲至今还记得。

  傅家在村子里的口碑很好,父母勤快老实,儿子懂事听话,在宁静的村庄里,他们过着安逸而快乐的日子。傅开其在2001年写给爱人王春的信中曾提到:“这世上我最感激的就是我的父母,我以后一定要报答他们。”

  1998年12月,傅报名参军,那时候他已经在国家森林公园有一份稳定的保安工作,但他还是觉得不甘心,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也不愿意离开小和山,但是我能做什么呢,只有部队才能学到一些新的知识,其他地方则不会。”

  当时,尽管父母很舍不得,但也顺从了孩子的心愿。在送别的饭桌上,傅开其安慰亲人说:“几年就回来了,别难过,一眨眼的功夫,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但没想到,2001年父母再见到他时,他因火险救战友遇险,被截掉了右腿。看到病床上昏迷虚弱的儿子,老两口怎样都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而远在杭州的家人得知这个消息后,更感到“天塌下来了”一样。

  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傅开其,得知失去右腿后,却强忍着内心的挣扎安慰父母和战友,说:“有的战友为了救火连生命都没了,我以后靠假肢生活,不算什么。”

  那时候,他才21岁,脸庞青涩稚嫩。但在父母眼里,他已然与当年饭桌上的孩子不一样了。

  •第二站:傅开其老家

  傅开其的家是带院子的二层楼,是老房子经改造后新建的。当兵后,傅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2006年,他与王春结婚后回家省亲,父母将他的卧房简易装修了下,作为他们的婚房。

  记者走进这个房间,装潢看上去还非常新,与整幢房子的沉闷相比,这里有一股年轻气息扑面而来。傅开其的二姨指着小两口挂在墙壁上的婚纱照,边哭边用杭州话呢喃着。大大的喜字贴在窗门上,小客厅的沙发上散乱着孩子的玩具,暗红色的窗帘映照着这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一切都像被时光静止下来的样子。

  在一楼大厅的墙壁上,贴着王春为儿子然然认字所用的字帖。上面写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等。傅开其的父亲说:“王春他们很花心思教孩子认字。”

  如今,王春应该再也没有精力去教孩子认字了,她整日呆在医院守着傅开其。在一次采访中,她说:“照顾他我是心甘情愿的,就是希望他少一点痛苦,能好起来。能回到以前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个梦了。”

  一个美丽细腻的女孩给了傅开启一生的回忆

  王春是个坚强细腻的女人,她因为崇拜而嫁给了傅开其,她用日记记录了他们从相识到相爱的全部过程。

王春日记片段

  “最近,我一直关注一个叫傅开其的救火英雄的情况。在我看来,世上这么好的人已经很少了,我觉得现在的人都很自私,这样忘我牺牲的精神的故事已经很少听见。我很感动。我认为能跟这样的好人生活,别说是他只有一条腿,就算是全没了,还是幸福的。至少他的心是善良完美的。我要嫁,就嫁这样的人。2001年1月13日”

  “昨天,我收到了傅开其的回信了,他给我许多安慰和鼓励的话,今天我又给他寄去了一封信。我叫他先别给我写信,等恢复了再写。我们已经成为朋友了。2001年7月18日”

   “从今天起,我要记载我和开其所有的信息对话,我想,以后我们要是真的在一起了,当我们老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将是一种美的回忆吧。2001年9月25日。”

  “今天我给开其寄去了一封信,在信里,我告诉他我的手机号码。我愿意跟他接触。星期天,我们说好去上网聊天,在信里我塞了一颗玫瑰色的星星,这颗星星就代表我的心,我把它送给他,也许他会明白我的意思。虽然我并没有见过他,但我了解他了,如果我了解的是错误的,那么看错的就不只我了,我相信社会众人的眼光,即使我选择错了,那也无怨无悔。我相信自己就像相信世人一样,我更相信他,相信他是个懂得生活的人,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2001年9月17日”

王春与傅开其的婚纱照

 

   他们一直保持着通信,从陌生人到知心好友再变成爱人。其中也有许多坎坷,包括王春家人的反对与傅开其本身的顾虑,挣扎中他给她写了封回绝信———

    “我想你知道我的情况,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是一个残疾人了,有很多事情不能像以前想的那样去做了,包括找女朋友。如果是以前要是喜欢上一个女孩,我会告诉她,我喜欢她。因为那时我可以保证我会尽力让她幸福,我想喜欢上一个人就要让她幸福开心。但现在我很难保证,虽然现在社会上、报纸上都说我是英雄,可过了几年后,这件事情会在社会上慢慢淡忘,我也要离开部队回到地方。我的一切又要重新开始,到时候,叫我怎么样才能给我所爱的人以幸福。我怕我做不到,更做不好。傅开其9.24”

  但就是在王春义无反顾的坚持下,傅开其终于放下了顾虑。在一起的日子很少,一个月也只能见几次面,但他们一直维持着这种质朴而持久的情感。

  王春曾随笔摘录了一段话,题目叫《突然》,里面似乎有很多命运的意味。

      世界上最可怕的词该是“突然”了。死亡也一样,亲人朋友突然死了,谁都要受不了。得了病了,病了一阵子,明知道他过段时间还是要死去的,心里边已一点点地积蓄淡定,感情上已经与临近死亡的人一点点疏远了:他会离我而去的,而我将还活着。

  等到亲朋好友终于死去,不要认为结果就是这样。最悲痛的也不会心碎,更不会随之去死。如果一个至亲的人突然死了,亲人首先的反应是: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昨天还是好好的,想的就是变化太大。改变情境之前如果有可能,请给身边的人一阵子时间吧。任何事无法接受、承受的仅仅是“突然”。
 

 [1] [2] 下一页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关键词:傅开其 泰顺 消防 病危

编辑: 温网记者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