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阿拉善--大漠草原,有过我的足迹

2010年11月27日 12:30:01来源:人民网(北京) 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在阿拉善,一位生活在宁夏的“上海孤儿”曾有过不同寻常的童年记忆;一位回族记者,能用满口地道的蒙语下乡采访,蒙古族牧民待他亲如一家人;一位地质工作者,20年间用双脚丈量探访着阿拉善大地;一位在宁夏工作了20多年的医务工作者,将困境中阿拉善人对她的呵护,视为人生最美好和难忘的记忆永生珍藏……

  相近相邻,因为行政区划变动,太多生活在宁夏的人曾有过在阿拉善这片土地上工作、生活的经历和记忆。

  纪万祥(76岁,回族,宁夏日报社退休干部)

  上世纪70年代,报社派我到阿左旗驻站采访。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缘于我在学校学的是蒙语。

  1953年,我从宁夏被保送到西北民院蒙语专科学习,并在班里有了个蒙古名字叫“额尔德木图”(“有知识、有文化”的意思)。1956年大学实习时,全班42名同学坐汽车从兰州经银川到阿左旗,骑了3天骆驼后终于到了吉兰泰一苏木上,在那里和当地牧民同吃同住生活了3个月。这是我的第一次阿左旗之行。

  在宁夏日报社干了12年校对工作后,1973年,我转到了记者岗位,分到了银川记者站。因为没学过新闻,我先跟着“老记”们在阿左旗各地跑了一个多月,本子上东西记了不少,但一篇成形的稿子也拿不出来,干着急。后来,随着下乡次数增多,与当地人的交流多了,我对阿左旗的认识渐渐生动起来,陆续写出了一些能体现当地特色的稿件,也与那里的群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到一个叫头道湖的地方采访。当时,我找到当地公社的一个蒙古族队长,用蒙语向他问好并作了简短的自我介绍,说我是宁夏日报社记者来采访的。

  他一听我是个回族记者却会说地道的蒙语,立即上前亲切地握着我的手。寒暄一阵后,他突然丢下我跑开了。我正纳闷呢,只见他怀里抱着一堆吃的来了。原来,他刚才去了供销社。就这样,我俩盘腿坐在土炕上拉起了家常。在他的配合下,那次的采访非常顺利地完成了。

  那时交通不便,也没有采访任务,都是自己下去找题材写,银川记者站先后有十多人到阿左旗采访,因为我懂蒙语就跑得更多些,有时骑骆驼下乡一住就是十几天。

  廉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说起阿拉善,我总有一种特殊的情结。

  1969年,父亲从甘南临夏由骑兵转为陆军驻防贺兰山。当时,母亲带着我们生活在甘肃庆阳。1971年元月,母亲带着5岁多的我来部队探亲,时任20师直政科干事的父亲正在吉兰泰盐湖驻军搞国防教育。

  按照书信中约定的时间地点,父亲到乌达火车站来接上我们,然后一起再坐小火车到吉兰泰,但我们却错上了去煤矿的小火车,只好到一个叫三道坎的小站下来再倒车。

  当天大风有8级,气温降到了零下30多度,父亲用羊皮军大衣把我包起来,但我还是冻得大哭不止。这次在大风低寒环境中长达4个多小时的乘车经历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

  近些年,由于工作关系和我的个人收藏爱好,神奇的阿拉善成为我常来之地。近年间,我为阿拉善采写并播发报道上百篇,图片数百幅。

  我几乎走遍了阿拉善的全境,包括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圆寂地南寺、美丽的月亮湖、巴丹吉林、额济纳胡杨林、东风航天城、策克口岸等等,近年还应阿盟公安边防邀请千里大漠走边关,在只有几十人的边防苏木算井子也留下了足迹。

  因为爱好奇石,为了寻石,我更是跑遍了阿左旗的石产地,包括中蒙边境地区,收藏了6000多块各种阿拉善奇石。

  华少甫(蒙古族宁夏日报社退休干部)

  1978年后,我也到阿左旗驻过站,当时记者站设在阿左旗旗委大院里,一般稿件采用邮寄,遇到急稿、短稿,为了赶时间,就先在纸上写好,然后到旗委用摇把式电话口述,报社那边有专人记录。那时站上唯一的电器——收音机是我们获取信息的好帮手。

  罗乐(女,60岁,蒙古族,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内蒙古患者接待处”主任)

  在阿左旗宗别立下乡的两年多,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经历,直到现在,虽然我已在宁夏工作生活了20多年,但一提及阿拉善,还是会心绪难平。

  由于“出身”特殊,“文革”初期,只有16岁的我就跟着挨批斗。没想到的是,1969年,我到宗别立下乡,竟受到了当地人的礼遇,这给了困境中的我生活的勇气和信心。由于我在学校时就是文艺骨干,能唱会跳,下乡后白天就被安排去排演节目,晚上教群众学文化。

  那时,不仅农牧民朋友对我特别好,大队组织也很看重我,让我参加民兵训练,出外参加比赛,并积极为我争取入团;每次“工作组”下来,大队就派我去给很远的牧民家送药,等“工作组”走了再回来;我宿舍的门口经常不知什么人悄悄放下萝卜、黄瓜等吃的……

  这些,是我至今割舍不下的阿拉善情结。在我心中,那里的牧民兄弟姐妹是最好的人,他们身上善良、真诚的品质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尤显可贵。让我欣慰的是,直到现在,当年那些认识我的牧民朋友还经常到银川看我,他们中有些人就像我的亲人一样。

  毕力格(原宁夏人民广播电台副台长)

  1969年底,宁夏党委对阿拉善左旗的各项工作特别是新闻宣传工作非常重视,责成自治区广播事业局筹办蒙古语广播节目。经过半年多的调研,1973年,宁夏广播事业局分别向自治区党委和中央广播事业局呈报了《关于开办蒙古语广播节目的请示报告》,得到了自治区党委和中央广播事业局的批准。

  筹备之初,我从阿左旗被抽调到银川当蒙语翻译和编辑。经过编播人员一年多的紧张筹备,1974年10月1日,宁夏人民广播电台蒙古语节目用1290千赫频率正式播出。

  当时这个节目每周6次,每次60分钟(其中新闻节目30分钟,文艺节目25分钟,天气预报5分钟),先是汉文定稿,然后翻译成蒙古文播出。节目内容主要是编播《人民日报》、《宁夏日报》要闻和蒙古语节目组记者从阿左旗发来的新闻。

  1979年7月15日,因阿拉善左旗划归内蒙古自治区,宁夏人民广播电台的蒙古语节目圆满完成了使命,停止播音。蒙古语节目在其5年多的播出中,不仅宣传了党的方针政策,传播了各类有效信息,丰富了蒙古族听众的文化娱乐生活,还为宁夏和阿拉善两地之间架起了一座民族团结进步的桥梁,至今,宁夏和阿拉善盟回、蒙各族广播电视工作者仍然经常进行业务交流和合作。

  闫志强(原宁夏地矿局高级工程师)

  我所在的北京地矿局623地质队受原地矿部指令,于1967年4月进入内蒙古阿拉善地区从事地矿工作。1969年623队调归内蒙古地矿局,1969年底随阿左旗归入宁夏地矿局。我一直到1990年后才离开阿拉善,进入宁夏本土工作。

  20多年间,我见证了这一地区的行政区划变迁,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发展,以及地质矿产资源的勘查与开发历史。

  1969年前,阿拉善地广人稀,自然条件恶劣,经济文化落后,地质工作极为薄弱,研究程度甚低。1969年后,宁夏地矿局将全局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力、物力、财力转入阿拉善地区,极大地推动了该地区的基础地质研究和找矿工作,发现了大量矿产地,为阿拉善的矿产开发和矿业发展打下了系统而牢靠的基础,促进了该地区的矿业大开发。

  杨阿娟(女,吴忠幼儿园退休教师)

  我是一位上世纪60年代初到阿拉善的“上海孤儿”,后随养父母工作调动迁移,现已到吴忠工作生活了30多年。阿左旗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那时的阿左旗古老而陈旧,没有一条柏油马路,汽车很少,更没有高楼大厦。记忆中,那里有一座古老的城墙,印象很深,城内是王爷府。阿左旗的人朴实、勤劳、善良。

  我的养父当时是阿左旗秦腔剧团的团长,养母是团里的著名演员,他们把当地的文化生活搞得丰富多彩。自从我来到这个家后,备受养父母的关爱。他们让我吃好的穿好的,上最好的学校,受最好的教育,享尽了生活上的幸福。感谢他们给我的爱和养育之恩,有了他们,我的人生是幸福的。

  不幸的是,1966年到1971年期间,养父母被隔离审查,我真正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那时,有好心邻居冒着受牵连的风险把我收留下来,在她家与她的孩子一起抚养。后来,当养母因我无人照料被提前释放回家后,要把我从邻居家里领回来时,我与这家人已难舍难分。

  再后来,我养父母来到宁夏吴忠工作,组建了银南地区文工团,我也在这个团里工作了,后来又调到了幼儿园。养父把这里的文化生活也搞得热火朝天,而且还参与了电视连续剧《马本斋》和电影《龙种》等多部影视剧的拍摄,在其中担任重要角色。

  1996年,当我回到阿左旗去寻找我的“上海孤儿”身世时,看到那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心情特别激动。

  如今,养父母都已去世,我的心愿是和其他健在的生活在阿拉善的“上海孤儿”相识,与他们一起到上海寻身世。

  虽然我离开了阿左旗,但我对那里恋恋不舍,经常梦回这片养育过我的土地,重温那里的乡土乡情……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贺兰山引水(资料图片)
20世纪70年代森林公安在巡防(资料图片)
家乡来了打井队(姜学云20世纪70年代末摄于阿左旗头道湖)

  (本文来源:人民网 )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关键词:阿拉善 左旗 宁夏

编辑: 温网编辑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