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 新生代对“默默忍受”说不

2010年11月29日 07:18:11来源:温州网–温州商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新生代农民工外出就业的动机带有年龄阶段性特征,不再满足于拿了多少钱,而是对其切身利益的实现进行全面关注…

  温州网讯 以“挣票子、盖房子、娶妻子、生孩子”为人生目标的传统农民工,似乎习惯了吃苦耐劳、逆来顺受的工作状态。不管工作有多么辛苦,只要拿到钱,他们就能默默忍受下去。然而,对于正值青春年华、职业道路刚刚开始的新生代农民工来说,外出就业的动机明显带有年龄阶段性特征,他们不再满足于拿了多少钱,而是对其切身利益的实现进行全面关注。温州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课题调研组调查显示,当发生纠纷时,选择“默默忍受”的新生代农民工比老一代低了3个百分点。

  80后农民工状告四服企

  陶洪榜,这个名字最近屡屡见诸报端。这名80后的湖北小伙,2007年来温,先后将原创力服饰有限公司、迪奈尔服饰有限公司、忆梦服饰有限公司和莱格有限公司四家服装企业告上法庭。

  这个农民工中的“王海”,状告内容多为劳资问题。据统计,陶洪榜总共向这4家企业提出索赔金额约1500万元。经过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及法院一审、二审判决,目前,陶洪榜获得的赔偿金为7000多元。

  2008年,陶在温州原创力服饰有限公司工作了半年后,以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为由,向公司索赔500多万元。最后经过判决,公司给陶及陶的弟弟各支付了工资补偿7000多元。

  2009年,到迪奈尔服饰有限公司工作3个多月后,因劳资问题陶向该公司索赔300多万元。后来又到忆梦服饰有限公司工作,工作了10多天,被辞退,因公司没给工资,陶提出惩罚性赔偿40多万元,后经法院判决获300多元的工资。

  就在今年9月份,陶洪榜又把莱格服饰上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理由是公司未及时足额支付工资及加班费,陶要求支付工资报酬差额6万多元、补偿金10万多元、赔偿金630多万元。

  打官司,陶洪榜付出很多,他甚至被列入温州服装行业的“黑名单”,警示服企慎用此人。陶洪榜也得到了许多,他从以前不懂法,到现在会写诉状,会在法庭上自由答辩。陶洪榜说:“我没有后悔,我依然相信法律,相信国家也是维护劳动者权益的。”

  当记者问他怕不怕以后找不到工作时,陶想了想说:“不怕,怕我的企业是不好的企业,拖欠工资或者工资低,或者企业老板不讲理。但我相信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是这样的。”

  如陶洪榜般的80后农民工还有很多,在市总工会维权帮抚中心负责来访接待的工作人员林宇说,近年来该中心上访人员多为新生代农民工,他们比第一代农民工文化水平有所提高,法律意识有所增强,一旦意识到企业提供的劳动保障违反法律规定,立刻采取法律途径维权。

  工资不再是唯一追求

  不管是第一代还是新生代农民工,劳资问题始终是他们诉求的核心。但近年来,随着新生代农民工的增多,诉求内容也渐渐呈现多元化。

  今年4月,温州市某模具有限公司的12名员工,集体到市总工会上访。这12名职工在企业工作长达六七年,从事技术工种的岗位,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属于高级蓝领,因企业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而产生劳动争议。尽管企业已经履行单方面解除合同所支付的相应费用,但是员工仍对该企业在养老保险的缴纳上表示不满意,并提出诉求。

  无独有偶,今年1月,年仅21岁的贵州遵义姑娘吴永花,向温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内容为其就职的温州某鞋业有限公司没有支付其加班费和缴纳社会保险费。

  记者从市职业介绍中心了解到,目前温州企业每月的平均离职率达到10%。该中心副书记王瓯翔称,这个数据大大超出了往年,主要集中在尚不具规模的中小企业。王瓯翔分析离职率高的原因是:农民工诉求相比以往更多元化,尤其是新生代农民工,开始由过去单一追求提高工资收入转变为对养老、医疗等关系到自身切身利益的全面实现,社会保险问题已经逐步成为时下的一种普遍现象。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到市总工会反映社会保险的来访比例从去年的3.16%升至今年的7.42%。市总工会维权帮抚中心主任孙正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社会保险类问题的关注,说明了职工法律意识的提高,也充分显示了当今农民工对自身利益实现最大化的追求。

  劳保局成维权首选路径

  当新生代农民工权益受到侵害时,司法救济、私力救济、社会救济……他们该如何选择?

  市总工会权益部律师张崇伟说,发生劳动争议,农民工可以先和企业进行协商;如果协商不成可向企业、乡镇、劳动仲裁委提出调解;再行不通,可申请劳动争议仲裁;不服仲裁的,可向法院提出诉讼。

  看似畅通无阻的维权路径,但在长期研究新生代农民工、温大瓯江学院法学专家刘芸看来,农民工维权存在劳动争议处理体制环节过多、维权成本过高等现象。

  本次课题组调查显示,当发生劳动纠纷的时候,农民工选择到劳动保障局维权的比例最高,新老两代农民工均超过70%;其次是单位工会,超过20%;再次是求助法院、亲朋好友、老乡和区或市工会来解决。其中从“默默忍受”该选项的选答比例看,新生代农民工比老一代农民工低3%,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新生代农民工的维权意识在提高(如表)。

  为引导农民工进行自我保护,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建设局今年5月推出“农民工维权告知公示牌”制度,要求建设领域企业“要开工,先立牌”,目前辖区已树有110块维权牌,开发区人事劳动局、规划建设局的维权电话醒目地标在公示牌上。实施该制度以来,已有6起共40余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

  市总工会有关负责人说,除了加强工会组织的作用外,建议将农民工的权益保护纳入地方政府政绩考核之中,这样各部门才会形成合力,切实维护农民工权益不受侵犯。

  专家视角

  营造权益保障的法治环境

  刘芸浙江省法学会社会法研究会理事,温州大学瓯江学院法学系讲师,温州大学社会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基于目前社会发展进程,新生代农民工权益维护也正是市民化问题的关键。由于受到外部环境和新生代农民工内在能力、主观意愿间的失衡影响,权益维护及市民化问题面临着发端于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等多个层面的严峻挑战。

  新生代农民工仍然遇到工资收入水平较低、教育程度低、劳动合同签订率低、工伤事故和职业病发生率高等问题。

  完善新生代农民工权益,应首先从法律保障的角度出发来进行操作,严格执行《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等核心劳动法律;重视《反就业歧视法》、《工资支付暂行条例》等配套法律法规的普及与实施;加快制定《集体合同法》,全面推行劳动合同和集体合同制度,推进工资集体协商工作,强化利益维护的形式保障和手段保障。

  其次,要进一步完善司法程序,健全司法制度。现行劳动争议行政、诉讼程序不利于对劳动者的保护,劳动案件审理周期长、程序多。因此,为方便农民工,对农民工因用人单位拖欠和克扣工资、工伤待遇等问题申诉的仲裁案件要免收受理费,并尽可能减免应由农民工本人负担的处理费,简化农民工维权的相关手续和程序,并促成各级司法行政部门积极提供法律援助与法律服务。

  第三,要营造权益保障的法治环境。最重要的是改革户籍制度,取消城乡二元户籍,把农民工对就业服务、子女教育、社会保障等需求纳入城市公共服务范围,保证农民工与城市人口平等的经济和社会权利。

  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门、民政部门、妇联、工会、居委会、村委会等组织,在维护新生代农民工权益方面也应责无旁贷,尽心尽力,进一步探索新生代农民工维权工作的新机制、新方法,形成社会化的工作格局。

  ⊙记者夏晓腊施世潮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关键词:农民工 生存 状况

编辑: 郑敏敏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