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代表在线》。

  主持人:本期代表在线的话题是--温州何时告别“拉链路”?何谓拉链路,就是我们平常所见的挖了填,填了挖,看着让人心痛的城市路面,相信生活在这些拉链路周围的你我都不陌生。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来了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市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委员会杨伟锋主任,市政园林局吴长柳局长,以及的士大哥夜雨潇湘先生,与广大网友共同关注温州的城市道路建设,为温州早日告别“拉链路”现象,早日拥有平坦、整洁、畅通的城市路面建言献策。

  主持人:现在三位嘉宾都已来到代表在线现场。可以说,三位的工作都与道路有着密切的联系,请三位为温州目前的城市道路建设打打分,向网友说出你们的满意度。

  杨伟锋:这几年温州道路建设取得很大的成绩,整个道路交通的状况及面貌都有很大改善。但也存在一些建设以后出现的后续管理问题。

  吴长柳:道路经过几年的建设和整治有所改善,目前的道路状况如下:一是道路面积有所增加,二是道路交通网络逐步合理,三是路况有了一定的改善。

  夜雨潇湘:我对道路状况还是比较满意的,个人感觉今年车辆的修理费节约不少,不过路面开挖的随意性没有丝毫改善。

  主持人:据我们的记者前期调查,这段时间飞霞南路与蒲鞋市路口、锦绣路时代广场附近及黎明路等处都在挖。今天早上我特地坐车经过黎明路,发现温钢至洪殿这一段挖得最厉害,请问吴局长,这段路除加宽外,是否还有其它的埋线工程在做?

  吴长柳:是的,除了时代广场这几条路是在维修外,其他都是属于道路整治工程。所谓的道路整治工程包括道路加宽、绿化带调整、所有的管线落地等。

  主持人:请问杨主任,当初规划方案是如何规划黎明路的?

  杨伟锋:黎明路是我们整个城市道路网中的一条次干道,主要是解决东西向交通问题。原来的规划宽度是28米,上一轮总体规划确定为42米,因此在规划上对现有的黎明路要进行拓宽改造。根据目前温州的交通状况,把原来黎明路的三块版的断面改成一块版,以提高交通的通行能力,解决城市东部的交通问题。

  YEXD:今天早上,马鞍池金田一村旁人行道又在挖沟了,可在同一位置,上个月刚刚挖过,埋的是通讯管线。据民工说,上次埋的管子不够,要重新埋,二次埋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可能要创世界之最了。有关领导和技术人员在道路开挖前为什么不考虑周全,而造成劳民伤财呢?

  吴长柳:是有这么个情况,位置的开挖主要是要让综合通信管线过街,进入小巷到住宅区。本来是要一次性做好的,上次正巧为了迎接“两会”,按照市里的意见,两会期间保证道路畅通。因此,把这个过街推迟到现在重新施工,但费用没有增加,只不过施工的周期拖长了。

  lll:请问夜雨,你见多识广,你觉得温州哪里的道路挖的最厉害?

  夜雨潇湘:这个问题很难具体回答,因为温州的道路开挖是此起彼伏,对于我这样的职业道路参与者来说,对此早已麻木。不过我车上的外地客人常常问我为什么温州的道路似乎从未停止过开挖,对此我的回答一般是这样的:这是温州特色。

  满目疮痍:道路经常开挖是不是说明各个局、办(电业、电信、市政、自来水等等)不协调,或者说互不买帐,才导致“你方挖罢我登场”这种情况的发生?

  杨伟锋:作为道路开挖问题,依法办理审批手续,应当是必要的。因为道路开挖是要涉及一些管线的铺设、改造,本身是对道路功能的完善。但现在出现的问题是开挖频率太高,对交通和行人的通行带来不便,这个现象要逐步解决。道路开挖的审批工作本身是政府的行政行为,通过建立有效的管理办法,按照程序严格把关、从严管理,逐步规范道路开挖的行为。这样可以避免因为道路开挖而造成的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lll:不知道现在某个部门要挖路面的时候,需要哪些审批手续,同时有哪些制约程序?是不是谁想挖都随时可以挖?

  吴长柳:首先从规划角度讲,该不该同意他们挖,如果符合规划条件的,按照市区分级管理原则,分别向市区市政园林部门提出申请,领取表格,并附有开挖草图。审批部门接到申请后,派人到现场勘察,按规定交纳道路修复费。同时还要征求交警部门意见。然后到市审批中心办理。审批是严格把关的,并不是谁想挖就可以挖。

  主持人:在做节目之前,我们也做了一些侧面了解,许多出租车司机对面路翻修深恶痛绝,称是“铜钱掉完”,夜雨是怎么看待的?今天有这个机会,代表你的出租车弟兄们向几位领导诉诉苦。

  夜雨潇湘:道路的开挖无疑给的士从业者带来不小的影响,道路开挖带来的路阻,开挖带来路面的损害对营运车辆也造成很大的损害。温州出租车从业者强烈要求有关部门能以市民利益为重,做好协调工作,少被人骂娘。

  摇曳的风铃:建议在马路和人行道之间建一条小的线路专用地下道,上面铺设能活动的材料,杨委员,这样的建议可行吗?

  杨伟锋:您的建议在国外的城市用得比较多,在整个道路建设过程当中就考虑了预留了地下共同沟的设计,将来随着城市发展需要增加管道的话,就可直接在预留沟里铺设,不需要开挖马路。但目前在我们国内除了上海浦东有这个规划上的考虑外,其它城市都还没有考虑,主要原因是一次投资比较大,另外是投资体制上的问题,我们现在的管网投入是以条为主,这样的话,对共同沟的建设和使用就比较困难,这需要理顺投资体制。

  摇曳的风铃:市区划龙桥路建好很长时间了,但路中间的电线杆为什么到现在还存在,今后是否还要在这里开挖呀?是什么部门管的,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协调吗?

  吴长柳:划龙桥的电线杆确实还在路上,我们在划龙桥道路建设的同时,已经同步建好了电缆沟工程,现在电业部门就可以把高压线下地,电杆就可以去掉。至于需要多少时间,我们正在与电业部门联系,尽快使电线落地,把电杆拔掉,保持道路的畅通、安全运行。

  坑坑挖挖:像我们普通市民如果有一些规划方面的问题要投诉的话,怎么向你们反映呢?

  杨伟锋:可以向温州市规划局投诉,电话:88368000。

  www17899:夜雨先生,你从市民的角度看,谁或哪些部门应该对道路的随意经常翻修负责任?

  夜雨潇湘:应该是市政负有不可推卸协调责任。

  ll:道路施工有关工程开工、进度和完工等信息能否通过电视、电台、报纸等新闻媒体对外公布呢?

  吴长柳:在工程建设过程中,与市民关系比较大的道路开工建设某些项目有在媒体公开,但并不是所有的进度、完工等都能通过媒体公布。公开的目的是接受监督,监督的途径也是多渠道的,如果所有的项目都在媒体公开,这有个工程成本的问题。

  lll:杨主任,你当过规划局长,现在又在人大工作,从你的角度看,你觉得道路不断开挖的症结在什么地方?

  杨伟锋:这问题提得很好,现在道路不断地开挖,一方面是城市道路建设和功能完善的需要,另外一方面是因为管理不到位造成了开挖的频率高,开挖的时间长,而影响交通、影响市民的通行。症结,我觉得主要是三个:一是投资体制问题,因为现在道路地下的管网建设还是以条投资为主,道路建设时往往某些单位还没考虑建设地下管网;二是整个道路地下管网建设管理开挖没有一个完整的管理规定,造成对道路开挖带有部分的随意性;三是道路建设、道路开挖的现场施工管理方法上有待完善。

  www17899:根据有关规定,新建道路3年禁挖,那么吴局长你怎么理解?

  吴长柳:新建的道路在3年内是禁挖的,总体上是要把握住,但如果遇到象自来水抢修、煤气管抢修及其他管线抢修等需要时,局部开挖是有的,今后这条制度仍然要把关。

  lll:夜雨,你是用路最多的人(呵呵,没说错吧),吴局长呢,是管路的官,现在你们面对面的,能不能给吴局长提写建议啊?

  主持人:夜雨正在跟吴局长交流,请这位网友稍候片刻。

  夜雨潇湘:采用新技术,比如采用顶管技术。对此吴局长表示在市区地质条件允许的地方已经采用,他同时还表示,在新城的规划中,多种管线的合并工作做得比老城区好,今后重复开挖的情况应该可以避免。

  摇曳的风铃:人家城市是想方设法增加绿地,而我们温州却反其道,把马路中的绿化隔离带都拆了,留下黑乎乎毫无人情味的马路,车是稍微畅通了,可作为决策部门,难道不觉得悲哀吗?来点人性关怀行不?

  杨伟锋:道路主要功能是交通,道路断面的设计最大的要求是提高通行的能力,绿化是起到美化辅助作用。因此,我们在考虑整个道路设计时要通过交通流量的计算,如果说已满足交通需要,可以留一部分空间用于绿化,反之,会影响道路的交通通行。

  摇曳的风铃:道路是公用设施,审批开挖时为什么就不多考虑考虑公众,是否因为审批门槛过于容易,所以有的部门就会想挖就挖,反正部门不会和部门过不去,柳局长,这话有道理吗?

  吴长柳:道路开挖是城市发展、完善的需要。第一是交通发展的需要,随着城市汽车的增加,对道路交通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有些道路就需要开挖拓宽。第二是城市景观的需要,最近几年我们对所有的架空线实行逐步落地,也需要开挖道路。第三,城市事业发展的需要,比如现在通讯线路的增加,城市高楼对管道煤气的需要。上面这些需要对城市道路的开挖,市民从中也得到了实惠。

  吴长柳:道路开挖是要经过严格审批的,部门间也是要协调的。并不是因为趋了办事效率提高,就放松开挖管理乱批、滥批。

  雨花石:温州“拉链路”的问题,能不能几个部门统一规划,一次完工?

  杨伟锋:解决此问题是我们政府努力的方向,采取有效的措施,减少道路开挖,具体来讲要加强依法审批,有效管理。在道路建设中应当把所有与道路有关的管线工程,统一纳入设计或建设。要求市政府尽快出台城市道路地下管线的管理办法,使道路开挖纳入法制管理。对新建的道路必须要严格控制三年内不能开挖,保持道路的完好性。从严控制临时性的开挖,而且要实施地下管网同沟同井的铺设。有效利用地下空间资源。市人大要加强对道路开挖的管理的监督。

  月满楼:给吴局长一个信息,希望你能向市政府传达,廊坊市从1998年起就规定,不论提前有无规划,供电、供水、燃气、电信等管线单位,必须配合旧路改造或道路新建预先埋设管线,在统一的时间、地点进行统一施工。如果当时不参与统一行动,预埋管线,事后一律不许再开路布线。

  吴长柳:新建、全面整治的道路我们已经这样做,有些旧城区老路由于过去地下管线不完善,还存在局部开挖增设管线设施的问题。可以有把握的说,今后的道路建设和通过整治以后的道路情况会大有好转。

  hawypan:杨主任,你好!温州近几年来城市道路建设日新月异,的确令我们老百姓高兴!但请问为何不先做好高起点规划,然后做好城市道路建设?

  杨伟锋:你提的问题实际上要从两个方面去理解:一是高起点的统一规划,道路规划是总体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在总体规划阶段,道路规划要首先完成;二是现在我们看到的道路建设和开挖是规划实施的问题,根据城市发展的需要,城市道路也是逐年地进行建设的。

  花好月圆:我知道国外在道路施工中有顶管开挖技术,可以避免队道路开膛破肚,不知道温州市政部门为什么不考虑引进,是没钱吗?还是不知道有这些先进技术?

  吴长柳:95年我们西水东引工程在过境公路民航路就已经采用顶管过街技术。但这个技术的使用受道路地质条件和工程规模等情况的限制,大面积推广还有点距离,今后凡是能采用的我们都会采用。

  www17899:吴局长,你对温州都市报今天的《路面苦叹》舆论监督有何看法?对老百姓的反映持什么态度?

  吴长柳:首先应该感谢市民、网民对道路建设管理的关注、支持,这种形式是我们工作接受群众监督、听取建议的有效方法。群众反映的问题都是我们在今后工作中,要注意和加强管理的问题。我们将诚恳接受市民、网民的合理建议,把我市道路建设、养护管理工作做的更加完善,给市民、网民一个整洁、畅通的道路环境。希望今后有更多的市民、网民参与这个栏目活动。

  摇曳的风铃:杨委员,难道就没有一个流量的预测,在建设道路时有个前瞻性吗?市政府都说要大手笔的。

  杨伟锋:流量预测本身就是道路交通规划的一个重要依据,我市在编制城市道路规划过程当中,都进行了道路流量的调查和预测,在预测基础上进行道路的布局规划。

  lll:在不能避免挖路的情况下,市政有关部门能不能做好各施工现场的围蔽工作?

  吴长柳:这个问题很好,前段时间我们通过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会议上对文明施工提出了要求,另一方面要制定市政工程文明施工管理办法。要求所有的道路建设施工、开挖都要达到围蔽,争取做到封闭施工。

  www17899:我们建议推选夜雨先生为市区道路施工监督员,不知吴局长意下如何?

  吴长柳:非常欢迎!我们现在有行风监督员,再加上道路开挖文明施工监督员,这能使我们的工作更好地接受市民、网民的监督。

  分君:杨主任,现在道路的地下管线预埋的档案归哪里统一保管?开挖有没有统一审批?

  杨伟锋:管网的审批在规划局,路面的开挖审批在市政园林局。

  陈一江:这次市区电信管道埋设管理不到位,市行政执法人员熟视无睹,如水心街道口103车站边行人道上,建起一个高出地面40公分大的检修井,严重妨碍行人走路。请问吴局长有何看法?

  吴长柳:有这个情况,高出40公分的是电力、通信分接箱的基础,上面部门还要放置分接箱设备。分接箱是不能埋在地下的,这样的布施确实给行人带来不便,但不会影响通行,敬请谅解。

  摇曳的风铃:关于畅通,我们城市规划中,有一条轻轨贯通东西的,但到目前,并没有看到规划有给轻轨留地方的,是不今后重新拆了房子建轻轨呢?还是仅仅就规划算了?往届政府反正不管上届政府的承诺。

  杨伟锋:轻轨的规划是近几年城市规划当中新列入的一项交通规划,随着轻轨交通规划确定,城市规划必须预留轻轨建设的线路,纳入城市规划的统一控制,这个控制已经在实施。

  分君:杨主任,一些路段的交接处总是不平整,开车的叫苦连天,也不见人来修整,这些事归哪里管?

  杨伟锋:由市政部门管理,具体可向市政园林局咨询。

  分君:吴局长,你有到国外考察过吗?国外是不是道路上没有灰尘?我们温州大概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水平?

  吴长柳:去过国外,也为在国外一周内不需擦皮鞋而赞赏。应该承认这几年通过文明施工管理、建筑废土运输管理以及道路洒水保洁管理的加强,道路的整洁度有很大的提高。但我们的城市还在建设当中,旧城改建任务很艰巨,管理手段必须不断加强,达到国外这种整洁程度还需要一个过程。

  hawypan:请问吴局!温州城市道路的绿化率原本在全国城市中不算理想,为何绿化隔离带建了又拆,拆了又建!为何不做好资源的合理整合,以避免不合理的重复建设支出!

  吴长柳:道路的功能首先是交通功能,在道路建设时交通量还不是很大,充分利用绿化带增加城市绿地面积,是必要的。现在随着交通流量的剧增,在道路改建或全面整治时,进行路幅调整,取消绿化带,主要是为了增加车行道,提高通行能力。

  吴长柳:这部分拆除的绿化带就不会在道路再建,根据规划这部分减少的绿化面积要在其它地方补回。

  分君:杨主任,你长期在规划局工作过,你对群众称规划局为“鬼画局”有什么看法?现在的情况有改观吗?

  杨伟锋:城市规划是城市发展的一个长远的蓝图,它即要进行长远的控制,又要指导当前的建设,因此规划它必须做到科学、合理。近年来,我市城市快速发展,从原来的中等城市向大城市转变,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制定的城市规划就难以适应城市转换发展的需要。有必要对规划进行合理的调整,因此对部分群众讲规划为鬼画可能是城市发展和规划调整所带来的。

  坑坑挖挖:作为一个温州人,我想知道我市下一步的道路规划方案是什么?

  杨伟锋:道路规划是城市总体规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城市发展的一个重要骨架,新一轮的总体规划已经对城市道路网规划作了调整和完善,主要是把城市道路分层次进行布局,形成现代化的交通网络。明确了城市的主干道、次干道和城市支路的合理布局。同时,在规划上还考虑了城市快速路系统和城市的轨道交通系统。如果你需要具体了解这方面的问题的话,请你到温州市规划局道路市政处进行咨询。

  分君:吴局长,你们局对全市的地下管网的分布情况都了如指掌吗?未来五年道路的地下管线规划也一清二楚吗?你们审批的依据是什么?是不是头头说了算还是评审说了算还是自己几个人说了算?这个问题请回答。

  吴长柳:地下管网过去资料不齐是个事实。三年前,有市政府牵头规划部门为主,投入了近700万资金,把地下管网的分布情况进行了普查,比较完整地掌握了建城区范围的地下管网布设情况,而且建成了地下管网的信息系统。

  吴长柳:未来的地下管线建设,要按照同步建设,同沟同井的原则严格按照规划实施,不存在某个人说了算的问题。

  主持人:如何治理、杜绝“拉链路”,应是有关部门摆上桌面的严肃问题,在本期节目行将结束时,请三位嘉宾为温州巧治“拉链路”支招。

  杨伟锋:要杜绝“拉链路”关键是依法办事,加强管理,有效监督。

  吴长柳:科学规划、严格管理、统一实施、接受监督。

  夜雨潇湘:在可预见的未来,温州应该有对造成道路随意开挖真正负责的部门,象目前这种市民反映激烈而有关部门高唱赞歌的状况是不正常的.

  主持人:让人苦恼的“拉链路”,不仅损害了城市的整体形象,同时浪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好在有关部门已充分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今天几位嘉宾走到代表在线来,与网友理性的探讨道路建设问题,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希望相关部门在今后的道路规划和道路建设中有更加理性和长远的眼光,这不仅是市民心中最质朴的愿望,也是一个城市的福祉所在。主持人:由于时间有限,本期代表在线到此结束,感谢三位嘉宾,感谢网友的热情参与,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