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大家好,欢迎参加第三期代表在线。今天我们邀请到温州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刘陆彪、温州市第十届人大代表朱道统、温州都市报记者林一笑三位嘉宾来到“代表在线”,与广大网友共同探讨今天温州都市报第八版登载的“效能日记”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下面请三位嘉宾向网友作自我介绍。

  林一笑:大家好,我是都市报记者林一笑

  刘陆彪: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温州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刘陆彪。

  朱道统:大家好,我是朱道统人大代表!

  主持人:一笑,听说你在采访这篇“效能日记”遇到不小困难,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其中的经过?

  林一笑:可以的,我大致的描述一下,林一笑:当时在我们采访之前,其实电视台的实事面对面的记者一直就在联系该企业的负责人陈志淡,希望他

  能在镜头前接受采访,可是多次努力总是被陈志淡拒绝。所以,我和主任戚人伟及人大的周松玉当时觉得如果做这个题材难度会很大。在前往平阳前我们事先

  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来个先斩后奏,先到平阳县人大,大致了解情况,再直冲雁峰机械塑料总厂。到了

  那里之后厂长很忙,所以一直没有时间也不愿意接受我们采访,我们只好在厂区里四处转,实地感受了企业生产场地的紧张,工人们露天生产的。

  林一笑:按理说这样的情况,厂长一定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倒,可是他却缄口不言

  林一笑:我们开始几乎不是在采访,而是大家轮番开始做厂长的思想工作,让他打消顾虑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林一笑:但是几经努力,最后厂长还是不愿意说,只是讲了自己厂里的实际难处,但是对于其他的东西却不做多说

  主持人:好的,谢谢一笑,下面我们请刘局长介绍一下效能革命的对象重点在哪里?

  刘陆彪:我们国家公务员及其它机关工作人员,重点是执纪、执法部门。

  主持人:在基层政府部门,特别是与老百姓密切相关的政府部门中如何有效开展效能革命?

  刘陆彪:严格来讲是基层政府部六指的是乡镇这一级的政府机关,那么这一届的政府机关的效能如何直接关系到老百姓,所以在乡镇机关开展效能革命显得更加重要。首先是乡镇的主要领导要重视这项工作。要采取有利的措施来革除我们某些机关当中办事效率不高,作风粗暴,态度冷淡,对人民群众不负责任的这种风气。

  主持人:请问刘局长,对该人大代表的遭遇您作何感想?

  刘陆彪:我看了今天的温州都市报,反映了该人大代表在办理土地证时的一些情况,虽然我还没经过调查核实,从反映的情况看,是令人气愤的。

  刘陆彪:这件事办了七十天,后又拖了四十天,到现在还没办成,可以看出我们的办事人员作风不踏实。

  刘陆彪:工作人员随意的提出一些不必要的材料,延误了时间。

  刘陆彪:这也说明我们的办事人员的素质不高,所以这里不仅是一个服务态度问题还存在一个服务质量问题。

  主持人:朱先生,作为人大代表,你对同样是人大代表的浙江雁峰塑料机械总厂负责人陈志淡的遭遇作何感想,你能否从人大代表的角度,阐述一下你对此事的看法。

  朱道统:我看到都市报的报道,这个事件本身说明我们温州开展效能革命的必要性。

  朱道统:市委市政府开展这次革命很正确很及时,自从开展效能革命以来,政府工作部门效能提高很明显,这是要肯定的。

  朱道统:现在群众担心难以坚持,从70篇日记的时间中看出,效能革命大家都应该出力。平阳这个代表不想投诉,主要怕打击报复,所以我们应该建议政府部门对打击报复者要严肃处理,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风气。

  朱道统:效能革命一定要坚持下去,就市政府提出的效能革命要不达目的绝不能收兵。

  主持人:关心:刘书记,市纪委会监督平阳这件事的落实吗

  刘陆彪:我上午看了这个报道后,已经向平阳效能监察中心作了了解,这件事看来前面七十天的事情已经处理了,后面又拖了四十天还没解决,一个要交征地管理费还有一个水利基础设施费,这两个费不交就不给办理。据我了解,水利基础设施费已取消,那么土地管理费我已问了市国土资源局有关人员,据说这两个费跟这个事情没什么关系。

  刘陆彪:平阳国土资源局有关负责人可能对政策不熟悉,还有没有存在其它原因呢?我想要经过进一步核实。如果说明明知道费不能收,那么以此为借口不给办理,那是另外一回事了。那要按照效能监察的要求来进行查处。

  主持人:醉红裙:你们作者在采访这个题材有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林一笑:除了厂长不配合采访外,无法更深入更详细,其他的官方压力倒没有,因为毕竟我们有人大的支持

  醉红裙:你们作者个题材有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分君:刘局长,这个月是效能革命整改月,据你所知,有多少人因为犯四项禁令被查?这个问题请一定要回答!

  刘陆彪:效能革命是从8月22日开始,应该说到今天为止已有一个多月了,我们收到的投诉有八百多件,其中属于效能方面的有一百多件,全部按照市委的要求进行办理,有的转到各县市区办理,有的市直有关部门办理,大部分都有了结果,据我所知现在经过查实已经受到处分的三十多人,其中市直单位有六个。

  分君:四项禁令是要求机关同志不要到基层企业吃请,但这种现象还是存在,只是他们中午不喝酒罢了,这种改进有什么意义?请朱代表回答。

  朱道统:这个就是禁令里面有规定的都要禁止,工作需要到下面吃饭应该吃工作餐,大餐应该注意群众影响。

  平民:刘书记如何解决温州公务员吃拿卡要这种顽疾?使效能革命能长期开展下去耳不是走过场?

  刘陆彪:吃拿卡要确实是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我看要两手抓,一手抓指标:按照已有的规定,严肃地查处吃拿卡要的行为,第二要抓治本,就是要解决深层次问题,通过改革使公务接待的货币化,办事制度化、程序化,只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我想才能杜绝吃拿卡要。

  人大:一笑记者“他却缄口不言”你是如何了解这些情况的?

  林一笑:厂长不说,我们就找到写下那个效能日记的陈绍云去了解,而陈绍云当时办证所受的委屈正无处发泄,所以一些详情从他那里还是知道了许多。他说办了七十天都没办好,他也想辞职不干了,所以胆子就大一些没有顾忌

  分君:朱代表,你认为效能革命所谓的用三铁来治四项禁令的实际效果如何?朱道统:用铁的纪律来治效能革命有明显的效果,特别是中午吃酒的问题已经引起大家的重视,大有改进。

  朱道统:办事效率快了,程序简单了,服务态度提高了。我们企业家反映现在办事方便多了。

  主持人:刘局长,效能革命如何有效预防因举报效能问题而可能出现的打击报复行为?如何保护举报人?

  刘陆彪:我们监察部门对举报人有一整套的保护措施,如果发现举报人被打击报复,我们将严肃查处。

  分君:说句实话,现在基层企业哪个企业没有“软肋”?机关正是抓住这点来要挟,林记者你是这样认为吗?

  林一笑:我不认为任何一个企业都有软肋,这个说法有点偏激,其实还是有一些企业家是在脚踏实地想干一些实事的,就算有软肋也应该应法查办,不应该成为吃拿卡要的借口。

  刘陆彪:确实有此情况,查处案件只强调客观原因,我们监察机关查办案件重事实,重证据,不被其它因素所左右。

  主持人:以上是刘局长对网友我是英雄:“请问刘书记,您在查处有关案件或被举报对象时,对方是不是大多强调客观因素,而对主官避而不谈,对此您怎么看?”的回答。

  杯子:其实,我们只想知道,到这个部门办事,都有需要什么材料,一些不必要的材料为什么叫我们提供?这不叫刁难又叫什么?如果这是刁难,那应该如何处理?

  刘陆彪:这个问题应该说这次效能革命我们事先都做了比较完整的规定,那就是说,一个部门办什么事,需要什么材料,都要事先公开,公布于众。没有公开、公布的办事条件,是不允许随意设置的。

  刘陆彪:在办事过程中,对相对人要一次性地告知需要准备哪些材料,不允许办一项再加一项,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违反了规定,是要受到处分的。

  刘陆彪:市直机关人员因未能一次性告知管理相对人或服务对象前来办事所需提交的材料,使其无效往返,被投诉查实的,一律参加离岗培训,视其情节给予相应处理直到辞退。

  人大代表:一笑记者,希望你能将这类现象多爆光,能坚持吗,怕报复吗

  林一笑:说不怕报复是假的,但是不会因为怕报复就不敢写这些反面报道或者批评报道,因为做为记者必须有记者的良知,我只希望能尽一个记者的绵薄之力,推动效能革命,让老百姓有一个说话评理的地方。我想只要我还做一天记者,那就会继续关注这些问题

  主持人:人大代表如何在效能革命中发挥监督作用。

  朱道统:人大代表是人民选起来的,就是要反映民众的呼声。凡是发现政府部门违反效能革命的禁令,人大代表都要向人大常委会如实反映,通过人大常委会监督政府部门及时改正。

  主持人:刘局长,对于基层效能革命中出现的问题,如何进行处理?如何反馈?

  刘陆彪:我们实行分级管理的原则,应该由各县市区效能监察中心负责受理和查处。

  刘陆彪:由受理查处部门负责反馈。

  我是英雄:我也是平阳敖江的一机械企业负责人,遭遇与陈志淡差不多,平阳的个别机关作风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今天为什么没有平阳县的领导到聊天室?

  刘陆彪:如果你也有这样的情况,我请你鼓起勇气向当地的效能监察中心进行反映、投诉。

  keke:我想问一下林一笑,在平阳的那个老板在“揭发此事后,是否受到了打击报复?

  林一笑:打击报复倒算不上,小鞋是肯定要穿的,这才是陈志淡不愿意出来接受采访的原因。据说原定于每平方米七元的罚款,后来因为陈志淡去效能中心举报了,现在处罚也要涨价了

  陈一江:今天温州都市报刊登了“70天日记”现象,体现新闻媒体的应有的勇气,戳痛了一些部门,为”效能革命”呐喊,老百姓拍手欢迎讲真话文章,不知市纪委如何去抓平阳县对“效能革命”态度。

  刘陆彪:我首先对新闻媒体参与对效能革命的监督表示欢迎,媒体的监督必将大大促进我们效能监察的力度。至于对平阳县的效能革命的问题,首先我相信在平阳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一定能够顺利地推进。我们市效能监察中心对各县的效能监察工作也会加大督促的力度。这场效能革命非进行到底不可。

  分君:朱代表,你认为效能革命到了这种程度,是不是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啊,老百姓普遍认为是走过场啊。

  朱道统:上面已经讲过成果还是有的。但这个问题下一部要实行政府职能改革,职能改革的方向要还权与民,变全能政府为有限政府,还有政务一定要公开。效能革命一定要建立长效机制。

  qlz:我是一个企业的负责人,请问刘局长,温州的很大一部分所谓手中有点“权力”的公务人员多少都存在“舞铜棍”现象,我们认为这与温州许多本土企业外迁有很大关系,另外也有不少公务人员似乎存在收入上的心理不平衡,进而使“吃拿卡要”现象越来越严重,你认为是吗?

  刘陆彪:温州企业外迁的原因很多,投资环境不太好也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至于公务员收入低,心理不平衡从而导致吃拿卡要,我想这没有必然的联系。

  分君:朱代表,我感觉每年的所谓机关作风整顿换汤不换药,只打苍蝇不打老虎,这种现象的根源在哪里?怎样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局面?

  朱道统:机关作风整顿关键是领导,领导一定要以身作则。凡要群众做到的,首先领导必须先行。我认为这个根源主要是公务员的素质问题,如果要换汤又换药的话必须提高公务员的素质,真正做到立党为工,执政为民。

  mm:请问一笑如何认定那块空地为合法转让的土地

  林一笑:据我们了解,这土地是从一个破产企业那里拍卖过来的,这一点国土资源局的林局长也承认这是合法的,只是后来因为县里规划调整,导致该地块多出了一千多平方米,这部分应该按有关政策处理

  分君:林记者,你还会继续深入报道这个“七十天”事件吗?

  林一笑:那肯定会的,因为我们做的代表在线栏目定位就是有投诉、有反馈、有监督、有落实。我们会一直关注下去,一直到解决为止。

  分君:朱代表,你们从人大的角度看,应该制订什么样的长效机制呢?这个机制由谁来制订?由谁来监督执行?朱道统:政府职能改革一定要立法,要有法律依据。提高公务员素质。政务要公开,加强监督。机制还是由政府来制定由人大监督。

  杯子:想请问刘书记,七十余天白奔波,结果有关责任人处理只不过行政诫勉,晃是处理到位了?

  刘陆彪:这个事情分两个时间:其中一个我们效能革命还没开始实施,那时候还没有这方面的处理规定。所以当时的处理是可以的。

  主持人:分君:刘局长,你刚才所说的部门资料要事先公开公布,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他们存在很大的随意性,而且重复的资料要反复报很多次,浪费了很多时间。这种情况普遍存在。

  刘陆彪:这种情况就是要纠正、要查处,对屡教不改的要严肃处理。

  市民:如此投资环境,温州企业家只能落荒而逃,总有一天温州将空心化,刘局长效能革命能动真格吗?

  刘陆彪:效能革命的各项措施我们已经付诸实施,我们一定会按照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四项禁令和“三铁”的要求,扎扎实实的推向深入。

  主持人:荣欣:刘局,希望您借助这次机会深刻调查关注下平阳行政行为,您会关注深追究严肃查办吗?

  刘陆彪: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关注,我已经督促平阳的有关方面去核实了。

  zooman:出现这样的事,一般人不敢出来说话,情有可原,但是作为一个人大代表,在这个时候拒绝出来说话,是不是算失职,清朱代表回答

  朱道统:算失职!人大代表应该到县效能革命中心去投诉。

  林一笑:不是不关注,我们报纸也经常登,但是不可能不加筛选拿来所有的都登,我们只能选择一些比较典型的登,举一反三,一样可以起到推动改变机关作风的作用。

  主持人:以上问题是对网友分君:“林记者,为什么机关行风问题这么多而暴光得这么少呢?是不是报纸不关心这类事情啊?”的回答。

  分君:刘局长,目前平阳这家企业的事情由哪里牵头在协调处理?

  刘陆彪:还是由平阳县的效能监察中心负责受理和调查处理。

  主持人:刘局长,效能革命重点在监督,单靠各级效能监察中心进行监督显然是不够的,你觉得应如何发动群众进行监督,如通过网上举报或来信来电举报?

  主持人:因栏目时间有限,而网友提问较多,请大家抓紧提问。

  刘陆彪:这个问题提得好,效能监督还需靠各方面支持和参与。单靠效能监察中心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需要广大群众、新闻媒体的参与,形成一个大家都来关心,各方支持效能监督的这样一种氛围。

  主持人:分君:刘局长,从上次报道看,90%以上的投诉都不关效能革命的事,那这么多的投诉应该到哪里投呢?应该由谁来受理呢?那些投诉后来有得到处理吗?

  刘陆彪:群众对效能监察中心的信任是可以理解,但确实多数投诉不属于效能监察的范围,比如说涉及司法的问题、政治历史遗留问题、房屋产权问题等,这些问题都应该有有关部门负责受理和处理。

  wz821215:林记者:你们报社还支持你深入报道吗?上面是否有压力给你们?

  林一笑:报社当然支持我深入报道,否则这么尖锐的问题也不会整版编发,并在一版做了导读,这都说明报社给予这个代表在线栏目的支持,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受到任何压力。

  主持人:何所求:刘局长,我也看了今天的都市报,其中提到雁峰的厂长后悔没有早点找关系找人而去举报,现在反而受到小?的待遇。请问这样的思想是不是反映了我们政府机关权力是否为个人所用?因为找个当权的领导就可以办理了!

  刘陆彪:你所提的问题,各别现象还是存在的,但是我想我们效能革命的目的就是要解决办事只讲人情不讲法律的现象,找人解决问题这是落后的现象。我们政府机关就是要做到依法行政、文明行政,这是我们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要求。

  杯子:刘书记,水得基础设施费已取消,为什么平阳还在收?这样做应该怎么处罚?

  刘陆彪:收取水利基础设施费不能作为该企业办理土地续用手续的一个条件。

  主持人:好的,本期代表在线已经结束。感谢三位嘉宾来到代表在线,接受我们的访问。正如刘局长所言,效能革命还需靠各方面支持和参与,单靠效能监察中心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需要广大群众包括我们广大网民和新闻媒体的共同参与,形成一个大家都来关心,各方支持效能监督的这样一种氛围。感谢网友参加本期代表在线,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