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聊天主题:苍南“伪劣奶粉”事件与信用建设

  主持人:药材、商标、印刷品、黑心棉、乡吧佬、奶粉……这其间的每个词都是苍南人心头的一道疤痕。只是有的已愈合,有的刚被贴上。如今,让苍南人寝食不安的新疤痕是伪劣奶粉。有人说,这些年,一旦有轰动全国的造假事件,苍南总是榜上有名、在劫难逃。

  主持人:“苍南怎么啦?”人们不禁发问。“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苍南人也在问自己。眼下,苍南上下正忙于一场轰轰烈烈地“清剿伪劣奶粉”的运动。当“信用”一次次被喊停,当“疤痕”好了又贴时,纵然你竭尽全力地千万次地补缺,有人还会千万次地追问。也许此刻苍南人急需做的是真正的静下心来,从上到下,从政府到企业,从商家到市民,在内心深处来一场彻底地“信用危机”大讨论。不再相互推诿,坦然面对疤痕,以“壮士断腕”的气概和决心来共同整治市场,呵护市场。

  主持人:维此,“信用”才会一点点的被拾起,作为“信用温州”重要组成部分的“苍南信用”才会不再伤心。今天,我们特邀两位人大代表--温州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周德文和温州月兔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谢铁澜就苍南“伪劣奶粉”事件与信用建设同广大网友一起讨论。

  主持人:请网友注意:因机关工作时间调整,代表在线改在下午3点开聊。

  我是英雄:都市报报道中说,为什么总是等事件爆发或被媒体曝光后,有关部门才出动,才打击,才整治,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呢?请问周代表,这问题究竟在体制上,还是在“人”?

  谢铁澜:各位网友下午好,今天的聊天只代表我个人的看法,可能有些不正确的地方,请给予批评指正。

  周德文:大家好!我是第二次参加代表在线与网友直接接触,我很乐意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欢迎提问。周德文:应该是从三个角度讲:劣质产品在市场上出现,一是生产者惟利是图不顾消费者的利益,制造出不合格的产品。二是经销商没有很好的把关,使得劣质产品流向市场。三是政府监管部门未能很好的尽职,作为政府部门,应加强对企业生产产品的质量监管,尽量使事后控制变成事前监管。比如说定期对企业产品进行全面或抽查。

  在一休:请问谢代表,为什么这些乳品厂以及“乡吧佬”企业生产的产品都有县里质量技术部门的审批和抽检,但一旦到国家就不合格了呢?这其中是检测标准不同,还是部门和企业有某种暖昧关系?谢铁澜:我个人认为有两个方面组成:一是政府和职能部门把关不严,二是企业的作假行为和手段太恶劣了,任何一个产品我们国家都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不可能说县里合格的东西国家就不合格了,应该说一个产品除了国家统一检测以外还有一个经常性的市场抽查,使企业的产品永远是合格的。

  鹰击长空:请问谢代表:政府要怎样做才能减少象伪劣奶粉这种事情的发生呢?

  谢铁澜:我想对这个事情的发生是多方面的,有政府的行为也有企业的行为,政府部门也不光是工商、质检部门的事情,甚至关系到卫生、物价、环保等有关职能部门的事情。政府要管好这类事情,要全方位地把工作做到家,比如说价格,现在市场上的奶粉都在无序地竞争,都在低价搞促销,好的产品价格高,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高价格就卖不出去,甚至生产好的产品的厂家也在想方设法偷工减料把成本降低,从而导致了恶性的竞争,说穿了,物价部门也应该去管一管,看看如此便宜的奶粉是怎样生产出来的,所以说物价、工商、质检、环保应该相互联系与沟通,才能把市场搞好。

  as7777777:周总你好,你是温州第一批搞公关的人,你在福昌巷的时候我们共事过,你能给大家谈谈温州人的到底是不是讲信用的人?周德文:李明你好!很高兴在网上与你聊天。温州人以善于经商闻名,温州的绝大部分商人在市场经营活动中都能尊纪守法,恪守商业道德和信用,所以在市场活动中取得较好的业绩,创造了财富。但在市场活动中也有一部分温州商人惟利是图,生产出象劣质奶粉这样严重损害消费者利益的产品,散失了信用,也损害了地方的声誉,这部分人是应该受到谴责的,政府部门也该加大对这部分企业和劣质产品的打击力度,树立起温州的质量和信用。

  鹰击长空:请问谢代表,每次都等事情的后果发生以后再去打击再去清查,是不是太可悲了?付出的都是生命的代价啊。有什么办法可以改进吗?请谈谈你的看法。

  谢铁澜:我看还是要用法制的手段去管理市场,因为市场经济不是自由经济,市场经济要求每个企业要依法去运作。政府要重视产品质量、销售的各个过程,要求政府的每个职能部门都要去关心本地的每一个产品,温州是一个轻工城,涉及到的产品很广、很多,那就更需要我们企业和政府去共同维护我们的市场,要关心市场上的产品质量问题,又要去关心企业内部的经营情况,政府也不能光为税收去维持政府,政府要关心自己管辖内的所有产品。等到出事了,企业的代价很大,政府的代价肯定更大。而且,这样的工作需要企业和政府平时主动地去注意。这与人的身体一样,需定期地进行检查,不要等到大病发作时,再到医院去冶疗,那样为时已晚。

  在一休:周代表,你既是人大代表,又是企业家,请问劣质产品对社会对人们带来的是什么?对一些企业为了追逐最大利润而疯狂制假你怎么看?

  周德文:劣质产品严重损失了消费者的利益,给消费者带来了身体和精神上的损害,这是一种不法行为,在道义上也是该受到谴责的行为。从长远来说,对企业来讲实际上也损害了自己的利益,伪劣产品在市场上是不能长久生存的,这种短期行为最终将会使企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使企业在市场上无立足之地。企业以最小的投入取得最大的利润,是企业正当行为,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企业的利润不能建立在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前提上来取得,应该通过不断满足消费者需求创造出消费者满意的产品,并不断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来取得利润。

  雨过天晴:有人说,过去温州是假冒伪劣的代名词,自从提出质量立市以后,温州产品的整体形象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就是苍南的假冒伪劣成了一颗老鼠屎,时不时地在我们的饭碗上丢上一粒,给温州的形象抹黑。从这一点来看,温州市本级的各主管部门也有责任,至少有领导不力之责。请市人大发挥威力,好好治治这股恶势力,惩办几个部门的头头

  谢铁澜:温州曾经走过一段坎坷的道路,特别是八十年代,我们曾经吃过苦头,经过这十几年来的努力,经过几届政府的努力,应当说温州的产品有了很大的提高,这是不可否认的,取得这样的成绩是由于企业和政府以及全温州的老百姓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个成绩也来之不易,今天苍南出现的这种伪劣奶粉,我想占我们温州所有产品的份额还是极少的,但危害很大,影响也很大。我作为一个人大代表,我想我们有责任去监督、去引导,特别我本人作为一个企业主,更应该起带头作用,政府应好好引导,至于出现了这种问题,如果触犯法律的话,应该受到严惩,苍南出现了这种事情,我很希望我们要吸取教训,引起警惕,再也不能走八十年代的老路了。

  天使长:周总你是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你对温州民营经济发展的历史很了解,能不能从资本积累的角度,来解释一下温州(不光苍南)在发展初期的假冒伪劣行为的深层原因以及治理手段,通过反思,对目前发生在苍南的事,有没有帮助?周德文:温州在民营经济发展的初期,出现了一些伪劣产品的现象比如劣质皮鞋等等,这在市场经济的初期尚可理解,但经过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的历程,温州已经普遍形成质量意识、品牌意识、信用意识的氛围下。苍南一再出现大面积的伪劣产品事件,这是很不应该的,也是值得深思的。这说明我们一些政府部门管理的缺位,没有很好的履行对产品的监管职能,苍南的职能部门应很好地反思,不要一味强调客观原因,而应该检查工作中的失误,举一反三今后亡羊补牢。

  高原:谢代表,你是温州月兔电器的老总,名气比较大,你能从企业家的角度出发,谈谈对苍南奶粉事伯引发的质量问题和产品监督体系建设的看法吗?

  谢铁澜:企业难免会出现一些质量问题,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作为产品质量,企业的法人是第一责任人,对企业生产的产品,法人要有良心、要有道德,你生产的产品,首先需要问自己,这个产品如果你是消费者,你要不要,你会买吗?如果你自己都不会买自己的产品,你卖给人家,你自己良心上过得去吗?所以我要求每个员工要把握产品的质量,把自己作为消费者来生产自己的产品。

  AS777777:中共中央批准《党政领导干部辞职暂行规定》了,明确指出“党政领导干部因工作严重失误、失职造成重大损失或恶劣影响,或者对重大事故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等,不宜再担任现职,本人应当引咎辞去现任领导职务”,请问周代表,是否认为苍南职能部门应该有人引咎辞职?

  周德文:苍南多次出现伪劣产品损害消费者事件,已经严重损害了苍南县以及温州市的声誉,对政府职能部门的失职行为,上级有关部门应在调查的基础上分清责任,对一些严重失职的部门和领导应追究一定的责任。

  深型号:我个人认为是政府的失信与民行为,导致了市场种种属于小部分人的非法行为,成了大家不得不做的普遍行为,因为你不同流合污,那你就会被市场淘汰,我的看法你是怎么看的,是偏激,还是全面

  谢铁澜:我认为是政府监管不力与企业法制观念不强所造成的,由于以上两种原因导致许多企业为了眼前的利益去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但市场经济也是有规则的,不是企业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政府依法行政、企业依法生产,我想市场是不会淘汰优秀企业的。

  复活:再也不能头痛医头,脚痛治脚了!亡羊补牢多了,说明这堵墙已经烂的不行,这已经不是堵住一个缺口两个缺口的问题了。苍南县政府应该赶紧请专家制定出一个切实可行的、综合的、有效力的的产品监督制度,并认认真真地去执行。周代表是管理科学的专家,请你谈谈这样的制度有没有可能被制定?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周德文:苍南多次出现质量问题,可以认为在产品质量监管体制上存在一定的漏洞,这需要加以完善。希望苍南县的职能部门能在学习借鉴兄弟地区同类制度和经验的基础上制定出切实可行的产品质量监管制度,在制订制度的过程中也可以听取有关专家的意见,使之更加完善。我个人认为,产品质量监控应从事后管理转到事前监管,事中控制及事后监督相结合,建立一种长效机制。

  华夏:现在中央已经在大力推行官员引咎辞职了,苍南职能部门是否也应该有人出来为此引咎辞职!请市人大加大监督力度,行使宪法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举行苍南伪劣奶粉事件听证会,给全市和全国人民一个交代。

  谢铁澜:华夏同志,我很赞同你的看法,谢谢你对温州产品的关心,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温州人。作为一个人民代表,我想我一定会把你的想法带到人大去。

  奶粉小丸子:周代表,你认为政府如何运作才算是科学的、高效的?我们现在听到较多的说法是,社会面广,要管理的地方很多,单凭有关部门几个执法人员是管不过来的,这句话也就成了某些政府官员的一个托词,对此,你怎么看

  周德文:政府应该依法行政,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损害百姓和消费者利益的企业和行为应加强管理和治理,对于出现的问题职能部门不能一味推卸责任,把责任全部推给企业。而应该认真反省,通过建立和完善有关制度来实施对企业产品的监管。

  制度是根本:个人认为,什么假冒伪劣都可以忍受,唯独食品是万万不能假冒伪劣的,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人大代表只能监督一时,靠的还是我们的职能部门!职能部门缩手缩脚,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要养这么多白吃饭的?

  谢铁澜:的确,食品和烟、酒、药等一些产品是人命关天的产品,职能部门要把它立为重中之重来进行管理,如果职能部门不去管,执法部门不去管,难道说要消费者自己去管吗?管好这项工作,政府、职能部门责无旁贷。

  天使长:八十年代温州的老路是什么?是中小企业背负着各种重负前进,在严酷的生存条件下发生的肮脏的资本积累行为,已成历史。作为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的会长,周代表你对现在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怎么评估?是改善了还是恶化了?在WTO、紧缩政策、资本面前,中小企业如何生存发展?如何从外部环境出发杜绝重走老路?周德文:温州经济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以民营中小企业为主体,它们在温州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温州中小企业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差,在发展中处于比较艰难的过程中。长期以来,温州的发展环境对中小企业而言并不是很好,中小企业作为弱势群体没有得到社会很好的关爱,比如在信贷支持上、技术支撑上、人才输入等方面都没有得到很好的帮助,所以从整体来看发展状况不容乐观。

  周德文:中小企业要健康发展,除自身的努力外,政府和社会要更多的关爱中小企业,为中小企业的发展制定一定的优惠政策,建立和完善中小企业的社会化体系。

  天使长:今天的话题有关“信用建设”,在指责企业主昧着良心造假的同时,谢代表对“政府信用是社会信用的核心”这句如何理解?您认为温州政府的信用可以打几分?除了部门管理缺位,造假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如何看待温州政府信用度与投资环境的关系?

  谢铁澜:温州现在在搞“信用建设”,我想信用有三部份组成,一是政府的信用,二是企业的信用,三是温州老百姓的信用,政府的信用是核心,我很赞成,这个核心要引导好企业甚至全温州七百五十万人民去讲信用。说话良心话,政府做了不少事情,也取得了不少成果,但是离真正到位还存在一定的距离,信用温州这三个主要组成部分要共同努力,才能达到信用温州的目标。对于给温州政府打多少分,我认为还没达到一百分。对于造假的深层原因是利益驱动,政府想多办些企业,多收一点税收,而企业为了获得更大的利润.温州投资的硬环境不如一些沿海城市,但温州应该在服务上、信用上,在各种软环境上下功夫来弥补我们的硬环境不足。

  静波观海:苍南从政府到企业,从团体到个人,都应该反思。二位代表认为反思应从何处开始呢?如果去反思呢?

  静波观海:苍南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问题,谢代表认为作为苍南企业及企业家,应该要怎么做呢?谢铁澜:应该说苍南出现的问题已经是很严重了,它不只一次的损害温州的信誉,我想不光是苍南的企业家,其中包括温州市的所有企业家都应该好好地进行反思,我在此网站上说:“所有的企业家你们要凭良心去生产你们的产品吧!”

  痛恨伪劣:我觉得乐清和苍南的起步是一样的,但如今乐清已成为一个具有活力的地方,而苍南依然没有走出当年的阴影,周德文代表你认为是这样吗?周德文:乐清和苍南一样曾经出现伪劣产品,在全国造成一定的恶劣影响,但乐清市政府及企业家能痛定思痛,从根本上树立起质量立市、质量兴企意识,并采取一系列有效的措施杜绝产品质量问题,使乐清的低压电器产品的质量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重新树立了地方及企业的形象,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苍南县政府及企业在这方面应该借鉴乐清市的经验,下决心改变目前这种状况。

  痛恨伪劣:我认为温州市人大常委会要对苍南德主要领导进行质询,以便更好地加强监督,周、谢代表你们理解呢?

  周德文:质询是一种刚性的监督手段,如果要对苍南县政府及领导人实行质询,必须依据法律规定的程序来进行,苍南县人民政府是由苍南县人大选举产生,按照有关规定应该由苍南县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实施。

  as7777777:铁澜同志,这几年你们公司的业务拓展得不错,你谈谈在信用建设方面有什么心得?我是温州国企的一位领导,很想学习你们的先进做法啊。

  谢铁澜:我们公司主要产品95%以上出口到世界60多个国家,近年来每年的产量以30%以上递增,除了把所握产品质量关以外,我们还十分注重对老外的其他一些承诺,凡是我们做出承诺的,我们坚决做到。有的工厂它们的价格比我们低,我们的产品的价格一般都比别人高3%--5%,但是老外还是长期把定单下给我们,而且每年都有所递增,今年1至4月份,我们已拿到了三千五百万美金的定单,这也是我们讲信誉所获得的丰硕成果。

  天使长:综上所述,两位代表对苍南问题的处置态度好象是集中在了加强产品质量监管手段上,在这一点上,不能够抹杀苍南有关部门的工作成绩,但管不胜管的背后,是什么原因?除了管理和收税,平时政府对企业的关怀和引导在哪里?在温州有多少的中小企业得到过政府的支持?周德文:政府对企业应将管理与服务相并重,对企业的不法行为应予于打击,但平时该加强对企业的服务和引导,为企业排忧解难。针对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在发展出现的困难,应制定一些扶持政策予于支持。

  主持人:网友提问太多,本期节目时间适当延迟。

  谢铁澜:产品伪劣,我个人认为有几种原因所促成,苍南的伪劣奶粉是低价倾销所造成的,这么便宜的产品,怎么会是合格的产品呢?所以说苍南的管理部门存在问题,特别是物价部门。所以说市场经济要全方位依法管理。现在问题在于管理的配套上。说实在,温州政府对于企业的关怀和引导还是不够的,对企业的管理,我想也是一种关怀,也是一种引导。

  天空:我记得两年前苍南开始搞信用苍南建设,推出了苍南信用网,但没过多久,全国各地更多的报道是关于苍南的假冒伪劣是多少的严重,这太有讽刺意味了。如果他们静下心来,好好的对全县各个村镇的工业进行一次梳理和整顿,或许象奶粉这样的笑话就不会再出现在苍南了。

  周德文:信用苍南建设不是一句口号,信用苍南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苍南县全县上下树立起信用意识,制定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措施,建立起信用体系,并要扎扎实实开展这方面工作,各部门、各基层组织都要从自身的实际出发,制定出相应的实施目标,并认认真真予以实施。

  痛恨伪劣:有人说,这些伪劣的东西苍南有,难道别的地方没有吗,苍南只是运气不好而已,谢总,您怎么看这种想法?

  谢铁澜:温州人苍南人都很聪明,我们为之高兴,温州人很勤奋,名扬天下,我过去曾经说过温州人是中国的犹太人,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我是温州人。温州人名气大主要是由于温州人敢冒天下先,所以说温州的一举一动都引起全国乃至世界的关注。所以说,温州人做好事能振动天下,温州人做坏事也能振动天下,这就是其中的道理,但愿温州人多做好事,少做坏事。

  静波观海:今年是苍南提出跨越式发展的第三年,政府在各方面的工作力度不可谓不大,但在这些方面还是屡禁不止,二位代表认为苍南县的各级政府下一步应该如何去做呢?周德文:苍南县应从该县实际出发,制定出适应该县发展的长期战略。从目前来讲,政府及各职能部门应充分认识到伪劣产品给该县造成的负面影响,要认真树立起质量立县、质量兴企的意识,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从源头上杜绝伪劣产品的出现。

  千里马:“月兔”现在已经深入人心,那么请问谢总怎么能把一个家庭作坊发展成今天这么大的集团公司,靠是什么呢?那么从苍南“伪劣奶粉”事件中我们又得到什么启示呢?

  谢铁澜:我想只要自己有一个正确的目标,成功率就会大,我的口号是:给用户提供一流的产品和服务。在这个事件中,我呼吁所有的企业界人士,千万不能给“温州”两个字抹黑。

  周德文:温州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已经树立了良好的形象,这良好的形象需要全温州人民来珍惜和维护。希望我们的政府和企业树立起强烈的责任感,来共同维护温州市的良好形象,并且不断使它增光增色。

  谢铁澜:感谢关心和爱护我们温州企业的网民,我想我们的绝大部分的温州企业家,会吸取苍南“伪劣奶粉”的教训,我们要加倍努力,共同维护我们温州产品的信誉,我很期盼着在政府的引导下,在温州七百五十万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温州产品质量会有一个很大的提高,只要我们踏实工作,凭良心生产,温州的产品一定会在世界的大舞台上潇洒走一回。

  主持人:本期代表在线到此结束。谢谢两位代表的参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