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温州好人网上行

为认真贯彻落实市第十一次党代会精神,进一步推进“我们的价值观”大讨论活动深入开展,使道德模范的先进事迹更好地走进百姓心中,形成人人学习模范,个个争当模范的良好社会风尚,市委宣传部、市“我们的价值观”大讨论活动领导小组共同主办“温州好人”网上行网络视频互动系列讲座。

该系列讲座共5期,将通过邀请温州历届道德模范或“感动温州人物”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典型代表作专题事迹报告,用榜样的力量去感染、引导群众做一个有道德、讲文明的人,在全社会营造崇尚典型、学习典型、弘扬典型的良好氛围,激励全市上下见贤思齐,积极参与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

网络直播

温州好人网上行:张炳钩与他的应急救援事业

土生土长的张炳钩凭着一股子热情,在2007年组建起了“壹加壹”。之后,“壹加壹”发展成为中国首家正式登记注册的民间应急救援组织。

温州好人网上行:温州航拍第一人陈斌的故事

身为一位摄影爱好者,因为感觉自己的照片无法出奇,于是他把镜头的角度切换到了天上,开始了航拍生涯。他被誉为“温州航拍第一人”、“离地面最高的摄影发烧友”、“空中的眼睛”,他有个平凡的名字叫陈斌。

温州好人网上行:活出了生命意义的新闻工作者

热爱把她带上了新闻之路;明确的目标成为她前进的动力;埋头苦干、超级付出让她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使命感成为她保持青春活力的秘诀。她说自己掌握了幸福的秘诀,活出了生命的意义。她,就是温州晚报副总编郑雪君。

相关报道

第一讲:奉献爱心,分享快乐

时间:2012年4月24日 14:30

地点:市图一楼多功能厅

主讲人:陈占国(温州技工学校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温州平安志愿者心理咨询大队负责人)

温州好人网上行 志愿者分享快乐公益

陈占国作“奉献爱心,分享快乐”为主题的演讲,讲述他的从善经历、心路历程。温州网进行全程视频和微博直播,向网友征集提问,并请演讲嘉宾现场解答。

现场互动问答

做一些好事会被误解,会被讽刺,该怎么办呢?

现在很多社会上的人,对做好事有点胆怯。现在媒体经常报道,谁把被车撞的人送到医院,还被人冤枉。这样的媒体宣传让人产生胆怯:我该不该做,我做了之后会怎样,或者最后还被人笑。弄得大家做好事好像做贼似的。这是什么原因,说白了,正义感不够强。如果你认为这是好的事,你去做了,你就不怕别人说。如果你做了一件好事。站在正义这一边,你就不会内疚。

经常看到车祸和灾难事故,以至于自己坐车常不安,有什么应对的办法?

这是一种心理方面很常态的状态。可用“情感组织者”的方法来环节。情感组织者就是用一个新的思维模式替代刚刚出现的消极的思维模式,每一次上车的时候,你出现害怕的时候,马上大脑机制转化,变成一个快乐的,大海的沙滩的场景。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具体地说,就是在人极度放松的前提下,输入一种积极的信号,当你出现焦虑的信号时,就用积极的信号替代掉。用开心的情绪替代害怕的情绪。

您在从事公益活动时,遇到过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主要是人员问题。我们这个团队里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是心理咨询师,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正在考心理咨询师。后来一批大学生加入我们的行列,共两百七十多人。这两百七十多人在网络注册,大不部分人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在做心理咨询的,大概也就三十多人。主要的也就五六个人。

加入团队的话需要有特别的条件吗?

我们的条件是开放式的,没有很死的规定。不仅仅只针对心理咨询师开放。只要您有爱心,有奉献的精神,愿意给人温暖和帮助,我们就欢迎您加入,是心理咨询师的更欢迎您的加入。(大家加入我们,一起来做公益吧!奉献爱心,分享快乐!)

在你服务的对象中,大多数人都存在怎样的心理问题?

我接触过的人最小9岁,最大69岁,接触最多的是学生,学生最多的问题是学习,青春期的学生最容易出问题,初一到初三,最大的问题还是厌学心理。这个问题需要学生和家长配合。你如果有足够的意识要改变自己,那么这个问题已经是改变了百分之五十,再加上一个好的心理指导师,就很容改变了。如果你是抗拒心理咨询,再好的医生也没用。所以主动权是掌握在被咨询者的手里。

做好人应该高调地去做,还是低调地去做?

人不是想要高调就高调,想要低调就低调的。高调取决于一个人的性格。如果这个人本身就是高调做人的,那么他做志愿者也好,做好人也好,就是高调地做。如果这个人本身低调,那么他无论做什么,都会低调。在做好事这个事情上,如果你去张扬,最终的结果会做不长。把自己抬得太高,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压力,人做事情有压力后,这件事情就很难做好,做最好的事是什么,就是于公于私都有利,才会做得长久。

您本人有没有遇到心理崩溃的时候?您如何缓解?

是人都有问题。除非你还没出生,或者死了。我也一样。我们做心理咨询有一种机制,叫督导机制,我们有同级督导,上级督导,我如果碰到问题,我会去找我的同事,找我的朋友,我会跟说。这个是同级督导,我们还有上级督导,我有一位老师,我会去请教他。你是一桶水,你的这桶水千万不要让他满出去,在你的水桶上面开一个小口。这个小口是什么,是亲密朋友,最好的不是你经常在一起的想见就能见的朋友,所谓的红颜知己也好,蓝也知己也好,只谈感受,不见面也可以。

因为我们经常有接触福利院老人、留守老人,现在很多老人不愁吃不愁穿,但是他们不快乐,他们的感情和心理是空虚的。怎么才能帮助他们,开导他们?

通过我对老人的观察,老人最大的问题是孤独感。他所谓的孤独感就是缺乏亲情。这种亲情我们外人是无法替代的。怎么样去替代呢,只能用时间去替代。我一年去看一次老人,是没什么用的。一个月走一次,稍微会好点。如果一个星期走一次,就能够建立起联系了。所以开导老人,给老人送东西都是暂时的,表面的。

第二讲:全力以赴 生命相“髓”

时间:2012年5月27日(周日)14:30

地点:市图一楼多功能厅

主讲人:俞康(温州医学院第一临床学院内科系主任、中华医学会浙江分会血液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温州好人网上行第二讲:温州医生现场演绎“心术”

温医附一院血液内科主任俞康教授在市图书馆讲述《全力以赴 生命相“髓”》的感人故事。讲座结束后,俞康与温州医学院学生交流医患关系等热点问题。

现场互动问答

捐赠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在体质和其他方面有哪些要求和限制?

非血缘捐赠年龄限制在45周岁以下,需要没有其他疾病。其实大部分人的体质都是没问题的,都可以成为捐献者,都可以加入中华骨髓库。中华骨髓库会在每个月的八号会进行一次采集。中华骨髓库实际上是个资料库,只要采集五毫升的血液,而后进行DNA的配型,配型之后就存在库里面。如果有患者配型成功,会对志愿者进行再动员。志愿者同意的,再进行体检,体检合格,进行捐赠。

到目前为止温州一年骨髓移植数量有多少,干细胞捐赠者有多少?

我们每年做的骨髓移植大约在三十几例,就是说我们每年新增的白血病患者有三百到四百。因为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能够获得造血干细胞移植。这里面有很多的因素,一个因素是配型,能不能配上;第二个因素是经济条件。所以我们极力地去做这个事情,因为我们知道,造血干细胞的移植,将近有百分之六十的病人都能够在公共骨髓库找到相应的骨髓,但是经济的问题始终是一个瓶颈,制约了很多患者获得新生。

您平时工作很忙,也没有时间学习,但您又这么广博,您学习的方法是什么?

做为医生来说,你需要良好的知识,更重要的是临床实践技能,只有把医学知识结合到你的临床技能上,才能有用。学习就是在不断的临床实践上,然后反过来思考这些理论的知识,然后你才能记得住,会有很好的收获。仅仅靠刻苦的学习是远远不够的。

您的事迹很鼓舞人,可否谈谈如何克服在工作岗位上面的困难?

首先要纠正一下,我没有任何事迹,我都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我想这是我的一个准则。对于学医的同学来说,心态很关键,假如你热爱这个行业,我觉得你可以继续深入发展。假如你觉得这个行业不适合你,你可以转行。做为一位学医的人,要想清楚,你该做什么,你想做什么。这个明确了,自然就会有动力去学习。

您平时要做慈善,要上班,那怎么去安排休息,怎么协调个人时间?

我觉得慈善和工作一点都不矛盾,做为医生的话,大家都知道,我从来没有节假日。

那您平时有什么业余爱好?

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私人爱好了。我就想在人生的这段时间,多做事情,当然也希望着早点退休(笑)。

您在就医过程当中,哪一个案例给您的印象是最深刻的。

从医的过程,差不多走过了三十年。案例最深的,还是很多的。比如有一个乐清的小姑娘,她小学的时候患了白血病,现在读完大学,成了老师,结婚。谈恋爱的时候还找我商量,说找什么样的男朋友。看到这些痊愈的病人,就会觉得,我们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现在社会上的医患关系比较紧张,您是怎么处理和病人的关系的?

医患关系紧张是个不争的事实,追究原因,就是病人对医生缺乏信任。我想你只要全身心地为病人服务,而病人也能看到我们的付出。我们血液科到目前为止,还真的没有大的医疗事故。人和人的交流,只要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交流,就不会有隔阂,没有隔阂,就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到您走到现在,并一直走下去呢?

这个问题呢,其实跟我的工作性质有关。我每天做着这样的工作,我每天面对的是这样的病人,同样我每天也都面对着一些非常善良的好人,包括捐献骨髓的,捐献资金的。我想,慢慢地,大家都会变得善良。其实我只是一个桥梁,我把有爱心的人联络起来,让患者得到帮助。并不是说做一辈子好事,也不是刻意地做什么好事,这是我的岗位,这是我的工作,我就要把他做好。

您在做好事的过程当中,会被人不理解不承认不接受,您有什么感受?

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做了好事被人不接受,实际上我觉得这个跟做好事的人的心态有关。比如你可以觉得自己是在做工作,并不是在做很大的好事,并不需要人家怎么褒奖你,赞扬你,那就不会失落了,这事情,做了就做了,过了就过了,不需要人家怎么看你,人家认为是假的也好,真的也好,我想我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该做的也就做了。

第三讲:活出生命的意义

时间:2012年6月16日(周六)14:30

地点:市图一楼多功能厅

主讲人:郑雪君(温州晚报副总编)

温州好人网上行第三讲:活出了生命意义的新闻工作者

热爱把她带上了新闻之路;明确的目标成为她前进的动力;埋头苦干、超级付出让她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使命感成为她保持青春活力的秘诀。她说自己掌握了幸福的秘诀,活出了生命的意义。她,就是温州晚报副总编郑雪君。

现场互动问答

您有最崇拜的人吗?有没有人生导师?

我年轻时的偶像是周恩来,他风度翩翩,品德高尚。我的人生导师,就是我从事工作来的几位报社总编吧。特别是我的老领导胡方松,他敬业、简朴、廉政。他廉洁到连办公室的旧报纸卖掉、自己到外面开会多出来的车费,都会交到财务科。我有今天的成就,都是他骂出来的。

您年轻时候的理想是什么?

政治家或文学家,现在虽然都没实现,但是我不后悔。其实做一个新闻工作者,等于是把政治家和文学家的合二为一了。政治家就是为大多数人奉献,文学家就是弘扬真善美,揭露假丑恶。这些我都做到了,我把政治家和文学家的理想都实现了。我这个关于新闻工作者的理解,连美国的媒体同行都很赞同我。

您有没有受到委屈的事情,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

委屈的事情当然有。比如说,有时候单位的同事对你不理解,误解你。做一个事情,明明是为公家做的,但同事认为你是为自己争名气。应对这种状况,我的态度是当自己不知道。对他还是很客气。我想,时间能够证明一切,时间能够告诉他,你是为单位付出,为老百姓付出。我就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把很多敌人变成了朋友。

人总有累的时候,当您感觉疲惫累的时候,如何调节自己。

我累的时候就唱唱歌,跳跳舞。有一次我在单位的电梯里跳起了迪斯科,我那时忘了电梯里有监控。结果单位的保安看得都笑死了。我是个很开心的人,是个活宝,如果有集体活动,别人叫我唱歌我就唱歌,别人叫我跳舞我就跳舞。我不摆领导架子,只要让别人开心,我都愿意做。唱歌就是我解压的方法。我喜欢唱李谷一,韩红的歌。

您如何处理家庭和工作的关系。

结婚之前,我就跟我先生说过,我是事业型的人,家务活干得很少。如果你同意,就结婚。如果不同意,那就算了。于是这么多年来,他在家里家务做得多,孩子也带得多。他也会为我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在家里我从来不对他生气,他有时会唠叨我几句,家里的事情,他说了算的。我跟我婆婆的关系很好,婆婆为我做了很多事情,比我为她做的事情多多了。

我想问是什么让您从幼稚走向成熟。

主要还是看书吧,书对我影响比较大。我是知行合一的人,我小时候看雷锋的故事,会马上去实践我的心得。读了雷锋为战士补衣服,我就拿着针线包去给同学缝纽扣。小时候看电影,分到电影票,我分到的位置很好,我就跟位置不好的人换。每年开学分书本,我就把最差的留给自己。我看了书里面描写好人好事,我会马上去学,去做。

问:如果您退休后,您打算做什么。

我早就想好了,退休后继续做慈善和新闻结合的事情。如果单位不给我平台,我会自己给自己搭平台。现在有很多企业家跟我说,要把钱交给我打理,让我去做慈善。他们信任我,让我做,我就要尽自己所能做更多的好事。在我看来,今天过来讲课,也是做好事。给别人物质上的帮助,也要在精神上,为更多的人传播好的理念,好的思想,这也是做好事。我退休后,就要在这新闻和慈善两个方面,把好事做到极致,做出国际影响。

第四讲:我的公益航拍之路

时间:2012年8月11日(周六)14:30

地点:市图一楼多功能厅

主讲人:陈斌(公益航拍摄影师)

温州好人网上行:温州航拍第一人陈斌的故事

身为一位摄影爱好者,因为感觉自己的照片无法出奇,于是他把镜头的角度切换到了天上,开始了航拍生涯。他被誉为“温州航拍第一人”、“离地面最高的摄影发烧友”、“空中的眼睛”,他有个平凡的名字叫陈斌。

现场互动问答

您的妻子和孩子怎么看待您玩动力伞这个爱好?

谢谢网友。这也是朋友经常问的一个问题,那么我是怎么做好这块的呢?首先第一,我们在飞行上做得非常地专业,飞行不像玩电脑游戏,打错了还可以重新再打,飞行不能犯错误,它牵涉到机器,气象,运动等等很多方面。平时我们飞行,各个准备活动做得很详细,飞行预案做得很到位,这样才能确保做到安全飞行。原来家人对我去玩飞行也有担心,但我每次飞行,只要是双休,只要有空,都把妻子和孩子带出来,让他们看看我们这个团队是怎样进行一个安全飞行。所以家人对飞行了解多了以后,也打消了顾虑,对我就蛮放心,也不会有阻拦,态度也很支持。也正是因为有了家人的支持,我也能把这个飞行活动开展得更好。

玩动力伞的门槛高吗?购置一套动力伞设备需要多少钱?

动力伞是一个小众运动。它是在滑翔伞的基础上,让一部分滑翔伞技术非常好的飞行员再深层次去学动力伞,它对一个参与者身体的协调能力,心理素质,对气象知识的判断,机械构造的知识都有很高的要求。所以很多网友说,我们能不能自己学,我并不建议大家去学,因为这个运动是个很危险的运动,并不适合所有的人。至于适合不适合,我们需要有一个过程,如果有人能做到滑翔伞比较熟练的前提下,我们在滑翔伞的爱好者当中,再进行挑选。一套设备,发动机,和上面的伞加起来要六七万,加上高度表、GPS等防具设备加起来至少要八万块钱。而且,做为个人来讲,你还必须要有辆车子来运送装备,所以玩动力伞必须具备一定的经济条件。

你曝光了这么多污染企业,会不会有人对你进行人身威胁,有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

有遇到恐吓电话,人身攻击还没有遇到过。你问的这个问题,身边的朋友、网友都很关心,我是这么看的,第一,我们做的这个事情是公益性的,是为整个社会进行一个公益航拍,从道义上来讲,我们是从事一个很高尚,很值得大家肯定的一个工作,很有正义感。那些被拍的偷排的企业,它本身做的是一个污染环境的事情,它在道义上,在法制上都是不允许的,是值得大家抨击、制止、批评的行为。我们中国有句古话:邪不压正。我相信有大家的支持,有我们政府部门和的支持,有网友,有在座的各位有,社会各界支持,大家都是我坚强的后盾!我没有必要去担心受怕,也不必要去担心恐吓与人身伤害。我会做好自身防护,我是部队出来的,在部队是特务连出身,还是有点身手的。我始终认为邪不压正,有大家的支持,靠这么一个气场,就能确保我的安全。

作为一名长期的公益者,您怎样保持一种做公益的心态?

这也是一个做公益的人经常会面临到的一个问题。做公益首先从个人来讲,我们在满足个人的基本生活需求以后,有必要去关注整个社会的发展情况,周边的生存环境,周边的生存环境与个人息息相关,如果自己有一技之长,我们把自己的一技之长用于社会公益的行动当中去,首先是对自己思想和行为上的一个升华和提高,我会觉得我们也能够为这个社会做一点贡献。而且作为一个家长来讲,我们要持续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去为社会多做贡献,我在为社会做公益的同时,我在给我自己的孩子,给我身边的人也能够树立一个比较好的榜样。榜样的力量需要持续地,有效地进行下去,做公益不能昙花一现。难就难在如何持之以恒地做下去。一方面我们平时积极地参与各个公益活动,保持在信息方面的对接;另外我们平时也做好锻炼身体,不要染上酗酒、吸毒等不良习气,这样我们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确保去做公益;温州现在有几十家的公益组织,有经常从事社会公益帮困扶贫活动,温州倡导做公益的社会氛围也是不断地推动着我们,我们大家也能在这条公益的道路上继续走,走得更好。

刚才您说一些创意的,移风易俗方面,说到婚礼的拍摄,我想问你有没有考虑过专门做婚礼空中拍摄的,或者在婚礼上面做一些创意拍摄,服务那些既想要创意又想要经济优惠的人。

这是一个商业航拍,商业飞行的问题。这么说吧,动力伞飞行也受到方方面面的限制,比如说我们举办这个活动的地点,附近有没有一个很开阔的净空;活动当天的天气情况如何,能不能飞行;活动举办的时间是早上、中午还是下午。很多的因素都阻碍了动力伞运动和商业活动的结合,只能让商业活动来迁就动力伞运动。我们适合早上飞行,适合没有风或者风力不大的天气飞行,适合在城郊结合部或者郊区,地形比较开阔的环境下飞行。我们很多婚礼都是吃晚饭,在黄昏时候,并且都是在城区内举办。这样的话飞行要求比较高,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加以谢绝;而且对于结婚来讲,我们请一个动力伞队出来要好几万的费用,新人的经济条件如果吃不消,也不会采取这种方式。我们上次高空求爱,是在利用飞行编队训练飞行的时候,顺带帮他做掉的。

第五讲:张炳钩与他的应急救援事业

时间:2012年10月21日(周日)14:30

地点:市图一楼多功能厅

主讲人:张炳钩(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理事长)

温州好人网上行:张炳钩与他的应急救援事业

“我对做好事三个字的理解,就是大家一起,把事情做好。”张炳钩用这样一句话,总结了今天的讲座。

现场互动问答

去参加救援救灾的活动的队员,是否都具有救援的常识,是否有进行救援培训。

救灾的话,要有装备,救援技能也很重要。每年都有专门的培训,但培训归培训,演练也是非常重要的。演练能够让一支团队达成联合救灾,协同作战的能力。

很多民间团队,有的在默默做公益的事情,有些公益团队非常高调,你怎么看?

很多人都会问我们,你们做了应急救援,那政府在做什么。我们都会解释,面临大灾,我们只是一小部分,是百分之几,而百分之九十几是政府救灾。一家公益团队的力量是非常小的,有时候必须通过媒体来宣传。高调做公益,一来倡导全社会养成良好的助人氛围;二来让更多的人找到公益机构参与公益;三来让更多的人关注弱势群体。其实,低调高调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事件的本身做宣传,不要拘泥于团体。这样也可以吸引更多的志愿者团队去做这个事情。

你们每年都会着一次新人吗?还是随时都会招?

目前“壹加壹”有两千多名志愿者。其中四百多名是救援者,其他是义工。很多志愿者没有救援技能,那就参加其他公益项目和公益活动。有救援技能的志愿者我们也长期招,但招过来也不会直接派出去,要经过培训。

“壹加壹”组织框架很大,人多,面广。70、80、90年代的人都有。不同年代的人群,在一个团队里,他们会有不同表现吗?

70、80的人,会体现一种理性救援。90后、或者85后,更讲求激情救援。他们会没有70后思考得多一点。我们几个队的队长是70后,或者80前,我们提倡理性救援,不提倡个人英雄主义,在救援活动中,评估风险同样重要。救援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冲动,体现个人主义,就失去救援的意义了。

救援队的队员会不会成为被救援者,他们的迷彩服会不会对救援造成影响。

目前还没遇到过被救援的情况。我们的迷彩服参照自人民防空办公室,救灾时,服装统一都是迷彩服。穿了迷彩服会不会遇到什么问题。而且,参与救灾很少一个人,都是一组人,如果一名队员遇到险情,其他队员会相互救援。

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在公益事业的道路上,你如何看待好人坏人,如何看待做好事?

招募志愿者的时候,有些人可能会提醒我说,说这个人“背景”不好。而我会说,无论是谁,犯案了也好,只要出来了,改过自新了,想为社会做点事情,都没问题。“别人说我们是好人,我们当然会舒服一点。但我们会说:做好事,不应该理解为传统意义上的做好事,而应该理解为我们一起来,把事情做好。”

活动微博

我要发言

最多输入140字

系列活动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__comment_count(1)!%网友评论
    %!__list_comment_x(6,/sys/comment/com_list.html)!%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