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金改智囊团:温州如何借金改完成“温州模式”蜕变

2012年05月25日 12:42:46来源:温州网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点击查看《温州金融周刊》第四期:金改智囊团

  温州网综合报道:“如果说中国近30年的成长是一个奇迹,那么温州就是奇迹中的奇迹之一”。很多经济学家曾这样谈论过温州,谈论过代表着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温州模式”。但是走过三十年光阴,“温州模式”已远远超越经济学、社会学最初对它的解释,它在发展中迷茫,在艰难中行进。过去的2011年,温州一度被民间借贷链条断裂、跑路、高利贷、金融风险这样的负面信息所笼罩,“温州之痛”、“温州危机”这样的字眼也频繁出现在世人眼前。

  然而仅在短短的数月之后,温州又再度成为了中国经济领域、金融领域中最受瞩目、最受期待的一个焦点。“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这个并不太华丽的词组被国内各大媒体反复提及。几乎一夜之间温州就集合了国内从上到下的众多知名经济界人士,各类金改高峰论坛也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这些智囊带来了铺天盖地的声音。但不管是“热赞歌”,还是“冷思考”,有一个答案各方“智囊”都在寻求,那就是温州要如何借助这次金融改革,完成“温州模式”新一次蜕变?对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的中国金融改革带去深远的影响。

  姚景源 :温州的问题跟全国一样,也在轻视实体经济。这是病,轻视实体经济,不是温州企业家的问题,而是制度问题。

  “中国经济当前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是经济下滑。去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是9.7%,二季度9.5%,三季度9.1%,四季度8.9%,今年一季度是8.1%,现在中国经济已经是连续5个季度往下掉。”作为原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姚景源,最擅长的就是拿数据说话。

  整体增速往下掉,原因是什么?姚景源认为,当前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大家都忽略、不愿意干实体经济,导致实体经济受到削弱,“这么多年社会出现了问题,我认识一些企业家,过两年没见,干基金去了,大家都不愿意干实体经济,实体经济不赚钱。”

  实体经济问题,温州有着切肤之痛。姚景源曾多次来温州,在他看来,温州是靠搞实体经济起家——一开始干皮鞋,质量差,后来温州企业家痛下决心把鞋烧了,再后来温州的皮鞋打败了欧洲。但是现在,温州的问题跟全国一样,也在轻视实体经济,“这是病,轻视实体经济,不是温州企业家的问题,而是制度问题。”

  浙江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史晋川则形象比喻:温州这次金融体制改革好比是建一个自来水网,然后安装龙头。如果实体经济这些锅碗瓢盆都是漏的,那水再放进去,这个金融资源还是浪费的。所以温州金融体制改革的成功与否不仅仅取决于金融体制本身,还取决于金融体制服务的那个实体经济。

   叶檀:只要风险定价搞好了,金融交易就会活跃了,即使天使与魔鬼都来了也不惧怕。

  

  

  京剧《凤还巢》以书生相亲娶妻作为开头,书生本意想娶两姐妹中比较漂亮中的一位,结果却娶了比较丑的。在国内著名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叶檀看来,这种风险存在,就是因为信息的不公开,导致风险无法把控。

  温州金改一个多月来,叶檀是表现最为活跃的财经评论员之一。一个多月里,她专门就温州金改问题发表的评论有7篇,鼓劲、担忧、建言,各种情绪纷呈。她认为,温州金融改革重点在于把控风险。一是风险控制的问题。之所以高利贷横行,就是因为风险没有控制好。二是风险定价问题。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就是对房地产的风险没有进行一个正确的定价。“只有抓住这两点,金融改革才算抓到核心。”

  对于如何控制风险与风险定价这个问题。叶檀认为,首先,需要相应的信息透明化。不然,就会导致京剧《凤还巢》中书生的情况。如果信息不对称,风险控制也会发生错误,这一点对民间借贷平台尤为重要。其次,要做到手续齐备。在以往,温州的民间借贷,大部分手续都是没有的,金融改革中会建立一系列的平台,政府需要将这些平台做到必要的手续齐备,而不是行政去干预,就可以保护借贷双方。再次,中介机构、评级机构等金融相关机构,所做出的评价要准确、权威。

  “如何做好风险定价,主要有两种方法。”叶檀说,在利率上,一种定价方法是按央行的标准走,想稍微活跃点,可以按高出标准利率的4倍进行,这就是小额贷款公司等操作的层面。高利贷风险大,主要是风险定价失去了把控,很多高利贷者,大多是眼睛一闭,给出一个高利率,不管你借这笔钱去做什么。另一种是市场定价,这种方式由市场本身来确定,风险高的利率定价高一些,这对于改革中的小额贷款公司很重要。“风险定价搞好了,金融交易就会活跃了,即使天使与魔鬼都来了也不惧怕。”

  林建海:温州金改任重道远,并不是一件短期的事情,而是一项长远的工程,一定要用国际视野来做好温州金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秘书长、温籍金融专家林建海说,温州金改任重道远,并不是一件短期的事情,而是一项长远的工程,一定要用国际视野来做好温州金改。

  金改是经济发展必经之路,最终是为了服务实体经济发展,解决“两多两难”问题。但是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并不是中国或是温州独有,林建海直言不讳这是个世界性难题。目前发达国家有15%的中小企业面临融资难;在新兴国家,则约有30%的中小企业面临融资难;在发展中国家,则大概有40%的中小企业融资有困难。

  在林建海看来,政府培育中小企业如同父母养孩子。在孩子小的时候,父母要多一些扶持、多一些引导、多一些浇灌,好让孩子茁壮成长。但当孩子长到一定年龄时,父母一定要放手让他自由成长。同样,当企业成长起来后,政府也要舍得放手、懂得放手,让企业完全凭借市场的力量去发展。像韩国现代、大宇等集团,其发展初期也曾依赖于政府的扶持,但发展到一定阶段便逐步脱离政府,走上完全市场化的道路,成为跨国的超大型集团。

  林建海说,金融改革至少涉及以下几个方面:法律法规的健全;会计审计制度的健全;建立信用评估制度,设立官方或民间的信用评估机构;要考虑短期资金市场与长期债券股票市场;要考虑金融产品的种类;要有效加强对温州民间资金的管理;要注重人才的培养,要让温州的人才“走出去”,和国内国际一流大学挂钩,要让人才“走进来”,可以请一些外国著名的银行家过来。

  谢平:温州要善用金改试验区这一资源,在现有金融监管框架下,只要没有禁止你做什么,都可以去尝试,试验区本身就是最大的资源。

  在这半个月里,现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的温州人谢平无疑是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之一。凭借着一份故乡情结,谢平挂帅温州市金融研究院院长一职,被外界誉为温州金改“参谋部”首任“掌门人”。

  至于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顺利请到这样一位重量级人物参加温州金改,其中还有个小故事。温州大学档案馆馆长金小进老师,和谢平小时候就是邻居,同住温州信河街一个院子里,私下里两人彼此都有联系。正是有了这一层邻里关系,温州这边很快联系上了谢平,也使后面的会谈变得简单而轻松。

  接过聘书的那一刻谢平说,深感使命光荣和责任重大。对于金融研究院今后的发展,他规划了4个研究方向:一是温州民间融资动态监测,主要研究项目为温州民间融资规模监测、温州民间融资资金来源与流向监测和温州民间融资风险预警信号监测;二是金融组织、金融产品、金融服务体系创新研究,主要研究项目为民间融资组织形式改革与创新研究、新型金融产品与服务形式探索研究和新型金融服务体系构建研究;三是地方性资本市场建设与温州产业发展,主要研究项目为构建多层次地方性资本市场研究、高新技术产业与温州民间风险投资相关性研究、小微企业与“三农”融资模式创新研究、创业投资基金的融资与退出机制创新研究和民间资本海外投资路径研究;四是金融创新法律监管问题研究,主要研究项目为民间借贷规制的立法与司法问题研究、新型民间金融组织监管法律问题研究、地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研究、地方性资本市场建设法律问题研究和社会信用体系法律问题研究。

  而针对在现有体制框架下如何推进温州金改这一话题上,谢平认为大家不要盯着说现在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温州要善用金改试验区这一资源,在现有金融监管框架下,只要没有禁止你做什么,都可以去尝试,试验区本身就是最大的资源。(记者黄国强整理)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关键词:温州 金改 金改智囊团


编辑: 叶双莲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