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碑痴”吴明哲:在石头上提炼温州历史

2012年05月30日 14:22:12来源:温州网–温州晚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4年时间,搜集唐代至民国温州碑刻600多件、拓片200多张,摄下照片3000多幅

  温州网讯 68岁的吴明哲与我想象中的形象判若两人,我先入为主地想,一位痴迷民间碑文的老人应是四平八稳甚至有点古板的老学究式的人物,可一跨进他的寓所,互相交谈数言之间,我便惊讶地发现,吴明哲并不古板,倒频迸时尚用语。

  大厅即是书房,弥目的书籍、碑文拓片、金文书法作品,浓郁的书卷味扑面而来……

  惊人发现:300年前温州就有了“股份制”

  吴明哲“出道”有些晚,为稻粮谋干过许多事,45岁那年,被当时的瓯海政府招募,进瓯海文博馆工作。他说,这个文博馆从上到下就我一个人,连办公地点都不固定。

  吴明哲出身于书香门第,但他只念完初中便辍学,家里丰富的藏书使他受用一生。这个一人文博馆开始正常运转,吴明哲扛起挎包“上山下乡”,开展文物普查。那时交通不便,瓯海山区许多地方还没通公路,他就步行。孤身一人深入民间普查文物虽然未免寂寞,却也其乐陶陶。

  一个人完成瓯海文物的初步普查任务,我有很大的成就感。吴明哲说。

  迷上民间碑文说来纯属偶然。吴明哲说。

  1990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日头很毒,吴明哲去调查泽雅四连碓,古老的四连碓依然在工作。四连碓的一个石碑引起吴明哲的关注。这个碑叫“唐宅曹碓路下驮潭创造水碓碑”,立于乾隆五十五年二月。吴明哲细读碑文后,惊奇地发现:这是一个建造水碓、使用水碓的股份制协议的石碑。就是说,我们温州在300多年前的1790年就有了民间“股份制”,这可是一个惊人的发现。吴明哲于是冒着烈日抄录碑文,并拍了照片。

  民间碑文就这样进入吴明哲的视野。

  石碑素有定格的历史和凝固的艺术之称,碑文忠实地记载着当时的社会活动信息,民间碑文是正史、方志的重要补充。吴明哲深感石碑的重要性,他要打捞民间的文化遗存,他有意识地专题搜集民间碑文。吴明哲在瓯海民间陆陆续续发现50余座石碑,这些石碑如一个沧桑老人在吴明哲面前再现真容。

  个人爱好没有任何理由。吴明哲说。吴明哲执拗地迷恋上石碑。这些石碑或被乡人遗弃在野外,或被当作搓衣板、猪圈门甚至砌在厕所墙上,倘若毁坏,那便是湮灭一段珍贵的历史记载。搜集碑文的意义便是抢救这些珍贵记载。

  在瓯海业余搜集民间碑文为我后来的碑文专题研究打下基础。吴明哲说。

  吴明哲用上班纳法:石碑多存于寺庙宗祠、交通要道、人口稠密的村居等地方。吴明哲描绘出一张石碑可能存在的网络图。拜访乡里文化人求证,对网络图进行修正,固定下一个个点,然后按图索碑,这样寻碑工作往往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吴明哲说,民间石碑的分布不可能有现成的资料,寻碑要先做到“心中有碑”。如,年代久远的古刹,十有八九有石碑,人口稠密的古村落里也大多有石碑,“心中有碑”组成一张“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发明。

  吴明哲搜集民间碑文在温州渐渐有了点名气。“我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吴明哲说。

  铁鞋踏破:4年走成“温州活地图”

  温州有关部门要编纂《温州地方文献丛书》,丛书主编胡珠生先生找到吴明哲,请吴明哲编一部《温州历代碑刻二集》(《温州历史碑刻集》由金柏东主编),胡珠生对温州民间碑刻现状有些担忧,希望吴明哲能早日完成编纂工作。

  个人爱好升格了。吴明哲说。

  吴明哲开始了长达4年的寻碑路。

  吴明哲查阅了《东瓯金石志》、各个年代的温州府志、永嘉县志等志书。他要从这些志书中发现碑刻的蛛丝马迹,他要在乡贤故里寻到乡贤遗迹。

  寻碑路是漫长的。吴明哲孑然一人穿行在漫长的寻碑路上。

  寻碑故事有一箩筐,吴明哲拣了几个有趣的讲述给记者听。

  在泰顺县城,吴明哲听人介绍,该县里光乡里光村有一座很有名的清代石碑。吴明哲当即乘车赶往里光,里光位于高山上,当时已是三九隆冬,山上气温很低,吴明哲没有带足御寒衣物。到里光后,在当地村民的引领下,来到村外的一丘水里边。那座石碑俯立在水田里,碑文朝水面。吴明哲脱掉鞋袜,涉水接近石碑,准备拍照,然而没有角度。这个碑名为《义田小引碑》,立于清乾隆五十四年八月,碑刻因在野外长期风化已模糊不清。这里捐赠义田办书塾的碑文,很有教育意义。吴明哲决定拓下碑刻。田水刺骨的冷。岸上站满围观的村民。吴明哲一点点拓下碑刻。当他拓完最后一片时,无边的寒冷令他连打寒噤……拓片带回家了,模糊字迹困扰着他。“识辨这个碑刻文字我足足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请教过许多人,最后终于全部辨认清楚。”吴明哲说。

  吴明哲听人说起瑞安一个叫潘山的山村里有一座有名的石碑,潘山几乎全村人下山居住,成为一座空村。吴明哲转弯抹角打听到一位潘山老人的现住址,寻到老人后,请老人领路赴潘山寻碑,老人要报酬,吴明哲满口应承。来到潘山后,发现放置石碑的祠堂门紧锁着,老人没有钥匙打不开。吴明哲想到“爬窗”。老人从自家里搬来一副手梯,吴明哲爬手梯钻过祠堂的窗户进入祠堂。祠堂里什物杂陈,蛛网遍布,吴明哲在偌大的祠堂寻了好久才在一旮旯里寻到那座石碑。吴明哲拭去石碑上的尘垢,碑刻显现出来,这里一座有关当地教育的碑刻,字迹清晰完整。碑刻着手拓字和照片。忙了一个下午,吴明哲灰头土脸爬出窗户。

  吴明哲说,这四年多时间里,他北边最远到永嘉与仙居交界的云居寺、永嘉与缙云交界的界坑、西岙、罗羊,东边最远到温州与台州交界的乐清湖雾,南边最远到苍南霞关,泰顺、文成等都留下足迹,他也因此差不多成为一张“活地图”。

  吴明哲有些自豪地说,他发明了独家的拓字法,拓片字迹清晰,照片同样清晰,使他减少误工。记者请教是什么办法时,他称这个秘而不宣。

  吴明哲说,他为温州的石碑罗织了一张“网”,在四年多时间里,搜寻到许多碑刻,但自然还有漏“网”的石碑,这有待于广大市民的共同搜寻,以期将全市的碑刻尽可能完整地搜集齐全。

  贡献良多:顺治御制卧碑横空出世

  吴明哲着手整理编纂《温州历代碑刻二集》。这四年多时间,吴明哲搜集到600多件碑刻、200多张拓片,摄下了3000多幅照片。他从中精选了919件,并配以注解,一部厚达1250多页的《温州历史碑刻二集》付梓出版。

  碑刻涉及面甚广,政治、经济、军事、教育、水利、交通、宗教、环保、公德、人伦等无所不包。吴明哲说,这些碑刻定格了温州自唐朝至民国的一些零星史实和社会风貌,为史家和社会学家提供了研究资料,浙江省社科院的专家读了《二集》后,对温州历史很感兴趣,最近有人决定将温州宋明地方史当作研究课题。

  一些碑刻可以为我们还原当时的社会场景。吴明哲说。《佛施圣土碑》记载了楠溪饥民扒食观音土的事实,透过简洁的碑文,我们不难想象,自然灾难中,楠溪饿殍遍地,饥民携带家小外出逃荒,滞留在家的不堪饥饿,以观音土为食,悲惨景象历历在目。

  立于元至正三年的《极乐禅寺碑》的发现,填补了方志的空白。唐代佛教史上赫赫有名的镜清道怤禅师是禅学大师,他云游四方,道行卓著,名声远扬日本等国,《景德传灯录》、《碧岩录》等书都载有他的事迹和传略,该碑记载了他的身世,镜清道怤大师俗姓陈,生于永嘉县二十一都,然而家乡的志书里罕见其事。《极乐禅寺碑》为往后修志填补了空白。

  顺治御制卧碑的发现被学界赞为温州学界对近代思想史研究的极大贡献。1652(顺治九年),清王朝在当时全国的官学——府学、县学的明伦堂立此石碑,有趣的是,这个碑不是竖立而是横卧的,碑文由顺治皇帝御撰,核心内容便是禁止读书人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大才子金圣叹就因触犯卧碑碑文而获刑。《清史稿》没载碑文,全国各地均未发现碑文,唯《嘉庆瑞安县志》录有该碑碑文,这篇碑文的面世,立马在全国学界引起轰动。吴明哲说,我搜集到这个碑文,想不到竟有这么大的意义,碑文使清朝政府禁锢思想自由的“三大禁令”重新大白于天下,有人称这是近三百年中国思想史重大挫折点的再发现,是温州学界对近代思想史研究的极大贡献。

  我搜集碑刻编纂《碑刻二集》的过程,也是我熟识温州民间各个朝代生息活动的过程,极大丰富了我的晚年生活。吴明哲说。

  碑刻搜集工作暂告一段落。吴明哲进一步深入研究金文和篆刻。我要在金文研究和篆刻方面搞出一点名堂来。吴明哲说。记者 徐贤林/文 记者 余日迁/摄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关键词:


编辑: 叶双莲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