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南方周末:温州“焦点访谈”的“1+1”悬念

2004年06月10日 16:48:17来源:南方周末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编辑推荐
金改大PK
金改大PK

两个金改区虽然都承担着中国金融改革战略方向性的探索使命,但探索的领域、任务和具体目标较为不同。两者的经验都非常重要,彼此互补。

  手持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制发的特别采访证,记者的采访顺利了不少

  与其他地方的舆论监督栏目相比,温州“焦点访谈”的背景极为罕见,从选题的确定、节目的录制到文稿(片子)的审定,非由新闻主管部门管理,而是由温州市人大常委会直接掌控

  拿出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发的采访证,温州都市报《代表在线》栏目记者姜智敏神采飞扬。

  这不是一般的采访证。证件的背面,人大常委会的红印章赫然在目,上面写着“此证由市人大常委会制发”,明确要求各县人大常委会和市县“一府两院”对记者工作予以支持配合。

  带上这个证件,姜智敏和同事们采访的时候,比过去顺利多了。

  6月初,他的同事林一笑到温州市政府去采访一件比较敏感的事,政府的一位领导摆手说:“这个事情你们就不要报道了!”林一笑解释:“这是市人大常委会让我们做的。”领导沉吟片刻,接受了采访。

  在温州,和《代表在线》栏目相类似的,还有温州电视台的《实事面对面》。这两个,都是当地名声很响的舆论监督栏目,温州人说,它们辛辣尖锐的程度不亚于《焦点访谈》,因此有温州“焦点访谈”之称。

  与其他地方的舆论监督栏目相比,温州“焦点访谈”的背景极为罕见——它们由市人大常委会主办。为此,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对这两个栏目专门成立了指导委员会,由一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坐镇指挥”,从选题的筛选确定、节目的录制、文稿(片子)的审定等各个环节全程把关,并就栏目的开办专门向有关政府部门发了文件。

  这两个栏目直接由温州市人大常委会掌控,成为人大监督“一府两院”的“武器”,使温州“焦点访谈”的舆论监督带有了人大监督的味道。

   1+1>2?

  长期以来,温州媒体对人大的报道多限于对人大会议和人大常委会的程序性报道,“不是‘豆腐块’式的报纸版面,就是一晃而过的电视屏幕”,人大常委会有关领导很不满意,认为“人大的权威仍然没有真正树立起来”。

  2003年上半年,温州市人大常委会主要领导在主任办公会上决定,由人大常委会和新闻媒体合作,为人大代表履行职责创造新平台,扩大影响力。

  消息传出,引起多家媒体关注。人大常委会为媒体舆论监督推风助力,这个“靠山”谁不想要?当地日报、晚报和都市报等通过各种途径展开了激烈竞争,最后温州都市报赢得了机会。

  与此同时,具体负责此事的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主任胡经琨找到温州电视台,台里有关负责人听到这一设想,“立刻就很激动”。

  电视台曾有一档《社会纵横》栏目,刚开始批评报道还做得比较多,但渐渐锐气尽失。“说情的人太多了,有时记者采访还没回,领导的电话已经打到了总编那里”。到后来全是“唱赞歌”,收视率每况愈下,2003年6月被迫停播。

  2003年8月筹备结束,《代表在线》和两个栏目高调登场。人大常委会请来了全市新闻媒体,举行了高规格的新闻发布会,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及三家合作媒体负责人悉数到场,为两个栏目授牌造势。

  人大代表的刚性监督和媒体的舆论监督一结合,效果很快出来了。

  《实事面对面》制片人陈振仕说,“三分之二的节目都是舆论监督节目”,收视率也达到了6%,迅速爬升到新闻类节目收视排行榜前端。

  过去做舆论监督时感到束手束脚的记者们,很快享受到了“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工作快感。几个月的时间,《70天效能日记见证企业心酸》、《瑞安非法砖窑严重毁坏土地》、《104国道柳市过境段“优良工程”成豆腐渣》等一批揭露性报道迅速出炉。不少报道能直接看到人大代表的身影。

  2003年9月,《代表在线》和《实事面对面》披露平阳县一位企业家为办理企业土地证,在各部门奔波70天没有结果的案例,并将办事人员每天记下的部门间扯皮的日记公之于众。

  当时,温州刚好提出进行“效能革命”。报道立即成为“效能革命”的反面案例,遭到许多人大代表痛斥。平阳县县委书记对报道作出批示。很快,问题得到了解决。

  今年5月,《实事面对面》栏目对乐清市汽车东站因土地拆迁遗留问题,建好后半年无法启用进行了深度报道。三位人大代表作为节目嘉宾,就报道中涉及的政府滥用权力、信用问题进行了尖锐评论。

  记者观看了经过删节的播出片,摘录了里面一些精彩场面——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没有反映到我这来,我不知道。”演播室的一位律师代表毫不客气地批评:“你副市长说不知道,但是人大代表一下来就知道了,这怎么解释啊?”

  一位副市长拒绝记者采访,节目同期声立即毫不留情地公之于众:“记者想采访分管交通的副市长,但是遭到了拒绝。”电视台有记者感叹,这在温州的电视节目中已多年未见。

  节目中,三位人大代表你来我往,妙语连珠。“政府滥用权力,后患无穷”、“搞得一塌糊涂”、“信口开河”、“政绩工程”、“政府说了不算数,谁信你政府啊”等措辞强硬的批评频频出现。

  节目播出后引起巨大震动。乐清市深感压力巨大,立即紧急开会,讨论问题的解决方案。

  前不久,瑞安市人大督办5件事情,有关职能部门硬顶着。人大就告诉他们:“再不办,把《实事面对面》请过来。”结果事情很快就办掉了。

  节目名气大了,也引起了温州市不少职能部门的特别注意。

  今年5月底,市经贸委给《实事面对面》栏目组打来电话:“6月份是安全生产月,你们的栏目能否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作一期这方面的报道?”

  经贸委的本意是请一位市上的领导到节目里做个访谈,大家开个座谈会。但是栏目组不同意,“找一些安全生产事件进行曝光,揭示出安全生产方面存在的问题是可以的,但是光做访谈不行。”

  嘉宾难题

  按策划者的想法,这两个栏目应体现人大的刚性监督——邀请人大代表和当事的政府部门领导来参加节目,对报道的问题前者负责评论,后者负责解释。显然,上节目都是需要勇气的。

  今年4月,《实事面对面》和《代表在线》联动,对温州市妙果寺文化市场衰落的问题进行了报道。节目请市工商局一位分管市场的副局长做嘉宾,这位副局长当时答应了。

  录播当天的下午4点钟,胡经琨怕副局长忘记了,打了个电话过去确认一下。结果这位副局长突然说:“我不能去,要去的话,要经过一把手同意。”

  节目晚上7点钟就要录播,嘉宾却突然没着落了。胡经琨紧急请示人大常委会秘书长。秘书长打电话给市政府,联系了半天,这位副局长就是不来。

  市政府一位领导帮忙联系,把电话打到市经贸委,找来找去,只有市经贸委的一位副处长同意前往录播。

  “人大代表中,党委和政府官员占了相当一部分,这部分人是最难请的,不属于他的事情不愿意多说,怕惹麻烦,而属于他的事情更不愿意说。”市人大常委会干部、《实事面对面》制片人周松玉说。

  一些愿意参加节目的官员也是顾虑重重。

  不久前,《实事面对面》在报道苍南县假奶粉事件时,请市质监局一位负责人作评论嘉宾。录播前,这位领导不放心,硬要提前过来看稿子和问题提纲。反复看过后,他犹豫了:“这些问题不好回答,录播时就不要问了!”

  还有一次做教育乱收费的节目,请市教育局一位领导前来做嘉宾,录播过程中,主持人问了个尖锐的问题,这位领导很干脆地说:“这个问题我不回答。”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大代表是企业家代表。大多数企业家除了参加人代会外,一年到头在忙自己的生意,“更怕惹是生非”。

  《实事面对面》在做苍南假奶粉报道时,准备请一位企业家代表来对此进行点评。周松玉趴在办公桌上狂打电话,连续找了7个企业家代表,不是说“我不了解”就是说“实在是太忙啦”,一个个都推得干干净净。

  周松玉说,栏目请来请去,来得最多的是市人大常委会成员、专家学者和律师代表,什么原因?“就他们敢讲话啊!”

  “我们的本意是为人大代表履行职务创造一个平台,”可是令胡经琨头痛的是,“平台创造好了,一些人大代表履行自己代表职责的积极性并不高。”

  监督困局

  今年4月,《实事面对面》准备就温州下面的一个市的问题进行报道,该市的人大领导给温州市人大常委会一位副主任打电话:“这个节目是不是就别做了?对政府影响太大了!”这位副主任当场挡了回去。

  该市人大又给胡经琨打电话。胡经琨觉得一口回绝说不过去,便回答说,“如是方的我给你们抹圆点就行了”。

  没想到,没过几天,该市人大常委会一位副主任带着相关负责人跑到市人大常委会,硬是要看片子。胡经琨回绝了:“常委会定下来了,我字都签掉了。”这帮人走的时候,留下了话:“老胡你片子要放就要放好,搞不好就麻烦了。”

  胡经琨知道,“这个市在北京做生意的人很多,通天呢!”如果被他们在法律上抓到把柄,那就不好办了。他赶紧又重新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才放心。

  两个栏目遭受到很多这样的压力。有的稿件在重压下不得不被“枪毙”。一些节目在报道时称:“我们要进行跟踪报道,继续监督直至问题真正得到解决。”但周松玉说,有的报道发出后压力太大,最后跟踪报道不了了之。

  事实上,胡经琨还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电视台和报社是事业单位,人大指挥他们来监督政府,一些领导表面上支持,但内心根本转不过弯来。“事实上令市上某些部门‘感冒’的并不是舆论监督的内容,而是觉得你人大通过掌握这两个栏目,对媒体宣传横插一杠子。”温州社科界一位了解情况的学者说。

  《衰落的妙果寺市场拷问政府职能》报道做出后,有位相关职能部门的官员见到胡经琨,当面讽刺:“就你们还想拷问政府职能?!”

  也有一位干部很直白:“就个人来说,我挺喜欢看这两个栏目;从工作上说,市人大是不是管得太多了?这样下去,政府的工作会很难做。”“我们能把人大监督和舆论监督的力量发挥到这种程度,已经是一种奇迹。”周松玉说。

   “新经验”

  9个月来,依靠市人大常委会领导的支持,两个栏目在争议中稳住了脚跟,在市民中和县乡的影响逐步扩大,开始向“品牌栏目”迈进。

  6月初,浙江在温州召开全省人大秘书长会议。久受人大宣传和监督工作乏力困扰的同行们对这两个栏目感到十分新鲜。会议将此作为经验进行介绍,并组织与会代表观看了两期《实事面对面》片子。

  6月8日,全国部分城市人大常委会联席会议在南京举行,温州市人大常委会的“新经验”在会上作了介绍,引起了与会者的浓厚兴趣。

  更有其他地市人大常委会跃跃欲试。几个月前,嘉兴市人大常委会派人来到温州,要走了《实事面对面》的所有带子,回去和嘉兴电视台合办起了一个类似的栏目。

  既然上级领导和同行齐声叫好,温州市人大常委会的这一监督创新有没有可能作为“典型经验”,在省内外推广?

  最早学习他们的某市人大常委会给胡经琨传来反馈:节目办是办了,一个月一期,但没有实现像《实事面对面》和《代表在线》这样的“刚性监督”。该负责人感叹,做到温州这样的程度不容易。

  在温州召开的浙江全省人大秘书长会议中,与会代表看完了《实事面对面》的片子后,现场气氛十分热烈。但也有人私下里对胡经琨说:“老胡你这个经验的确好,但是我们没法学。”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关键词:代表在线


编辑: 金道汉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