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人民网:人大监督与舆论监督的有效结合

2004年08月17日 16:59:36来源:人民网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导读:去年9月始,温州市人大常委会联合温州电视台和温州都市报、温州新闻网等三家当地“主流媒体”,分别主办了《代表在线》和《实事面对面》栏目。栏目选题时抓住群众反映的重点、热点和难点问题,帮助和督促政府有关职能部门提高办事效率,改进工作作风,树立效能政府的新形象。开办一周年,它们就已成为当地名气很响的舆论监督栏目。温州人说,它们的辛辣尖锐程度不亚于“焦点访谈”,因此有“温州焦点访谈”之称。

  有媒体认为,温州市人大常委会的政治勇气和新闻媒体的巨大能量相结合所催生的温州“焦点访谈”,已成为温州民主与法制进步的重要标志,但也有学者认为,权力进入媒体,容易使拥有权威和权力支持的媒体形成“话语霸权”,尤其是地方性媒体,舆论监督处于各种权力的紧张关系中,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来之不易的舆论监督大好局面受损。

编辑推荐
金改大PK
金改大PK

两个金改区虽然都承担着中国金融改革战略方向性的探索使命,但探索的领域、任务和具体目标较为不同。两者的经验都非常重要,彼此互补。

  在《代表在线》和《实事面对面》开播一周年之时,温州市人大常委会邀请了信春鹰、喻国明、蔡定剑三位国内知名学者参加“人大监督与舆论监督”论坛。思想碰撞出的火花在鹿城上空闪现。

  温州“焦点访谈”: 1+1>2?

  □温州市人大常委会与温州市电视台等媒体合作开办反映人大代表之声的舆论监督节目《代表在线》和《实事面对面》,深受当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不少学者高度评价了这种做法,这种令人耳目一新的人大监督形式,为什么值得肯定?

  信春鹰:首先,它突破了权力机关监督的传统模式。根据宪法,人大是国家权力机关,享有监督的权力。多年来,我们人大的监督通常是听取“一府两院”的工作报告和执法检查,大家对这样的模式非常熟悉。利用媒体这个渠道来行使人大的监督权,我个人认为,这种探索是非常有新意的。因为它不仅扩大人大监督权的社会影响力,增加了受众的范围,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强化和树立了人大的权威。

  其次,权力机关和媒体的合作是一个互补的关系。温州的探索是在我们中国特定的语境和特定的社会环境下进行,在我们国家,人大行使权力,在很多程度上,觉得会缺少一些方式,而媒体有时觉得舆论监督很脆弱,也需要借助更多的手段和方式。因此,两者的结合是一个互补的结合,是非常有意义的。同时我觉得,对于权力机关来说,借助当代传媒强大的宣传辐射效果,可以给公众一个准确的信息,即人大在依法履行职责,这个信息本身很重要。

  第三点,温州的这种探索对人大代表提出更高的要求,可以增加他们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温州人大监督和舆论监督的”1+1”,是地方人大常委会的首创之举,如果将其置于整个中国社会的现实大背景,置于人大监督体系和舆论监督的背景之下来考察这个问题。我们应当如何来认识这种现象?

  喻国明:过去我们媒体的报道模式,就其本质而言,就是新闻宣传,体现党和政府的决策,把新闻作为一种辅助实施的工具。这样的功能,有它的必要性和限制性。在现阶段,如何来表达老百姓的愿望?应该找到一种制度化的办法,媒体要在多元的利益冲撞当中,能够准确反映民意,表达社会情绪,起到安全阀功能。

  在温州进行的这些尝试,是把媒体所需要的一些制度资源和人大需要的沟通平台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人大监督是一种制度赋予的监督权,但是现有的人大监督与公众缺少直接互动打个形象的比喻,人大是一只手,新闻媒体也是一只手,就单一的手来说,功能是有限的。如果合作起来,它可以做的事,比单独的手要多得多,这是温州经验里面非常值得研究的。

  □从现实的角度上来讲,人大监督和舆论监督的结合是一种制度资源和媒体资源的有效结合,但是从传媒学的角度看,媒体的监督是一种软监督,人大的监督是一种硬监督,两者结合是不是会产生不硬不软的效果?

  喻国明:我们过去对媒体的控制,管理过于单一,造成很多的弊病。眼睛只是向下,只是在某一级组织,某一个领导人之下,他要关注什么问题,他才关注什么问题,这是危险的。改变这种情况,需要引入多种多样对媒体的制约力量。

  我们不是说政府的控制不好,人大的控制就好,这两种控制力量是一种互相的补充。温州这两个栏目的运作,是对媒体管理机制方面的创新和尝试,我认为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它使我们逐渐走出对媒体的单级化控制,当然温州的尝试仅仅是跨出了第一步。

  我觉得人大监督是一种半硬半软的约束,人大没有解决具体问题的职能,它是通过对法律的制定和监督来实施,但它比媒体的监督具有更多制度化的资源。所以我觉得,媒体如果很好地放大这种资源,应该说,对解决目前的困难有很大的帮助。

  人大监督和舆论监督有效结合,应以何种姿态出现?

  □《南方周末》曾报道这两个栏目开播至今遭受很多的压力,有的稿件在重压下不得不被“枪毙”,温州新探索面临的困难和阻力除了外部因素干扰外,就媒体本身而言,是否也与其目标定位等因素有关?

  信春鹰:温州人大监督与舆论监督结合产生了很好的社会效果,但也面临很多的困难,我想可能涉及到一个目标设定的问题,我们的这两个栏目设定的目标是什么?我认为,目标不应该设定的过高,不应该给自己提过高要求。为什么呢?从媒体来说,媒体的责任就是公开,媒体要满足公众的知情权,解决问题不是媒体的责任,你也没有这个本事,而且坦率的说,我们的各级人大,虽然有处分的权力,但它解决问题的权力也是极为有限,栏目反映的一些问题,有些不能及时得到解决,这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认为是正常的。

  当我们所有的问题被曝光后,马上得到解决,我反而觉得不正常,任何一个社会不会有这样一种模式出现。在当前国情之下,解决问题是需要一个过程,有的时候这个过程可能会很长,它会涉及到很多复杂的因素,监督的结果有的时候和监督本人的愿望恰恰相反,或者说不那么一致,在这种情况下,请大家不要有挫折感,这样的栏目开播,本身就是一个成就,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的目标就会实现。

  □那您觉得温州这两个栏目在实现人大监督和舆论监督有效结合时应当确定什么样的目标定位,以何种姿态出现?

  信春鹰:我自己更倾向于把这样的栏目设定为是一种沟通,在我们这个国家中,很多问题都非常复杂,我在全国人大,听我们领导讲,说他在国务院工作的时候,没睡过一个整觉,一会儿就要面对特别棘手的社会问题。那就是说,人大的工作不是火线,我们可能对问题看的更清楚,更理性,标准更高。但是,现实往往更复杂,从这个角度讲,我更希望这两个著名的品牌栏目能成为一个沟通和对话的渠道。当然,从人大自身的权力来说,人大是有处分的权力,人大的监督权和媒体舆论监督是不一样的,人大的监督可以附带一些具体的措施。比如说,人大常委会可以撤销某一个不称职的领导,但是,人大在行使权力的时候,也会受到很多制约。因此,我们栏目定位应该是更注重沟通。就电视台而言,我们这样的栏目,应当以低调的姿态在我们社会中维持,我认为只有低调,你才能维持,不要觉得自己真的可以点铁成金,可以把所有的社会弊端一经曝光就解决掉了,这是不行的,不可以的。要达到一个较好的效果,就应该有一个好的姿态,能够让政府部门接受,让群众接受,它不仅仅是合法的,合理的,也是合情的,这才是人性化栏目的标志。

  人大直接掌控媒体,合法性在那里?

  □温州"焦点访谈"的诞生及其运作实践,表面上看是一个人大监督和新闻监督两种资源捆绑经营的问题,但核心的问题是这两个栏目,它不是由新闻单位直接管理,而是由人大直接掌控的,谁赋予了人大这种权力,这种做法的合法性在哪里?

  信春鹰:我们研究这种做法合法性的时候,应该追溯到我国根本的政治制度,追溯到我们国家的根本大法,追溯到我们国家最基本的政治理念。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行使权力的机关是各级人大和人大常委会,监督权是人大的一项重要职能,而媒体是党和人民的喉舌,从这个政治逻辑来推理,合法性是没有问题的。

  喻国明:党管舆论应该说中国的现实,但是,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明确规定说,中国的舆论工具都应该由党委宣传部来管理,法律没有这样的规定,只是既成现实而已。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但允许我们做出符合社会发展要求的一些创新和探索,温州“焦点访谈”就是这种探索之一。蔡定剑:法律的理解,除了看法律条文,还要研究法律精神。人大是民意机关,当然要反映人民群众的意志、要求,这是它的本性。在人代会上,人大代表可以通过提议案的形式来履职,但还有一些形式没有明文规定,法律不可能把代表履行职务的形式都规定很详细,因此,人大推导出其他行使权力的方式也是可以的。

  □温州人大监督与舆论监督的结合,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国家权力运行过程日益透明化,公开化的历史趋势.但在实际运作过程,如果没有很好地把握方向,难免会走弯路,您觉得应该注意那些问题,有什么好的建议?

  喻国明:第一个建议就是建立民主多元化的意识,也就是要打破过去一贯以来,我们的体制所形成的单极化的观念——什么东西都由我来包打天下,由我来解决问题。这不是民主社会多元化和协调发展应有的现象。

  就媒体自身而言,它的作用是把问题暴露出来,把问题说得全面,说得平衡。我们必须要通过这种平衡的方式把社会问题,社会矛盾尽可能地展示出来,留待相关的社会机制、行政机制来去解决,这是媒体介入社会矛盾的正确方法。媒体如果把自己的诉求,跟任何一个利益集团捆绑在一起,对于社会是危险的,对于媒体自身也是危险的,因为一旦出错,对媒体自身的打击也是巨大的。真正的舆论监督,要有新闻的超脱、独立的地位。

  问题监督是着重于一个个问题的解决,而制度建设是把一类问题比较整体的解决。打个比方,问题监督就像一只只打苍蝇,而制度建设则是为我们的家,构建起了一个纱窗,将苍蝇挡在外面。因此,制度建设对社会的贡献更大。温州的探索应该向制度化建设迈进。(特约嘉宾信春鹰喻国明蔡定剑)

  信春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中国社科院法学院院长)

  喻国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

  蔡定剑(北京大学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网易微博

关键词:代表在线


编辑: 金道汉

评论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