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定顺:“圣灵重建教会”毁了我的家

2012年12月24日 16:20:33来源:温州市反邪教协会
核心提示:

  我叫杨定顺,今年55岁,妻子叫王若霞,比我小两岁,我们是南京市江宁区高村的普通农民。我会瓦工手艺,九几年的时候,经常在附近的建筑工地打工,个把月回家一次。妻子一个人在家干农活、做家务,儿子中专毕业后在上海找了份工作,逢年过节常回家看看。家境虽不富裕,但吃喝不愁、生活蒸蒸日上,邻里关系也很融洽。这本来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但不幸的是,我和妻子误信了“圣灵重建教会”(又称“血水圣灵”)后,家境日渐衰败,最终家徒四壁。

  1998年秋天农忙的时候,我从工地请假回家,想帮助妻子收割庄稼。可是当我迈入家门,只见屋里一片狼藉,锅碗瓢盆散乱地堆在灶台上、桌子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房间里的衣服被褥胡乱卷成一团扔在床头……当时我以为是妻子忙着秋收造成的,可是到田里也没找到人。问邻居,邻居说她出去“传福音”了,已经几天没见到人了。无奈,我只好一个人先回去收拾。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才看到妻子面黄肌瘦、蓬头垢面地的外面回来。一问才知道,一个多月前,同村的靳银华劝她一起参加一个叫“圣灵重建教会”的组织,说什么“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不信教的人都将接受神的审判,死后不得超生……只要跟我信教,包你和家人百病不生,而且死后都能够上天堂做王,享受神为我们预备的永世国度——新天新地……”还送来《全备福音》、《进神国》等“圣书”让她好好“学习学习”……渐渐地,妻子就被靳某的花言巧语说服了,成为了“圣灵重建教会”邪教组织的一员,从那以后便经常跟着靳某到处“传福音”、讲“见证”,地不种了、家也不管了,越陷越深。

  当晚妻子拿出《神迹奇事异能》、《进神国》、《话在肉身显现》等书要我好好看看,还不停地对我说:“‘老爸’说了,在这地上,天灾、人祸不断,人终日没有安宁,这个地球要毁灭了……主未来之先,不信主死了的人在阴间等候来世的审判,信主的人,必从死里复活,且永远不再死……你也别出去打工了,还是跟我一起信教吧,‘老爸’会保佑我们全家,带我们到神那里去享受莫大的荣耀和福气的……”我从妻子的话里知道,她们信奉的这个“圣灵重建教会”(又称“血水圣灵”)是一个自称是“神的使徒”的人领导的,说自己是“神在末世拣选的仆人和使徒”,是“属灵信徒的父亲”,所以妻子他们都管他叫“老爸”,说只有加入教会,“才能逃避神要降临到人国的大审判……”接下来几天,经不住妻子的软磨硬泡和枕头风,我竟然相信了她的无稽之谈,答应辞去工作跟她一起信教。我们俩每天除了在家读“经书”、祷告,就是跟靳某到处“传福音”,讲“见证”,想尽一切办法怂恿别人入教。我俩先后拉了4、5个亲戚入教,还准备等儿子放假回来,也发展他入教。

  一个多月后,靳某告诉我们俩,“老爸”要带领信徒修建教堂迎接主的再来,信徒为了表示对主的真诚和对“老爸”的信服,都要“表诚意”,捐“奉献款”,捐的越多,将来得到的“福报”就越多。闻听此言,我俩想难得有个向“老爸”表心意的机会,毫不犹豫的将儿子寄给我们的工资1500元,以“奉献”的名义“捐”了出去。奉献后,妻子见我有点舍不得,便对我说:“对主和‘老爸’就要大方点,这样才能显示我们的诚意。你刚入教,要多捐点,这样才能‘精进’;儿子还不是‘老爸’的儿子,更要多捐点,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庇护。”靳某拿了钱,在“心意本”上分别用我们一家三口姓名的打头字母(如妻子王若霞登记为WRX)做了登记,临走前还不忘叮嘱我们,捐款的事绝不能对任何人说,否则不但得不到神的庇护,而且还要受到神的怪罪甚至惩罚。此后几个月我们先后将家里的5000多元血汗钱以为“老爸”祝寿、筹建教堂的名义“奉献”了出去。以后的几年,我们将家里的十万元存款陆陆续续以各种名义“奉献”给了教会。

  由于我们夫妻两个“工作”积极,“奉献”的也比较多,在99年初的时候就当上了“同工”,主要负责到附近的几个聚会点给普通信徒“授课”、讲“见证”,有时还被教会“公费”派出培训(就是到其他市县与当地同工、长老等交流、学习传道“经验”);靳某还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继续死心塌地地为神、为教会做更大的贡献,很快就可以受到“老爸”的召见,与其共进晚餐、共享欢乐时光……每当看到其他信徒对我们毕恭毕敬、奉若神明的样子,我们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并沉浸在这种虚无缥缈的“成就感”中不能自拔。为了筹集外出做“交通”的食宿费,我们把家里的粮食、电视机等稍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为了有机会与“老爸”亲密接触、早日“进神国做王”,我们地也不种了、家也不要了,谨遵“老爸”“解救在共产主义制度下被压迫的灵魂”的教诲,夜以继日地在外面奔波、传教。由于儿子放假回来,看不惯我们的“瞎胡闹”,又没法劝住我们俩,吵了几次以后,索性不回家了;亲戚朋友见我们不好好过日子,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的,也逐渐跟我们断绝了来往;邻居们见我们俩每天鬼鬼祟祟、神神叨叨的,也都尽量躲着我们,话都不愿多说一句……没有了儿子和他人的“阻挠”,我们夫妻俩更是肆无忌惮了,一门心思追求“精进”。

   2000年1月,当地反邪教志愿者知道我家的情况后,一再上门做我们夫妻的思想工作,我也一度有所醒悟,但是看看“老爸”说的“你们遭受捆锁、患难、艰苦,这一切在你们身上是进神国的标记,在神面前乃是……荣荣耀耀……”、“我属灵宝贝的儿女,我们被关押、遭受逼迫、患难……愈是厉害,愈是我们的荣耀、尊荣和喜乐……”等“经文”,使我的思想又坚定起来,而且把被反邪教志愿者的教育帮助当成进“神国”的“资本”积累,非但没有悔意,甚至还期望这样的事更多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以便自己更快的靠近神、得到神的赏赐。

  后来,我们夫妻俩的活动就更频繁、隐蔽了,试图壮大组织、牧养教会。儿子知道后,专门辞去工作从上海赶回来,带着他收集的一些关于揭发“圣灵重建教会”聚敛钱财、扰乱社会秩序、遭到境内外打击处理的材料,与反邪教志愿者一道做我们的思想工作,讲清是非真相,面对真实详尽的事实材料,看着儿子满含热泪、焦虑忧心的眼神,听着反邪志愿者真诚恳切、苦口婆心的话语,我真正对自己的行为产生怀疑了,想想入教以来我家的遭遇和当前的惨状,经过不断的反思,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上了当,原来我们一直都是“老爸”的敛财工具,帮他骗人骗钱。可是悔之已晚,这十年来辛苦积攒的十多万元的血汗钱全都化为乌有,田地荒芜、家徒四壁、众叛亲离。

  注:“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全称为“耶稣基督血水圣灵全备福音布道团”,又称“圣灵重建教会”,简称“血水圣灵”。总部设在台湾,其头目左坤,男,1930年10月出生,原籍江西省九江市,1965年9月加入台湾某邪教组织,长期从事非法传教活动。1985年因在台北非法传教,被台湾司法机关判刑。1988年8月,左坤建立“血水圣灵”组织,拼凑了《全备福音》、《生命之光》、《使徒职分》、《大诗歌本》等非法书籍,台湾当局认定其具有邪教倾向而予以挤压。为逃避打击,左坤由台湾移民至美国,并向教徒收取“奉献金”的方式,开办经济实体,筹集资金,从事污蔑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活动,还与“台独”势力勾结,策划并参与分裂中国的活动。

本文转自:温州网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