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改坡”工程说停就停 顶楼住户的房子成水帘洞

2014年03月04日 06:30:12来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查看评论

住户戴先生家放着大大小小七八个脸盆、塑料桶,都是用来接漏水的。

住户梅老伯家的床上铺着塑料薄膜,薄膜上还放着脸盆。记者叶锡环/摄

  【温馨提示】

  今天上午10时整,温州网《代表在线》栏目邀请市人大代表余康杰、浙江蓝汇律师事务所主任吴建胜、鹿城区住建局城乡建设科负责人李建鹏、鹿城区南汇街道城管办负责人谢一方等嘉宾,就“平改坡”工程叫停话题深入探讨,敬请关注!您可以发布微博@温都代表在线或@温州网代表在线,或者拨打温州网新闻热线88817266,参与互动留言。

  欢迎读者提供线索,报料邮箱wzdsbdbzx@si-na.cn或tougao@66wz.com。

  温州网讯 下雨天,住户要穿雨鞋进厨房烧饭,床上方用塑料薄膜遮挡漏水,客厅各个角落堆放脸盆接水——这些令人心酸的场景发生在鹿城区南汇街道桥儿头社区茶绿组团12幢顶楼住户家里。

  住户们说,该小区建成已有20多年,因屋顶长期渗漏,各家只好在楼顶搭建违法建筑。2012年5月,该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上门动员实施“平改坡”工程,住户们主动拆除了违建,不料在征得全体住户同意、资金筹集完毕后,“平改坡”工程却被街道叫停了。

  2011年10月,鹿城区率先推出“平改坡”政策,并在2012年5月正式启动第一个“平改坡”工程。三年后,南汇街道为何叫停这项工程?近日,《代表在线》栏目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床上盖薄膜放脸盆

  半夜要起床倒掉脸盆里的积水

  今年72岁的梅老伯家住桥儿头社区茶绿组团12幢503室,家中的墙壁因雨水渗漏四处开裂,墙壁上的电线、开关破烂不堪。

  在卧室的床铺上方,盖着一张塑料薄膜,薄膜上面还放了一个脸盆。梅老伯说,每次下雨都要伴着“滴答”声入睡,半夜还要起床倒掉脸盆里的积水,要不然水积太满了会戳破薄膜。

  两年来,每次大雨过后,梅老伯家的厨房总是一片狼藉。由于积水过多,梅老伯的老伴只好穿着雨鞋进厨房做饭。她说:“我们年纪大了,行动不方便,生怕滑倒摔着,这种苦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顶楼508室住户潘先生的家里,卧室几乎成了“水帘洞”,被雨水浸泡后的墙壁霉迹斑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厨房灶具上方的装饰木板烂穿了一个大洞,灶台上摆满了用来接水的脸盘。

  顶楼507室住户戴先生家中渗漏现象更为严重,客厅地上摆放着七八个脸盘,两张床的上方都遮着塑料薄膜。家中的墙面都大面积发霉,用手指触碰,墙上的石灰不断往下掉。

  已征得全体住户同意

  并解决筹资问题

  通往茶绿组团12幢楼顶的楼梯是木制的,经过多年雨水冲刷,部分已经发霉腐烂,每上一步楼梯都令人心惊胆战。楼顶上搭建的违建已经全部拆除,四周堆放着砖块、铁皮等建筑材料。

  住户潘先生说,因屋顶长期渗漏,顶楼住户最早在10年前就搭建了违法建筑,最短的也有六七年时间。2012年5月,桥儿头社区工作人员上门动员实施“平改坡”工程,顶楼住户都很赞成,纷纷拆除了违建。

  随后,在征得该楼幢全体住户同意后,潘先生等住户把“平改坡”工程申请报告递交给南汇街道城市管理办公室,街道同意后派人上门张贴公告进行公示。

  2012年9月,南汇街道委托一家设计院设计了“平改坡”工程图纸,并牵头消防、住建局、社区等有关方面召开协调会,确定由上海一家施工队负责实施工程。

  “当时核算的价格是每平方米980元,整个工程需要43万元,每户分摊5万多元。”潘先生说,其中一户人家因生活困难无力承受,“平改坡”工程只好暂时搁置。

  2013年1月,南汇街道再次派人上门动员实施“平改坡”工程。潘先生记得,当时来了3名工作人员,得知其中一户人家确实出资困难后,他们希望其他住户再想想办法,不要让工程夭折。

  当年8月份,住户们经过多次协商,最终解决了筹资问题,于是再次向街道申请实施“平改坡”工程。不料,街道此后一直没有明确表态。

 [1] [2] 下一页

本文转自:温州网

N作者: 记者叶锡环 实习生邹盈盈 |编辑: 金道汉|责任编辑: 黄作敏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温州网立场。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