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温商谢岩斌千里还债背后的故事

来源:温州网作者: 张湉 潘涌燚 王建平 2014-03-13 21:59:21
核心提示:温网记者走进谢岩斌位于瓯海梧田的家中,跟他面对面地再聊聊这背后的故事以及他的近况。
查看评论
加载视频hellip;
谢岩斌接受温网记者采访,讲述还债背后的故事
身材瘦削的谢岩斌(左)在北京闯荡时的旧照
桌上的一摞票据与欠条长年压在谢岩斌的心头
谢岩斌寄语广大温商要讲诚信

  温州网3月17日讯(记者 张湉 潘涌燚 王建平)这段时间,大家对谢岩斌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

  为偿还17年前欠下的18万元的债务,他千里南下,千方百计地找到了失联多年的债主,将这笔钱完璧归赵。这种诚信行为也深深感动了许多人。

  3月13日清晨8点,温网记者走进谢岩斌位于瓯海梧田的家中,跟他面对面地再聊聊这背后的故事以及他的近况。

  记者:谢岩斌,您好。您这段时间以来是不是特别的忙?

  谢岩斌:是的,不停地接受媒体采访,参加活动。就拿这个星期来说,9号特地从北京赶过来见我的老朋友,也是当年的债主辛扬德,一起参加11号的“诚信是金·温商潮商特别对话会”,然后昨天本来打算带他去雁荡玩一下的,可因为今天下午有场“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会,需要提前排练,所以不得已只能派我的爱人还有表兄弟去作陪,多少有点遗憾。昨天晚上,辛老板给我来电话了,说昨天去了好几个景区,玩得挺开心的。

  记者:在我们坐下来之前,您的手机一直在响,一大早的已经接了不下10个电话,都是谁打来的?

  谢岩斌:都是些生意上的事。因为最近经常在温州,北京的生意没能好好打理,堆起来比较多,所以习惯每天早上起来在电话里头把那边的事情交代一下,有些事只能等到我回去再处理。

  记者:在外打拼这么多年是不是特别的不容易?

  谢岩斌:是的,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农民的孩子白手起家,在外人生地不熟,没有社会经验,没有老师引导,没有人际关系,只能凭一股热情打遍天下,所有事都要亲力亲为。我从一个很小的作坊开始创业,到有了一点积蓄,再到后来投资失败,经历过大起大落,这种感觉更加深刻,我觉得我的创业经历都可以写本书了。

  记者:没钱的那段时间苦成什么样?能不能给我们形容一下当时的情景?

  谢岩斌:最困难的时候应该是毛衫做失败的时候。我现在算长胖了点,当时瘦得跟竹竿似的,很沧桑,看着哪里像一个生意人?女儿的衣服也都是两三块从早市上买的。现在心里想起来特别难受,觉得挺对不起家人跟那两位老板。

  我还记得,在北京的一个早上,当时女儿要去幼儿园,路过一个包子铺,眼睛就一直盯着那包子看,我给她买烧饼,她就故意说自己肚子疼(哽咽停顿)。我们在北京打拼的时候,有可能三块钱的烧饼就解决了一家人的一顿早饭,但如果吃包子可能要吃出十块钱来。我知道她想吃肉包,后来咬咬牙就给她买了一个,她的肚子也就不痛了(笑)。

  记者:那既然当时这么苦,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你,让你这么坚定地还这笔债?

  谢岩斌:因为心里有亏欠,觉得必须得还上。

  记者:听说您当时把那薄薄的几张欠条保存得很好,还会经常拿出来翻看?

  谢岩斌:对,中间我有不定期给他们打款,我想着,总有一天要跟他们结这笔账,所以我把这些票据还有欠条放好,怕哪天会算不清。怕这些东西受潮、氧化或被老鼠啃坏,我还特意用塑料袋包了好几层,把它保护起来。我会偶尔拿出来看看,一想到自己还没还清,心里酸酸的。

  记者:您的家里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宽敞,在北京的房子也是租来的,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还钱?有没有想过等自己手头宽裕点了再还?

  谢岩斌:我早就该还了,人不能自私。其实早在2009年我就有了南下还钱的念头,但因为事业刚起步,很多事要亲力亲为,所以常常被大大小小的事给耽搁。今年害怕又会被突然冒出来的事情影响,所以在正月休息的时候就马上动身了。

  记者:有没有想过这么一件小事,会让您成为温商的一面旗帜,成为全国瞩目的一个公众人物?

  谢岩斌:没想过,当时还债就是为了了却一个心愿,补上那份歉意。当时我还完钱,第二天就想走了。当地电视台的人给我打电话,才一步一步地将我这个事情报道了出来,直到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播出。播出后,北京方面很多朋友都打电话给我,结果百分之八十的客户都知道了这件事。

  记者:那这件事发生后,有给你的生意带来更多的机遇吗?

  谢岩斌:这个机遇肯定是有,但我还没看出来。因为很多东西隐藏在无形之中,不可能短时间看出来。包括像诚信做人也一样,到最后才能慢慢体现出来。但我有预感,是会带来好处的,因为人家更相信我了。

  记者:最近不少媒体都在提家风,您的家风是什么?

  谢岩斌:我的父亲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很务实也很节俭。他什么事情都揽给自己做,怕我们辛苦,但也很注重对我们的教育,教导我们做人要做有意义的人。受父母影响,我对孩子要求比较严格。我经常对他们说,虽然你们现在在温州上学,可是我们都是大山里走出来的,是吃红薯长大的。我偶尔会开开家庭会议,给他们讲讲大道理和老一辈在大山里面的故事。当然,如果他们不肯听话,叛逆的时候,我也会发脾气。

  记者:如今您已是诚信两字的代名词,难道您就从来没有做过不诚信的事吗?

  谢岩斌:曾经也有过没能兑现的约定,比如说这次还钱,因为当时条件所迫,没能及时兑现,到17年后才还上。这17年的等待,在我看来就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但我会想尽办法弥补那些过失。

  记者:我从其他同行那里了解到,您原来可能比较低调,都不太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但近来却屡屡曝光在媒体镜头前,是有什么事促使您有了这个改变?

  谢岩斌:本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没想过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更没想到后来居然上了中央新闻联播。惊讶激动之余,我内心也经历了一番挣扎。社会之大,什么说法什么舆论都有,我抱着平常心去还钱,人家却有可能把你往偏的方面想,怀疑你是不是炒作的,怀疑你当初是不是还留了三万五万当本钱不去还债?我便不想多说了。

  其实,我之所以能够东山再起,是靠温州人的团队精神,我用我的商业资源和朋友的资金互相合作,事业才能慢慢再起。后来,通过和家人、朋友的聊天,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在意人家怎么评价。欠账还钱,本是一件很平凡的事情,可是现在的社会就需要这种诚信的力量去引导。我觉得自己得负点责任,我情愿耽误一些自己生意上的事,也要站出来把正能量宣传出去,所以我现在不在乎人家怎么说我,而在乎我自己怎么去做,通过这段时间调整,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记者:前几年由于局部金融风波的影响,温州个别企业家出现了例如跑路等不诚信的行为,由此也造成了外界对整个温州以及温商群体的误解和误读,您认为要怎么改变这种认知?

  谢岩斌:说起这场风波,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有一次我和客户聊天,谈到我们温州人很讲诚信。但对方反问,这次金融危机,温州不少的老板都跑掉了,难道不是你们温州人吗?当时我就哑口无言了。

  要改变这种误解,我认为需要一个过程。如果大家都能齐心地抱着诚信去做事,随着时间推移,别人会重新树立对温商形象的认知,认为我们温商是一个诚信的商帮。

  记者:访谈最后,能否为我们广大温商群体送上一句寄语?

  谢岩斌:我觉得只要我们踏实做事,诚信经商,社会会给我们回报的。

本文转自:温州网

N编辑: 温网编辑|责任编辑: 黄作敏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温州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