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飞机场的前世今生:曾几时 温州领先空中航线

来源:温州网–温州晚报作者: 胡显钦 口述 2014-08-01 07:17:32
核心提示:
查看评论

资料图片:欢迎安队长刘教官驾机勘察永嘉南门外飞机场摄影纪念1933年12月19日

  此前,我回忆了金温铁路筹建情景,又勾起对温州飞机场建设的点点滴滴记忆。首先声明:本人不是机场建设的领导和指挥者,当时我由分管城乡建设的副市长调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正值温州列为十四个对外开放城市之时,因工作需要又兼任外经贸委副主任,因而协助市政府与省民航局的领导参与温州机场较重要事宜的研讨,如选址、软土地基处理等问题,发挥“参议”作用。同时,作为在温州土生土长的九旬老人,对旧中国温州建立飞机场也曾耳闻目睹,回忆起来对年轻人或有所启迪。

  水上飞机落户温州

  如今,年轻的温州人总以为温州机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有的,其实不然,早在1933年温州不仅有机场,而且还开通了温州至上海、福州、厦门、汕头、广州的航线。乃至于1936年延伸至香港航线,这作为沿海中小城市在中国航空史上为数不多,拿当今的话说,较为“靠前”或“领先”吧。

  记得我还是10来岁小学生时,虽在瑞安读书,但回温(老家住西郭月湖头)探亲时,听到城里有了“水上飞机”的新鲜事,就与小伙伴们去看热闹。就是在江心屿到麻行码头的江面上,浮着一架飞机,旁边设有一艘大舢舨,作为旅客上下飞机使用,并有一只浮筒子系在飞机旁边,大概作为降落标志,后来新造了一艘10多米长,6.7米宽的木质趸船代替大舢板,趸船上有间10多平方米的小木屋,算是候客室或管理房。这就形成“水上飞机场”模样,听大人说,乘飞机很贵,去趟上海来回一百多法币,去广州就是300法币多,相当于普通百姓一年多的收入,所以我见到的乘客多是西装革履或长袍马褂的达官阔贾。我在高中时偶阅读资料才知道飞机型号叫“赛可斯”,两层机翼,很长,据说还是木架帆布的。经营飞机的是中美合作的中国航空公司,并在温设立飞机站,首任站长叫张正泽,办公地址为温州市石板巷8号。1937年上海打响“八一三”淞沪抗战后,温州空中航线中止,前后历时4年多。

  南塘机场毁于日军轰炸

  除了江心屿的水上飞机外,1932年秋,温州东南面还修建了一个军事机站(史称“南塘机场”)。该机场占地1500多亩,黄泥碎石跑道,从南塘上塘殿起直至横渎,约长500米,宽10米,机场建有三四间平房,据说当时政府要求各界人士捐认机场建设“特别捐”,仅温州中学就认捐银元5000多元。1933年11月蒋光鼎、蔡廷锴在福州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蒋介石就利用南塘机场,派飞机赴闽轰炸。“福建事件”平息后,国民党空军又将南塘机场作临时停降,加油之用,每次二三架,最多一次停13架。

  据机场附近的一位叫周品仙的老人回忆,当时的站长叫乔瑞熙,山东人,与他的关系非同一般,还曾带他乘军用飞机在温州上空转了一圈。机场建成后仅5年,抗日战争爆发,日机常来沿海轰炸,南塘机场亦难以幸免。当时机场人员用纸糊了10多架飞机,日军中计上当,一下子来了十多架飞机,扔下33枚重型炸弹,机场被毁。抗日战争胜利后,1945年省政府曾派项镐荪来温督导修复南塘机场,重新勘测,于1948年12月刚动工一下,不久温州和平解放,机场复修也不了了之。

  日寇征夫强修机场

  1944年9月9日温州遭受第三次沦陷,入侵温州的是日军第13军第70师团的黎冈旅团,他们将鬼子司令部设在位于瓯江下游的乐清县磐石镇重石村,号称“日本皇军永乐总防司令部”,黎冈少将就驻此处,其目的是加强瓯江口守卫,并保障日军海上交通安全,派出比过去二倍多的兵力,企图长期占领。是年10月中旬,日军在占领区里修碉堡、炮台、油库与战壕等,并在乐清三山乡与磐石镇的门前坊,莲池头、东屿之间的田坪上抢建军事机场。鬼子并从当地抓来1000余名劳工苦役,在日寇皮鞭与刺刀的淫威下,劳工们日夜轮流劳作,挑土填坑,日晒雨淋,风雪无阻。劳工若有怠惰者,鬼子轻则皮鞭,重则酷刑,甚至枪毙杀头……经半年工夫,机场基本建成。它占地约1000多亩,跑道用水泥、石沙铺成,长约2000米,宽40米左右,可停军用飞机6-7架,次年5月18日上午,六架日军用飞机降落在磐石机场,装运走大批从温州抢夺的重要物资,驻乐最高指挥黎冈也乘机离开磐石驻地。

  1945年日机常在磐石机场停靠,一般为3-4架左右,时至9月,日军投降前夕,作恶多端的日军用地雷炸毁机场,这也是日本军国主义欠下中国人民血债的一份罪证。

  温州工人建造路桥机场

  新中国成立后,温州市政府曾多次计划复修南塘机场,均因财力、物资有限未能付诸实现。但在建国之初的1954年,倒大力支持现与温毗邻的台州黄岩路桥建设机场。

  由于战备的需要,中央军委决定在靠近一江山、大陈岛的黄岩县路桥区兴建一座军用机场。由于当时台州并入温州,黄岩隶属温州地委(1962年6月恢复台州专署。黄岩、温岭、仙居、临海、玉环划归台州)。这次修筑飞机场时间紧,任务重,建设工程十分艰巨,除重件由汽车装运外,其石泥沙路料全凭人拉肩扛。在机场工地上,仅有几条泥路日夜奔波着来自温州市区及瑞安城关的机场劳动大军,他们每天拉着负载千余斤的大平板车,要在2.5公里的运距来回10趟,有时车轮陷入泥坑进退两难,只得由几个人用肩把它扛过去。

  时值严冬,朔风凛冽,天寒地冻,工人们却睡工棚,冻伤的脚板鲜血渗流,大家用凡士林涂一下,第二天照常拉车,装卸的铁锹不够用就用手拨,指甲磨掉了,仍然坚持装运,工人们还利用休息时间,把撒在地上的小石子扫起来,铺在机场工地上。新中国是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劳动人民的主人翁精神被极大激发出来,就这样,由温州搬运工人组成的1100多人(含瑞安城区搬运站160名),调运270多辆大平板车在路桥机场整整奋战150天。1955年3月机场建成后,其有68人评为“人民功臣”,市运输公司搬运工人、共产党员朱启芳与孙马定创造日来回拉24趟(超过他人一倍多,日行60公里),被评为一等功臣,9人评为二等功臣,25人被评为三等功臣。

  30年前,市委、市政府把建设温州机场列入重大议事日程,当时列为温州机场选址的有三处地方,你知道吗?包括现在市政府办公中心及世纪广场曾是三处选址之一,欲知详情敬请关注明日报道。

本文转自:温州网

N编辑: 林振将|责任编辑: 黄作敏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温州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