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精日分子”坚决说“不”

文成县委办 刘 成 2018-05-02 10:12:55

  八十多年前,日本关东军炸毁柳条沟的铁轨并炮击北大营到日军蓄意发动的“一二八”事变,至此,从卢沟桥上响起的枪炮声再到南京城中不幸罹难的数十万同胞,古老的中国遭受了日本法西斯八年的蹂躏,留下斑斑血债。根据中国军事科学院编写的《中国抗日战争》,“中国军队伤亡380余万人,中国人民牺牲2000余万人,中国军民伤亡总数达3500万人以上。”

  历史可以翻页却不能遗忘。然而,近年来,社会上个别人或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拍摄发泄视频,侮辱他人;或身着二战时期日本军服在抗战纪念地拍照并通过网络传播;或在高铁站身着日军军装摆出挥刀砍杀挑衅动作等等,不仅损害公序良俗,更是在为法西斯战争变相“正名”、触碰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痛点”,在整个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看似哗众取宠、实则负面影响极大。有些媒体就给这类人冠以统一的称呼-精日分子。

  “喜欢日本文化的人有很多,但是像他们这样过了头、崇拜到恨不得自己成为日本人的,就叫‘精神上的日本人’,即‘精日’”。这是“维护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律师大联盟”吴明秀律师对“精日分子”的解释。按照我的理解,“精日分子”是在精神上向日本帝国主义靠拢,属于全盘“日化”、数典忘祖的一类人。在历史上,此类人群属于汉奸高危人群。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像冀东伪政权首领殷汝耕等人,多有留日背景,起先对日本文化非常崇拜,喜欢穿和服、喝清酒、吃日本料理、睡榻榻米,有着浓浓的日本情结,最后与日本帝国主义者狼狈为奸,为了一己私利,认贼作父、出卖国家利益,最终被镌刻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应当对“精日分子”保持警惕,绝不能听之任之,而是要采取有力的,也是必要的举措。为打击“精日分子”,早在今年两会期间,就有38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合递交了一份关于“制定保护国格与民族尊严专门法”的提案,呼吁立法严惩“精日分子”。到了4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审议。这个草案增加了相应条款,应该说,是从立法层面对“精日分子”进一步说“不”。

  国家通过立法来惩治和打击“精日分子”,一方面是警醒全体中国人要正确认识八十多年前的那段历史,铭记中华民族遭受过的苦难,也保持对战争的反思和警惕,更好地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和平。只有人人都珍惜和平、维护和平,只有人人都记取战争的惨痛教训,和平才是有希望的。另一方面,也是在向国际社会表达中国对待历史的态度,正如习总书记曾经讲过的,“一切罔顾侵略战争历史的态度,一切美化侵略战争性质的言论,不论说了多少遍,不论说得多么冠冕堂皇,都是对人类和平和正义的危害。”更体现出了一种责任与担当。通过立法来惩治和打击“精日分子”,让这类人在中国没有生存的空间、活跃的余地,这实际上就反映出了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担当,既是为人类这个“躯体”拔除“毒瘤”,更是在为地区和平乃至世界和平消除不稳定因素、铲除战争滋生的土壤。

  当然,如同一枚硬币有着正反两面一样,日本和日本文化有侵略性的、糟粕的一面,自然也有先进的、值得我们学习的一面。比如早在唐代,日本就派出了一批又一批遣唐使、留学僧,这些人远渡重洋、跋山涉水,到中国来学习先进文化,在一定程度上继承和发展了中国文化,也在中日两国和平交往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于中日正常交往,对于双方民间层面的相互学习,我们理应保持理性而积极的态度,在尊重中日两国共同历史的基础和前提上,尽可能地增进交流、消除隔阂、增进共识,捍卫中日两国人民由来已久的和平交往传统。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陆向东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