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军之家 军旅情深

温州网 2018-08-08 16:05:20
祖孙三代四人当兵,服役的部队有陆军海军也有空军——平阳鳌江的周义界家庭,堪称光荣的“三军之家”。
去年9月,周文辉的独子周世洲光荣入伍,全家合影。

1962年,周义界(后排右二)在部队与战友合影。

周文辉在部队。

周文华在部队。

  温州网讯 祖孙三代四人当兵,服役的部队有陆军海军也有空军——平阳鳌江的周义界家庭,堪称光荣的“三军之家”。

  “八一”节前,记者走访了这个有着深深军旅情结的军人之家。

  “是军队的大熔炉熔炼了我,成就了我”

  认识周义界的人,都知道他是部队培养出来的一位作曲家。

  1942年出生在苍南农村一个农户人家的周义界,5岁父亲早逝,家境贫寒,直到9岁才上小学。1960年,他初中毕业,终于圆了儿时的军人梦——应征入伍,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28军82师的一名小战士。次年,他又入了党,逐渐被提拔为班长、排长、副指导员和政治部宣传干事。

  回顾11年的军旅生涯,周义界说:“是军队的大熔炉熔炼了我,成就了我。”

  周义界自小对音乐比较敏感,会唱各种民谣和儿歌,喜欢和小伙伴们唱唱跳跳。困顿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音乐,让他忘了生活中的不快和烦恼。来到部队后,他进了文艺团体,开始尝试写歌词。1967年,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担任政治干事的周义界带领战地宣传队,冒着枪林弹雨,开展思想宣传和文化活动。他们自编自演,打快板、唱数来宝、念顺口溜,为战友们表演。“歌曲就像无形的战斗机,鼓舞了大家的士气。”让周义界深感自豪的是,“战友们都很喜欢听我编的歌,他们说‘周干事,听了你的歌,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当时,敌我的武器对比悬殊,美军战斗机经常耀武扬威,不时发动滚动式轰炸。“美国佬的飞机不停地俯冲下来扔炸弹,有时候吃一顿完整的饭都很难,要中断四五次才能吃成功。”周义界说。一天,他受命带着相机去连队采访,经过越南太原市的一座桥时,忽然听到了敌机的轰鸣声自身后袭来,他立即掉头往后猛跑几步,迅速卧倒在地。只听到四周一片剧烈的爆炸声,顿时地动山摇,他知道敌机又在扔球形弹了,这种子弹含有大量钢珠,杀伤力很强。忽地一声尖利的呼啸,一枚球形弹从他身边擦过,在他前面几百米处爆炸,无数颗钢珠飞射出来……

  敌机飞走了,周义界从地上爬起,发现挂在腰上的照相机皮壳子,被一颗钢珠打破了。多亏了这个相机,帮他挡住了一颗子弹,好险啊!

  经历了一次次血与火的考验,周义界迅速成长起来,在部队里多次得到表彰,还立了三等功。在部队服役期间,他先后被部队送到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前锋歌舞团深造学习作曲等,从此走上了音乐创作的道路。

  “老大如果不近视,也要让他去当兵”

  周义界有三个儿子,老二周文辉,1972年出生,1990年入伍,在中国空军广东佛山某部服役4年;老三周文华,1976年出生,1992年入伍,在福建厦门当兵3年,他是陆军编制,在海军水艇上服过役,可算得上是“编外”海军。

  “老大眼睛近视没办法,如果不近视,也要让他去当兵。”周义界说,“都说‘枪杆子里出政权’,强军才能强国,国家强大了才能家庭安宁。”

  儿时就有的军人梦,缘于他的亲身经历:他少时在父亲的老家苍南炎亭度过。炎亭靠海,那时国家正连年战乱,社会动荡,海上盘踞着很多流寇海贼,不时会上岸骚扰洗劫,还会把成年男子抓走勒索钱财。当时海边的大人小孩一提起海贼都惊恐不已,因此,“长大了要当兵保卫国家”的想法,也就在少年周义界的脑海里扎了根。

  从部队里复员回到老家后,他的军人情结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淡化,他希望孩子们也都能像自己一样,“在部队的大熔炉里锻炼成长起来”,他相信部队“能造就人才”。

  老三入伍时才16岁,“个子像我一样比较小,他妈妈担心得不得了,不知道哭了多少回。”周义界说。

  说道部队生活,老二周文辉笑了,他18岁当兵,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一次站岗的经历:“我胆子小,晚上一个人硬着头皮在山上站岗,怕得要命。猫头鹰的叫声很瘆人,我觉得有几十种叫法,叫得人汗毛都竖起来。那天正好政委来查岗,看到我还挺小的,特别关心,问我‘老家在哪里啊?多大啦?’又说‘小伙子,你还很小嘛!一个人站岗怕不怕啊?’他不说还好,被他这么一说,我立马就哭出来了。”

  事实上,送孩子去当兵,周义界也没有少操心,“为了让他们两个尽快适应,在部队里安心地生活工作,他俩一入伍,我就去营地里探望了,向首长汇报了孩子的特点、我们家的情况以及我们的想法等等。回来后,我还经常写信给两个孩子,给他们加油打气,鼓励他们好好干。”

  “就算没能考上军校,这些都是最有用的”

  去年,周文辉的独子周世洲高考考上了大连科技学院,周文辉却要求儿子先去部队当兵,周义界对此大加赞同,“我坚决支持儿子的决定,孩子到部队里锻炼一下,思想觉悟提高了,还可以强身健体。”

  周世洲是周家孙辈中目前唯一的男丁。他现在云南空军某部,是一名雷达兵。在微信上,这位1999年出生的大男孩告诉我:去年9月入伍后,他们先在云南的新兵连训练了三个半月,又在武汉的士官学校接受了四个月的专业课程培训,这才成了合格的新兵。

  我问他——

  为什么要当兵呢?他说,其实爸爸的要求还是其次的,主要还是自己出于对前途的考虑,他打算在部队里好好训练,好好学习,考上军校。

  部队的生活怎么样?他说,还好。就是新兵连的训练相当艰苦,有一次他爬完战术起来,眼前一红就晕过去了。现在想起来,自己能过新兵连这道关还觉得“挺牛逼的”。

  有后悔过吗?他说,当兵的怎么能少得了后悔呢?不然就不完整了。特别是刚开始,经常想要是不来当兵,在大学里该有多爽啊!虽然如此,很快也就适应了。

  回顾这不到一年的部队生涯,小周说,他最开心的就是在新兵连交到了一堆好兄弟,还有:“说实话,干苦活累活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最多让我学会勤劳。我收获最大的是变得成熟了,交际能力强了,遇事能稳重处理了。就算最后没能考上军校,回去在社会上,这些都是最有用的。”

  前不久,周文华去云南探望了儿子。他告诉我:“孩子在部队里很争气,在士官学校培训时就获得了‘优秀学兵’的荣誉。我还在他的微信圈看到这么一句话——‘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觉得很放心。”

  “当兵就是苦的,但要加强国防,就要靠我们当兵人。”周义界说,他本来还很想在孙辈中出个女兵,可惜这个心愿没能达成。但是,如今看到孙子在军营里的出色表现,已经让他大感欣慰——这一份军旅情结,终于能够传承下去了。在一本欢送孙子参军的家庭影集上,周义界题写道:“祖辈三代去从军,海路空军兵哥情。实现爱国强军梦,赤胆忠心为人民。”

来源:温州日报

记者:潘虹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诸葛之伊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