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斑驳的容成坊

温州网 2018-09-07 09:22:06
容成坊的开端应从华盖山的西南边山脚处算起,北至高盈里,南与儒英坊连接。
华盖山的早晨 陈国浩/钢笔画

  温州网讯 容成坊的开端应从华盖山的西南边山脚处算起,北至高盈里,南与儒英坊连接。清代的一位叫张德新的诗人走访温州,逛容成坊,登华盖山,放眼远眺顿觉感慨万千,乘兴作诗而吟之:“危亭俯眺大荒晴,还望层霄碧落清。万派洪流连渤海,九峰翠色映山城。静观宇宙原无色,闲对烟云独有情。欲访容成修炼处,天风怡送步虚声。”

  容成坊可谓古迹斑驳。华盖山麓也正是在那传说的扶助下延伸出容成庙、炼丹井、三生石等可将传说链接的古迹。书载:“宋仁宗尝三遗使访之,但有三生石在耳。”又有《瓯江竹枝词》一首,唱:“海上蓬莱路几千,我来暂学小游仙。容成未必居尘世,华盖山前有洞天。”

  炼丹井即“容成井”,是目前鹿城现存年代最早的一口古井,位于县前头1号东首即军分区后院的墙围外侧。传说中的容成子就是饮此之井水而得道成仙。井边有老樟树一棵,一直守望着古井,被百姓称之为“炼丹树”。民间有传,言此井由山水诗鼻祖谢灵运任永嘉太守时所凿。井栏为青石砌成的六角形状,刻有“容成太玉洞天”六个大字。好事者将此字体传为书圣王羲之手笔,却不知漏洞凸现。那右军大人死于公元379年,死后6年姓谢的才呱呱落地,哪来的这神来之笔!阑外向南,又有阳文石刻云:“至治癸亥,菊月丙申,朱善敬立,庄严胜事。”四行十六字,无疑与道教有关。

  明末清初,容成坊改称“容成巷”。民国中期,温州街巷增加到一百多条。容成巷地处华盖山脚,道路由宽至窄,因每次大雨后泥沙从山上冲刷而下,使得常年沙土盖路,人们便将容成巷又分为“大沙巷”与“小沙巷”之别。大沙巷一段因城建拓宽后,遂向西并入县前头,最终形成一条长300多米,宽约10米的新路。

  山形有如华盖之美的华盖山,别名资福山。叫资福山纯是仰望皇权的缘故,因为南宋高宗“巡幸”温州时,将山上那座由灵素道士把持的“通真庵”改名为“资福寺”,所以也就难免山以寺名了。灵素是北宋的一位道教大师,宋徽宗赐号“通真达灵先生”,后贬谪还乡,就呆在华盖山上。温州本属移民之地,话语易音变,故资福山也因谐音的走调而念成“紫薇山”或“子父山”。前者可解释为“紫薇花开满山艳”,且尚能与华盖之名相称。后者则在民间引发出了一段十分传奇的采宝故事,并与信河街那边的金锁匙巷连成一起。

  华盖山树木葱茏,面积约13.2万平方米,峰顶海拔56.8米。因位于鹿城正东面,也曾与南面的积谷山混为一谈,被称为“东山”。山中除三生石、炼丹井外,尚有五粒松、青牛坞、资福寺、文昌阁等系列名胜,只是在岁月的打磨下都已容消貌改。据说早年的山脚边还有一座怀念王羲之与谢灵运的“王谢祠”,何年何月消失却不得而知。华盖山上的东西南北均有亭廊衬景,如华盖亭、夕照亭、临望亭等。值得一提的是大观亭,以登亭可眺望白鹿城全景而知名。大观亭占地约70平方米,规模之大,可列温州山亭之首。清代诗人潘之彪有诗云:“鹿城高峙大观亭,揽袂倏然入画屏。孤屿近看僧合掌,列山遥望佛头青。”唐时,山巅尚有华盖楼一座,后颓废,遂改建为六角形之山亭,并赋予一个颇有诗意的名字——“江山一揽亭”。此亭于明嘉靖年间重建,至万历年间又复建,更名为“大观亭”至今。有清朝戴文俊作“瓯江竹枝词”一诗为证:“大观亭俯万人家,曲曲江流抱郭斜。三百年来三宰相,何时重涨海坛沙。”

  大观亭边上有一门铁炮,是康熙十五年(1676)三藩之乱时的遗物。西侧竖有“吉林义士王希天君暨温处旅日蒙难华工纪念碑”,以祭1923年被日本人杀害的华工。此碑于1944年纪念碑被日寇捣毁,至1993年重建。

  华盖山西边拾级而下,倘若细心的话,仍可发现现存的一段50米长的永嘉郡城基。城基虽颓败不堪,掩映于山草之下,然它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323年,那一年是东晋太宁元年,一道东西长7里,南北宽5里,周长18里的砖石城墙打造出了一个叫白鹿城的江南小镇。此后风雨春秋朝代转换,虽屡有修缮,但也只是古迹沉淀而不失原味。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因市政建设需要,城墙被陆续拆除,仅遗华盖山脚这一段城基。

  高盈里,清代称之为“高盈头”。由于所处华盖山麓的山脚地带,地势相对于城内的其它街坊要高些。每逢台风季节,尽管雨水从山间奔泻而下,巷内居民倒是高枕无忧,因为那水也只是经高盈里而流往低处,最终淌过北边的河泄桥汇归江海。故民间有“水漫城门齿,高盈满脚趾”之谚。

  来源:温州晚报

  □吕禅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诸葛之伊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