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花市的一天 有几十年的故事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2019-01-13 08:09:34

  仙客来

  浙江在线1月13日讯下午1点,吴山花鸟城一楼的花卉区的商家已经忙碌了大半天,稍微有一点时间歇口气。

  距离春节不到一个月,各家商铺都在忙着备货,为即将到来的年宵花热潮准备着。

  吴山花鸟城的“老人”郭洪迎也一样——此刻,一位湖北的老客户正在联络他,请他帮忙预留十盆发财树,作为过年时赠生意合作伙伴的礼物。

  2004年,郭洪迎的“诗园花艺店”入驻吴山花鸟城,到现在已15年。十几平方的店铺里,挤满了各色花艺。然而这还不是这家小店的巅峰时刻。

  郭洪迎说,2018年过年的时候,他这里集中了120种花木。

  不过,今年他订购的各色年宵花正相继从全国各地“赶往”杭州,来自广州、昆明、洛阳等地的花卉包装箱已经堆满了花店一角。

  这是往年的常态,也是今年的开始。

  洋的还是土的

  小年轻和老奶奶各有所爱

  “这个很好看!”

  郭洪迎刚要坐下,一对来挑年宵花的小夫妻就相中了一盆在花架上占据C位的“门面货”。

  “这个是韩国品种的拱兰,娇小玲珑,像小姑娘害羞低着头的样子。这两年刚上的,年宵花的新品种,一盆也不贵,只要450元。”

  看到顾客对拱兰感兴趣,郭老板赶忙介绍道。

  这对小夫妻,刚刚完婚,是从滨江过来挑年宵花的。“之前看韩剧,觉得韩国人蛮喜欢养兰花的。我们中国的品种到国外去被培养出了新品种,再流通回来也挺有意思的,这让我们过年能看到点新鲜的。”新娘子孙女士说。

  这两年,对顾客来花市找新鲜货的情形,郭洪迎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几年人们经济条件好了,对花的要求也高了,总要有些新品种进来的,不然满足不了市场需求。我刚开始卖花的时候,市场上的年宵花也就那么几种常见样子,现在上百种都有了。红玉珠、紫玉珊瑚、比利时杜鹃、兜兰……都是新鲜品种!”

  比利时杜鹃

  郭洪迎说,去年,他进过的梅花有两三米高,很贵,8000块钱一盆,但也很好卖。

  “以前,每年最紧俏的是蝴蝶兰。不过现在不用愁了,很多花卉大棚都在培育蝴蝶兰,货源很充足。”在郭洪迎看来,因为新型的培育环境出现,如今的花卉市场,价格一年到头都比较稳定,“逢节必涨价”这种事情如今已经很少出现了。

  90岁的刘奶奶,是郭老板的老主顾。

  老人家是土生土长的老杭州人,生在西湖边,长在西湖边。她说,自己喜欢颜色鲜艳的花,明媚的色彩让人心情很好。

  每年春节前,刘奶奶都会“亲自上阵”来花卉市场挑选年宵花。

  “年宵花是福气,是好兆头,少不得。”

  之前被小夫妻看上的新品种,在老人家这里还是比不过中国正统的年宵花顺眼,在刘奶奶眼里,蝴蝶兰、仙客来、腊梅样样都比洋品种好。

  每年春节,刘奶奶的儿女和孙辈都会回家团聚,中国人的年风、年俗,老一辈人都记得。在他们眼里,一年之中,没有什么比过年还重要的日子,在此之前把家里布置得有“年味”对于老人来说,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这个下午,刘奶奶在郭洪迎这里选购了一盆洛阳产的梅花。她说:“梅花有五瓣,是五福临门。”

  临走的时候,刘奶奶还跟郭洪迎约定,明年还要来他这里选花。

  郭洪迎知道,真正的年宵花购买热潮还没来到。年前十天,花市将会迎来一年之中客流量最大的日子。往年那几天,郭洪迎的店铺每天都能卖出万把块钱,出货上百盆。

  伏牛山脚下的爱花人

  成了杭州城里的卖花人

  郭洪迎的老家在河南洛阳,今年46岁的他,在杭州已经待了小30年。

  1990年,18岁的郭洪迎报名参军,同年,他随部队来到杭州。

  “我刚来的时候,百货大楼只有4层高,现在都已经32层了。那个时候,庆春路也很窄的,连现在的三分之一宽都没有。”

  当年的“破烂的城建”,丝毫不妨碍他喜欢杭州。“杭州有小学课本上的西湖!我喜欢这里。”从此,他在杭州扎了根。

  在部队的日子,郭洪迎经历过香港回归、一九九八年抗洪、澳门回归……上个世纪末的中国大事件他都经历了。

  “1998年抗洪是这辈子最拼命的时候。那时候真的有保家卫国的自豪感!”20年后,当这位曾经的“解放军”说起自己当年的事迹时,依然抑制不住骄傲。

  2000年,郭洪迎退伍了,喜欢西湖的他在杭州留了下来。那时候,他在城站边卖过奶茶、开过餐饮店,尝试过不同的小生意。但经营状况却没那么理想,然后,他想到了花卉生意。

  拱兰

  “我小时候住在伏牛山脚下,山上有很多野花,有一次我和同伴从山上割野花带回家,没想到养着养着花都活下来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很喜欢花草。”

  2001年,他成了一位卖花人。

  那年,也是临近过年,他在当时岳王路花鸟市场,他卖出了一株“水仙花”,也迈出了卖花人的第一步。

  “卖花挺好的,花好看,买花的人也心善。”对于郭洪迎来说,和当兵时经历过的那些“惊心动魄”的日子不一样,卖花的日子是平淡的。“卖花没有什么新鲜事,每天都是平平淡淡的”。十几年卖花的感触,郭洪迎两句话就总结完了。

  之后,他便忙不迭地拿起喷壶“照顾”刚从云南运来的鲜花,以免它们一路颠簸,来到杭州“水土不服”了。

  一个水仙种球

  有“南北交流”的调性

  “老板,你这里有水仙花和风信子的种球吗?”一位年轻女顾客的询问,打断了鲜花的“进食”。

  “有啊,你要多少?”

  “不多,一样来两颗就好。还有什么杭州特有品种吗?我要带回去送给我弟弟。”

  “你弟弟在哪里呀?”

  “他在乌鲁木齐。”

  正在中国计量大学读大四的王同学是新疆人,趁着寒假回家前,她专门从下沙跑到吴山花鸟城为远在新疆的弟弟挑选新年礼物。

  自从上大学开始,王同学每年都会给自家弟弟准备些看起来很江南的“特产”。而今年,弟弟老早就预订了江南的花。

  王同学说,养花是她家里的“传统习俗”:“我妈妈喜欢养花,奶奶也喜欢。弟弟从小受到熏陶,所以也想尝试尝试。我买的也不是什么名贵花,拿回去,给弟弟养着玩。”

  没两分钟,郭洪迎就把店里的水仙花球都搬出来了。

  “我来给你挑两个最好的,新疆远的,要找最好的。”一句话的工夫,两颗最好的水仙球已经被郭老板拿在手上了。根茎茂密、球体圆润,看起来确实是“最好的”。

  郭洪迎在包装的时候还不忘嘱咐王同学:

  “水仙很好养活的,放在土里、水里都可以,你随便养。”

  “拿回去之后,可以把水仙花球切一下。在两个侧芽的正中间下刀,切下去大概1cm深就差不多了,正反各切一刀,然后顺着缝把水仙花球掰开。这样水仙会提前发芽的。”

  郭老板是卖花人,也是热心人。每次把花从自己手里交出去都不忘嘱咐买家几句。

  送走了小姑娘,郭洪迎自己嘟囔了一句: “来自江南水乡的水仙种球将盛开在祖国的大西北。”这也算是为自己的这桩生意定下了“南北交流”的调性。

  晚上六点,吴山花鸟城结束营业。

  一天之内,郭洪迎卖出去的花去往不同的地方,在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上、在杭州当地的小情侣家、在阿婆精心布置的有“年味”的家里……

  这些花和万家灯火在一起,开启新的使命。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温网编辑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