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路引水“拔穷根”(先锋足印)

人民网-人民日报 2019-02-12 05:45:01

  衣元良现场指导村民科学建猪舍。资料照片

  2009年,当过14年兵的衣元良回到山东栖霞市衣家村担任支部书记。他没料到,接手的是个烂摊子:村办年久失修而坍塌,村集体欠着十几万元的外债,群众上访不断……关键是,贫穷在这个村扎了根。

  上任后,衣元良摸清了村情。村里首先是缺人,全村只有57户、127人,常年在外打工的30多人,季节性外出打工的更是占到全村劳动力的80%,留在家中的大多是年老体弱者。其次是缺路,衣家村挂在半山腰上,用当地话说是“村中有路走不通,山上无路鬼见愁”。通往山上果园的山路都是天然形成的羊肠小道,村民出行极为不便。更急迫的是缺水,村民饮水就靠一口咸水井,到了干旱季,村民常为吃水发生矛盾。

  “路和水卡着脖子,再不改变,咱村就完了!”衣元良决定先抓发展,蹚出一条路来。2017年,栖霞市委号召发展村级合作社,这让衣元良眼前一亮。很快,一个成立合作社、把村民集中起来发展晚熟桃子产业的想法在他脑海成形。随后,他入户调研,跟村干部一起商量办法。做完村干部工作后,衣元良又试着说服大家加入合作社。见有群众不信,衣元良就组织村民到莱西市南墅镇参观晚熟桃种植。看到别的村尝到了甜头,村民们也陆续参与进来。从2017年5月开始运作,到9月果蔬专业合作社正式取得营业执照,全村57户村民中有53户加入。

  加入合作社,大家的心更齐了。修路、引水,成为头等大事。据估算,这最少也要400万元投入。放在以往,大家想都不敢想。“如今合作社成立了,虽然村集体没钱,但只要凝聚起全村人的力量,困难总能克服掉。”谈起村民的支持,衣元良黝黑粗糙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为了通水,衣元良设法把钻井队拉到村里。很快,一口335米的深井成功出水,用两寸半的管24小时也抽不干。水通了,全村人像过年一样高兴。

  得到群众支持,衣元良有了下一个目标:通路。山坡陡峭,打炮眼时需要把绳子一头系在腰上、一头系在树上,有的地方需连放3次炮才能打通,2米深的炮眼打了2300多个,炸药用了2吨多。

  山路炸开后,没钱雇施工队,村民们就一锤一锤地碎石、一锨一镐地平整路面、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垒砌挡土墙。没有施工机械,村民们就把自家运苹果的三轮车开到工地上……

  汗水没有白流。今天的衣家村,一条5.5米宽、5.5公里长的环山路直通山顶,路边全部是用石块砌成的挡土墙;建成海拔300米以上的高位蓄水池2处,一处蓄水池就能浇地50亩;全村近350亩果园架设滴灌设备,实现了刷卡浇地……

  “这只是开了个头,离真正致富还差得远。”现在,衣元良又把目光投向生态观光旅游、采摘游、休闲游,并谋划着组织群众到淄博学习,开始二次创业。

  《人民日报》( 2019年02月12日19版)

(责编:袁勃)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温网编辑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