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磐石的老街记忆

温州网 2019-07-11 09:17:46
在老一辈人的记忆里,老街才是磐石繁华与辉煌的象征。

  来过乐清磐石镇的人,除了对当地温州电厂高耸入云的烟囱留下记忆,余下的印象大概就是珠城路了。珠城路现今算是磐石的地标,这里高楼林立,商贾云集,乃是磐石最负盛名的商业街,人气爆棚,彰显了民俗文化与现代商业的相辅相成。

  其实,在老一辈人的记忆里,老街才是磐石繁华与辉煌的象征,那是古卫城延续了几个世纪的不朽历史。

  明洪武8年(1375)朝廷在磐石建城设卫,派重兵驻守,乐清西南江边滩涂上的一个小渔村由此政治地位急剧上升。设卫后,磐石的执政者官至武三品,把守将军可与皇帝直接对话,至今仍流传着“来官不接,去官不送”的佳话。

  设卫建城前,磐石人口并不多,人的素质还处在愚昧状态。设卫建城后,城内猛增了5600多官兵(不包括官兵家属),据隆庆《乐清县志》记载,卫下设有左、右、前、后、中五个千户,每个千户1200人,由此可见,城内人口逾万人,在仅有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这确实是个不小的数字。同时,城内形成“田字”四门十九巷,四条主街道东西970米,南北1078米,城的中心点是北门墨斗巷的墨斗池。北门有花园巷,是当时高官和太太的住所。察院司巷,是司法机关办公住处。南门有当店巷、卖鲜巷,南门外的演武厅、教场供官兵练武用。原来寂静的小渔村一下子热闹起来,生活丰富多彩,特别是农闲时节和喜庆佳节,更是热闹非凡,明朝诗人王会在《盘石营观灯》一诗中写道:“银花火树满江城,一曲笠歌乐太平。台筑鳌山登傀儡,门开虚帐耀戍兵。六街巷口连云起,百姓乡心对月明。但愿狼烟消盛世,征人无复宿边营。”从这首诗中,可看出当时磐石城的盛况。

  老街的繁荣在民国初年到了一个鼎盛时期。那是在1921年后,南门外益利码头竣工,继续有海晏、穿山、大华、广济大轮及100米艘小货轮往来,北至上海、天津、大连、宁波,南至台湾、广州、福建、厦门,还有近海的平阳、玉环、瑞安、洞头等地,为满足货物流通,相继建起广源、源源、华通三大商行,成为温州港物资往来的转运中心。为适应市场,相继建起许多客栈(现在称宾馆)、饭店、商店和担班(现在称搬运)。

  为了不耽误货物及时发送和运输,便利外地客商来磐石提货,上世纪30年代初北街开办了第一间电话局,这个新玩意的出现,一时间轰动了城内百姓,来看热闹的人把店堂挤得水泄不通,更增添了老街的热闹。

  昔日的四门老街,路面都是用青砖铺的,街面宽7米左右,两辆汽车可同时开过,道路两旁各有一条30-50厘米宽的排水沟,十字街心的店面均是二三层楼房,在当时年代很有气派。

  城内以十字街为中心,有历史悠久的蔡芳森、张阿元酒坊,朱恒昌、朱聚发、顺源昌、春生祥、傅东生南货店,游德生、全寿春堂中药店,还有李吉泉、潘明昕西医诊所,医术高明,深受十里八方称赞。有叶际勋,宋岩娒、徐普聪卖肉店,彭修元、叶岩奇咸鱼行,陈益生、陈源泰布店。特别是蔡源顺、宋永记的糕饼店制作的香糕酥松适口,香甜美味,成了旅行和馈送亲友的上乘佳品,远销上海、宁波、温州等地,盛名久享。冯姓二家的素石坊常销乐清、柳市等地,拉拉聪的麻糍、糯米糖深受群众喜欢,闻名附近乡村,生意红火。

  每年农历正月十一至十六,磐石各街文化活动活跃,内容不一,有舞龙灯、滚狮子、踩高跷、抬阁、六翠等等,场面精彩宏大,观众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抗日战争爆发后,因为磐石是军事要地、温州门户,几次遭到日机疯狂轰炸,码头、商行、港口、小学全部被炸,一些民房也被炸,民众逃亡失所,商店关门。日军坦克进城后在四门横冲直撞,街面的青砖路面遭到严重破坏,凹凸不平。据《磐石镇志》记载,磐石在1948年全镇仅1006户,人口骤减为4572人。老者常年守着几亩薄田,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耕种度日,寒冬腊月只能躲在稻草堆下晒晒太阳,捉捉虱子,坐在路廊里讲讲闲谈。

  1949年后,老街再一次成为磐石的中心,继续演绎着繁荣。直到改革开放后,由于一些楼房的翻修新建,路面变得越来越狭窄。九十年代,随着珠城路的拓建完成,老街渐渐萧条,被冷落在历史的边角,不再扮演磐石中心的角色。有一个村民风趣地说,当你站在十字街心,由南向北望去,如果眼力好,可数出两条街上有几个行人。许多浸透着古朴气息的天井、门台也被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气派的红砖高楼。

  历史总在更替,而记忆永远不会消亡。从磐石走出去的人,不论身在何地,只要乡愁弥漫的时候,自然就会记起那条烙在心尖的老街。

  来源:温州日报

  魏增谊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鲍苗苗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