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广场路上的公和酱园吗?老招牌惊现瑞安!

2019-09-02 09:42:00
吃爽叶德昌,穿爽许云章,生好徐德昌。

  吃爽叶德昌,穿爽许云章,生好徐德昌。

  这几天,温州本地文史群里爆出一个消息:

  有人在瑞安一位私人收藏家手里,看到一块刻有“公和”两字、雕刻精湛的青石牌匾,猜测应该是晚清时期温州城区广场路“公和酱园”的招牌。

  这也勾起了不少老温州对“叶德昌”和“公和酱园”的记忆。

  早年,温州街坊曾流传一句话:吃爽叶德昌,穿爽许云章,生好徐德昌。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叶德昌”,是清道光年间开始创建的老字号,指的是原坐落在鹿城区小南门街(今小南门原土产公司)的叶德昌南北货店,以及相关的酱园等产业。百年老店“叶德昌”,曾凭独特的经营风格,特色五味香糕、绿豆糕、芝麻糖、核桃酥等糕点产品,留在了温州市民的美好记忆之中。

  “许云章”,则是民国时期温州商业巨擘许漱玉,在五马街开设的布店招牌。特别是1919年,许漱玉在五马街建成了温州首栋高层楼房,并在此开设新店“云章洋货局”、“云章绸缎局”,仿上海南京路“老九章”、“老九纶”绸布店式样,两店贯通,门楣上署“许云章”三字,款式新颖别致,俨然上海大店气派。

  “徐德昌”,则曾是五马街的一家绸布店,由徐玉如三兄弟开设。当时店门上也有一块青石招牌,上书楷书“徐德昌”三个字,招牌现藏于温州博物馆。“徐德昌”原址,大概是后来温州酒家一带。据说“生好”之名,是因为徐家人个个出落得潇洒漂亮之故。

  “叶德昌”与公和酱园

  话说清同治年间,温州民间有“三家园”,分别是永嘉县城(今鹿城区)的广和酱园(今虞师里西段)、公和酱园(今广场路)、同昌酱园(西门大殿前),是当年温州最大的三家酱园(糟坊)。酱园一般主要是酿造豆豉、酱油、米醋、老酒、腐乳等的商店。

  公和酱园,就是“叶德昌”旗下的“品牌”。百年前,“叶德昌”鼎盛时期名头可不小,总店设在鹿城小南路闹市区,占地8亩。除小南路总店外,还在西门外大桥头边、四顾桥边、府头门设立三家分店。叶家还与人合资在广场路(今鹿城区府大院对面)开设公和酱园,在西门和平路(绝缘厂)开设乾和酱园。叶家能在鹿城区拥有这么多产业,在温州南北货行业堪称老大。

  “叶德昌”创始人为叶锡金(1803-1872)。

  小南门水门

  因为娶乐清柳市郑氏为妻,叶锡金一开始在柳市经营柴业。约在清道光16年(1836)开始,叶锡金在柳市开设德昌南北货店。清同治二年(1863)迁至小南门内水仓儿(原府前街后街)。

  由于叶锡金头脑灵活,诚信待客,资金迅速积累,生意日益兴旺,叶家很快成了温州商界的名人。

  叶锡金经商近儒,施善好乐,叔辈无后、孤侄无依,族戚故人无食者,往往不惜千金而援手;温州修南塘河、滕公桥时,他也一掷千金。他还出资刻印《水心集》 (叶适文集),并令子孙必读。

  商业传奇

  叶锡金育有四子。叶德昌南北货店第一代传人为叶璋(字峨士)、叶琮(字蓉楼)兄弟。叶氏兄弟受父亲的影响,也很有经商头脑。

  坊间流传着“叶德昌”与宁波商人商战的故事。

  叶德昌南北货店一开始地处后街陋巷,而在小南门大街由宁商单氏开设的春阳南北货店地处闹市,两店相距不远,但地势悬殊,叶氏难以抗衡,只能采取薄利多销,降价贱卖以争夺顾客。

1910年温州南水门

  两虎相争,形同水火,几近反目成仇,后经杨雨农等商界先辈从中调解,议定双方停止放价,如有违反,罚戏文数台。

  商战如战场,兵不厌诈,春阳店已不降价了,而叶德昌照降不误,戏文照罚,戏台上锣鼓一响,戏文牌上写明,叶德昌因让利于民,遭同行怨言,故罚戏数台。这样一来,等于花钱做广告,还是公益的。百姓当然说叶德昌好话,既买到便宜货又能白看戏,何乐而不为。

  其结果则是,“叶德昌”生意越来越好,而宁商单氏眼睁睁看着顾客被抢走,以致门庭冷落。人称“后街陋巷”打败地处黄金地段的春阳店。

  民国元年(1912)春阳南北货店单姓老板不想继续经营,欲将店铺全部出让。此时,“叶德昌”财源滚滚,听闻此事,喜上眉梢。

  可春阳店对“叶德昌”心存芥蒂,放言除“叶德昌”外,任何人均可顶受,唯独不予“叶德昌”。眼看顶受不成,叶氏兄弟心生一计,来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请杨雨农、陈心斋俩人名义去顶受。双方认定,以1.6万银元顶下春阳店的房产及家当,其占地面积8亩。

  但在协议签订之后,春阳店发现有诈,方知真正买主为叶德昌,气得七窍生烟,于是扣留了财神赵公明偶像。财神被扣,对当时商家可是件大事,为图吉利,叶德昌只得加付1000银元,春阳店老板才罢休,作了顺水人情。

  从此,叶德昌迁移新址,地处繁华,店容一新,加上叶家筹划有方,业务更趋兴旺发达,生意红火,无人可匹敌。

  叶德昌店的第二代传人是叶瑞甫、叶季润等,均为叶蓉楼之子。他们主持经营后,除在小南门大街设总店外,还开出了三家分店,以及公和酱园、乾和酱园等。

  叶德昌南北货店的经营特色是以糕点为主,以作坊形式自产自销,并聘请糕点、蜜饯、炒货的名师高手,个个身怀绝技。上年纪的温州人仍怀念叶德昌的五味香糕、绿豆糕、芝麻糖、核桃酥等特别入味,与当今的茶食糕点真是天渊之别。

  早年温州人放糕点的纸蓬包

  “叶德昌”糕点制作格外精致、讲究,如芝麻去皮,称之漂麻,黄(赤)豆去皮,称漂沙,而且对芝麻、豆类、糯米的产地都有讲究,决不偷工减料。

  除糕点外,对一般的商品质量要求也很高,如该店出售堆花红烛,所用的原料远程采购云南的白蜡,美观又实用。凡婚宴、祝寿、小儿对周等所需礼品,应有尽有。

  叶德昌的经营作风也为老温州人称道。货店的柜台上,放着天平坠由顾客校秤,从未发生短斤缺两的事。而且订有店训店规,如伙计坐堂不可打哈欠、伸懒腰、托门柜,扫地要从外往里扫等。

  所有商品分类藏放,均有严格的要求,制糕点的猪油,定在每年腊冬选购板油,煞好备用;所需的白糖非英国太古或台湾产白糖不用,龙眼、北枣、荔枝等干果,也按质分类,决不可以次充好。

  不仅大宗商品如此,即使是一些销量较少、赚头不多的商品,也考虑周全,如温州人结婚时用的莲子、松子、梧桐子、花生等所谓“五子登科”的商品,虽平时销量较少,但也备足数量,以免顾客因缺货扫兴而归。

  旧社会识字的人不多,结婚、做寿的楹联,“叶德昌”也代为书写,店内的账房均为书法高手,购物又得喜联,皆大欢喜。“叶德昌”生意灵活,温州市郊上、下河乡的富户豪绅都是常客。老客户可凭折购物,三节(春节、端午、中秋)时归还欠款。每逢过节或新茶、时令鲜品上市,“叶德昌”还派员向老客户送货上门,称之“尝鲜”,以此联络感情。

  抗战八年,温州三次沦陷,店家纷纷关门,“叶德昌”也难逃厄运。各分店相继歇业,小南门总店惨淡经营。新中国成立后仍继续经营,1956年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时,食品网点调整,这家百年老店才销声匿迹。但在百姓的脑海中,仍然留有“叶德昌”良好的印记。

  名门联姻

  叶家与温州几大世家都有姻亲关系,与瑞安孙家、城区曾家,以及“穿爽许云章”的许漱玉家,都是亲家。

  陈澄制作

  先说曾家,在清道光年间温州城内是富甲一方的名门望族,曾佩云、曾裔云兄弟时称“曾百万”。三十六坊君曾经介绍过近代温州“十大私家花园”,其中建于清朝道光年间的“怡园”又称“曾宅花园”,就是曾氏兄弟所建。园址在小雁池,今信河街松台山东麓现松台大厦的位置。

  怡园雪景

  中山公园湖心亭是曾宅花园拆迁时移来的。

  位于中山公园假山上的太湖石,来源于曾宅花园。

  曾氏兄弟为人纯谨好义,喜藏书,关心地方公益事业,道光年间曾捐巨款重修县学、出资在积谷山飞霞洞外建“卧树楼”等。

  东山书院门前图,背后就是卧树楼

  曾佩云膝下无子,只有一位独生女。叶锡金三子叶琮(字蓉楼),成了曾佩云的女婿。

  再说瑞安孙家。晚清瑞安有四大家族——孙、黄、洪、项。晚清时期,孙家相继走出了太仆寺卿孙衣言、侍读学士孙锵鸣、朴学大师孙诒让等在温州近代文化发展史上有着特殊贡献的重要人物。

  孙锵鸣

  瑞安名儒孙锵鸣(1817—1901),字韶甫,号蕖田,晚号止庵。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进士,入翰林。二十四年(1844年)散馆授编修,二十七年(1847年)充会试同考官。到了古稀之年,孙锵鸣还被赐三品,后又被加授侍郎,被誉为“天下翰林皆后辈,朝中宰相两门生”,“两门生”指的就是晚清重臣李鸿章、沈葆桢。

  叶锡金三子叶蓉楼之女,嫁给孙锵鸣的五子孙诒沅。

  叶锡金二子叶璋(字峨士)之女,嫁给孙锵鸣的三子孙诒泽为妻。孙诒泽曾任民国总统府顾问,国史馆纂修、著名书法家。

  孙家与叶家既是儿女亲家,叶家兄弟又师从孙锵鸣。据说当年李鸿章、沈葆桢逢年过节孝敬恩师孙锵鸣的钱款,就是通过叶德昌账户而汇。

  叶锡金于同治十一年(1872)病逝后,孙锵鸣的兄长、晚清著名学者孙衣言(1815—1894),为叶锡金撰书墓志铭,可算备极哀荣。

  许漱玉与家人在江心屿合影

  第三个是与五马街有着深厚渊源的许家。籍贯瑞安的许漱玉(1880—1967),是近代温州百货业巨擘,在五马街创办的云博百货商场曾是温州首屈一指的百货商场,独领风骚数十年。如今五马街的大众电影院及一百原址,都是他倾其一生的积累和精力所营建的,许漱玉也因此有“五马街首任民间设计师”之称。

  许漱玉的三女许玉钗,后来嫁给了叶蓉楼的孙子叶继善之子叶吉林,当年也是轰动温州城的门当户对姻缘。

  五马街

  镇馆之宝

  因为娶了曾百万的独女,加上自家也是财力雄厚,叶家后人叶蓉楼的书画收藏富甲鹿城。张棡日记中曾记载,叶蓉楼家收藏有董香光(其昌)墨迹、王守仁(阳明)墨迹、仇英《观音三十二变扮图》等,皆是稀世之宝。

  叶蓉楼收藏的明代《王阳明致谢源长卷》,现藏温州博物馆,是国家一级文物、该馆的“镇馆之宝”。

  明代《王阳明行书手札致谢源书卷》(局部)

  晚明浙东学者王守仁(别号阳明)以良知之学创“阳明学派”,对明清乃至整个中国近代思想文化产生重大的启蒙作用。

  《王阳明致谢源长卷》,内容是关于平叛南昌宁王朱宸濠后,对军功的定性问题。卷首有俞樾“王文成公遗墨”六字篆书题签;卷末有俞樾、孙诒让、王岳松等题跋。

  王文成公遗墨,俞樾题

  孙诒让光绪二十八年(1902)题云:叔方姻丈(叶蓉楼)属题阳明先生书简真迹并序:旧见铁冶亭尚书刊人帖,内有阳明矫亭说石,闻京师庚子兵燹,不审尚存否?故附及之。还作绝句二首:“冶亭人帖劫余灰,短札犹觇救世才。莫作寻常名迹论,愿将学案补南雷。”“武侠文儒迈等伦,象山宗派得传薪。救时微管空晞慕,毕竟英雄是学人。”

  孙衣言曾在叶蓉楼、叶璋兄弟收藏的宋徽宗《草虫画卷》上题跋道:“此画偶尔涉笔,而凄凉荒率之趣,恍如遇之秋林狂野中,非赝作也……”

  叶蓉楼的收藏中,对地方乡贤也无遗漏。孙锵鸣对亲家翁叶蓉楼的藏品青眼相看,叶蓉楼藏有明代何白的书谱,孙锵鸣七十岁时曾在上面题跋。

  清代华喦《龙梅图卷》

  孙诒让跋叶蓉楼的藏品不少,如清成亲王草书十七帖长卷、定武兰亭帖,其跋华喦《龙梅图卷》竟题了52句的五言长律。诗中道“叶君雅嗜古,鉴藏盛枌社。玉躞压米船,璇题富妢笴。古缘欣骈萃,眼福忽到我”,对他的藏品赞不绝口。光绪三十年(1904)他在叶家看到明代仇英的《观音三十二变扮图》,叹为观止。

  来源:温州三十六坊

  参考资料:

  《古缘欣骈萃,眼福忽到我——孙诒让题跋赞誉叶氏兄弟书画收藏》沈智毅

  《叶德昌南北货店》叶正健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鲍苗苗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