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岁伤残老兵陈天明 九死一生的戎马生涯

温州网 2020-08-01 09:23:00
96岁的伤残老兵陈天明拿出家中的军功章,一一介绍它们的来由,并向家中的后辈们讲述起他九死一生的戎马生涯。

  老兵陈天明展示军功章,讲述戎马生涯九死一生的故事。蒋文广摄

  温州网讯 “虽然过去70年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牺牲的战友,和经历过的惨烈的战斗……”7月30日,在八一建军节临近之日,96岁的伤残老兵陈天明拿出家中的军功章,一一介绍它们的来由,并向家中的后辈们讲述起他九死一生的戎马生涯。

  接触红色思想成为地下联络员

  1924年,祖籍永嘉岩头的陈天明出生在一户贫苦农户家中,他排行老大,下面还有弟弟和妹妹。全家的生活全靠父亲出卖苦力讨生活。“我很小的时候没有书读,就跟着父亲租地主的田种,也靠卖劳力过生活。”陈天明说,村里的保长欺压百姓,村民经常被抓“壮丁”给他们干活,不给饭吃,做得不好还要被随意打骂。随着年龄的增大,心中对旧社会仇恨的种子开始萌芽。

  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开始接触红色思想,逐渐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我一开始参加革命就是为了除掉保长这些坏人,但是组织上的领导告诉我,革命并不只是以暴易暴这么简单,我们要推翻旧社会,创造新秩序。”陈天明最终成为一名地下工作人员,他负责乐清地下组织和永嘉方面的联络工作。“当时我的上线是乐清的一位姓史的领导,我们接头的方式是我去乐清的盐场假装挑盐,然后史先生将机密信息放在盐里,由我送到永嘉。”

  但是就在1948年上半年陈天明在一次传递信息的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个意外。“当时组织正在争取当地一名叫陈得金的乡绅,我受组织委托通知陈得金去和史先生碰头,但是可能消息提前被泄露,我还没到陈得金家,就被人抓住暴打了一顿,后来,我找了个机会逃离永嘉。”

  陈天明说,身份暴露后,组织让他去找部队去参军。

  渡江战役荣立二等功

  史先生给陈天明开了介绍信,让他假扮桐油贩子途经安徽、江苏去找20军89师265团团部参军。1948年8月,几经辗转陈天明终于在江苏徐州附近,找到了驻扎在陇海铁路的265团团部。“由于我个子小,于是被分配在了团部当通信兵,还进行了3个月的新兵训练。随后在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人民解放军取得了重大胜利,将国民党军队赶到了长江以南。”陈天明说。

  陈天明所在的20军89师265团随后驻扎在南京对面的长江江畔,他们等待着上级一声令下打响渡江战役。

  “我们当时抱着木桶在长江里进行涉水训练,但由于我从小长在楠溪江边,会撑蚱蜢舟,没想到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得知陈天明会撑船,连长知道后,高兴得不得了,说:“小陈,你不用训练了,你就撑船摆渡吧,现在正缺你这样的人才。”

  渡江战役打响后,百万雄师渡长江。而陈天明所在的部队就是攻打国民党的心脏南京,可想而知面临的抵抗有多强烈。战友们为了隐蔽,都是趴在船上,而陈天明需要撑船,全程在船尾面对着子弹。陈天明对当时惊心动魄的场面记忆犹新:“子弹嗖嗖地从身边飞过,打在水里啪啪响,有些子弹直接将船身打穿,江水直往船里涌,战友们急忙拿棉衣堵住窟窿。”但是在娴熟的撑船技术帮助下,陈天明的船上没有战友牺牲,他冒着生命危险成功完成了任务。因此他还被部队授予二等功。

  身上水壶保住一条命

  攻占南京后,陈天明随部队打到了杭州,又从杭州出发绕道吴淞口堵截国民党部队。“这场战役打得很惨烈,因为我们部队的任务是阻截他们的退路。在惨烈的战斗中很多战友都牺牲了,其中265团三营损失极大,营长和副营长在战斗中双双牺牲。”

  在一次战斗中,一枚炮弹在陈天明和战友身边炸响。“我的一个广东战友,一整个头颅直接没了,而我下巴被弹片划伤,鲜血直流,不幸中的万幸,我发现挂在身上的水壶漏水,仔细一看,上面卡着一块弹片,如果没有那个水壶,我可能当时就牺牲了。”在解放上海的战斗过程中,战斗惨烈的一幕幕,陈天明至今回忆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上海解放后,陈天明接到上级指示,为解放台湾做准备。“由于我们部队很多北方人,都没有乘船的经验,因此为了适应海上风浪,我们每个人拿着一根棍子低着头绕着棍子打圈,每天就这样训练。”

  但是,受朝鲜局势影响,1950年10月,20军被派到朝鲜战场参加抗美援朝任务。陈天明也随部队经历他戎马生涯最惨烈的一仗。

  阻截美军血溅朝鲜战场

  1950年12月,陈天明参加了社仓里战斗和剑山岭追击战。

  “当时我们的对手美军丢掉辎重,已经驾驶汽车向南撤逃。我们的任务是走山路抄近路去将他们后退道路上的一座桥梁炸毁。”志愿军最终将这股美军困在了一个高地。“晚上,高地上的美军怕我们偷袭,就用照明弹打到天上,通过光亮,对我们进行扫射,我们只能分散到树林里。由于当时有厚厚的积雪,我们的军装是绿色的,在雪地里很显眼,但是反面是白色的,为了更好地隐蔽,战士们纷纷将军装反过来穿。”

  随着冲锋号的吹响,志愿军对美军阵地开始进攻。“当时高地上碉堡里的机枪火力很猛,我趴在雪地里,准备抬头观察一下火力点的位置,突然我就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等我再次苏醒时,我发现我头顶中弹,头很晕全是血,浑身不能动弹,当时战友们可能认为我已经牺牲了。”所幸有着微弱气息的陈天明被身旁的机枪手发现,这才被送往战地医院进行急救。

  “在医院里,我属于极度危重的伤员,医生告诉我,我的部分脑组织都已经溅了出来,最怕是挺不过感染这一关,我当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陈天明说,在战场上,生和死真的只有一瞬间。在战地医院,也经常有敌人的飞机过来低空扫射,这期间,负责为伤员包扎和换药的护士,好几个都为了保护伤员牺牲了。

  在经过5次手术后,陈天明保住了性命,但是也落下了终身残疾,头部因枪伤骨折,脑组织露出,左侧下肢瘫痪,上肢萎缩,肢体运动障碍严重。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曾经为国家和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陈天明,退伍后分配到了温州毛麻厂,并且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如今他儿孙满堂,家庭幸福。

  他说,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看到台湾回到祖国的那一天。

  来源:温州商报

  记者 黄伟 吴峪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姜蕾蕾责任编辑:叶双莲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