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南县】信用生态“有市”更要“有价”

苍南县 薛光浦 2020-09-21 17:30:38

  古往今来,“人无信不立”,诚信一直是中华名族的传统美德。改革开放以来,温州也经历过商品推广的“信用危机”,多年来,“信用建设”已经深深融入到无数温州人的生活中,已经融入了城市发展肌理,成为了新的城市标签。如今,信用生态不乏“市场”,但是信用生态价值仍需加快转化,“有市”更要“有价”。

  改革开放初期的制假售假事件,1987年8月8日,温州5000多双劣质皮鞋在杭州武林门被集中烧毁,以及2011年的民间借贷风波,曾让温州信用遭受重创。在很长时间里,“温州制造”成为了假冒伪劣的代名词,这让很多温州企业遭遇了不小的打击。为此,温州人敢于壮士扼腕,是全国较早建成信用平台的城市之一,早在2006年就建立了温州市企业公共信用信息平台,率先打破“信息孤岛”,推进信用信息应用。如今,信用已经成为了市场“通行证”,成为了温州信用体系建设进程中的一大亮点。

  信用体系的建设,还不能说完全构建了“信用生态”。虽然信用生态已经在人们的心中,乃至全社会占据了“市场”,但是更合理、更快速地运用,更便捷、更有效地转化信用生态的价值仍有差距。在信用生态建设中,许多新的技术和模式运用层出不穷。如今比较热门的是“区块链+金融”“区块链+政务”等等区块链新技术的实体应用。但是就如一场信用生态革命,其信用新技术的运用,其数据端口之间共享问题,“数据孤岛”等问题仍需加快解决,如此才能形成整体社会信用生态的大数据运用落地见效。

  信用生态从“有市”到“有价”,需要技术的加盟。率先探索,创建“信用+金改”监管模式。温州率全国之先,推出农民资产授托代管方式融资业务,盘活农民闲置、沉睡资产,受惠农户3584户,累计激活农村资产10亿余元,打通了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这都有赖于大数据的具体应用。

  整个社会信用体系就像一座金字塔,下面是普通民众,上面是政府,如果塔尖歪了,塔基下的每一个人都会跟着寻找自己的方向,整个金字塔就会不复存在。政府诚信具有示范效力,社会要成为诚信的社会,政府首先要做守法诚信的典范。还需要全面有效监督,如加强对行政执法的层级监督和行政系统内部的执法监督,并置于群众和舆论的监督之下;完善人大的质询制度、代表视察制度、信访制度;加快司法体制改革,如赋予司法机关真正独立的权力和地位,尽快出台完备详尽的反贪污法、监督法等;加强政府系统内部监督,支持监察、审计部门依法独立履行监督职责;提高群众的民主法制意识和诚信监督意识,营造社会监督的良好氛围,扩大舆论监督的独立性,限制和约束失信行为,督促政府取信于民。建立失信责任追究和赔偿制度,避免由于政府失信的责任主体缺位,以政府集体名义做出的行政行为成为政府官员相互推委责任的借口。 

  总之,积极推动信用生态成果转化是推进信用生态建设的重中之重。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在乡村振兴的一线,更多的信用生态建设实体落地走入寻常百姓家,信用生态的价值也将真正的普惠于民。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陆向东责任编辑:叶双莲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