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名不朽 异世挹高风 ——诗歌里的瑞安筼筜山

温州网 2020-11-13 10:56:23
瑞安筼筜山,因为有林石、季月泉两个高人在此居住,惹得历代诗人熙来攘往,十分惦记。

瑞安筼筜山君子石。

林石与月泉诗派

瑞安筼筜山,因为有林石、季月泉两个高人在此居住,惹得历代诗人熙来攘往,十分惦记。清嘉庆《瑞安县志》载:“筼筜山,去城东八里。明处士季月泉隐此,多种竹,故名。山之巅一石状如卓笔,旁数小石环拱。宋儒林石讲学其下,人慕而称之曰君子石。……石右有瑞云洞,一名翠峰洞,又有华峰、翠峰。”(参见温州日报2020年7月5日风土版《筼筜山上君子石》)

林石,字介夫。顺治十四年(1657)举人陆象震,就写有《过君子石怀林介夫先生》:“小岭曲而危,盘旋如鸟道。扪萝跻其巅,极目穷苍昊。俯瞰下江流,云烟生海岛。草深野麞肥,壁削松鳞老。其中有至人,介节常皓皓。雅爱此深邱,俯仰罄怀抱。高谈玉屑飞,千载犹倾倒。石上青苔生,遗传书带草。展拜景高风,拾蕨供苹藻。”全诗以写实的手法,描摹了筼筜山的胜景,站在这座海拔仅百余米的小山上,视野非常好,四野一马平川,南面的飞云江历历在目,东面海上的凤凰岛隐隐约约,山风舒爽中,令人心旷神怡。

清代项瓒也写有一首《君子石》:“有石出高冈,磥然临苍穹。下视诸群峰,卑小难与同。我来筼筜谷,念昔百岁翁。养真卧不出,讲学茅庐中。寄忠在岩阿,餐霞吐长虹。吾读画牛句,通明意难穷。巍巍寿千古,肯与世争雄。高年方治经,左史喻儿童。独立峻岭上,一览千山空。君子名不朽,异世挹高风。”此诗也属写实手法,但他直接喻君子石为高洁的隐士,而林石也确实像一位智者,慈眉善目,如诗中所述的“讲学茅庐中”“餐霞吐长虹”,如今900多年过去了,还让后人感受到他的逸气。

季月泉,指的是“月泉诗派”的创始人季復初,他自宋末为避元兵扰攘,迁居到瑞安鸣珂里,数百年间繁衍成望族。从元至明有二十余座墓室筑于筼筜山脚。他的孙子季应祈,一作应祁,也是一位诗人,写有《闲居筼筜》诗:“青山淡淡暮云收,竹树重重水自流。俗客不来鱼鸟散,一壶风月似深秋。”此绝句虚实结合,动静相宜,构成了缥缈、清远、寥廓的意境,同时委婉含蓄地展示了一种高洁的情操。

在历史上季氏出名的还有筼筜书屋,据说建于元代,书屋为季应祈的楼居,原藏有宋代邵振阁遗书数千册,方国珍括军南下时,季应祈藏古籍于筼筜山坟庵,结果被流兵发现,付之一炬。其子季德几,有一首《筼筜书屋述怀》诗:“筼筜有墅傍云松,鸡肋生涯冷淡中。池水游鱼天上下,野花啼鸟路西东。承传尽籍诗书泽,绵远初非术数功。圣主频颁优诏下,乾坤何处不春融。”季氏的《月泉诗派》一书里,有关山水田园的诗最为出色,像季善元的《小景寄林梅坡》:“风送芦花系小舟,好山横翠雨初收。推蓬一枕西岩梦,长占烟波到白头。”另一首《新秋野翁亭闲坐寄胡松亭》:“野翁亭上小藤床,白苎衣轻纳晚凉。帘卷湿云山在画,水禽啼雨过寒塘。”皆为一时名作。

瑞云寺

筼筜山下有瑞云寺。清嘉庆《瑞安县志》载:“瑞云寺,在西岙,原名崇实,明郡守王国泰改今额。国朝乾隆初,释文一,能诗,凿池种莲以自贶云。”可惜,这位能诗的瑞云寺主持,因年代久远,诗作俱佚。现在能够找到的是生于乾隆之初的郁豫,他有一首《瑞云寺》:“径穿流水入,门倚瑞云深。到寺参空色,翻经悟佛心。鸟归千树暝,日落四山阴。听有樵歌起,声声下翠岑。”诗中的流水、白云、鸟鸣、樵歌,以及一阵阵的诵经声,构成了一种清寂悠远的意境。这个郁豫和释文一或许是诗友,白天聊得不够,晚上就留下来了,因郁豫还有一首诗《宿瑞云寺》:“薄暮游山寺,凉宵宿梵宫。身栖清净域,梦越大千中。夜色僧窗月,秋声野树风。五更钟磬动,自觉万缘空。”一是两人同处一个年代,二是都好诗。这个旁证是很不错的。另一个凭依是《秋夜瑞云寺同邹勉庭沈钟杰月下对酒》诗:“溪桥携酒罄交欢,借得僧家苜蓿盘。仙桂香仍杯底落,高秋月似水中看。一村夜色迷山寺,万树松涛走急湍。醉到霄深吟未已,碧梧枝上露团团。”这也是郁豫的诗。郁豫不仅自己来,还带了几个朋友,聊天,参禅,饮酒,没有深厚的交情,你说做得到吗?

除了郁豫,康熙乙酉年(1705)的举人林上梓,也是瑞云寺的常客。他的诗题叫《重游瑞云寺》:“放舟乐部叩禅关,鱼鸟相迎识旧颜。松耸青霄涛更壮,苔滋白石绣成斑。诗留未饱当年学,人健重看今日山。欲学老僧无住着,朝随云出暮云还。”

从这些诗文看,瑞云寺应该历代都有高僧。果然,我找到了林露的《瑞云院晚眺有感同周子戢园作》:“雨暗风翻势似颠,微寒着体欲装绵。关河人作三秋别,南北山迷两岸烟。几处朱门归燕子,半江红树泊渔船。萧萧更听疏篁韵,风景当年想月泉。”林露为乾隆三十七年(1772)进士,他的妹夫就是大名鼎鼎的探花孙希旦,两人同读于陶峰书屋,留下一段佳话。周戢园,即周世侯,曾任东莞县令,当时的著名乡贤。

翻阅一通县志后,我专门开车到西岙觅瑞云寺,才知道因旧村改造,寺院已经被拆除,新寺将迁建在筼筜山上,不知建成后,会是怎样的规模,至少也应该挖一个莲花池吧!

云顶寺

筼筜山上另一座名寺,即始建于北宋元丰年间,号称南云顶的筼筜山云顶寺。因为大罗山北麓,也有一座,两寺一南一北,隔野相望。项瓒《砚耕堂诗草》内有一首《云顶寺僧楼》诗:“山深不见人,入寺僧磬孤。远岫开新曙,片云过庭隅。经楼可晚眺,禅诵亦清娱。修竹藏精庐,高窗信画图。幽径来鸟雀,隙地种桑榆。逢人各欢笑,习气我独无。微风翻几书,论学溯名儒。衰盛理所必,荣枯类斯湏。林泉足高致,人世恐迷途。栖托爱禅林,愧身非仙徒。”并在“论学溯名儒”处,自注“明季斆公读书处”。季斆为明弘治十五年(1502)进士,后升为广西参政,为瑞安留下一座“天官大夫”牌坊。项瓒写云顶寺有五首诗,我最欣赏的是《人日过云顶寺》:“展眺逢人日,题诗上壁间。泉飞疑若雨,雾霭不知山。春鸟啼还去,寺僧心自闲。晚来钟磬响,清话解愁颜。”

林上梓写有《天王寺闻子规声因忆癸巳暮春同朱范庵先生胡三峰林兰汀诸友云顶寺听莺余有开樽先听子规啼之句今成往事矣作忆游四截》诗,其一:“梦回萧寺听鹃啼,枝上声声月满溪。为忆筼筜曾结伴,恍如身在翠峰西。”其四:“碧筒吸酒醉裁诗,西岙寮中夜月迟。为看旧题留壁上,知君同结暮云思。”两诗意境优美,画面宁馨,读之一种脉脉情意扑面而来。

如今,站在君子石下,四围皆为倭竹,这些一米多高的竹子,长势非常茂盛,我钻过竹丛,攀越而上,终于坐在山崖上,寥廓的长空下,山风很大,四围晃动的竹梢拱护着君子石,我望着远处的飞云江,感觉整个人都在晃动中。但我明了,不是我在晃动,是一颗清和的心在晃动,向着君子石。

来源:温州日报

林新荣 文/摄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诸葛之伊责任编辑:叶双莲
拜尔口腔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