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险救险:20小时的“生命托举” 他们来信感谢温州

温州网 2021-07-26 08:16:00
信中表达了对包括仇建勇在内9名参与浙江台州门头港12头搁浅瓜头鲸救助的工作人员的感谢。

  温州网讯 7月23日,一封来自国家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的感谢信跨越1500多公里路程送到了温州极地海洋世界的海洋专家仇建勇的手中,信中表达了对包括仇建勇在内9名参与浙江台州门头港12头搁浅瓜头鲸救助的工作人员的感谢。

  奔赴台州“鲸”险救援

  7月6日中午,仇建勇在手机中无意中看到了浙江门头港12头鲸鱼搁浅的报道,当即主动联系台州海洋馆同事了解情况,在得知目前救援人员不足、救援专用担架紧缺的消息后,仇建勇立即筹备物资、组织单位5名工作人员前往台州进行救援。

  “当时,有的工作人员在吃饭、有的工作人员在午休,但大家一听到消息都立马赶过来集结,因为早一分钟到,搁浅的瓜头鲸也许就能多一分生机。”从事海洋工作18年的仇建勇说,鲸鱼搁浅沙滩是非常危险的,尤其现在是夏天,太阳直射,搁浅时间一长,肯定会脱水,瓜头鲸的皮肤和肾功能都会出现损伤,甚至引起死亡。

  当天下午4点,仇建勇带领救援队赶到时,已经有3头瓜头鲸死亡。剩下的瓜头鲸也呼吸愈发急促。为了缓解瓜头鲸的不适,仇建勇不停用手舀着冰水泼到瓜头鲸身上,时不时拂去鲸鱼鼻孔周边的水珠,温州极地海洋世界的兽医陈武飞则不断用药品涂抹瓜头鲸全身。

  “当务之急,是尽快将瓜头鲸转移。”现场救援专家达成共识后,仇建勇和同事们开始转移工作,但由于瓜头鲸体型庞大,需要五六个人合力才能搬动。同时,为了避免沉重的骨骼进一步压迫瓜头鲸脆弱的内脏,整个过程必须格外小心谨慎。

  “沙滩上布满了粗砺石头,我们好几个队员脚上都被划伤了,但我们根本顾不上这些,注意力全在瓜头鲸身上,只担心它们会不会划到。”救援人员吴克航说。

  经过救援,幸存9头瓜头鲸全部转运成功,2头抵达白沙湾公园,2头运抵台州海洋馆,5头运往附近的宏野海水养殖场暂养。白沙湾公园的2头瓜头鲸因状态良好,当晚成功放生。

  20小时“生命托举”

  晚上10点左右,温州救援队与5头瓜头鲸头一同抵达宏野海水养殖场,并负责看护其中2头。

  由于长时间暴晒造成的身体不适,2头瓜头鲸入水后,无法独立游泳,“一边倒”式的侧躺在水底。为了帮助其恢复状态,陈武飞在瓜头鲸的尾鳍插上导管,注入消炎药和营养液。吴克聪、杨文峰、虞俊杰等人潜入水中,化身“游泳教练”托举瓜头鲸,辅助瓜头鲸游泳。但由于瓜头鲸体型巨大,需要四五个人同时托举,考虑到人手不足,仇建勇向温州极地海洋世界请求增派救援人手。

  次日凌晨1点,由张泽仁、叶展超、上官涛三人组成的第二批救援队到达时,吴克聪和同事们已经在冰冷的水中“托举”了三个小时。“一刻也不敢松懈,生怕瓜头鲸侧翻呛水造成窒息。”吴克聪说。

  在几个人的接力“托举”下,一头瓜头鲸慢慢适应,开始独立游泳。而另一头情况依旧不容乐观,一直到下午6点,这头瓜头鲸才有所好转,这场长达20小时的“托举”任务才算完成。

  “为了模拟瓜头鲸的生活环境,我们还需要不断往水里加冰块降温。”上官涛说,“站在冷水里,我都不记得在水里泡了多久,刚开始手臂酸痛得不行,后来感觉已经泡发了,冻麻木了。”

  计划编写国内首部《水生野外生物救助手册》

  7日晚上10点,仇建勇与救援人员小心翼翼地将瓜头鲸抬上担架,捆扎后反复检查,确定万无一失后,指挥启动吊机,陆续将4头瓜头鲸放生。至此,9头被救下的瓜头鲸,4头放生,2头死亡,3头继续接受救治。

  等到所有放生工作结束,已经是次日凌晨3点,在明确所有瓜头鲸都已妥善安置后,仇建勇和同事们踏上了回家的路。“早点回去,明天还要上班呢。”尽管已经20多个小时没有好好休息,为了保证第二天的正常工作,他们还是选择连夜赶回温州。

  23日,当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的感谢信送到仇建勇手中时,他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和同事们只是做了分内的事,而且还有很大的不足。在救援过程中,因为对瓜头鲸的认识不足,只能参考国外资料,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救援工作的开展。经历过这件事后,他打算联合中科院的海洋专家编写一部《水生野外生物救助手册》。

  “这应该是国内第一部这方面的救助手册。”仇建勇说,这本手册出版后对日后海洋救援工作的开展有重要意义。

  来源:温州晚报

  记者:许雅晶/文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鲍苗苗责任编辑:叶双莲监制:阮周琳
拜尔口腔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