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温州   ->   媒体专栏   ->   地理温州
消失的“泽雅”
来源:温州网来源:2021-10-27 10:58:22

这片浩瀚的水下,藏着纸山千年古镇——寨下(泽雅)。 摄于2002年12月

春汛,西中的操场像一片荷叶漂浮的水面。 摄于2006年5月

寒冬,漫山大雪使得“中学山”更加冷峻沁骨。 摄于2011年1月

春到泽雅岭。 摄于2012年4月

淹没在水底的千年古镇

泽雅镇是温州市瓯海区西部山区的一个镇,这个镇现在的行政管理中心位于源口,如果按约定俗成的命名方式,镇名得叫“源口镇”。事实上,这个泽雅真的已非原来的泽雅,“正宗”的泽雅已经消失在九十多米深的水底。这个水下泽雅还曾有个名称叫“寨下”。

“寨下”,顾名思义为山寨下方。这山寨位于古耸村,名曰古耸寨,相传为明代所建。现在山寨早已荡然无存,但是村在、山在、山尖的山寨残址还在。历史上的古耸寨是草寇据点还是官府要塞,民间传说莫衷一是。如果现在登上古耸寨残址,会发现方圆百里的山山水水、村村落落、条条古道和处处驿站尽收眼底,确是扼守从西北方向出入温州的关隘。古耸寨下方有爿叫“寨下”的地方,据明弘治《温州府志》记载就有“寨下”之名,后来因为方言“寨下”与“泽雅”近音被雅化。“泽雅”成了官府正式地名一直沿用至今,而“寨下”作为地名尚存于山里人的方言之中。

寨下(泽雅),清属永嘉县泰清乡廿四都,民国时期系大源乡,解放初称泽雅乡,后来的泽雅公社、泽雅区、泽雅镇等等都是因驻地泽雅(村)而得名。泽雅(村)这地方有澄川、龙溪两水汇合于该村南山北麓,是山里少有的较为平坦的风水宝地,而且地理位置在山里居中。过去泽雅周边方圆百里的地方,包括瑞安的湖岭、青田的方山、鹿城的藤桥、还有瓯海的瞿溪、潘桥、郭溪等地都盛行做纸,所以偌大的山区被称为纸山。鼎盛时期,纸山做纸的纸农有十万之众,泽雅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成为纸山的核心,后来官方的行政区划更促使泽雅成为纸山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中心。

寨下(泽雅)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沉入水底,当时温州市政府为了城市发展的需要,解决城市用水和市民吃水问题,要在寨下(泽雅)建水库,其核心区域就是原来寨下(泽雅)的上村、中村、外垟这三个地方,即:澄川、龙溪交汇处两岸,水库水线还延伸到其他村落的大片区域。位于水库淹没区内的泽雅镇政府、医院、学校等等机构都迁址源口、天长村,原住民移民市区。中国桥梁泰斗茅以升笔下的漫水桥(外垟桥),寨下(泽雅)风景地标“七重岩”,颇有湘西凤凰韵味择水而居所形成的沿溪古宅、悠长老街等,还有纸农赖以生存的水碓、纸槽、腌塘等等全都淹没在近百米的水下,唯有承载当地信俗供奉着刘大候王的泽雅殿被村民迁移到水线以上的南山北麓。而水线以下的昔日泽雅最高学府西岸中学、学校旁边的泽雅岭、老枫树和清风亭(库区唯一尚存的完整建筑)在泽雅水库蓄水后还时不时地从水里探出,仿佛在提醒人们在这水底有一座积淀千年纸山文化的古镇——寨下(泽雅)。

淹而不没的西岸中学

“西中”是人们对温州市西岸中学的昵称。1961年温州市在西部山区恢复西岸区建制,次年温州市教育局在纸山创办了温州市西岸中学,选址寨下(泽雅)外垟村的枫树坳。1982年因与驻地名称不统一,西岸区改为泽雅区,西岸中学亦改名为瓯海县泽雅区中学。1997年因泽雅建水库,泽雅中学迁址天长村。

西岸中学创办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改名四十余年,迁址二十多年。但当地人每每说起这所学校,仍是“西中”“西中”的。其实真正的“西中”早已淹没在水底,从有时水库水位下降时显露出来的“西中”遗址还可以看到,当年削平山头建操场、填平山坡建校舍的风貌。自从枫树坳这山上建起了“西中”以后,当地人就把这山叫成“中学山”。在城乡“双轨制”的年代,学校是山里人承载梦想的圣地,特别是像“西中”这样初、高中一体的学校,是偌大纸山的最高学府,办学的几十年时间里,无数寒门学子通过“西中”这座桥梁走出了大山。“西中”早已深深地烙在几代纸山人的心中。

“西中”被推平、淹没后。有意思的是“西中”后面同处水线以下的清风亭和老枫树,每年都要经历数度沉浮,饱受水库的“百般蹂躏”,但是,亭依旧俊朗:任凭水淹、日晒、雨淋;树仍然不死:春来发芽、秋深叶红、冬去落叶。它们像卫士、像灯塔告诉人们:这下方有一所曾经叫“西中”的学校。“亭坚强”“树坚强”坚守了二十年后,像约定好了似的,2016年清风亭倒了,同年老枫树枯了!2018年,“西中”校友、老师提议重建清风亭,该亭列入泽雅环湖绿道建设项目,在老清风亭和老枫树后面的山上重建。不知重建后的清风亭旁有没有种下新枫树?

孑然一身的“国道”泽雅岭

说这山岭是国道,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在过去的岁月里沟通山里、山外靠的就是这样的山岭,山里人称之为“大路”“官路”,也就是现在意义上的国道。虽然寨下(泽雅)能称之为大路的有好几条道,但能以泽雅命名就足见其地位和作用,据传,清朝太平天国的军队就是通过这条山岭过来的,早在南宋这山岭就已经是通往京城临安的重要驿道。

泽雅岭始于山根溪边“店岭脚”处,何谓“店岭脚”?据山里的老人说:在这山岭的岭脚处原来开有一些店铺,像现在高速路上的服务区,用以来往客商、进京人士歇脚、补给、购物。尽管后来店没了,“店岭脚”之名却流传了下来。泽雅岭从“店岭脚”拾阶而上,经过古耸寨下的古耸村、到五凤垟、过界牌头的隘口就进入青田县境内的油竹地方,全程十多里,然后沿着瓯江溯流而上,就可以通往京城。

这段泽雅岭成为风景是在1997年水库建成后,之前这山岭要么是藏在树荫底下,要么是夹在各类建筑群之中。泽雅水库蓄水后,水线以下的地面附着物荡然无存,泽雅岭也就“显山露水”了。特别有韵味的是还有清风亭和老枫树陪伴左右,它们每年在水里数度沉浮,却一直相依相伴,成为千年古镇寨下(泽雅)的记忆,而且还是库区唯一可见古董级的景物,更显弥足珍贵。过去山里的古道,路亭和枫树似乎是“标配”,李叔同在《送别》歌词中就曾经写道“长亭外、古道边……”很可惜,清风亭和老枫树在水库淹没区坚持了二十年后终于亭倒、树枯,作为岭、亭、树三组合的绝配风景,现在只剩这段“国道”——泽雅岭孑然一身。

来源:温州日报

原标题:消失的“泽雅”

叶剑平 文/摄

编辑:诸葛之伊|责任编辑:叶双莲|监制:阮周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