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最美抗“疫”人| 战“疫”前线,这群年轻人无畏艰难、勇往直前!

2020-02-13 10:08:22
在温州“120”抗疫战线上,有一群年轻的“逆行者”,他们之中有医生,有调度,有驾驶员……

  在温州“120”抗疫战线上,

  有一群年轻的“逆行者”,

  他们之中有医生,有调度,有驾驶员……

  在面对病魔的挑战和威胁时,

  这群曾经大家眼里的"孩子”,

  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用年轻的肩膀

  撑起守护患者的天空,

  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

  守护着人民的健康平安。

  他瞒着父母上一线,大半个月下来瘦了8斤

  96年出生的急救医生苏孝祝,刚下急救一线不久就接到了参与疫情转运工作的指令,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股劲头,他迅速转身投入到战“疫”前线,开始了新冠确诊病人和发热病人的转运工作。

  虽然年纪轻,但肩上的担子并不轻。苏孝祝第一次接到的转运任务,就是要转运一位发烧40度且症状较重的新冠确诊患者。一路上他丝毫不敢放松,对患者进行严密监护,直到将患者安全地送进医院病房后,他才长舒一口气。自这次任务起,苏孝祝迅速成长着,在后来一次次的转运工作中,他渐渐地变得更为沉着冷静、应对自如。

  (苏孝祝(右)整装待发)

  除了转运任务,在特殊时期面对人手不足的情况,苏孝祝还需要参与日常急救。于是他在日常急救和疫情转运两种工作模式中“应需切换”,哪里缺人了,哪里任务繁重了,他二话不说就顶上。

  为了能够全身心地投入抗疫工作,自疫情以来,苏孝祝以中心为家,再没有回过自己家。对于疫情转运工作,苏孝祝一开始瞒着家人,只说工作太忙需要加班。“瞒着父母,不仅仅是因为工作性质特殊,更是怕家里人担心。后来实在是瞒不住了,我妈在大年二十八那天上来给我做了一顿年夜饭,执意要留下来照顾我,不过当时就被我劝回去了。”

  劝慰了家人,年轻的医生全身心投入了一线工作。20多天下来,紧张而忙碌的转运工作让他迅速瘦了8斤,苏孝祝说,自己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尽早打赢这场抗疫战,回家“陪家人吃顿饭,再美美地睡一觉”。“对不起,爸爸妈妈!我不能离开这个岗位”

  战斗在一线的除了医务人员,还有守护生命热线的调度员。

  “您好!这里是120,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这句话,作为调度员的林俊豪每天要重复不下百次。从2019年跨出校门到成为“120调度员”,身份的转变在这位99年出生的“小年轻”眼里不仅仅是挑战、成长,更是多了份责任和担当,短短2个月的见习经历,令他更加坚定了守护这条生命线的决心和信心。

  “接警要非常注意,稍不留心就会错过非常关键的细节。”这是林俊豪从业不久后的自身感悟。疫情期间,每一位调度员都需要仔细询问并反复确认患者的发烧史和接触史。在实际工作中,还会遇到呼救者情绪激动、语无伦次,甚至出现崩溃等过激反应。这时需要调度员极大的耐心和细心,一边安抚,一边询问,甄别有效信息并合理调派相关车辆。

  林俊豪说:“一旦呼救者不配合,甚至隐瞒,都可能会造成一线工作的被动,甚至会对医护人员的身心健康造成影响。所以处置警情需要我们慎重、慎重、再慎重,要以极大的耐心对待每一个警情,认真做好沟通。”业余时间,林俊豪经常会向老调度员请教,模拟不同的情景来训练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

  林俊豪还是家中独子,疫情爆发没多久,他就被父母没收了交通工具和家门钥匙,并坚持要求林俊豪马上辞职。“这个岗位薪水待遇也不高,风险大,万一被感染了,你让爸爸妈妈怎么办?”

  一边是养育自己的家人,一边是责任如山的工作,林俊豪既是内疚又是矛盾,可他知道特殊时期更不能退缩,于是他对父母说:“对不起,爸爸妈妈!我不能离开这个岗位。”

  经过一夜耐心的解释,面对儿子的决心,爸爸妈妈没有再反对。从那以后,在他上班的路上,多了一份爸爸默默驾车送他的陪伴,这令他无比感谢父母对自己的理解和支持。“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也会更好的投入工作!”这是林俊豪心里对爸爸妈妈的承诺。

  抗击疫情,他是生命通道的“赛车手”

  87年出生的王建向是一名急救车驾驶员,也是一位年轻的“奶爸”。为了专心工作,他让老婆带着2岁的孩子回到了老家永嘉。每当他想家里人、想孩子的时候,就翻翻手机里的照片,或偶尔抽时间打个电话。为了让家人放心,他经常给家人发穿着防护服的照片,告诉他们自己的工作很安全。

  在抗疫一线,每次接到任务,王建向都要马上穿戴好全套装备:防护服、护目镜、口罩、帽子……最快速度驾驶急救车去接患者,并把他们送到定点医院,然后再回到中心,完成一系列清洁消毒并等待下一个任务。

  高安全、高强度、高速度,救护车驾驶员就像是生命通道上的赛车手。为了提高速度,王建向的心里始终有一张动态地图,地点、定位、路线,需行驶时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不仅如此,年轻的他已经参加过许多突发事件的紧急救援,这些都令他在疫情面前非常“淡定”。“把防护工作做好了,相对还是安全的。”王建向的心态非常平稳。

  然而在特殊时期的转运工作,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挑战。穿防护服的时候拉链需要一直拉到颈部以上,有时会卡着脖子,令开车时不能自如地左右观察。长时间穿着密闭的防护服待在负压救护车中,还会感到胸闷气短。除了驾驶方面的挑战,工作强度也是一项考验,一个班次在15小时左右,遇上病人多的时候,甚至要连轴转到深夜。面对这些困难和挑战,王建向说,自己能做的,就是努力克服,集中精力,尽量把车开得又稳又好。

  来源:浙江省温州市急救中心

  供图:胡文凯金赛青史玲强共青团中央

  文字金汀汀史玲强

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温州网 66wz.com

N 编辑:鲍苗苗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